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徐水良文集
已恢复文章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徐水良


   

2016-03-19日


   

   
   我早已说明川普不是反对政治正确,而是要降低道义道德价值标准。
   
   川普反对美国政治人物坚持较高道德,反对政治人物坚持道德正确。包括要抛弃某些普适价值,其中也包括对中国89民运和中共64屠杀的错误定性和评价。
   
   现在某些媒体和不少人,不断混淆并颠倒政治问题和道德问题,把川普等等政治素人或非主流政治人物挑战主流道德道义准则的言行,说成挑战政治正确,把他们反对一定的道德道义价值观,说成反对政治正确,就把政治领域和道德领域搞混了。
   
   川普挑战的不是政治正确,而是美国和国际社会数百年来形成的价值观,包括道德道义,包括普适价值,其中包括种族平等、平权,反对种族歧视和仇恨,反对宗教歧视和仇恨,反对仇外排外等等,坚持维护自由、民主、人权、平等,坚持平等对待他人,包括平等对待外国人,平等对待不同种族,以及对他人、包括对外国人和不同种族的人的宽容、慈悲、人道关怀和帮助等等。
   
   实际上,川普和某些人,这次竞选把挑战或者反对道德正确,挑战价值标准,要求降低道德、道义、价值标准,恰恰为了要争取他们认为的政治策略的机动余地和必胜条件,包括争取实行他们认为的正确的政治策略。把这些做法说成是反对政治正确,是完全说反了。
   
   当然,在美国历史悠久,深深扎根的自由精神,以及在先进巩固的民主制度及法律的统治和约束下,川普和其他任何人,只能挑战其中很小一部分道德道义价值。任何人都只可能挑战其中很小一部分,不可能挑战最基本最根本的那些道德道义价值观。这就是美国的伟大现实因素之一。
   
   任何国家的民众和政客,水平往往都是有限的。都有某种道德上的自私心理。希特勒和中共可以挑动国族主义(我觉得nationalism翻译成国族主义或国家主义,比翻译成民族主义更确切),来煽动排外和狂热,来对抗自由民主和世界潮流。
   
   美国的自由精神和民主制度传统深厚,但仍然会有相当比例的国族主义者。不要以为美国人的素质,会无限高过现在的中国人和当年的德国人。而在美国,民主党,尤其是自由主义自由派,比较倾向想国际主义。而共和党,尤其是共和党右翼,包括宗教原教旨主义,比较倾向国族主义。这就是川普能够在共和党掀起轩然大波的原因。
   
   但问题在于,就现实政治说来,美国也确实必须采取正确的政治策略,不能超出自己的能力,去承担全世界的所有道德道义责任。否则,就会超越自己的能力,导致政治策略的错误甚至某种程度的失败,以及不堪承受的巨大负担和压力。这就会在道德正确,尤其是高标准的道德,与政治及政治策略的正确之间,产生某种程度的矛盾和冲突。
   
   美国过去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承担了过高的国际责任和国际压力,某种程度上给了自己过大的压力。因此,在策略上,一定程度地减轻压力,来保护美国自身利益,使得美国有足够的能力,包括财力来着重解决自己的问题,减轻压力来建设更加强大的美国,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需要的。
   
   所以,这里的问题,就是在维护适当的正确的道德标准条件下,采取合适的、正确的政治策略的问题,就是要探索和确定,在道德正确和政治正确之间,实现某种程度的平衡。
   
   所以,我虽然一直认为川普是个小丑,但我认为,川普和桑德斯左右两极的存在,对美国探索并确立道德正确和政治正确之间某种程度的平衡,仍然有很大意义。
   
   川普掀起的轩然大波,以及他未来的失败,都将推动共和党的改革,强迫共和党努力降低其右翼极端势力的影响。这对美国的未来,未必不是好事。
   
   最后说一句,川普挑战和否定普适价值的那些言行,尤其把89民运说成暴乱,赞扬共产党64屠杀和镇压是强大、是不软弱,这种无视普适价值的言行,是川普无视和挑战人类最普遍的道德道义准则的言行,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
   
   中国民运的一些小丑,把过家家的“临时政府”和“总统”,当做严肃大事来做;川普则相反,把真正严肃的总统选举,当作过家家的游戏闹剧来做。两类丑角,其表演刚好相反。原因在于他们对客观事物,都做不出符合客观事物本来面目的实际的判断。

此文于2016年03月2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