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严家祺谈钱钟书——致北京友人书]
严家祺
·华尔道夫饭店晚宴的感想
·《苹果日报》:《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上)(下)
·赵复三二三事
·金岳霖与沈有鼎
·《苹果日报》:《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上)(下)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文中所附照片
·香港《苹果日报》:晚年戈扬在纽约的生活
·七0後的金岳霖
·有眼不识李慎之
·胡乔木手卷的“越位”之笔
·聂元梓前的“全国第一张大字报”
·为戈扬痛哭,让我们大家一起哭吧
·戈揚《糊涂诗》等三首
·轉貼姚監復文章:鮑彤回憶“廠橋舊侶”
·周礼全先生的为人
·陆铿朋友遍天下
·2009年4月6日:五十年後的聚会
·著作、文章目录
·六四前的文章目录
·读严家其哲学幻想小说
·生命树的分叉
·敬祝達賴喇嘛79歲壽辰
· 俄羅斯印象
·陳子明和兩次『天安門事件』——沉痛悼念陳子明
·于浩成的人生境界
·嚴家祺:人生寶貴的不僅是『生命』,而首先是『活力』
·美學家與天體物理學家的對話
·趙复三先生今日(7月15日)上午逝世
·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为桑兰提供近纽约1999年当时报纸报道影印件
·高皋: 『战犯楼』里的廖耀湘
·
《普遍人性論》
·
·人性的普遍性
·《普遍人性论》三大定律(严家祺)
·十五张纸,十五辈子
·严家祺十句格言
·從威尔逊学说看道德、宗教、政治
·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人的大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插图)
·谈谈“成虫”——兼论“左脑”和“右脑”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也論“高贵”
·恒道三定律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
《普遍進化論——分子进化·生物进化·社会进化·精神进化的统一理论》(2009)书摘
·
·《普遍进化论》中的“三个世界”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2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3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4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5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6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7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8 道德的起源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9 不同宗教的不同“公理体系”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0 科学和“比较意识形态”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1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2 “目的环境”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3 进化的统一理论
·《普遍进化论》连载之 14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多层次进化論》目录
·《前哨》文章:关于“目的环境”的进化论
·《普遍进化论》出版消息
·沸腾的海洋
·“人造物種世紀”的来臨
·《多层次進化論》序(2008-8-9)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什么样的“演化系统”有“树形结构”?
·严家祺谈“人造生命”和“人造物种”
·
比较宗教、比较文明和比较意识形态
·
·严家祺:东风 · 旋风 · 西风 · 福利风
·严家祺:《创造“多元文明”的五个半人》
·严家祺:《一个非基督徒对神的信念》
·嚴家祺:日本電影《禪》觀感
·关于“第三千纪基督教”
·五个半人
·“跨千纪”的对话
·從科學角度看教廷與“進化論”和解的意義
·人性的普遍性
·“人本主义”的三項原则
·民族主义存在和消亡的四大因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严家祺谈钱钟书——致北京友人书

谈钱钟书致北京友人书


严家祺2016-3-22


    有关钱钟书的文章看了。我与钱钟书杨绛在干面胡同住同一栋楼近20年,他们都是与人为善的人,钱钟书洁身自好,但与人为善。钱钟书是『比较文学』专家。杨绛你也熟悉,现在105岁,她90岁後出版社书,写得非常真切,平平淡淡,意境高远。

杨绛对『人际关系』有一段名言:『在人世间,人生一世实在是够苦。你存心做一个与世无争的老实人吧,人家就利用你欺侮你。你稍有才德品貌,人家就嫉妒你排挤你。你大度退让,人家就侵犯你损害你。你要不与人争,就得与世无求,同时还要维持实力准备斗争。你要和别人和平共处,就先得和他们周旋,还得准备随时吃亏。』


   这与政治无关,全世界都是这样,这就是『人性』。人有『神性』,也有『动物性』,人都一样,没有人高人一等,也没有人是『圣人』,有没有『学问』都不能改变『普通人性』。钱钟书也不例外。1973年他与他同住一个单元的同事濮良沛打架,这是真的。当天,濮良沛到我家,他确实被钱钟书用什么东西打了几下,皮肤上轻微受伤,有些瘀血。同住一个单元、同用一个厕所、一间厨房引起纠纷是难免的。濮良沛当时大概30岁,对六、七十岁的钱钟书不敢还手。但钱钟书确实打了濮良沛。因为钱钟书名声大,濮良沛有口难辩。不过现在濮良沛,我听中国来的朋友说非常有名,他写文章用的是笔名。

   

『人和人相遇,靠的是一點緣分。人和人相處,靠的是一點誠意。人和人相愛,靠的是一顆真心。』


   我们在文革中经常在一起,我们反对王关戚,文革後为1976年天安门事件平反,你我做了许多事,我开始与你一起编辑《长城报》,揭露批判王关戚,现在看来也没有错,《长城报》上发表的《政治斗争三原则》,现在已是『至理名言』。后来我退出,实际上你就是《长城报》主编。1978年到1979年初的西单『民主墙』,只有《北京之春》一个刊物,铅印了一期,就是你做的,这是很了不起的事。这一期铅印的《北京之春》,我拿了几十本在京西宾馆的『理论务虚会』散发了。你默默无声做事,从不宣扬。我还写文章谈自己,你从来不求名声,这就比钱钟书更伟大。钱钟书比不上我们一般人的地方,就是实际上还很要名声,自以为有些学问,怕在普通人面前『暴露』人性弱点,因而不愿与普通人接近。但说那篇文章他是『学问家,不是思想家』,还是有些贬低了他。他既是大学问家,也有思想、明辨是非,有正义感。他与濮良沛打架,我觉得是濮良沛老婆嘴太厉害,使钱钟书受不了,只能诉诸暴力。所以,『大学问家』也是普通人。
   
   我在香港报纸上写了一篇稍微有些贬低高行健的文章。因为高皋与高行健的前妻王学昀是小学、中学同学,王学昀的父亲还是南京大学教授,是高皋父亲高植的同事与好友。

高行健得诺贝尔奖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贬低王学昀和他父亲,这使王学昀多少年中不高兴。


高皋要为王学昀『出气』,


   就以我的名字在香港报纸上写了一篇稍微有些贬低高行健的文章。我的文章中的大部分内容实际上是高皋在离开中国后不久、高行健还没有得奖时写的文章中的话,2013年我因常常为香港报纸写文章,为了发表方便,就没有另署高皋名。这件事让写钱钟书那篇文章的人很不满,还到一家出版了我的书(其中搜集了贬低高行健的文章)的负责人那里说,我这样对高行健是不对的。
    我读了那篇谈钱钟书的文章,我不愿『指名道姓』,这篇文章的作者说『近二十年来,我绝对不涉足政治。对于社会,我也仅止于关怀,绝不直接拥抱社会是非。』我们都是普通人,对『社会』不能说『关怀』,只是『关心』。作家要明是非,要有正义感,鲁迅、钱钟书都这样。我们作为一个普通人,多少还知道这点道理。
    又及,现在你80多岁,说你好话,已不是『吹捧』。
   【在网路发表时,涉及『学部文革』有删节】
(2016/03/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