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人权强大,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国家强大]
曾宁
·银川发生民工与警察冲突 警方开枪警示(ZT)
·“零八宪章”首版书籍到贵阳(ZT)
·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国企领导团购房 百姓世代为房奴(ZT)
·2009年中国对媒体的禁令多如牛毛(ZT)
·盖洛普有关91%的中国民众觉得受尊重的民调遭怀疑(zt)
·中国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方针被指万变不离其宗(zt)
·中央媒体安排百名青年记者到西柏坡接受传统教育(zt)
·中国各地黑社会势力为什么猖獗?(zt)
·探讨中国官员个人财产申报问题(zt)
·流行中国官场的“酒文化”(zt)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第一个有关互联网自由的决议(zt)
·“自由之家”发布有关最具压制性社会的报告(zt)
·《解放军报》称将坚决惩治腐蚀军队肌体的腐败现象(zt)
·温家宝要求“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zt)
·《人民日报》就《求是》杂志的“道德三论” 发表述评(zt)
·“自由之家”年度报告称2011年中国自由度下降(zt)
·陈西被控“煽动颠覆”判刑10年 当局重手打压民主引抗议(zt)
·《人民日报》 坦承中国社会信任度明显滑落(zt)
·中国广电总局要求防止电视频道过度娱乐化(zt)
·揭黑记者王克勤被停职(zt)
·中国多部门“三公”经费不降反升(zt)
·改革突破“利益雷区”,关键在于敢不敢触动既得利益(zt)
·新闻出版总署禁建记者“黑名单”(zt)
·延安干部学院的教学以革命传统与理想信念教育为主(zt)
·国际媒体关注广东新塘等地的群体性抗议事件(zt)
·国际记联发布2010年中国新闻自由状况年度报告(zt)
·讨论:县委书记放言处罚“非正常上访”群众(zt)
·刘晓波是否有资格获颁诺贝尔和平奖?(zt)
·信访量下降证明中国人权改善?(zt)
·讨论中国的节日大堵车和送礼行贿等腐败问题(zt)
·亿万富翁盖茨巴菲特的中国之行引起广泛兴趣和议论(zt)
·近半数中国城市人对生活满意度不高(zt)
·曾宁:勇敢说出心底话 迎接崭新中国(zt)
·北京有心病 中国再度加强互联网监控(zt)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香港问题大陆化?
·国贼,外敌,革命者。满清,日本,孙中山
·《人权与主权 统一与分裂》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有人问我对东西方文化的不同的看法
·《环球时报》中美若开战
·孙文的革命是有其正当性的
·王立军的"戏言、名言"
·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解析
·罗马尼亚剧变和张宏良等
·关于习马会,我心也倾向族群统一
·人权强大,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国家强大
·说专制极权与传统文化没有关系纯属瞎掰
·美国民间散落着千八百万条枪支
·人性高于政见 友谊高于分歧
·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
·丝毫不担心“文革”重来
·薄熙来的悲剧,什么是毛左脑残?
·专制主义思维和极权主义人格
·贪污腐败,已无再做毛皇帝之可能
·革命 改革 一派胡言 等
·老子没有读过《共产党宣言》
·民运首开性的一页
·黑孙,革命,功过,观点和看法
·隐性的、浅层次的“文革”史
·常有人说,台海两岸
·人权,是一个国家的脸面
·普遍说中国人聪明
·千万别上了"和而不同"的当
·投机,投身于历史机会的洪流
·凭什么李鹏一个人每年光医疗费就花掉1650万
·部分毛左、脑残,直接就是坏人
·有人说毛时代,没有假烟!没有假酒!没有假钱
·价值 林-昭、李-旺阳、杨-佳
·扎克伯格莫非改姓赵克伯格啦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黑心价值观 什么是核心价值观?
·热烈庆祝日本大地震
·当下中国会否产生第二个毛
·中国啥时候能实现民主
·于丹这样的脑残表现虽精致
·言论阉割 善意的批评
·王朝末期任何专制独裁者的蹦达
·事实上深圳是邓小平的儿子
·不受极权染指的民主圣地台湾
·没有找到中国人和中国社会的病根
·没有坐过专制的牢都不好意思说是民主人士
·时局观察之 天下之所以还没有大乱
·台独与民国回归大陆台独会让大一统者颜面扫地
·百度是中国人民的骄傲为此你不必大惊小怪
·《人日》 魏则西 文革
·居于西方社会轴心位置
·弱肉强食成王败寇九二共识
·对一个人的评判应该是基于
·文革真的会重来吗
·常态化可持续作恶
·我死众生宗教般的情怀
·形势所迫加速破局
·警权到底姓啥周永康李东生张越之流
·文革杀戮死人穷折腾瞎胡闹
·东西方人性相通同样趋利避害
·读懂了文革也就读懂了中国
·520台湾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
·警权姓周周永康的周
·“以‘独’促‘变’”即以台湾的“独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权强大,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国家强大

从缅甸大选谈起
   缅甸都能实现大选了?
   骂那些脸皮厚的领导人厚颜无耻真的是算太客气了!
   如果地球人没有记错的话,在这个星球上恐怕也就只剩下北韩、古巴,再加上伊朗还有那个西朝鲜最为著名了吧!
   就是,还真忘了伊朗也有大选的呀!

   谁还能说伊朗的大选就不是大选呢!
   伊朗应属神权社会,具有反世俗社会的特征。伊朗的大选严格说基本上还是不属于符合民主原则,人人平等,人权保障,选举自由,真正大选的范畴?
   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教派牢牢的掌控、掌握着伊朗社会,其触角真正的深入到了伊朗社会的咔咔角角、方方面面?
   若“四人帮”或“文革派”不亡,共马原教旨主义可能会有得与伊朗一拼?
   和今日之北韩相似!
   这片土地有着深厚的皇权神权文化价值观的根基基础啊!
   北韩和古巴的变局说快也会很快?
   所谓不动则已,一动天摇地动!
   唯有这里和伊朗因为其深厚的文化与传统价值观?
   要发生根本的变化恐怕不会那么快,那么容易?
   在这个问题上我一直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呀!
   伊朗的情况恐怕比这里更为顽固?伊朗社会神权政治的程度远高于这片土地!伊朗社会的神权政治丝毫没有动摇的迹象?伊朗社会的世俗化程度也就几乎为零!
   当今世界的两大祸害,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建立的i s i s和伊朗,以及马列原教旨主义加上东方皇权专制主义相结合后的集大成。
   前者和后者的危害不相上下,旗鼓相当?
   一个是以解放全人类为己任,另一个估计是要在全球范围内建立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国家吧!
   文化价值观乃至文明的冲突是有道理的。它不是冲突不冲突的问题?而是切切实实已经在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事情!
   像伊朗这样的国家,名义上和形式上还有所谓的大选?
   但谁能否认,像它的政教合一的神权统治,其残酷性和非人道性,世界上还能有几个国家能与其相比?
   我们能认为像伊朗这样的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家能实现社会的正义转型吗?
   从其社会内部发生正义转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伊朗社会的民主转型,看来也就只有通过外部的力量给予强制性地打破?
   近现代人类社会。
   除了民主和专制两种政治制度之外?
   还有啥第三种政治制度啊!
   伊朗的神权政治,北韩、古巴的极权或后极权政治,再加上这里的"特色"制度,本质上都属于后者即专制制度。
   曾宁 2016.1.6
   
   后议伊斯兰原教旨及其它
   所谓伊斯兰的原教旨主义?和马列的原教旨主义?
   应该是和可以世俗化以及可以实现社会的现代与正义转型的伊斯兰和共产政权有根本区别!
   个人认为,此两者的共同特征是,一:崇尚暴力,二:反对普世价值。
   个人认为伊斯兰文化中的原教旨主义教派或者马列共产价值观,如果要能够实现转型的话?第一:必须放弃暴力,第二:必须能够接受普选或大选的普世价值观。
   但这似乎是不可能的?
   因为,如果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或者共产政权一旦认可或接受了放弃暴力,认可或者接受了普选与大选的普世价值观?
   这两者也就几乎不再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共产主义了!
   你要让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放弃暴力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正是暴力才是他们权力的来源,获得权力的渠道?以及维持、维护这种抢夺、抢劫来的不具合法性的权力的政治手段!
   你要让他们接受或认可普选或大选的普世价值观,也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就意味着他们用暴力、鲜血和生命,抢夺、抢劫来的权力的丧失!
   因此,也就是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和共产极权,不具有可转型性!
   曾宁 2015.12
   
   转发讨论:中国民众中的仇官心态 
   ZY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采访报导
   甘肃省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甘肃日报》社长石星光本月16号在家中被人杀害;甘肃省公安当局18号宣布:石星光遇害案告破,这宗以劫取财物爲犯罪动机的谋杀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缉拿归案。官方媒体报导这一消息后,网民纷纷作出反应;许多人把石星光的遇害与可能的贪腐联系在一起,而不是表达对石星光的同情。《台北中央社》在相关报导中表示,中国大陆社会弥漫着一种仇官心态。这个看法符合实际情况吗?记者杨家岱邀请澳门大学社会学家程惕洁和贵州自由撰稿人、评论家曾宁围绕有关中国民
   记者:台北中央社报导的这个推论,中国社会弥漫着一种仇官心态。是不是站得住脚,中国社会如果的确有仇官心态在老百姓当中,那么有仇官心理的老百姓到底占总人口多大比例?我们请内地的曾先生先讲。
   曾宁:以前的话,中国社会有一种仇富心态,仇官心态和仇富心态在很多形式或内容上,有很多相似、类似的地方。之所以会出现仇官心态,我想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官不仁,再加上中国的官员、公务员的产生过程并不是民意的表达或反应。还有一个最主要原因,中国社会经过二十几年经济改革开放,贫富悬殊日益扩大、两极分化非常严重。越来越多人被抛向弱势这样一个阶层。   
   记者:程教授您讲讲。   
   程教授:就像刚刚曾先生讲的,仇富、仇官,甚至农村农工仇恨城市人口这种现象,应当值得引起当局的重视。就说你要不要加快政治改革的进程,加强官员的监督,及解决权力来源的合法性。 另外作为一个冷静的观察,我们都希望通过这些事情也要看到另一面,杀人总是犯罪,不应该随便跟人家一起去起哄叫好。这种突发的趋势再走下去,受害的不只是当官的,老百姓在法治部门去执法,你再怎么有问题,也不应该你老百姓随便执法,那不是替天行道?再这样下去中国就从此国将不国。   记者:在中国老百姓当中对官员有妒忌、不满、对立情绪、甚至仇视,这部分是多数人呢?占多大比例?应当怎么表述,我还是问曾先生。   
   曾宁:刚才程教授说得非常好,回到刚刚的话题,中国社会的老百姓对官员的仇恨、嫉妒、不满或其他的情绪,到底占怎样的比例?我觉得这个比例,至少是不可低估,我觉得这个比例,如果有百分之四十九的人有仇官心态,有百分之五十一的人没有仇官心态,我觉得是非常有这种可能性的。
   记者:我在六十年代上大学的时候,那时当官的就是比一般仕绅要富有,就说我们那个系总支书记就戴了一个劳力士手表,你要知道那时候戴劳力士手表,在整个大学里没有几个人。那时候我们的心态都是羡慕,那时候怎么没有人妒忌当官的有钱呢?几十年下来怎么变化这么大呢?我都不懂。   
   曾宁:时代的不同,今天的中国人他面临一个富有或当官的,首先他会想到你这个权力是搞后门,或搞不正之风或搞钱权交易得来的,你这个权力是通过腐败得来的。   
   记者:程教授您怎么看中国官民的关系,过去几十年中发生这种变化这个现象?   
   程教授:我觉得六十年代虽然也有不正之风,没有像现在这么严重、这么广泛,另外当时那个干部路线多多少少还有一个章法,虽然也没有民主、也没有民选,但毕竟有革命功臣的合法性在百姓心中有一定的地位。现在提拔完全没有什么革命功绩。   
   记者:在中国党政官员之中,还有没有受群众拥戴支持的,比如像胡耀邦这种领导干部?有一些吗现在?   
   曾宁:当然客观的说还是有的,你说没有显然不是很客观,但是说多少呢?我说应该很少。 程教授:这比例怎么估计的?你要说看嘛,看官方的宣传,也要看民间的。就像曾先生说的,你要说这个党员、官员都变坏了,还不是,确实不是,实际有良心、有人性这样的官员还是有的,确实有些人本质上很好的,也被这种仇官这种整体的腐败,把这些好人给掩盖了,看不出来了,就包括那些人一时一念之差去贪那个官,说不定如果有好的制度、好的监督,也未必就会走上犯罪道路。   
   曾宁:我再补充一点,中国政府这些官员,你说他好和坏,现在这个好和坏的标准已经不一样了,现在好官的标准是:你不做坏事,不做缺德事,就是好官了。你要受到拥戴,那标准已经是很高了,为什么?你要受人民群众拥戴,你要为民办实事、办正事、办好事。
   2005-12-01
   
   你
   你说你想改变世界
   这很好
   你一点都没有错
   你说你再也不想过
   多你一个不多
   少你一个不少
   的生活
   你说你要以时间同行
   把空间作为背景
   你说你要参与历史的进程
   这很好
   这都不是你的错
   现实并非完美无缺
   因此需要靓丽的景色
   问题仅仅在于
   世界是因你而更加的美好
   还是因你而更加的糟糕
   曾宁 2007.5.10贵阳
   
   民族主义像条狗
   千万不要相信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具有脆弱性,狂热性。
   民族主义最大的特征是它的表演性。
   民族主义的本质特征是它的欺骗性。
   民族主义常常以一种狂热的形式喷发而出。
   但是千万不要过高的估计民族主义?
   更不要迷信民族主义!
   只有强大的民族, 没有强大的民族主义?
   只有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没有因狂热民族主义情绪而强大的民族!
   一个强大的民族?首先是一个懂得自尊,具有尊严的民族!
   一个衰弱的民族只有任人宰割的命途!外强中干可不是一个民族兴盛与强大的标识?
   民族主义不是精神鸦片,那种把民族主义当做抗拒历史潮流,排斥外来文化的利器或盾牌的做法,无异于溺水之人总把稻草当作救命之木!
   民族主义是人们对自己本民族的感情及感情认同。对自己本民族的感情人皆有之。对自己本民族感情的认同却因人而异,因人而大相径庭。
   民族感情是具体的,民族主义则是抽象的?
   具体的民族感情是有爱有恨的,抽象的民族主义则是狂热危险的!
   民族主义产生于民族感情的认同之上。
   民族感情及感情认同是民族主义的前提,民族主义是民族感情认同的结果。
   民族感情一旦遭到亵渎,民族感情的认同,也就出现危机,民族主义也就荡然难存?
   民族感情是有兼容性的,民族主义不以计较排斥其他民族为条件。
   只有建立在民族感情及感情认同基础上的民族才是强大的民族。
   一个把民族主义作为医治自己千疮百孔命运的灵丹妙药的民族注定将是一个失败的民族!
   纵观历史。民族感情及民族主义常常受到利益、强权等的左右或玷污。
   甚至,民族主义像条狗?谁扔骨头跟谁走! 民族主义又像墙头草,哪边风大哪边倒?
   民族主义更像泡沫?很容易吹大又极容易灭破!
   民族主义犹如它主人手上的捏物,黑白美丑任由它主人的喜怒哀乐?
   民族主义又犹如演员和台词?优秀的演员和台词既能欺骗观众,笨拙的演员和台词也能麻醉自己!
   元朝时,蒙古人成为了中国民族主义的主人。 清朝时,满洲人成为了中国民族主义的主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