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请大家支持参与我的脑科学研究]
徐永海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明日出狱的访民杨秋雨弟兄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访民于艳华失踪望关注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查建国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基督徒徐永海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祈祷
·徐永海在第6次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2013年6月写的文章
·旧稿: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来京的国民党荣誉主席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就脑科学一基督徒致信习近平李克强
·就书店应当卖圣经一事致信众教会
·感谢孙立勇你是国内受难者的好朋友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给外交部门前的人权义工送馒头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2013年7月写的文章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2013年7月5日星期五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访民叶国强看望外交部外的人权义工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2013年7月12日
·2013年7月13日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2013年7月19日
·2013-7-26圣爱团契聚会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2013年8月写的文章
·为圣经公开出版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兼致美国基督教机构“东门国际事工”的一封信
·2013-8-2圣爱团契聚会
·圣爱团契本周聚会变更通知2013年8月5日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2013-8-8圣爱团契聚会
·为被精神病的于艳华、李金平祈祷——2013-8-16圣爱团契聚会
·2013-8-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被迫离京的严正学弟兄祈祷——2013-8-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信仰我们寄出了致美国大使的信
2013年9月写的文章
·********2013年9月写的文章
·来京维权人于艳华被刑拘后被单位说NO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为下个月将出狱的倪玉兰姊妹祈祷——2013-9-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就大脑前额叶研究致信各位知识分子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访民徐永海要糊口看病养家
·我们为什么非要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
·2013-9-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年10月写的文章
·********2013年10月写的文章
·2013-10-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为什么就脑科学研究致信给各大学师生
·为出狱的维权人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10-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我们访民学圣经是美好事都应来支持
·望肢体们为北京的一个访民团契祈祷
·2013-10-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为正坐牢的维权人李焕君姊妹祈祷
·警察闯进家庭教会来干扰反被引导学圣经——2013-10-22访民团契圣经学习
·感谢澳洲孙立勇对陈天石的救助
·感谢杜婉华、张辽新、陈胜、李婉、李保和
·为在葛志慧姊妹家的访民团契祈祷——2013-10-25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出狱不久的维权人倪玉兰受洗归入耶稣——2013-10-29访民团契受洗圣礼
2013年11月
·********2013年11月
·为维权人美女囚徒李焕君姊妹祈祷——2013-11-1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一个良心犯致信十八届三中全会望关注
·北京一良心犯就从科学来推动精神文明致信十八届三中全会
·2013-11-8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曾坐牢5年的良心犯张纯珠祈祷——为曾坐牢5年的良心犯张纯珠祈祷
·访民教会2个月警察几次来打扰——2013-11-19访民团契圣经学习
·访民教会2个月警察几次来打扰——2013-11-19访民团契圣经学习
·为在狱中的访民何斌祈祷——2013-11-22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访民教会的访民被抓后警察再闯此教会
·基督徒必须肉身受苦——2013-11-29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大家支持参与我的脑科学研究


   
   请大家支持参与我的脑科学研究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6年3月17日
   
   
   一、人心中拿去恨、充满爱,个人才会具有健康的身心,人类才会进入美好的社会
   
   “恨”带来的多是焦虑烦躁的情绪体验,“不能杀敌解恨”带来的多是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如果人们较长时期处于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之中,人们就会容易患有心理疾病、心身疾病,如失眠、癔病、强迫症、焦虑症、抑郁症、疑病症等等,如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癌症等等。因此说,“恨”就是魔鬼、撒旦、邪灵。
   
   “爱”带来的多是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如果人们较长时期处于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之中,人们就会容易具有健康的心身,原来患有的心理疾病、心身疾病,如失眠、癔病、强迫症、焦虑症、抑郁症、疑病症等等,如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癌症等等,就会容易得到好转治愈。因此《圣经》中说:“凡有爱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并且认识上帝。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上帝,因为上帝就是爱”(约一4:7-8)。
   
   并且,如果人们都来拿去心中的恨,都来具有大爱的心。那么:没有民主,也会具有民主;没有自由,也会具有自由;没有人权,也会具有人权。如果人们没有拿去心中的恨,没有大爱的心,那么:有了民主,也会出现动荡分裂;有了自由,也会出现残酷剥削;有了人权,也会出现讹人害人。
   
   由于科学的进步,经济的发展,我们中国已经有了相对(仅仅是相对,相对于过去)丰富的物质财富。只要人人都来拿去心中的恨,都来具有大爱的心,我们中国就能够做到居者有其屋、病者有其医、老者有所养,就能够使我们普通老百姓的基本生存、基本生活得到保障,我们中国就完全可以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
   
   
   二、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大爱的心
   
   那么通过什么方法,才能使人的内心中拿去恨、充满爱呢?才能使人心变好呢?在二千多年前,东西方的一些先贤们、先知们就已经发现了一个很容易的方法:即,只要通过对圣子、圣人、圣贤崇拜效法,人们就会拿去心中的恨,就会具有圣子、圣人、圣贤那样的大爱的心。而,那些道理(如理论、教义、主义、律法、诫命等)的说教,反而倒是不具有这样的作用。
   
   如《心经》中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即“受想行识”是空的,并不能使人心变好。
   
   如《道德经》中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即“道”并不能使人心变好,而“名”,即圣子、圣人、圣贤的“名”(及他们大爱的事迹)才能使人心变好(拿去恨、充满爱)。
   
   如《圣经》中说:“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上帝的命令就是叫我们信他儿子耶稣基督的名”,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即“分别善恶的智慧”并不能使人心变好,而耶稣的名(及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榜样)才能使人心变好(拿去恨、充满爱)。
   
   古代那些先贤们、先知们,他们的智慧已经达到了很高的程度。如他们已经认识到了“受想行识,也是空的”;可是后人却下降到只研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了。如他们已经认识到了“‘道’其实也是空的,‘名’反而倒是实的”;可是后人却下降到只研究“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了。
   
   古代先贤们、先知们已经认识到,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并且圣子、圣人、圣贤又已经为我们做了大爱的榜样。只要我们崇拜效法圣子、圣人、圣贤,我们就会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圣子、圣人、圣贤他们那样的大爱的心。
   
   在圣子、圣人、圣贤等等这些伟人中,只有耶稣(圣子)为我们做了大爱的终极榜样,为爱所有人,甘愿被钉十字架并降阴间。只要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最容易地拿去心中恨——恨人的心(只恨撒旦),来具有耶稣那样最大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真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一起去天堂,而不下地狱”。
   
   孔子、孟子、释迦牟尼等等圣人、圣贤,他们并没有来做如此的榜样,他们并不能使人们容易地具有如此大爱的的心。由于某些信仰他们的人,不能具有如此大爱的心,而从理性上又认为大爱等道德是好的,而不得不强迫自己来遵守这些圣人、圣贤提出的各种道德标准,而容易成为伪君子。而某些伪君子,为了标榜自己最圣洁,又提出了各种“存天理、灭人欲”的道德标准,反而给社会带来黑暗。
   
   也有很多很多所谓的基督教徒(其实是伪基督徒、假基督徒、敌基督者),他们忽视、排斥“以耶稣为榜样,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他们也不具有大爱的心,他们也是伪君子。而某些伪君子,也为了标榜自己最圣洁,他们也提出了类似“存天理、灭人欲”的各种道德标准,也给社会带来黑暗——如欧洲的中世纪黑暗。
   
   为此,我们实在是应当像使徒保罗在《圣经》中所说的那样“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2:2),来单单地以耶稣为榜样,崇拜效法耶稣,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来使我们拿去心中的恨,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真爱的心。
   
   《圣经》的核心就是耶稣和十字架。《圣经》只是来告诉我们,耶稣才是唯一的真理,十字架道路才是唯一正确的道路。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先行者袁相忱老弟兄和梁惠珍老姊妹,他们夫妻俩生前时常说:“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即,我们是以耶稣为榜样,向耶稣(神)来学习,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而不是来学习某些神学理论。
   
   作为基督徒,我们要回归《圣经》,回归耶稣,回归十字架;来以耶稣为榜样,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来具有这心灵、生命的改变,来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
   
   
   三、大脑前额叶使人类具有了崇拜天性,人们崇拜谁,就会具有谁那样爱、恨的心
   
   那么,为什么榜样的力量才是无穷的。我1979年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894年毕业后我先当了几年内科医生,后为精神科医生工作。作为医生,作为精神科医生,我发现,我们人类——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具有了这么一种天性:
   
   即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崇拜明星);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人们崇拜效法了“谁”,人们就会具有“谁”那样“爱、恨”的心。
   
   如:
   
   人们崇拜效法了明星(多不是道德楷模),人们就会具有明星那样“爱、恨”的心——爱名誉、地位、金钱、美色等,恨(嫉恨)那些比自己过得好的人;
   
   人们崇拜效法了英雄(战斗英雄),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爱、恨”的心——强烈的爱好人、恨坏人;
   
   人们崇拜效法了耶稣,人们就会拿去心中的恨,具有耶稣那样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
   
   在我们人类几十万年的原始社会中,人们崇拜效法的多是本民族的民族英雄,人们崇拜效法了本民族的民族英雄,人们就会具有这些英雄那样“爱、恨”的心,即对好人(自然是本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爱,对坏人(自然是敌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恨,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勇敢杀敌,甘愿流血牺牲。
   
   在我们人类几十万年的原始社会中,民族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争战,在这激烈的竞争、争战中,只有那些具有崇拜天性的民族才能生存下来,只有那些具有崇拜文化(宗教信仰)的民族才能生存下来。
   
   在几十万年(或几百万年)原始社会,人们崇拜的多是本民族的民族英雄。可是,到了近几千年来,人类进入了农业社会,国家社会多是多民族多阶级的,如果这时,人们依旧是崇拜本民族(本阶级)的民族英雄,就会对敌民族(敌阶级)的人具有强烈的恨,就会带来国家社会的动乱;如德国法西斯(恨犹太人)、中国文革(恨阶级敌人)等,这样的国家社会不会持久。
   
   因此,几千年来,在多数情况下,在多民族多阶级的国家社会中,人们崇拜的多是圣子、圣人、圣贤,如耶稣、孔子、孟子、关公、释迦摩尼、穆罕默德等等,这些圣子、圣人、圣贤都具有(或被说成具有)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通过对这些圣子、圣人、圣贤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圣子、圣人、圣贤那样大爱的心,而使多民族多阶级的国家社会保持稳定。
   
   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脑科学研究,将会帮助我们知道:“为什么一个正常的社会一定要崇拜圣子、圣人、圣贤,因为只有崇拜圣子、圣人、圣贤,才能够给社会带来大爱、真爱,带来和谐、和平”。因此我们一定要进行这对大脑前额叶的脑科学研究,为此我作为基督徒,作为精神科医生,多年来一直进行着对大脑前额叶的脑科学研究。
   
   
   四、在表象能力上人与人之间存在着极大的差异,可是心理学界百年来一直忽视这个现象
   
   在我多年的脑科学研究过程中,我还发现了另一个现象,就是在表象能力上,人与人之间存在着极大的差异。
   
   表象,就是当相应的事物不在眼前时,在脑子中想象出相应的事物。视觉表象,在脑子中想象出相应的形象,如某个猫的形象、某个狗的形象。听觉表象,在脑子中想象出相应的声音,如某个猫的叫声、某个狗的叫声。嗅觉表象,在脑子中想象出相应的气味,如某个猫的气味、某个狗的气味。表象还具有味觉表象、痛觉表象、触觉表象、温度觉表象、运动觉表象等。表象,人类有,很多其它的动物也有,而且有些动物比人类来的还要好,例如狗的嗅觉表象就比人类好很多。
   
   其实,早在19世纪末,心理学家高尔顿就已经发现了:“在表象能力上人与人之间存在极大的差异”。可是很奇怪,一百多年过去了,心理学界好像一直忘记了这件事情。其实也不奇怪,因为人们总是想当然认为,别人在表象能力上和自己一样,而想不起来去研究人与人之间在表象能力上的差异。如,我(徐永海)就是一个没有什么表象能力的人,当我知道多数人和我不一样时,我大吃一惊,不敢相信。
   
   为此,作为精神科医生,我和一个同行,我们曾用几年的时间,测查了几百人的表象能力(8种表象能力:视觉表象、听觉表象、嗅觉表象、味觉表象、痛觉表象、触觉表象、温度觉表象、运动觉表象)。我们发现,一些人这8种表象能力全部具有,并且清晰自如。而另一些人,不具有这8种表象能力中的任何一种表象能力。(我们的论文《精神分裂症患者与正常人之间表象能力的比较分析》发表在《临床心身疾病杂志》2003年12月第9卷第4期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