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徐水良文集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坚持反对派民主事业的基本原则
·山西黑窑奴隶事件及其教训
·双方别争了!
·关于民主社会主义和社会民主主义
·就民主的修饰词问题谈一点浅见
·社会民主主义的问题在哪里?
·致国凯兄的信
·与孙丰兄商榷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徐水良

   

   

   
   2016-3-6日

   
   谢谢王虹回应。你和郭永丰等的邮件,字体太小,看起来实在太吃力。郭永丰等的东西没有意义,我一般不看,所以大小无所谓。对于东海一枭的无知胡话,可理可不理,也无所谓。但你的东西,只好COPY出来放大再看,然后在复制到信件上。下次发信,能不能把字体放大一号?像陈卫珍和张三一言的,就比较容易阅读。当然,这GMAIL邮箱,常常把字体搞得乱七八糟,程序有一定问题。
   
   因为空想的共产主义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影响最大,所以研究共产主义,习惯上往往采用空想的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概念。但问题是,空想共产主义曾经在现实中产生过、实行过,并且破产过。然而,马克思原教旨的共产主义,只有苏联中共及其他共产国家有过变种变形的实现和破产。完全原教旨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没有在现实中产生过,而且在我看来,马列那“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永远是空想,不可能产生,不可能有佐证。(见附件1本人文章《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所以,研究共产主义,不能不与历史上已经产生过、存在过、破产过的共产主义相对照,一起研究。尤其是与努力实行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国家现实产生过、存在过,和破产过的共产主义相对照。才能做出我们的判断。
   
   因为我们现在无法判断空想的东西,包括你说的一万年,十万年以后的这些空想能否实现的预言,要现在对这预言做出判断,那不是科学,不是学术,而只是信仰和宗教。
   
   准宗教马列教、以及一神教,坚持把无神论信仰和有神论信仰说成科学和真理,那完全不对,不符合科学本质。
   
   我们无法对现在还没有证实或证伪的信仰作出判断。我们能够判断的,是已经被科学和现实证伪的无神论或有神论信仰,我们能够对他们作出判断和批评,或者对违反人类普遍价值、尤其是违反普适价值的信仰,包括极权专制屠杀人类反人类的无神论和有神论信仰做出判断和批评。而且,信仰是痴迷的相信和崇拜,即使我们做出批评,信仰持有者往往也是坚持他们的信仰,否认他们的信仰被科学证伪,否认他们的信仰极权专制屠杀人类反人类,并且反过来拼命攻击污蔑我们对他们的批评。我们的批评,至多只能影响非信徒,使得非信徒尽可能不上当受欺骗。
   
   所以,我们只能根据现实的、已经存在过的共产主义以及客观世界已经证实的一些原则,进行研究,做出必要的判断和结论。
   
   这里需要研究和讨论的,仅仅是其中哪些问题是所有各种共产主义共有的问题,哪些问题是努力贯彻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产生的问题,哪些问题是现实共产主义违反马克思本意原教旨而产生的问题。以及从哲学和现实各方面,对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错误进行批评,对其合理成分,则给予必要的肯定或借鉴。
   
   至于从哲学和其他根本理论问题上对马克思的批评,本人已经写过许多、许多文章。并且一再强调,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虽然根本错误,但却是二十世纪以前,思想深度最深的理论。要批评、否定、并且超越马克思主义,必须认真研究马克思主义。
   
   至于社会主义,因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不赞成社会主义概念。而把自己实行的共产主义称为社会主义,是斯大林以后的事情,是斯大林和毛泽东这类人的问题。所以,我们只需指出,社会主义概念,不是马恩列的。而斯大林毛泽东把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等同的非常偏狭的社会主义概念,则必须坚决否定。所以,我这里再次希望你摆脱斯大林和毛泽东的偏狭的社会主义概念。别像理论上一窍不通的东海一枭那样,永远陷在斯大林毛泽东一类非常偏狭的社会主义概念中不能自拔,并且非常可笑地在他自己一窍不通的理论领域高谈阔论、胡言乱语。
   
   徐水良
   
   2016-3-6日
   
   在03/06/201604:27AM,wanghong写道:
   【一般说来,共产主义,应该主要考虑空想共产主义和马克思说的概念。但实践中的共产主义,包括原始基督教的共产主义、洪秀全的基督教共产主义,和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共产主义等等,对这一类现实的共产主义,也必须给予承认。因为它们确实也是共产主义的不同种类。共产主义概念,必须综合考虑这两方面和其他各方面。】
   
   关于共产主义概念,我只会采用马克思的所谓“空想与科学”共产主义的概念。但这个所谓科学的共产主义并没有存在过。而其他所谓的共产主义虽然存在过,但与马克思的概念内涵完全不一样。人们可以承认其他所谓的共产主义的存在,但同时也要清楚那些所谓的共产主义与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不能混为一谈。徐先生无须去综合考虑马克思之外的那些东西,以防搅乱了四十年前的正确认识。
   
   王虹
   
   在2016/3/5,xushuiliang01    
   是的,马克思对于社会主义的论述并不多,对于未来的东西不可能有准确的预判,因为她并没有存在过。如果不以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的过渡阶段,来定义社会主义,那就另当别论,我也可以接受的,关键是概念内涵要一致。马克思推理的共产主义社会是否能够出现,这个还很难说。如果认为社会是发展的,从发展的眼光看社会,那么一万年之后的社会是可以想象的(应该不会有一党专制的国家了),尽管不可能完全是现在人门想象的那个样子。那么十万年之后呢?现在就称自己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当然很荒唐,称自己是努力实现共产主义理想同样很滑稽。但马克思进行推理的本身无可厚非,即便结论可能是错的。
   如果说我现在的认识与徐先生四十年前的认识很相似,或者很一致,我也相信。现在不那么一致了,也不能说过去就一定是全错的。还可以继续探讨么。
   
   王虹
   
   附件1: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与产品极大丰富沾不上边

   
   

   
   徐水良

   
   

   
   2015/9/30

   有网友说:“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的二大前提”,“1,物质极大丰富,按需分配成为可能。你要喝5瓶茅台,随便拿。2,人的全面发展,恩格斯说的,自由人的联合体。你不能做我老大,我也不做你老大。”是“未来的人,不是今天的人。”“产主义不是今天的人的事情。”
   
   笔者认为:那是马克思主义者的空想。事实上,现实的共产主义,都是贫穷和战争时期的产物。原始基督教的共产主义,太平天国的基督教共产主义,俄国共产主义,尤其是俄国的战时共产主义,都是这样,都是物质异常匮乏的产物。
   
   现实的共产主义制度,是共产主义阵营的正式制度,不过是用偷换概念搞欺骗,称为社会主义。实际上,根据马列主义,社会主义不过是共产主义低级阶段,还是共产主义制度。只是毛左和其他马列左派,非要把它说成不是共产主义,说共产主义天堂在未来遥远的天堂中。
   
   实际上,这完全是诡辩。社会主义就是共产主义制度。虽然加上低级阶段定语,但低级阶段共产主义,不是共产主义吗?
   
   所以,现实中的共产主义,都是贫穷落后的产物及其制度。高级阶段的共产主义天堂,不过是马列左派们骗人的东西。
   
   ===
   
   美国的最早的移民,其中包括五月花号清教徒移民,刚开始的时候,尤其在第一年,也是在物资极端匮乏的条件下,实行共产主义的典型。
   
   美国的摩门教派,阿米希部族等,技术落后,尤其是阿米希部族(来自欧洲基督教的一个教派),拒绝现代一切,包括电力,电灯电话汽车和现代一切动力机械等等,可以说是全世界最落后的地方,技术和社会制度都很落后,那里的共产主义制度的因素,也就比较多。
   
   ===
   
   下面转一篇论述这个问题的文章: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驳贾冀豫的《合理需求论》

   
   

   
   徐水良

   
   

   
   2014-10-1日

   看到贾冀豫的《合理需求论》,有点觉得好笑,所以马上花半个小时匆匆写个跟帖,批评一下,可惜很快被删。因此,这里把它修改补充,公开发表,供关心者参考和讨论。
   
   这老贾乱扯!竟然搞出个合理需求论来论证马列共产主义实现的可能性!
   
   什么合理?乞丐的狗窝需求是合理!穷人的蜗居需求是合理!中产阶级的小康需求是合理!权贵的豪宅需求是合理!君主的豪华皇宫需求是合理!
   
   实际上,共产主义就是共产主义,不是能不能实现的问题,相反,是历史上早就不断出现,不断实现成为现实,又不断因自身缺陷而失败的制度。你老贾不懂历史,竟然还要论证共产主义能不能实现的问题!
   
   历史上最著名的就是原始基督教共产主义,一种一神教极权专制的共产主义,曾经存在很长时间。它是后来各种共产主义的始祖。不仅基督教,伊斯兰的共产主义倾向也相当强烈。
   
   后来不断有共产主义出现。在中国,洪秀全的共产主义就是基督教极权专制共产主义在中国的特殊形式。
   
   西方许多人,不断效法基督教搞共产主义。其中被马克思主义者称为空想共产主义的,以基督教圣徒圣托马斯的《乌托邦》或《乌有之乡》开始的共产主义,很为有名。成为马列共产主义的来源和先驱。这种被马列称为空想的共产主义,其实也是由歐文、聖西門和傅立葉在小范围内实现的、现实的共产主义,只是无法维持,比较快地破产而已。
   
   后来马列搞的社会主义,也是共产主义,并且是现实的共产主义。马列把这种社会主义称为共产主义低级阶段。斯大林以前,马恩列斯都认为社会主义社会是共产主义社会的一部分,不过是低级阶段而已。
   
   马列的逻辑是:资本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的过渡时期——共产主义(包括低级阶段社会主义——高级阶段共产主义)。而且,社会主义国家,确确实实实行的是这种社会主义低级阶段的共产主义。你老贾和毛左还要积极论证这种现实共产主义可能存在?太可笑了吧?
   
   只有老毛,智力水平特别低,连马列的书中上面那些最简单的逻辑也读不懂,把共产主义低级阶段说成不是共产主义,而是社会主义之前的无产阶级专政的过渡时期。结果,他的逻辑变成资本主义——过渡时期社会主义——高级阶段共产主义。在把共产主义本身的低级阶段误解成不是共产主义,不是共产主义社会的组成部分,而是非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在这个可笑的误解基础上,建立起庞大的继续革命的可笑理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