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什么是感觉的『死而复生』?什么是生活的『极简主义』?]
严家祺
·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为桑兰提供近纽约1999年当时报纸报道影印件
·高皋: 『战犯楼』里的廖耀湘
·彭述之33年的流亡生活《动向》文章
·阮耀钟谈科大校长管惟炎
·
《普遍人性論》
·
·人性的普遍性
·《普遍人性论》三大定律(严家祺)
·十五张纸,十五辈子
·严家祺十句格言
·從威尔逊学说看道德、宗教、政治
·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人的大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插图)
·谈谈“成虫”——兼论“左脑”和“右脑”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也論“高贵”
·恒道三定律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論“主義”(2008-8-10)
·从脑科学的角度看“主義”
·从脑科学看宗教的大智慧
·從『腦科學』看『宗教大智慧』
·从脑科学看“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保守主义”、“存在主义”、“解构主义”
·严家祺:《人类社会的“动物政治”》
·从北非革命看“板块政治”(《动向》2011-4)
·
《首脑論》(1986)书摘
·
·《首脑論》目录
·首脑論旧序新注
·
《霸权論》(2006)书摘
·
·严家祺《霸权论》的主要观点
·《霸權論》9章81節287頁全部書稿
·《霸權論》書頁中另行排版的85句短文
·《霸权論》目录和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什么是感觉的『死而复生』?什么是生活的『极简主义』?

什么是感觉的『死而复生』?


什么是生活的『极简主义』?


严家祺


    最近,北京的同事把近四十年前在一起聚会的照片发给我,照片上有许多同事的儿子女儿,除了几个人外,大多数都想不起是谁,特别是孩子们。
   27年前,我们离开北京时,没有带上照片。当我在2016年的今天看到过去的照片时,感到很陌生。当同事指出照片上『谁是谁』时,再回忆近40年前的情况时,有一种『死而复生』的感觉。

   我与高皋在1969年结婚,当时还在『文革』中,1966年,她家住在北京府学胡同,红卫兵把他家全部抄光。高皋父亲高植是托尔斯泰著作的最早译者,就是抄家的原因。1989年,我的上千张照片和上万册书也不知去向。我在离开北京时,只带了5本经济学和1本政治学方面的书,我自己写的书,全部散失,多年前看到中国『孔夫子书店』在拍卖。现在,除了在纽约的中文书店买到一本我过去的书外,其他6、7本著作没有了。最近在网上,发现了一本1980年由福建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漫游历史与未来》,是我写的『政治学幻想小说』。(见插图)我还买到一本书,居然许多内容与我1982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一本书相同,不过作者并不是我。什么是感觉的『死而复生』?什么是生活的『极简主义』?

世界真奇妙,现在在知道


   在美国几次搬家,每次都要丢掉一些家具和一些书。于光远经常说:『世界真奇妙,现在才知道』。我在6年多前从纽约搬家到佛罗里达时不要的许多东西,有人为我很好地保存着,『世界真奇妙』,这些东西最近已『完璧归赵』。我收到这些东西时,谈不上『死而复生』,但有见到『老熟人』的感觉。
   看来,人最宝贵的是生命。记忆中的人和事,和记忆中的亲情、爱情、友情同样宝贵。在回忆往事时,我依然没有忘却当时的想法。就是对人的旧印象,我也不愿丢掉。我在网路上把几十年前的旧文章一篇一篇找出来,也是为了重见『老朋友』。
   不过,把这些文章收集起来,也是枉费心机,迟早将烟消云散。写《晚清七十年》的唐德刚,在去世前几年为了搬家到美国西岸,把他一生最重要的一些文字资料找出来,放进一个大塑料口袋,他的女儿不认识中文,把它当垃圾丢掉了。他的一张可以用一千年的极硬的『硬木桌子』,我用了20多年,前年我搬家时也丢掉了。经过大地震的一位日本人,提倡生活的『极简主义』,她的『原则』就是,不断丢弃不要的物品,看来是有道理的。
   (写于2016-3-26)
(2016/03/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