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民主墙老战士朱锐大姐今天的痛苦经历]
徐永海
·附:王丹:互助捐款一九九五年四月份收支报告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2008年11月写的文章
·战胜经济危机不能没有耶稣——中国基督徒给各国领导人的进言
·旧稿: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致政治释放犯康玉春与其他朋友的一封公开信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2008年12月写的文章
·倡议中国民间开展双纪念达尔文活动
·2008北京民运朋友纪念西单民主墙30周年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年写的文章
·*****2009年1月写的文章
·2009一个信仰犯要诉讼申诉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维权老人双淑英昨日出狱,她的老伴华再臣今日去世
·附:侯杰: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北京民运人士基督徒纪念达尔文诞辰200周年
·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双纪念达尔文科学探讨之邀请信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2009年3月写的文章
·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坐牢8年的杨子立将于3月12日出狱
·附:徐连胜等: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的呼吁:权大于法――《颠覆国家政权案
·附:(北京)黄河:新青年学会事件纪实
·附:李天光:信仰在牺牲与背叛中接受考验
·怀念杨子立
·附:杨子立等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附:“新青年四君子”徐伟之父访谈录
·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2009年5月写的文章
·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2009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精神永存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一)——徐永海致主内肢体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致民运同仁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致维权朋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四)——徐永海就申诉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就诉讼一事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就申辩一事的公开信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2009年7月写的文章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2009年8月写的文章
·请朋友关心刚刚出狱的张林他患多种疾病
·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病重住院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2009年9月写的文章
·十一”前一被监控者的公开信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2009年10月写的文章
·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2009年11月写的文章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判刑二十年的政治犯胡石根接受耶稣
·为曾判刑20年的政治犯胡石根弟兄祷告
·我们人类就要迎来全世界的福音化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徐文立的一封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2009年12月写的文章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2)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墙老战士朱锐大姐今天的痛苦经历

   民主墙老战士朱锐大姐今天的痛苦经历
   
   (北京)徐永海
   
   2016年2月24日


   
   朱锐大姐昨日在微信中说到:“我被骗四万后,大病一场,接着三岁的孩子(注:一个孙辈,但一直由朱锐大姐照看)高烧不退,肺炎,一个月才病好恢复。春节间儿媳生产,现在月子中。我的眼睛已极端差,深知为权之难,一定得走下去。”
   
   朱锐大姐不久前从电视上看到一个广告,说的是“海南陵水县碧桂园珊瑚宫殿小区”是多么多么的好。朱锐大姐就想,现在儿子也大了,也有了工作,也结了婚。她也老了,打不了工了,而北京生活费用太高,生活压力太大。她就想把北京的住房出租或出售,到海南买个小房子,去异地养老。结果,房子没有买到,还被骗了4万。
   
   她在昨日的微信中接着说到:“打开电视,中央台正和碧桂园元肖晚会,碧桂园珊珊宫殿坑骗我四万元。请帮我转发。谢谢了!……。越做秀背后越见不得人,碧桂园坑骗我四万,不知道还坑骗了多少人,竟和中央台一起做节目”。
   
   “永海,我已泪流满面,看着王玲等姐妹奋勇维权而我拔不出来脚又不大会用微信电脑,上次德普让我拍个照片发给他,我不会,我又急又恼自己。我想一边照顾好家事,一边不失任何机会不断重提此事,争取更多人知道,争取开发商上层知道,争取政府知道,等我儿媳出了满月子,我就走出去。现能不能就元肖晚会我发的几段话把一月六日的文做为附件说明发给更多的老朋友。我只是闭门瞎想,不知可否”。
   
   为此我写了此文,下为1月6日朱锐大姐写的文章《7879老民运朱锐购房受骗请帮助》
   
   7879老民运朱锐购房受骗请帮助
   
   (北京)朱锐
   
   2016年1月6日
   
   我叫朱锐,女,58岁。在38年前的1978、1979年的西单民主墙运动期间,我曾积极参加当年民主运动,是《四五论坛》的成员,刻蜡板、印刊物、卖杂志,曾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1979年12月后西单民主墙被封,魏京生、徐文立、刘青等民运人士遭重判,市局警察多次威胁恐吓我,不停到单位骚扰我,并押着我到家中搜查。因参与西单民主墙,我失去了教师工作,被发配到流水线做工,1997年被迫失业。
   
   1997年,我那时在3501被服厂做工。像很多企业职工那样,被所谓“经济转轨、企业转制”名义,被迫失业。那时我的本企业工龄已近20年,按《劳动法》不应失业,可我和一些女工被无情地剥夺了工作权利。为维护我们的合法权利,我带领一些女工维权,我们去过劳动局、市政府,最后不得不申请游行。因此受到打压,我被关押十多天,而受到国际一些媒体关注,给予过报道,被授予了“苏冠青人权奖”。
   
   这些年来,生活无着,四处打工,来挣钱养家,养孩子。有时找不着工作,一家人吃了上顿没下顿,孩子开学了交不上学费。为了一家人生活,有时打两份工,半夜才回家,疲惫不堪。这些年来,苦日子过去了,孩子也大了,考上了大学,毕业有了工作。我也老了,打不了工了,北京生活费用太高,生活压力太大。我想把北京的住房出租或出售,到海南买个小房子,去异地养老。
   
   2015年夏秋,我在电视《置业频道》上,看到了一个广告,这个广告介绍了海南陵水县碧桂园珊瑚宫殿小区。经过反复考虑、选择,于2015年11月我来到那里,在售楼小姐的介绍下,看了样板房,交了4万定金(订金),签了购房合同。我回京后,汇了19万多的首付款。第二天售楼小姐来电话说,我汇款时写错了一个字,让我再次汇款。我按照第一次汇单,修改了错字;再次汇款后,售楼小姐来电话,又说少写了俩字。我说你为什么不一并告诉我呢,我还得去银行。为此,我第三次去了银行,在三次汇款过程中,银行职员特意与售楼小姐直接交涉,以免再次出错。汇款是需要一定时间的,我也认为是没有问题了,我就等着到海南养老去了。
   
   可是,刚过了2天,售楼小姐发来短信,说:“房子重新认购,定金(订金)不退”。又过2天,开发商雇的律师发来短信,说:“现抱歉的通知您:因您违反协议未按时签约,未按认购书履行协议,将在今天下午14时将您认购的海悦天二街1座203挞定出售。另您抽取的奖励和金条也请于本月月底之前退回本公司,逾期可能会收到我司律师函并予以起诉”。对此,我的理解是,房子没有了,定金(订金)也不退了。
   
   我是失业女工,辛辛苦苦工作这么多年,才攒了这点钱,因北京生活费用太高,想着异地养老。现没有想到,还没有到异地呢,钱没有了。这4万钱,是我2年的生活费用,现没有任何响动,就没有了。这让我无法理解,我要维权,请朋友帮助,帮助我出出主意,帮助我想想办法。
   
   朱锐
   朱锐电话:13691553316
   
   2016年1月6日
(2016/03/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