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李波最後一次受訪,獨家向明鏡透露:有人問我願不願意回去]
张三一言
·港獨將在香港翻倒一黨專政的天 [+2]
·港獨將在香港翻倒一黨專政的天 [+2]
·繪香港政治版圖 寫香港民國歷史
·張三一言正告
·張三一言正告
·709案件周世锋等当事人家属否认“联合声明”
·離開講胡漢話的俄國
·弱小的港獨有罪 強大的港獨有理
·百越民族獨立建國
·民主新功能
·寄希望習新君絕對集權走向民主
·奴才必定反對自決與獨立
·港獨不寄希望不求恩賜只靠港人 [3篇]
·港獨不寄希望不求恩賜只靠港人 [3篇]
·港獨不寄希望不求恩賜只靠港人 [3篇]
·共產黨創立港獨之理 製造港獨之實
·答反港獨者言
·虛港獨實港獨反港獨
·港獨者言 香港要自決更要獨立
·曾淵滄:港獨沒有言論自由
·一黨專政冇兩制有港獨 港獨有明天
·香港前途取決於民主與港獨結合
·港獨是消解一黨專政利器
·搜狐謬理反港獨
·惡鬼台前反港獨 明報張圭陽從反面提供港獨理由
·古香港是南越國 今香港是待獨立的共產黨殖民地
·港獨愛中國 港獨走上不歸路
·到了南越復族復國的時候+港獨潛力無窮無盡
·與王振民談港獨
·革命源於不平等
·知識人的選擇:做人做豬做狗
·香港政治焦點+評析鄭赤琰的反港獨說辭
·不是向共產黨要民主,是滅共後民主
·老丘八反新兵酋
·港獨不是分裂中國領土+港獨是港人的一條生路
·矯枉過正的“地主是民族精英”
·支那可變貶為褒 + 港獨同意旺獨嗎?
·不聽精英指教的是民粹
·維護湘獨 反對港獨
·中國和平轉型=0
·政改已死 港獨當行
·《成報》疑雲
·《成報》的兩個共產黨 + 港獨是中國大統一的第一步
·有誰見過一元民主?
·從美國製憲會議反民主說開去
·御用文人梁美芬、鄭赤琰咬港獨
·荒誕:辛子陵以蔣經國比習近平
·美國國父們要建立選舉出來的君主國
·是民主還是選主
·是民主還是選主 (《從美國製憲會議反民主說開去》之三)
·是民主還是選主 (《從美國製憲會議反民主說開去》之三)
·是民主還是選主 (《從美國製憲會議反民主說開去》之三)
·對美國國父反民主的理解諒解和批判 (《從美國製憲會議反民主說開去》之四)
·彭定康促民主反港獨
·知識精英兼權官李國章
·不滿是真情緒 港獨是真命題
·彭定康欲當香港千古罪人乎?
·從沒有一個可以取代秦始皇的力量說起
·知識精英如何控制民眾?
·團結次要敵人泛民打擊主要敵人港獨
·看着王振民反民主反港獨失敗
·領袖越偉大人民越渺小
·今日中國:主人必須服務公僕
·正本清源:香港人是被漢化的南越民族
·黨人治港是共產黨的實然初衷
·極權屬下地方爭民主與爭獨立是同一回事
·董建華懵懂說民主
·鄺保羅發甚麼噏風?
·飯桶謀士的武統臺灣戰略原則
·對轉型迷史伏初世界形勢預測的評議
·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宗教信仰!
·迷:習近平集權主導民主轉型?
·認識黨奴中的偏激派
·習近平能否公平對待毛獨和港獨?
·是賤族還是貴族?
·變敵為友是共產黨懵了還是泛民邪了?
·言論自由包含發謬論權利
·排外才能保權益
·好嘢:總統和媒體打架
·特郎普打壓媒體是政治常態
·港獨有出路+胡平茉莉的偽善論有理
·國際刑警發紅色通緝令 追捕逃美華商郭文貴
·“恩人”眼中的郭文贵--马建有话说
·中国反腐败决不容境外势力设置议题
·習共民主轉型=太陽西出
·
·
·最中國的廣
·我看劉曉波
·到了另組民主聯合國的時候了
·張曉明對港人三個不容許是高山滾鼓
·錯責滔天的劉曉波+沒有敵人論的奠文
·劉曉波之死證明劉曉波有敵人
·胡平胡理
·從鄭板橋善待強盜想起一位女子
·把劉曉波“我沒有敵人”這句話頂回去
·普世價值散議
·暴力反抗與非暴力抗爭齊飛+極權不會自行民主改革
·雜碎四則
·對劉曉波封聖與捧殺+有敵人無敵人是真問題
·共產黨對自由人洗腦+共產黨洗腦洗出本土港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波最後一次受訪,獨家向明鏡透露:有人問我願不願意回去

   《明鏡郵報》記者 陳小平

   香港銅鑼灣書店員工失蹤案疑點仍在,關鍵在於其店老板之一李波是如何回到中國內地的?之前廣泛報導是中國公安越境執法。而明鏡從某個有相當可信度的來源獲 悉,是有香港人勸說並陪同李波返回內地協助調查,坐"大飛"(走私艇)前往深圳的,公安沒有直接到香港抓李波。但這則消息,並未得到李波或中國官方確認。

   3月29日,李波在接受《明鏡郵報》記者專訪時這樣說,“因為員工的事情這樣拖下去,也不是一個辦法吧。我看事情到底是要解決的,就通過一些朋友的渠道, 這個問題還是需要我去幫忙解決,看我願意不願意。我也是自己考慮了好久。就覺得作為他們的老闆,作為一個中國人,大家都是中國人,這樣拖下去,我也覺得非 常吃力,香港獨力難支嘛, 所以我看看有什麼辦法好想,於是就回來了,希望能夠解決了。”

   以下是採訪的完整文字稿:

   李波最後一次受訪,獨家向明鏡透露:有人問我願不願意回去

   李波3月29日在香港大街上玩自拍。

   誰陪我回去這事我不便說

   明鏡:是李波先生嗎?

   李波:是。

   明鏡:我是《明鏡郵報》記者,從紐約給您打電話。

   李波:是。

   明鏡:我注意到有報導說你已經回到香港,在香港大街上拍自拍,這是真的嗎?

   李波:對。我現在回到了香港。不過我會與我太太的家人一起回到她的家鄉去祭祖,所以我現在就在內地。

   明鏡:我們打電話這個時候,你又回到了太太的家鄉祭祖是嗎?

   李波:我還沒有回去,明天早上一早出發。現在差不多是我快要上床的時間了。

   明鏡:我想問你幾個問題,現在你方便嗎?

   李波:可以。

   明鏡:在銅鑼灣書店事件中,還有桂民海沒有出來,林榮基也沒有露面,你有什麼關於這兩個人的消息嗎?

   李波:這個比較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林榮基應該與呂波、張志平一樣已經保釋外出了。現在可以說是有人身自由了吧。桂民海我不確定。

   我曾經與這三個人一塊吃過飯。了解他們的情況。林榮基呢,他沒有回香港,可以是因為他的家庭原因,這方面我就不方便詳細說了。這是他自己的隱私。

   明鏡:你是說你在北京的時候,你跟呂波、張志平、林榮基一起吃過飯?

   李波:不是在北京。具體的地方我就不便透露了。

   明鏡: 就是在失踪這段時間裡,你與他們三人一起,加你一起四人一起吃過飯?這個對嗎?

   李波:不是。在被調查期間,我是沒有見過他們,這次吃飯的時間,是在書店出事之後,我第一次見到他們時。

   明鏡:是在書店出事之後,你們一起吃過一頓飯,但這頓飯在什麼地方吃的,你現在不方便透露,對吧?

   李波:對。沒錯。

   明鏡:關於桂民海你沒有任何消息?

   李波:桂民海具體消息我就沒有了。我主要只知道他牽涉到一起多年之前的交通肇事撞死人的事故。還有在保釋期間(以下四字語音不清楚)當然,這些不是我的第一手資料,也是聽他們說出來的。

   明鏡:因為銅鑼灣書店事件有五個人失踪。用你的話說,四個人都已經相對自由了,只有桂民海一個人留在最後,所以還是很關心他的命運如何的。因為你去那邊,用你的話說,是“協助調查”,你也提到 “桂姓商人”,這個“桂姓商人”,就是桂民海對不對?

   李波:對呀。

   明鏡:外界對你說的怎麼樣去大陸的這個事情,一直有疑問,你的解釋似乎並沒有被輿論完全接受,這次你跟我談話,你有什麼新的解釋或什麼新的說法嗎?

   李波:我相信沒有了,我已經說過好多遍。我是偷渡回來的,是想要解決公司跟員工之間的問題。員工出事,我這個老闆也要對他們負責。他們不過是打工仔,他們出事也是因為公司的經營問題。我覺得我有責任去幫他們一下。這個事情,在道義上,我也應該做。

   明鏡:你能夠說,當時是誰陪你去大陸協助調查的嗎?還是你一個人去的?

   李波: 我是自願去的,誰陪我去的,我也不便說。這牽涉到對其他人的影響。對不起啊。

   明鏡:你是通過船、汽車或者什麼別的交通工具過去的呢?

   李波:這個我也不想說。

   明鏡:這個也不想說?提出這些問題是因為有人擔心你,因為之前有說法是你被綁架的。所以,人們估計陪你回去的是大陸公安什麼的,或者陪你回去的是大陸的平民或者是什麼黑道上的等等?

   李波:沒有。給我安排的是個朋友,有沒有人陪我去,陪我去這個人是誰,我不便說。對不起啊。就是通過朋友的幫助。

   明鏡:通過朋友的幫助?

   李波:對。對。有人問我願意不願意回去。

   明鏡:你在回大陸協助調查之前,你曾經對BBC說過,你不敢回大陸。為什麼轉了這麼大彎,你又敢回去了呢?你不怕發生什麼事嗎?

   李波:擔心當然是有點的。因為員工的事情這樣拖下去,也不是一個辦法吧。我看事情到底是要解決的,就通過一些朋友的渠道,這個問題還是需要我去幫忙解決, 看我願意不願意。我也是自己考慮了好久。就覺得作為他們的老闆,作為一個中國人,大家都是中國人,這樣拖下去,我也覺得非常吃力,香港獨力難支嘛, 所以我看看有什麼辦法好想,於是就回來了,希望能夠解決了。

   明鏡:有報導說,有人目擊你曾被一個男子架上一輛貨車,當時還有人出來叫讓他們住手,有這樣的事情嗎?

   李波:一個男子把我架上貨車?我沒有聽說過這個說法,不過,這個不是真實的。

   明鏡:你不是說回去是個人行為嗎?但到後來你公開說,是為了協助調查一個“桂姓商人”,那麼,從一開始,你的這個個人行為是不是就與這個調查行為有關係的呢?

   李波:這個呢,起初呢,我是為了員工的事情,後來呢,知道桂還是被限制在裡面,所以變成了也要協助調查了。

   明鏡:這就是說,你剛開始是為著三個員工去的,進入內地之後,你才知道這些事情跟桂民海有關係,然後就協助調查了桂民海的一些事情?

   李波:對,對。當然,我也知道,(我自己)肯定也沾一點關係的。我現在仍然是沒有一個完整的圖面。我協助調查呢,主要就是回答問題吧。整個的完全的過程我現在想只有檢察院(語音模糊,“檢察院”三字可能不準確)才能查清楚。

   李波最後一次受訪,獨家向明鏡透露:有人問我願不願意回去

   李波告訴《明鏡郵報》,鳳凰對他的專訪是如何安排這事不清楚。

   為明鏡專訪破例一次

   明鏡:你在被協助調查期間發生什麼外面一般都不知道,甚至你在什麼地方協助調查都不知道,包括你跟你太太是在什麼地方見面,外界也不知道。在這麼嚴密的情況下,你如何接受鳳凰的採訪的呢?(此時採訪因不明原因突然中斷约40秒。)

   對不起,剛才電話中斷了。

   李波:對呀,我不知道什麼原因。

   明鏡:我還有幾個問題沒有問完,我繼續提問好嗎?

   李波:請不要太久。因為我明天很早要起床。本來是準備上床的了。

   明鏡:好。我盡量問題簡短。你在中國什麼地方協助調查,你跟你太太在中國見面,都有報導,但媒體都沒有披露具體的地點,在這種情況下,鳳凰怎麼能夠採訪到你呢?

   李波:我不大清楚。

   明鏡:你在這個專訪中談到你要放棄英國國籍,這個是真實的嗎?

   李波:是真實的。

   明鏡:你能解釋一下,這是一種什麼樣的考慮呢?

   李波:英國國籍對我來講,只不過一個旅行證件而已。你大概也知道我有一個患自閉症的兒子,差不多肯定要在香港生活的。我們一家子不大可能移民到一個陌生的國家去。而且,英國政府對我的國籍問題(此處有三字聽不清楚)厲害。所以我覺得這個問題這樣解決比較合適一點。

   明鏡:你提出放棄英國國籍之後,英國政府對你的事情還繼續關心嗎?

   李波:這個是的。不過,我現在的情況,要看形勢發展來定。另外,我在了解放棄國籍的程序呀,還有相關的問題呀,現在還沒有採取實際的動作。

   明鏡:考慮到你的時間已經比較晚了,我現在問你最後一個問題。你曾經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說,你回到香港之後,要過平靜的生活,不想被外界打擾,也不想媒體再追訪,今天你給了我們這樣一個機會,你認為你這是最後一次接受媒體採訪嗎?還是你還有更多的機會給媒體?

   李波:我本來是不打算再接受採訪了,都已經說過了。我想你們從美國那麼遠打過來,我就想下不為例吧。

   明鏡:感謝你把這最後的一次機會給我們。我們媒體非常榮幸。我們也恭喜你獲得自由,也祝你和太太回中國時愉快。

(2016/03/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