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志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余志坚文集]->[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
余志坚文集
·余志坚个人简历
·“天安门三君子”简介
·我所认识的张子霖
·八九回顾: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1)
·也谈“赵紫阳现象”
·杂感 (九则)
·我们抗议!我们控诉!我们不再沉默!──写于当局再一次拒绝释放喻东岳之际
·怀念喻东岳
·仍然!我的宣言
·六四诗集:多余的独白
·与陈少文君通电话
·抗日战争胜利的最大功劳究竟归谁?
·毛泽东的十大罪过
·幽灵毛泽东为何挥之不去?
·我遭传唤和搜查的九小时
·毁毛像者,不太可能是疯子
·论毛泽东在中共建党、建军、建国中的作用
·质问中共有关当局:杨天水先生何罪之有?
·声援高智晟,湖南十公民自愿绝食
·我的“五.四”婚礼
·湖南民运人士李金鸿先生离奇失踪
·关押二十三天后,李金鸿先生获释
·关于喻东岳病情和治疗情况的必要说明
·我所认识的周志荣先生
·迟到的答奖辞
·沉痛悼念林牧老先生
·“五. 二三”事件真相
·赤壁探监记
·张子霖们连纪念孙中山的权利都没有吗?
·推荐周志荣先生为第三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的联名信
·赤壁庭审记
·愿上帝保佑我们!保佑《民主论坛》!
·悲哀,下跪无人受理!——赠赤壁29名天安门下跪农民代表洪运周、周志荣、谭国泰等
·活化石
·悬于异议人士头顶的达摩利斯剑!——问候易晓斌君
·质问中国国民党:党格何在?
·湖南最后的“89犯”出狱
·关于自由的内心独白
·我所认识的六.四“暴徒”(之2)
·鹤与鸡
·周志荣最新情况通报
·父亲的回忆
·杂感(之2)
·2009华盛顿之行手记
·“六四”枪响,民眾奋起抗暴是八九民运的最亮点
·因为感谢,所以感谢!
·为刘建安老师压惊!
·我对刘晓波案的几点判断和分析
·强烈抗议中共审判谢长发先生!
·网民意见能否代表中国民意?
·记谢长发君
·再谈刘晓波案
·余志坚:中国共产党寿命几何?
·“六四”,不得不说的话
·评方励之先生
·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
·喻东岳小传
·魔鬼的诅咒
·余志坚:不齿于希拉里·克林顿
·江绪林,你的死让我想起了喻东岳
·从李锐先生的“三对得起”说起
·喜欢川普不需要理由,川普必胜!
·闻卡氏之死有感
·“五·二三”事件的重感
·奇人李金记事
·儿子生日感言
·给习政权定个性
·我最珍惜的一张照片
·美国大选补记
·与神无缘
·寄语中国的异议人士
·周志荣:国际人权日被困
·我患上抑郁症的十大原因
·我不是“川普主义”者
·骂几句谁
·把“中共”从“祖国”中踢出去
·異議人士不務正業
·2017,新年祝福!
·四個人的知與為
·雷洋案是一個標桿
·本人關於正式退出海外民運組織的聲明
·喜見「毛左」上街
·中國的暴民問題
·簡評「川普新政」
·發言與不發言
·空言,給一位網友
·不是紀念胡績偉
·余志堅:我看法輪功(只此一次)
·沈痛悼念佟適冬先生逝世!
·「二二八」與「六四」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

   各位来宾,各位朋友:
   
   感谢劳改基金会的邀请,能够在这里和大家一起纪念“六四”,我是感到很荣幸的。
   
   22年前的今天,是中国历史上最为黑暗最为沉重最为惨烈的一个日子!就在那一天,就在中国的首都北京,面对人民群众起来反对“官倒”、反对腐败的抗议浪潮,中共政 权竟然出动几十万正规军进行镇压和屠杀,结果就是,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的人们,就被坦克和机关枪永久的夺走了他们的生命!


   
   22年来,每逢“六四”,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都有许许多多的人,在公开的或者不公开的纪念着这个日子,因为“六四”死难者身上的,那种追求自由和 正义的精神是不朽的!可以说,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每个人永远纪念的日子!也不管是在中共政权依然延续着的今天,或者是在中共政权可能垮台的以后,因为,“六 四”大屠杀是中华民族永远的伤痛!
   
   回顾“八九”运动和“六四”以后的中国历史,实实在在的说,我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其中最主要的一种心情,就是感到悲哀。有时候,甚至除了悲哀,还是悲哀,心里头黑漆漆的一点亮光也没有。
   
   22年过去了。“六四”到底死了多少人?似乎由于中共当局没有公布,所以也就无人知道。从几百,到几千,只是一般的说法和估计。“天安门母亲”群体已经核实了一个 203人的名单,然而,可能更多的“六四”死难者的名单呢?他们的姓名?年龄?职业?他们的亲人是谁?他们的想法怎样?他们在运动中又有着怎样的表现?为 什么直到现在,他们就好像孤魂野鬼一样,无人知晓?
   
   22年过去了。“六四”到底有多少人被判处了死刑?除此之外,又有多少人遭判刑?有多少人被关押?有多少人受审查?“六四”的规模和参与的人数,在中国历 史上恐怕都是空前绝后的了。数以千万计的人曾经走向街头,参加游行和集会。现在,这些人又在哪里呢?真正重要的是,这些人对自己亲身参与的这一段历史,究 竟做何评价?并如何去教育自己的后代。
   
   22年过去了。杀人的政权自然对这段历史是讳莫如深,而我们的民运人士呢?是不是也有对历史作假的嫌疑呢?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在众多的有关“六四” 的著作和回忆录中,独独就发现不了记叙那些“六四”抗暴者真实而详细的事迹的书籍呢?难道这些人根本不存在?难道这些人数可能数以万计的,敢于用自己的身 躯和石块、燃烧瓶去反抗暴政的人只是历史的幻影?大概也就是从“六四”开枪以后,我们这个历来喜欢下跪,视懦弱为美德的民族,似乎算是彻底告别了残余的血 性,甚至视血性为一种耻辱,一种罪恶。而一个没有血性的民族,恐怕只能是注定永远没有希望的!
   
   22年过去了。我们似乎都认为,“六四”开枪以后,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就荡然无存了。但中共政权为什么能延续至今呢?这实在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经过清醒 的理智的思考以后,我们或许不能不痛苦的承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依然是存在的。这不仅仅是由于它仍然披着所谓“社会主义”的外衣,更是由于它统治下的中 国,取得了比这以前更快的经济发展成绩。而比这两点更重要的原因,或许是几千万甚至过亿的“六四”参与者,在中共政权的各种威胁和利诱面前,被迫放弃和背 叛了自己曾经可能有过的尊严和理想。
   
   22年过去了。中共政权似乎貌似比以前更为强大了,虽然真实的情况可能不是这样。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着中东和北非的激烈的民主运动。也就是在这种背景 下,一些人和一些媒体开始炒作起什么“中国茉莉花革命”了。有人也问过我对这一“中国茉莉花革命”的态度,说实话,我感到的不是兴奋,我感到的是“面红耳 赤”。请问:你看到中国国内有几个人为此走上街头了?几乎连影子都没有的事情,值得去大肆炒作吗?这样做唯一的结果不就是没有结果,甚至是负面结果吗?因 为,弄虚作假所能鼓舞的绝不是真正的士气。
   
   今天,是“六四”大屠杀22周年纪念日。我个人认为,纪念“六四”,首先是一种道义,是一种责任,是一种良知,也是一种坚持,它出于对生命的尊重,对罪恶的谴责,对自由的渴望,对正义的呼唤。
   
   纪念“六四”,也可视为是中国宪政民主前途的晴雨表。只有纪念的人多了,实现民主的那一天也就近了。至少在纪念“六四”的问题上,人们是不应该存在什么分 歧的。22周年了,我们纪念了22回。即便再过22年,即便中共政权那时候仍然还在延续,我们也会继续纪念“六四”,而且,我们还要交代我们的儿孙去纪念 “六四”。因为,“六四”的精神,代表着人类永恒的价值。
   
   谨此,向“六四”死难者献上我们的哀思,愿“六四”死难者在九泉之下得到安息。
   
   谢谢大家。
   
   2011、6、4 于 Washington DC
(2016/03/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