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严家祺谈钱钟书——致北京友人书]
严家祺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 从“权贵资本主义”到“社会资本主义”
·中国社科院『前身』学部文革简史
·中国经济进入全面衰退期
·『心因突变』和『创造史观』
·人的『理性精神』和人的『动物精神』
·『衍生經濟』過度擴張有什么后果?
·金融風暴三大定律
·《新史記》中國如何走出『兩大循環』?
· 從『大清王朝』到『紅色王朝』
·嚴家祺:全球單一貨幣構想
·克里米亞戰爭與中俄邊界問題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三个世界:物质世界·观念世界·规范世界
·嚴家祺:什麼是“規範世界”?
·插圖版『創造發明』和『理想主義』的根源
·“分形”和“规范世界”
·“三个世界”的关系及插图(1)
·超越 “唯物论”和 “唯心论”
·分形图案
·怎样才能找到“分形”图案?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严家祺:《创造史观》
股市汇市、财富转移和全球资本流动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大尺度时空观
·展望第三千纪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
当代中国政治 憲政改革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
当代中国政治
·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家祺谈钱钟书——致北京友人书

谈钱钟书致北京友人书


严家祺2016-3-22


    有关钱钟书的文章看了。我与钱钟书杨绛在干面胡同住同一栋楼近20年,他们都是与人为善的人,钱钟书洁身自好,但与人为善。钱钟书是『比较文学』专家。杨绛你也熟悉,现在105岁,她90岁後出版社书,写得非常真切,平平淡淡,意境高远。

杨绛对『人际关系』有一段名言:『在人世间,人生一世实在是够苦。你存心做一个与世无争的老实人吧,人家就利用你欺侮你。你稍有才德品貌,人家就嫉妒你排挤你。你大度退让,人家就侵犯你损害你。你要不与人争,就得与世无求,同时还要维持实力准备斗争。你要和别人和平共处,就先得和他们周旋,还得准备随时吃亏。』


   这与政治无关,全世界都是这样,这就是『人性』。人有『神性』,也有『动物性』,人都一样,没有人高人一等,也没有人是『圣人』,有没有『学问』都不能改变『普通人性』。钱钟书也不例外。1973年他与他同住一个单元的同事濮良沛打架,这是真的。当天,濮良沛到我家,他确实被钱钟书用什么东西打了几下,皮肤上轻微受伤,有些瘀血。同住一个单元、同用一个厕所、一间厨房引起纠纷是难免的。濮良沛当时大概30岁,对六、七十岁的钱钟书不敢还手。但钱钟书确实打了濮良沛。因为钱钟书名声大,濮良沛有口难辩。不过现在濮良沛,我听中国来的朋友说非常有名,他写文章用的是笔名。

   

『人和人相遇,靠的是一點緣分。人和人相處,靠的是一點誠意。人和人相愛,靠的是一顆真心。』


   我们在文革中经常在一起,我们反对王关戚,文革後为1976年天安门事件平反,你我做了许多事,我开始与你一起编辑《长城报》,揭露批判王关戚,现在看来也没有错,《长城报》上发表的《政治斗争三原则》,现在已是『至理名言』。后来我退出,实际上你就是《长城报》主编。1978年到1979年初的西单『民主墙』,只有《北京之春》一个刊物,铅印了一期,就是你做的,这是很了不起的事。这一期铅印的《北京之春》,我拿了几十本在京西宾馆的『理论务虚会』散发了。你默默无声做事,从不宣扬。我还写文章谈自己,你从来不求名声,这就比钱钟书更伟大。钱钟书比不上我们一般人的地方,就是实际上还很要名声,自以为有些学问,怕在普通人面前『暴露』人性弱点,因而不愿与普通人接近。但说那篇文章他是『学问家,不是思想家』,还是有些贬低了他。他既是大学问家,也有思想、明辨是非,有正义感。他与濮良沛打架,我觉得是濮良沛老婆嘴太厉害,使钱钟书受不了,只能诉诸暴力。所以,『大学问家』也是普通人。
   
   我在香港报纸上写了一篇稍微有些贬低高行健的文章。因为高皋与高行健的前妻王学昀是小学、中学同学,王学昀的父亲还是南京大学教授,是高皋父亲高植的同事与好友。

高行健得诺贝尔奖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贬低王学昀和他父亲,这使王学昀多少年中不高兴。


高皋要为王学昀『出气』,


   就以我的名字在香港报纸上写了一篇稍微有些贬低高行健的文章。我的文章中的大部分内容实际上是高皋在离开中国后不久、高行健还没有得奖时写的文章中的话,2013年我因常常为香港报纸写文章,为了发表方便,就没有另署高皋名。这件事让写钱钟书那篇文章的人很不满,还到一家出版了我的书(其中搜集了贬低高行健的文章)的负责人那里说,我这样对高行健是不对的。
    我读了那篇谈钱钟书的文章,我不愿『指名道姓』,这篇文章的作者说『近二十年来,我绝对不涉足政治。对于社会,我也仅止于关怀,绝不直接拥抱社会是非。』我们都是普通人,对『社会』不能说『关怀』,只是『关心』。作家要明是非,要有正义感,鲁迅、钱钟书都这样。我们作为一个普通人,多少还知道这点道理。
    又及,现在你80多岁,说你好话,已不是『吹捧』。
   【在网路发表时,涉及『学部文革』有删节】
(2016/03/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