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宁
[主页]->[百家争鸣]->[曾宁]->[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
曾宁
·《许万平和其他民运人士在一起》照片链接及相关资料张贴
·《纽约时报》报道中国民间组织发展情况(ZT)
·一句话评定邓小平
·一句话评说毛泽东
·一句话试析公民及公民社会
·一句话解释道德
·曾宁:专制政权要么变革 要么就被腐败垮掉(ZT)
·一句话谈交流
·一句话论做事
·美国布什总统的全球战略/曾令一 、曾宁
·一句话道破胡温新政及人民性
·痛批《汉奸言论惩治法》提案
·中共十七大最高层人事变动的可能性
·人物素描——卢勇祥
·人物素描——李任科
·人物素描——陈西
·人物素描——徐国庆
·谈两会期间打压访民及所谓的“和谐社会”问题 (ZT)
·人物素描——方家华
·学者批中共报复力虹为法轮功仗义执言(ZT)
·人物素描——杜和平
·中共畏伸张法轮功真相 重判力虹(ZT)
·最新消息:杨天水好友小陶出狱
·网友对曾宁的七则评价(ZT)
·人物素描——黄燕明
·人物素描——康成(田家军)
·杨天水被判的黑幕/小陶(ZT)
·关于天水案件的补充声明/小陶(ZT)
·中共下一波高层人事变动的可能性
·“国殇日”的大痛哀思(ZT)
·东、西方文化最根本的差异
·萨达姆之死与中国
·人物素描——曾令一
·给邓焕武的信(07、4、8)
·人物素描——杨再行、秦晓春
·人物素描——吴郁
·一句话讲明“党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中国向何处去?——胡、温、曾各自表述
·胡、温、曾选举,谁将会胜出?
·一个民主党人对台湾政坛的感慨/韦登忠 (ZT)
·“高举旗帜,维护核心”透露出的信息
·胡、温、曾各自要走怎样的路
·给“人”画像(现代诗一首)
·中国新生的中产阶层正在向两极分化(ZT)
·中国开明派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遭左派围剿(ZT)
·西安警察手持冲锋枪在闹市巡逻(ZT)
·高检发言人否认社保基金系列案属体制性腐败(ZT)
·答温总理:仰望天空,是为了关注、思考民族与人类的命运,让未来充满理想
·中共,法轮功,文化,与中国
·中国中产阶级人数迅速增加(ZT)
·史料收藏(胡锦涛同志处回信影印件)
·翻出胡锦涛同志处的回信我吃了一惊
·网友评《翻出胡锦涛同志处的回信我吃了一惊》(ZT)
·农大教授就新农村建设问题上书中央(ZT)
·深圳出现“民工律师”群体(ZT)
·中共考虑吸收更多民营企业家入党(ZT)
·中共政权不改革 年轻高官难作为(ZT)
·参与博白骚乱的两位农民被判刑(ZT)
·中国兴起“笑脸墙” 专家:反衬不和谐(ZT)
·图片:曾宁
·图片前排左起:曾宁,许万平,李任科,卢勇祥,全林志。后排左起:陈德富,方家华,吴郁,徐国庆,廖双元,张重发,薛振标,莫建刚。
·图片《走出监狱》左起:曾宁、黄燕明、陈西、卢勇祥、廖双元(背景为贵阳监狱)
·中国决定普遍清理和规范计生标语口号(ZT)
·民众盼国际声援 「人权圣火」传入中华大地(ZT)
·中国公安部称上半年恶性犯罪案件大幅减少(ZT)
·中共17大常委“难产”
·山东代省长视察新泰矿难奢谈政绩(ZT)
·中共17大常委构成预测分析
·16名省部级高官被查处 90%包养情妇(ZT)
·网评《“文革”是“人民”被诱奸后的耻辱 》(ZT)
·17大常委“六留三进”及其它
·中国新农村建设中应予重视的现象(ZT)
·前《毕节日报》记者李元龙2年刑满 凌晨获释(ZT)
·警方半夜释放李元龙出狱 众人解读(ZT)
·李元龙出狱座谈会遭警察骚扰(ZT)
·“和胡锦涛通过信的曾宁照抓不误”——网友评《中共17大常委构成预测分析》
·最高检察院筹划保护举报人权利和人身安全(ZT)
·中共出台新规定严管群众集会(ZT)
·学者:中共严控千人集会表明正邪决战在即 中共草木皆兵(ZT)
·人物素描——李元龙
·就17大常委布局给胡温支一绝招
·上百中国知识份子公开信 反映中共黑社会化(ZT)
·张贴《一个53年生中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曾令一》
·贵州曾宁评胡报告:正面回应保守派(ZT)
·评中共17大人事结果
·曾宁:汪兆钧安危将是17大后风向标(ZT)
·快讯:陈西已回到家中
·“说句心里话”成为17大宣传报道重点栏目(ZT)
·一张退党纸币的震撼(ZT)
·曾宁:九评是中国人通向真善忍的桥梁 (ZT)
·中国城镇居民不得到农村购小产权房(ZT)
·农民工养老保险及子女升学政策继续受质疑(ZT)
·新一届政协班子的组成有哪些看点?(ZT)
·温家宝从行政制度改革着眼谈反腐倡廉(ZT)
·贵州民主人士曾宁由西藏问题谈北京奥运(ZT)
·部分黑恶势力侵蚀中国基层政权(ZT)
·徐国庆讨公道——人权视野下的司法不作为
·民运人士表示要继续为平反六四而努力(ZT)
·曾宁:执政奥运危机 法拉盛事件非偶然(ZT)
·中国在六四的伤口上腐烂
·“人”“民”辨析——“人民最大”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

【国不知有民,则民不知有国。国家不像个国家?则民众就未必会把国家当成那么一回事!甚至国家就是迫害侵犯民众的元凶?那么民众一旦觉醒,就一定会把国家的主宰一脚踢翻,然后再踏上几只脚,大有让其永世不得翻身之势!方解心头之恨!曾宁】
   英法联军派代表来北京谈判时,被清朝关起来39个使臣。一月之后英法联军直接攻打进来救人时,发现已经惨死21个,英国公使波尔金勃然大怒,为了报复咸丰皇帝火烧了关押使臣的地点,皇帝的私人花园---圆明园。理由以“对外交人员实施虐待”为由,作为对女真满清政府的惩罚!大火起后,海淀附近的老百姓竞相抱柴来……
   
   没有了自由,你啥都不是。有的朋友喜欢动不动就使用所谓的自由派人士这样的表述?言语中充满了对自由及自由派人士的轻蔑和轻慢。殊不知,自由乃奠定人的一切权利的第一块基石。没有了自由,你将啥都不是?更何况,当你说所谓的自由派人士的时候,你又把自己置于了什么样的人士的行列?反自由及反自由派人士的专制与独裁者的行列?曾宁
   

   斩首金正恩老美还在等什么?我们看到美日韩为解决北韩问题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战争准备。相信很多人都怀着极大的兴趣或焦急或幸灾乐祸地等着战争的早一日开打。因为北韩问题的解决将极大地促成西朝鲜问题的解决。北朝鲜人民和西朝鲜人民所受到的苦难深重久远矣。人心向背啊!现在真正的是检验考验国际社会拿出最大的决心细心勇气和魄力来解决问题的时候了!现在离战争开打的日期,估计也就是国际社会等待着北朝鲜不停不断的犯浑乃至引起周边地区和国际社会公愤进而同仇敌忾的时刻。 对北朝鲜的战争将极有可能成为翻开人类历史崭新一页的时刻。 曾宁
   
   倪萍也逃之夭夭,准备举家移民美国、加拿大,权贵们象是闻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呼啸,又像是听到了大厦将倾崩裂时的嘶嘶声响。经过了30多年疯狂的“改开”大跃进,山河已经一片衰败。能逃的都早已逃之夭夭,或准备逃之夭夭,剩下的则都是逃无所逃,别无所逃,无处可逃。曾宁
   
   美国对北韩的战争,这只是小试牛刀,投石问路啊!这是要牵着北韩的鼻子走,逗北韩玩,直到玩死北韩啊!这是要玩给人看啊!这要命的游戏岂不令人胆战心惊啊!如果是演习画面,这是敲山震虎,赤裸裸的恐吓啊!如果是假消息,也让人满怀欢喜啊!曾宁
   
   你不关心政治,政治要关心你
   常听人说:“我不关心政治?我关心的是生活!”
   其实,生活当中何处不是充满了政治!
   生活本身何尝又不是一种政治!
   你吃的地沟油,和政治有没有关系啊!
   你呼吸的雾霾,有没有政治的因素啊!
   当你在生活中遭遇了诸如,土地征拨,房屋拆迁,或其它不法侵害的时候。
   当你呼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有冤无处伸,有理无处诉的时候。
   这本身,是不是就是一种政治啊!
   你不关心政治?政治要关心你啊!
   曾宁
   
   哄鬼咧?“央视信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在一栋不是戏子就是婊子的大厦之内?谁都有可能随时成为阶下囚和刀下之鬼!强权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诡诈?就是专制与极权的最高真理!曾宁
   
   心态很重要,健康的心态决定健全的心智状态,健全的心智状态决定完整的认知。没有足够的认知的能力,就很难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公民。公民,承担公共责任之民。中国社会的现代化,中国社会的现代与正义转型,某种意义上,就是臣民向公民,臣民社会向公民社会的转变。曾宁
   
   江绪林先生选择以自杀结束自己的生命,不能不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社会的悲剧,文化的悲剧。一个人或许改变不了这个社会,但是你可以选择坚守自己做人的底线。一个人或许逃避不了极权,但是你可以选择不与极权为伍。一个人或许回避不了专制,但是你可以选择回到自己的内心世界。江绪林先生以自杀的方式结束生命,不能不说是反映了极其深刻的社会悲剧,时代悲剧和文化悲剧,其背后反映的则是极其深重的社会危机,时代危机和文化危机。曾宁
   
   人权、主权、政权;国家、中国、祖国。(上)
   这是一个涉及到重大的认识是非的问题,厘清这些关系将足以影响到一个族群的价值观。
   在当今的中国,谈爱国,等于是谈爱共产党的天下。何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在中国,国家即王朝、天下。过去,在中国,国家即皇帝、帝王的王朝、家国。而如今,在中国,国家则是中共、共产党的天下、党国。
   人与国家的关系是怎样的?人与国家的关系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在中国,国家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在中国谈爱国,到底人们应该爱一个什么意义上的国?
   国家源自人权,人权高于主权!
   中国,既是一个地理概念,又是一个历史概念,再是一个文化概念,更是一个政治概念。
   从地理意义上来讲,中国指的是亚洲东部的一大片土地。从历史意义上来讲,中国指的是从黄帝开始,历经夏、商、周、秦、汉、唐、宋、元、明、清,再到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个王朝、朝代。
   从文化意义上来讲,中国指的是有着共同的中国文化价值观念认同的民族共同体。
   从政治意义上来讲,中国指的是皇帝、帝王的家国与皇党即中共的党国。
   祖国,则是指祖先生活过的国土。
   如同在秦王朝,如果在那个时代谈爱国,无疑是指爱秦始皇的王朝、家国一样,在中国的历朝历代直到如今,谈爱国,都只能落得个爱皇帝、帝王的王朝、家国,以及爱皇党、中共的天下、党国的下场。
   那么,在中国谈爱国,人们到底应该爱一个什么意义上的国呢?
   热爱自己祖先曾生活过的国土即热爱祖国是普天下所有人类共同、正常的情感。然而,在中国,谈论爱国爱中国,人们则更应该爱一个人们理想中的中国,即一个人们、人民拥有人权,人权得到充分保障的中国,一个民主的中国,当然也是一个你可以把它当作是一个目前尚处于理念之中的中国。
   人权观念的出现,成为了人类历史的转折点。如果说,人权观念出现之前,人类的历史是一部野蛮与黑暗的历史。那么,人权观念从出现到实践,就成为了人类历史从野蛮走向文明、从黑暗走向光明的起点、开始!
   甚至可以稍微夸张一点说,没有人权,就不会有真正的文明!没有人权,就没有人类文明的一切!
   怎么说国家源自人权,人权高于主权呢?
   人们、人民或民众、大众,通过选举,把自己、个体意义上的人的私权即私权利,转移、让渡即授予给被选举出来的代理人或代言人,这样就形成了公众或公共权力即公权、公权力,在公权、公权力的基础上,进而形成合法的政府、政权,在合法政府、政权的基础上,进而形成现代意义的主权与国家。
   可见,个体意义上的人权的保障与实践,是诞生、产生现代文明国家的前提。
   即:权力源于权利。公权、公权力源于私权、私权利。如果私权、私权利都没有的话,如果私权、私权利都得不到保障的话,又哪里来的,又何来的公权、公权力呢?
   在旧中国,国家犹如私器,谁抢掠到手上,中国就成为了谁的私产。当然,问题是,鼎之轻重,岂又是谁都能够去问寻的吗?天下,岂又是谁都能够抢掠到手上的吗?所以,这种王朝更迭的过程,又都是在奉天承运、顺天应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等等的“神圣”旗号、名义下进行。
   
   人权、主权、政权;国家、中国、祖国。(下)
   旧中国及其统一与主权建立在暴力抢掠的基础之上。一统为大,大一统观念被高置于一切观念形态与行为层面之上。试想,假如没有了暴力或暴力对统一与主权的维系,中国的结果又将会是如何?
   由此,国人又有了“亡国不亡天下”的忧思。亡国可以,亡天下则不行。亡国,不过是新旧王朝的循环、更替而已。亡天下,则大大的不行,天下一亡,国家则荡然无存!
   “亡国不亡天下”成为了国人的文化自觉,悲呼!哀哉!类似此种文化自觉等等,包括国人维护国家利益、文化观念等等的种种自觉,不就正是中国社会、中国文化、中国人的悲剧根源!
   如此,中国社会又衍生出了“救亡图存,存亡高于、盖过、压死人权”的迷局。每当国家处于风雨飘摇、生死存亡之际,中国社会必会上演“国家都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险,还奢谈什么自由、人权”等等的闹剧。而这,又正是“五四”之后,专制主义者们之所以能够假借共产主义运动之名,并大行其道最终得逞的重要文化原因与背景。如今,“稳定压倒一切”难道不就是“存亡压倒人权”的变种、翻版、延续、伸展。
   再此,更有甚者,皇帝、帝王文化,皇党、党国文化,更有被塑造成中国国家核心价值观之事实。皇帝或皇党即中共被塑造成了中国社会的魂魄与肝胆,仿佛、似乎、好像,没有了皇帝或皇党即中共,中国国家就会四分五裂,离开了皇帝或皇党即中共,中国社会就会天下大乱。所谓亡党亡国,党在国前,一旦皇帝或皇党即中共这个中国国家的核心价值没有了,中国国家似乎就要覆灭、消亡、玩完了,亡党亡国动不动就被抬提到足以把国人恐吓、吓唬死的高度,岂不正是皇帝帝王、皇党中共被塑造成为了中国国家核心价值观最生动的写照、最反面的证明。
   旧中国如此,新中国又如何?
   只要中国社会一天没有实现宪政民主的转型,中国社会就始终没有脱离旧中国、传统社会的模式、模型。
   中国社会从清王朝未年开始算起,从古代进入到近代,从近代到如今,中国社会却始终没有完成真正现代意义的即现代社会的转型。
   找不到正确的原因,也就不可能得出正确的答案。
   而中国社会的问题,还就正是一个社会转型即从传统专制社会向现代民主社会转型及文化模式、文化模型现代化的问题!
   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转型,相当的意义上又可以说,是一个中国民众的心智能不能得到解放,中国民众能不能站立起来,以及心智得到解放并站立起来的国人,如何克服专制心理或去掉帝王心态的问题!
   中国民众的素质太差,不适宜搞民主?!相对于一系列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地区和人民来说,常常沾沾自喜于四大发明与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某些国人及其领导人,却说中国民众不适宜搞民主,不能进行普选,其所持悲观、消积、猥琐、病态之论调、心理等不知所为何来?是些什么目的?是自我种族劣等论吗?是利益集团奴役国人天然合理永久论吗?还是想反证中国文化反人权?想反证中国文明反民主?
   自中国旧文明向现代化转型始,无数的志士仁人抱持着救国救民的理想,人们似乎丝毫不应该去怀疑这些志士仁人们主观愿望上为国为民的真诚、诚意,然而客观效果、事实结果却往往事与愿违,甚至使国家误入岐途,更有祸国殃民者。中国社会向现代化的转型变得异常的艰难而又漫长,究其原因,其中重要一点无不是相当多的国人对东、西方中外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价值观认识上的偏颇乃至谬误,得自由、人权、民主、宪政价值观之皮毛,失自由、人权、民主、宪政价值观之精髓,而自由、人权、博爱、民主、宪政等又正是人类社会最基本、最基础的共同财富、共有理念。很难想象,一个连尊重他人、敬畏生命都不能做到的人,会是一个真正理解并认识了自由、人权、博爱、民主、宪政等价值观念的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