百家争鸣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李波最後一次受訪,獨家向明鏡透露:有人問我願不願意回去]
张三一言
·我不同意“见好就收”,主张“得好可收”
·“華世界”與阿拉伯世界誰更保守?
·对照毛邓胡我对彻底否定穆巴拉克有保留
·反革命失败后退守到反暴力革命防线
·华人异议群中的改良与革命
·我的原則:堅持和肯定鼓吹革命正確性
·冷血理論
·好教、坏教、自信教、被信教…
·溫*家寶的“民*主”透視
·请让历史和人民再次选择了共产党!
·达赖喇嘛为甚么会民主?
·民主社会要容忍异己,并与之较量
·恶人坏人好人善人都有相同的人权
·中共国内追求独立现象
·中国为甚么没有支持民主的中产阶级?
·共产国与非共产国阶级状况的异同
·大陸系思想特色:你要認錯、道歉
·打狗小论
·评论《人民日报评论》:到底是西方还是中共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权力私有与森林法则?
·权力私有者必定维护森林法则
·抢劫权力天公地道?
·财产私有权力也必须私有?
·人没有私欲才能民主?
·人没有私欲才能民主?
·公权力还是私权力出恶政?
·当今政治思潮思考
·当今民主立国思考
·扪心论歧视(另二篇)
·国内底层维权是革命还是改良?
·是中国人民怎选择了共产党?
·经济还是精神导致中共解体?
·铁血高压不能堵绝革命
·“比”决定思想胜负
·必须拒绝对个人信仰的外来检验
·改革已死,改革未死
·我們是革命不是造反
·“民主不適宜中國”評析
·見慣不怪的反言論自由權利說法──劉路宣導辯論的“四項基本規則”都不能自
·達賴喇嘛為甚麼會民主?
·占领华尔街,治疗民主癌症!
·評析一些佔領華爾街的觀點
·不相信民主權力和財閥
·漫談風度及其它
·張三評註《秦永敏:和平轉型的充分條件是強大而穩健的反對派崛起》
·諱疾忌醫 民主病亡
·“公開合法理性的非暴力運動”圖騰
·恶魔扮天使,垬三大危险
·亡國家事小,無人權事大
·垬概念導解
·按权力抢劫者功劳分配权力
·今天的民主是少數“精英”獨吞成果?
·標準的專制獨裁極權主義者:王希哲
·英雄与流氓的异同(附马悲呜回应)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
·乌坎暴力革命礼赞
·政治思想战场:三对一
·道不同不相为谋和民主应容忍异见
·請沒有敵人論的余杰們回答:有沒有敵人!
·請郭慶海進佛堂聽佛經
·郭慶海也自視高尚
·王希哲不要造謠!是極左的烏有毛派不願服從民主規則
·无敌论的霸道逻辑
·再批無敵論和非暴力圖騰──獻給觀點相異和願意思考的朋友
·抢披革命外衣
·刘晓波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派头
·只可检定合法,不可宣告合法
·冼岩反对中国民主的三个伪论
·乌坎先兵后理之民主革命成功定论
·无权选特首,平头港人痛
·现代政治文明是要人权不要民主?
·专政与民主政治力量对衡,兼谈极左的存废
·知识精英是民运消沉的次罪魁
·海外极左颠三倒四的打天下坐天下论
·[与垬反造谣针锋相对] 造谣是言论自由权利(加一篇)
·最强自由民主文章,一刻钟颠覆你的思想
·废除法西斯,就是法西斯?
·“打薄政变论”救不了极左灭亡
·民主是“谁选”,不是“选谁”
·极左老调:废了薄熙来自有后来薄熙来
·帮亲必帮谬,反仇更反理
·洪哲胜曲笔亲共护毛
·善意理解,很不容易
·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冶炼奴才
·革命与改良,知多少?
·民粹反污归真
·杀人和正义
·人民日报反民主概念批判
·民众是盲目的愚民、群氓?
·李旺阳真的“死不瞑目”
·李旺陽死了,李卓人“活”了
·转发:向李旺陽致敬/張豔
·李旺陽死了,李卓人“活”了
·袪除个人宽恕神宽恕外衣
·李劼:反强奸不反强奸犯的理论
·甚么是群众运动 群众运动的与对错
·平反不同翻案
·先民主还是先法治的争论
·王希哲:一个行将消失的极左影像
·一港人说:香港先有民主后有法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波最後一次受訪,獨家向明鏡透露:有人問我願不願意回去

   《明鏡郵報》記者 陳小平

   香港銅鑼灣書店員工失蹤案疑點仍在,關鍵在於其店老板之一李波是如何回到中國內地的?之前廣泛報導是中國公安越境執法。而明鏡從某個有相當可信度的來源獲 悉,是有香港人勸說並陪同李波返回內地協助調查,坐"大飛"(走私艇)前往深圳的,公安沒有直接到香港抓李波。但這則消息,並未得到李波或中國官方確認。

   3月29日,李波在接受《明鏡郵報》記者專訪時這樣說,“因為員工的事情這樣拖下去,也不是一個辦法吧。我看事情到底是要解決的,就通過一些朋友的渠道, 這個問題還是需要我去幫忙解決,看我願意不願意。我也是自己考慮了好久。就覺得作為他們的老闆,作為一個中國人,大家都是中國人,這樣拖下去,我也覺得非 常吃力,香港獨力難支嘛, 所以我看看有什麼辦法好想,於是就回來了,希望能夠解決了。”

   以下是採訪的完整文字稿:

   李波最後一次受訪,獨家向明鏡透露:有人問我願不願意回去

   李波3月29日在香港大街上玩自拍。

   誰陪我回去這事我不便說

   明鏡:是李波先生嗎?

   李波:是。

   明鏡:我是《明鏡郵報》記者,從紐約給您打電話。

   李波:是。

   明鏡:我注意到有報導說你已經回到香港,在香港大街上拍自拍,這是真的嗎?

   李波:對。我現在回到了香港。不過我會與我太太的家人一起回到她的家鄉去祭祖,所以我現在就在內地。

   明鏡:我們打電話這個時候,你又回到了太太的家鄉祭祖是嗎?

   李波:我還沒有回去,明天早上一早出發。現在差不多是我快要上床的時間了。

   明鏡:我想問你幾個問題,現在你方便嗎?

   李波:可以。

   明鏡:在銅鑼灣書店事件中,還有桂民海沒有出來,林榮基也沒有露面,你有什麼關於這兩個人的消息嗎?

   李波:這個比較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林榮基應該與呂波、張志平一樣已經保釋外出了。現在可以說是有人身自由了吧。桂民海我不確定。

   我曾經與這三個人一塊吃過飯。了解他們的情況。林榮基呢,他沒有回香港,可以是因為他的家庭原因,這方面我就不方便詳細說了。這是他自己的隱私。

   明鏡:你是說你在北京的時候,你跟呂波、張志平、林榮基一起吃過飯?

   李波:不是在北京。具體的地方我就不便透露了。

   明鏡: 就是在失踪這段時間裡,你與他們三人一起,加你一起四人一起吃過飯?這個對嗎?

   李波:不是。在被調查期間,我是沒有見過他們,這次吃飯的時間,是在書店出事之後,我第一次見到他們時。

   明鏡:是在書店出事之後,你們一起吃過一頓飯,但這頓飯在什麼地方吃的,你現在不方便透露,對吧?

   李波:對。沒錯。

   明鏡:關於桂民海你沒有任何消息?

   李波:桂民海具體消息我就沒有了。我主要只知道他牽涉到一起多年之前的交通肇事撞死人的事故。還有在保釋期間(以下四字語音不清楚)當然,這些不是我的第一手資料,也是聽他們說出來的。

   明鏡:因為銅鑼灣書店事件有五個人失踪。用你的話說,四個人都已經相對自由了,只有桂民海一個人留在最後,所以還是很關心他的命運如何的。因為你去那邊,用你的話說,是“協助調查”,你也提到 “桂姓商人”,這個“桂姓商人”,就是桂民海對不對?

   李波:對呀。

   明鏡:外界對你說的怎麼樣去大陸的這個事情,一直有疑問,你的解釋似乎並沒有被輿論完全接受,這次你跟我談話,你有什麼新的解釋或什麼新的說法嗎?

   李波:我相信沒有了,我已經說過好多遍。我是偷渡回來的,是想要解決公司跟員工之間的問題。員工出事,我這個老闆也要對他們負責。他們不過是打工仔,他們出事也是因為公司的經營問題。我覺得我有責任去幫他們一下。這個事情,在道義上,我也應該做。

   明鏡:你能夠說,當時是誰陪你去大陸協助調查的嗎?還是你一個人去的?

   李波: 我是自願去的,誰陪我去的,我也不便說。這牽涉到對其他人的影響。對不起啊。

   明鏡:你是通過船、汽車或者什麼別的交通工具過去的呢?

   李波:這個我也不想說。

   明鏡:這個也不想說?提出這些問題是因為有人擔心你,因為之前有說法是你被綁架的。所以,人們估計陪你回去的是大陸公安什麼的,或者陪你回去的是大陸的平民或者是什麼黑道上的等等?

   李波:沒有。給我安排的是個朋友,有沒有人陪我去,陪我去這個人是誰,我不便說。對不起啊。就是通過朋友的幫助。

   明鏡:通過朋友的幫助?

   李波:對。對。有人問我願意不願意回去。

   明鏡:你在回大陸協助調查之前,你曾經對BBC說過,你不敢回大陸。為什麼轉了這麼大彎,你又敢回去了呢?你不怕發生什麼事嗎?

   李波:擔心當然是有點的。因為員工的事情這樣拖下去,也不是一個辦法吧。我看事情到底是要解決的,就通過一些朋友的渠道,這個問題還是需要我去幫忙解決, 看我願意不願意。我也是自己考慮了好久。就覺得作為他們的老闆,作為一個中國人,大家都是中國人,這樣拖下去,我也覺得非常吃力,香港獨力難支嘛, 所以我看看有什麼辦法好想,於是就回來了,希望能夠解決了。

   明鏡:有報導說,有人目擊你曾被一個男子架上一輛貨車,當時還有人出來叫讓他們住手,有這樣的事情嗎?

   李波:一個男子把我架上貨車?我沒有聽說過這個說法,不過,這個不是真實的。

   明鏡:你不是說回去是個人行為嗎?但到後來你公開說,是為了協助調查一個“桂姓商人”,那麼,從一開始,你的這個個人行為是不是就與這個調查行為有關係的呢?

   李波:這個呢,起初呢,我是為了員工的事情,後來呢,知道桂還是被限制在裡面,所以變成了也要協助調查了。

   明鏡:這就是說,你剛開始是為著三個員工去的,進入內地之後,你才知道這些事情跟桂民海有關係,然後就協助調查了桂民海的一些事情?

   李波:對,對。當然,我也知道,(我自己)肯定也沾一點關係的。我現在仍然是沒有一個完整的圖面。我協助調查呢,主要就是回答問題吧。整個的完全的過程我現在想只有檢察院(語音模糊,“檢察院”三字可能不準確)才能查清楚。

   李波最後一次受訪,獨家向明鏡透露:有人問我願不願意回去

   李波告訴《明鏡郵報》,鳳凰對他的專訪是如何安排這事不清楚。

   為明鏡專訪破例一次

   明鏡:你在被協助調查期間發生什麼外面一般都不知道,甚至你在什麼地方協助調查都不知道,包括你跟你太太是在什麼地方見面,外界也不知道。在這麼嚴密的情況下,你如何接受鳳凰的採訪的呢?(此時採訪因不明原因突然中斷约40秒。)

   對不起,剛才電話中斷了。

   李波:對呀,我不知道什麼原因。

   明鏡:我還有幾個問題沒有問完,我繼續提問好嗎?

   李波:請不要太久。因為我明天很早要起床。本來是準備上床的了。

   明鏡:好。我盡量問題簡短。你在中國什麼地方協助調查,你跟你太太在中國見面,都有報導,但媒體都沒有披露具體的地點,在這種情況下,鳳凰怎麼能夠採訪到你呢?

   李波:我不大清楚。

   明鏡:你在這個專訪中談到你要放棄英國國籍,這個是真實的嗎?

   李波:是真實的。

   明鏡:你能解釋一下,這是一種什麼樣的考慮呢?

   李波:英國國籍對我來講,只不過一個旅行證件而已。你大概也知道我有一個患自閉症的兒子,差不多肯定要在香港生活的。我們一家子不大可能移民到一個陌生的國家去。而且,英國政府對我的國籍問題(此處有三字聽不清楚)厲害。所以我覺得這個問題這樣解決比較合適一點。

   明鏡:你提出放棄英國國籍之後,英國政府對你的事情還繼續關心嗎?

   李波:這個是的。不過,我現在的情況,要看形勢發展來定。另外,我在了解放棄國籍的程序呀,還有相關的問題呀,現在還沒有採取實際的動作。

   明鏡:考慮到你的時間已經比較晚了,我現在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曾經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說,你回到香港之後,要過平靜的生活,不想被外界打擾,也不想媒體再追訪,今天你給了我們這樣一個機會,你認為你這是最後一次接受媒體採訪嗎?還是你還有更多的機會給媒體?

   李波:我本來是不打算再接受採訪了,都已經說過了。我想你們從美國那麼遠打過來,我就想下不為例吧。

   明鏡:感謝你把這最後的一次機會給我們。我們媒體非常榮幸。我們也恭喜你獲得自由,也祝你和太太回中國時愉快。

(2016/03/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