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徐永海
·旧稿:快讯:圣爱团契众肢体被通州派出所关押
·家庭教会人员看望张文和老人被关押,呼吁关注(图)
·关注家庭教会,康素萍与信徒一起被囚超过24小时
·北京通州梨园派出所非法拘禁15名基督徒逾28小时
·北京维权人士家庭聚会十多人被抓走
·张文和等十一人仍被扣押 律师要求会见遭拒
·为了11位被囚肢体我禁食祈祷
·何斌今出狱而妻徐彩虹已是被囚的基督徒
·旧稿:緊急關注:北京基督教聖愛團契聚會遭公安沖擊,十幾名基督徒扔被關押
·北京圣爱团契教会十多人被扣 警方指涉嫌非法聚会面临取缔
·北京通州公安督查称徐永海杨秋雨杨靖等均遭刑拘被送看守所
·北京家庭教会带领人徐永海 确定遭刑事拘留
·北京小型家庭教會遭衝擊 被指「非法集會」
·北京家庭教会续有访民加入 圣爱团契十多人被扣三人刑拘
·徐永海杨秋雨等刑拘人士被关北京第一看守所
·正在禁食祷告的徐永海被警察从家中带走
·北京通州公安督查称徐永海杨秋雨杨靖等均遭刑拘被送看守所
·北京圣爱团契家庭教会12名基督徒被以非法集会游行罪刑事拘留
·北京家庭教会续有访民加入 圣爱团契十多人被扣三人刑拘 组图
·圣爱团契教会13人遭刑拘 家属律师要求会见被拒
·徐永海淮见律师 一教友弟离奇堕轨身亡
·梁小军律师首次会见被控非法集会罪的徐永海长老
·北京通州教会案最新进展:律师会见杨秋雨遭拒绝
·南乐、子洲教案未平,北京通州教案再起
·圣爱团契被抓基督徒可能已被批捕
·「中国最勇敢的基督徒团体」 13人囚禁铁窗渡马年新春
·听王春梅血泪讲述,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真相 [视频]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长老从看守所获释
·快讯:北京通州教会案被刑拘的杨秋雨等人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名被刑拘的基督徒获释
·北京通州教案被抓基督徒已释放10人,还有三人仍被羁押
·梨园教案又有信徒获释,宗教自由还只是宪法中的“概念股”
·圣爱团契教会两信徒获释另11人仍被刑拘
·多名外地通州教案获释者不获自由
·北京梨园教案基本结束,尚有张海彦无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被刑拘的13名基督徒中张海彦仍无获释的任何消息
·通州教案获释者吕动力被关政府招待所
·通州教会案居小玲 被带回南京监视居住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被刑拘的徐彩虹讲述看守所的经历(图)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庆祝被党国刑拘的弟兄姊妹凯旋[视频]
·谁来拯救你:中国访民/康素萍
·飞来刑拘,莫须有(康素萍)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徐彩虹: 通州梨园案被捕记
·我是大连市访民王春梅,姐姐王春艳,弟弟王亚新,
·辽宁访民王素娥到丰台区看守所给赵广军存钱被失踪
·抗议滥捕公民 呼吁立即放人!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徐永海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北京“圣爱”13名被拘基督徒近况简介
·西安康素萍:行政起诉状
·康素萍:回家的路还有多远?
·在京访民欢迎两会定调偷偷摸摸拉横幅表达
·到丰台看守所为赵广军存款的王素娥被北京警方带走失踪多日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陕西康素萍两会求解(图)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两会揭露教会遭取缔情况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陕西访民康素萍 被维稳人员控制在北京某地下室内
·王春艳: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北京基督徒徐永海向“两会”反映通州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打压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陕西访民康素萍被困地下室发出求救信息
·SOS:西安访民康素萍在北京的求救信
·北京“爱契”家庭教会遭骚扰 “圣爱团契”遭取缔长老致函两会
·陕西西安康素萍在京被截纪
·恐怖维稳,康素萍连续遭房东驱赶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仍被限制人身自由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坚持维权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基督徒于艳华遭受警方重复处罚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
·涉通州教案 张海彦精神病医院获释
·声援许志永刑拘加精神病院,张海彦获释后感谢党的培养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图)
·辽宁张海彦参加“圣爱团契”学圣经被刑拘再送精神病院
·维权人士赵广军、王素娥从丰台看守所获释
3月
·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图)
·徐彩虹何斌夫妻离开监狱现被押回原籍
·就我们家庭教会遭受最强力取缔致信两会
·北京一良心犯基督徒致信各国领导人
·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本教会高举科学爱心反遭打压为此致信两会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访民赵作媛路过天安门被抓并押回原籍
·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旧稿:教案蒙难者张海彦至今无消息
·曹顺利在维权中的三张较清晰照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6年3月31日
   
   
   1、在人类的大脑前额叶内应当存在一个“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
   
   在大脑皮层的额叶、枕叶、顶叶、颞叶,有一些部位是运动的初级运动区、运动前区、补充运动区等。在大脑皮层的枕叶、顶叶、颞叶,有一些部位是感觉、知觉的初级感觉区、次级感觉区、三级感觉区等,还具有一些感觉联络区和感觉总联络区等。在大脑内还存在着“书写区(中枢)”、“运动言语区(中枢)”等。
   
   在大脑内还应当存在一个“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这个“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应当位于大脑的前额叶。
   
   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崇拜明星);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人们崇拜效法了“谁”,就会具有“谁”那样爱善恨恶的心。
   
   如人们崇拜效法了明星(多不是道德楷模),人们就会具有明星那样爱恨的心——爱名誉、地位、金钱、美色等,恨(嫉恨)那些比自己过得好的人;
   
   如人们崇拜效法了英雄(战斗英雄),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爱善恨恶的心——强烈的爱好人、恨坏人(敌人);
   
   如人们崇拜效法了耶稣,人们就会拿去心中的恨——恨人的心(只恨撒旦),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真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真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一起去天堂”。
   
   
   2、当前额叶出现异常时,即崇拜爱善恨恶区出现异常时,就会患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
   
   大脑的前额叶,猫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人类则增加了29%,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而这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应当就是这“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也就是说,在人类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崇拜、爱善恨恶”的天性。
   
   即,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崇拜明星);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人们崇拜效法了“谁”,就会具有“谁”那样爱善恨恶的心。
   
   当某些个别个体——在大脑前额叶成熟发育过程中——出现异常时,这些个别个体就会出现“崇拜、爱善恨恶”天性的异常。
   
   “爱”的天性出现异常,就应当会出现:“不应当爱的无关人反去爱,同时自然认为那些无关人也爱他,而自然会出现夸大妄想”。“恨”的天性出现异常,就应当会出现:“不应当恨的无关人反去恨,同时自然认为那些无关人也恨他,而自然会出现被害妄想”。“夸大妄想”、“被害妄想”这些都是精神分裂症的主要症状。
   
   在大脑皮层中只有大脑前额叶(额叶)是多巴胺系统。当某些个别个体的多巴胺系统出现异常——如多巴胺过分活跃——时,就会出现“崇拜、爱善恨恶”天性的异常,就会出现“夸大妄想”、“被害妄想”等精神症状,就会患精神分裂症这类的精神疾病。
   
   抗精神分裂症药物是一种多巴胺受体阻滞剂,当精神分裂症患者服用了这些药物后,可以使大脑前额叶的多巴胺系统恢复正常,可以使异常的“崇拜、爱善恨恶”天性恢复正常,可以使“夸大妄想”、“被害妄想”等精神症状得到消失,可以使精神分裂症这类的精神疾病得到好转。
   
   
   3、作为精神科医生,经过这二三十年来的研究,我提出了这些科学观点、科学发现
   
   1979年我考上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毕业后,我先当了4年内科医生,1988年后我转行当了精神科医生。二三十年来,作为医生,作为精神科医生,我一直从事脑科学的研究工作。经过这二三十年来的研究,我提出了这些科学观点,即:
   
   在人类的大脑前额叶内应当存在一个“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人们崇拜效法了“谁”,人们就会具有“谁”那样爱善恨恶的心。
   
   当人类个别个体的大脑前额叶——在成熟发育过程中——出现异常时,这个个体就会患精神分裂症这类的精神疾病。即,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应当就是大脑前额叶出现异常,应当就是“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出现异常,应当就是“崇拜、爱善恨恶”天性出现异常。
   
   
   4、认识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和认识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将会是重大科学发现
   
   在脑中,关于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当今科学知道的很少,认识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将会是重大科学发现。关于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当今科学知道的也不是很多,认识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也将会是重大科学发现。
   
   为此,我自然希望,我的科学研究成果能够早日贡献于社会、贡献于人类。为此,我自然希望,我的科学研究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十多万字)早日得到发表、出版。为此,我自然希望,我的脑科学研究能够得到大家帮助、支持、参与。
   
   当今世界主要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再如2013年美国拿出1亿美元、欧盟拿出7200万美元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为此,我希望我的脑科学研究工作能够得到世界各国有关机构、部门的帮助、支持、参与。
   
   在2016年的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院长马兰4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鉴于脑科学的重要性以及这一领域激烈的国际竞争形势,我国宜加速制定和实施中国‘脑计划’”。
   
   马兰还说到:“大脑是人体的司令部,我们如何感知世界,怎样控制运动,乃至我们的记忆、意识、思想和智力是怎么产生的,这些都属于脑科学的研究范畴。”
   
   马兰还说到:“对于国家重大科技项目,我们在启动时既要慎之又慎,使我国的脑科学计划更具特色,内涵更加丰富,也需要抓住战略机遇,加快步伐,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尽早制定和实施中国‘脑计划’,参与国际竞争,抢占战略制高点”。
   
   为此,我希望我的脑科学研究工作能够得到我国有关机构、部门的帮助、支持、参与。
   
   
   5、请求肢体们给予支持帮助,我相信我的脑科学研究是值得大家给予支持帮助的
   
   我的脑科学研究结果(科学发现)是:在我们人类的大脑前额叶内有个“崇拜、爱善恨恶区(中枢)”。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人们崇拜效法了“谁”,就会具有“谁”那样爱善恨恶的心。
   
   “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5:7-8)。在人类历史中,只有耶稣为我们做了大爱的终极榜样,为爱所有的人,甘愿被钉十字架并降阴间(第3天复活,第40天升天);我们只有(只要)崇拜效法耶稣,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我们才能(就能)拿去心中的恨,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真爱的心。
   
   使徒保罗说:“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2:2)。《圣经》的核心就是耶稣和十字架,旧约预言耶稣,新约应验耶稣。我们的基督信仰就是,通过学习《圣经》被耶稣感动,认识耶稣就是真理,来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来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来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
   
   人心中拿去恨、充满爱,个人才会具有健康的身心,人类才会进入美好的社会。为此,自1989年2月,在我接受耶稣成为基督徒后,我一直积极为主传福音,同时作为基督徒,我也是尽力维护我们的基督信仰权益。为此,我曾被劳动教养2年、行政拘留13天、有期徒刑2年、监视居住2个多月、剥夺权利2年、刑事拘留1个月等。
   
   如2003年,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凸渡沙教堂遭强拆,在美国的“基督教对华援助协会”主席(会长)傅希秋牧师先后两次委派北京的刘凤钢弟兄去萧山了解情况,刘凤钢第二次去萧山时被抓。一个月后,我和张胜棋也被抓。后以帮助萧山教会这件事情,刘凤钢、张胜棋被判刑。又以在3年前,我和刘凤钢,我们曾写文章说了“因为参加家庭教会,辽宁鞍山李宝芝等基督徒遭酷刑,并被劳教”的事情,我也被判刑,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在狱中我经历了很多苦难,并失去了医生工作,妻子还失去了护士工作。出狱后依旧不自由,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如近日因为开两会,不许我外出,即使出门买菜,警察也陪着;而使我一直不能正常生活、工作,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一家人生活十分艰难。在坐牢时我患上了疝气,因没钱做手术,曾在出狱后很多年我不得不忍受病痛的折磨。因一直交不起暖气费,去年我还被供暖公司告上了法庭。
   
   面对苦难,我依旧坚持信仰,坚持带领家庭教会,并坚持我的脑科学研究,在此请求主内弟兄姊妹们,来帮助、支持、参与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因为我目前的艰难处境,我确实需要大家的帮助,需要大家在主面前为我祈祷。我相信,我的脑科学研究,是值得大家给予支持、帮助、参与的。
   
   6、请求朋友们给予支持帮助,我相信我的脑科学研究是值得大家给予支持帮助的
   
   我的脑科学研究结果(科学发现)是:我们人类具有着“崇拜、爱善恨恶”的天性,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人们崇拜效法了“谁”,就会具有“谁”那样爱善恨恶的心。
   
   在文革时期,通过对人民英雄(如江姐、刘胡兰、董存瑞等等)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人民英雄那样的爱善恨恶的心——爱好人、恨坏人(阶级敌人),并且在文革时,人们将这种“恨敌人”的仇恨心理发挥到极致,而带来文革那样的灾难。
   
   文革结束后,在1978年11月到1979年12月这一年多中,在中国出现了西单民主墙运动,人们一方面反思文革,一方面追求民主。虽然面临高考和刚上大学,我依旧时常到西单那里看大字报。并在民主墙运动后,帮助过民主墙著名刊物《四五论坛》成员郑钦华(台湾人,我的大学同学,比我大10岁)。1986年在郑钦华出任海外民运组织——中国民联——副主席时,我曾被警察问讯过六次,我险些坐牢。
   
   1989年64期间,我以基督徒的身份和几位主内肢体在一起,我们多次声援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63-64那一夜我正在西单,并随受伤的学生市民赶到附近的邮电医院,帮助缝伤口。学生市民的牺牲和鲜血使我深深感到,我们国家必须要有信仰,必须要有人心的改变。因为只有人们思想中相信了有上帝,人们才不敢肆无忌惮的干坏事;因为只有人们内心中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人们才不忍看到别人的流血死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