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徐水良文集
·告别启蒙空谈,投入积极行动
·答王希哲
·花瓶民运可以休矣!
·政庇民运花瓶民运犯罪团伙被捕
·驳64重新评价说和正名说
·杨佳邓玉姣的短刀超过一千个花瓶民运组织
·驳胡平兄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全民革命(反共抗暴民主民权运动部分文章汇编)
·短文三则
·二十年前,我们曾经离民主只有半步之遥
·驳刘路的两个谬论
·简答刘路
·从国际战略高度看新疆75事件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网文两则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通钢事件vs75事件
·关于人民起义中可能出现滥杀无辜的问题
·中国真右派与真左派可以结成一定形式的同盟
·统一思想的做法,原则上错误
·再谈革命和暴力
·关于民族自治短帖一则
·也答胡平兄
·新华社文章故意曲解本人意思,特重贴相关文章并加说明
·民族自治要和种族主义一起否定
·走出西藏问题的误区
·与范似棟商榷:中国民主运动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
·中共蠢货养虎遗患
·关于“海外民运”山头林立、内斗不止的问题
·关于保扁问题
·再答一次洪哲胜
·民进党保贪腐走向安乐死
·二十世纪民族独立运动批判
·人类共性、走火入魔的洪哲胜和民运人士
·谁是当前中国人的主要敌人?
·鼎足三立的中国意识形态和政治势力
·捍卫约定俗成的语言及其词汇,反对不学无术的胡言乱语
·抛弃左右直线线性思维,改采立体运动思维
·评孙丰《“革命”的争论不休,是因意志与认识是两个立场》
·惩办委托缅军灭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惩办中共国务院委托缅军灭果敢汉区的汉奸责任人
·三个烂党,一色蠢货,统统皆输,没人胜利
·邓慈禧和赵光绪远远不如真慈禧真光绪等网文两则
·恐怖主义的最简定义(兼评联合国定义草案)
·关于恐怖主义定义的讨论
·恐怖行为不等于恐怖主义
·联合国等限定恐怖主义出于政治目的,完全不对
·恐怖主义的总体定义
·在纽约看到处都有的美国公有制
·我们的目标是适合实际的私有制和公有制的和谐结合
·谈当今中国的定义和定义问题的一些哲学知识
·某些人对事实与价值相互关系及功能的颠倒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
·谈波兰情况,破除一个传统迷思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徐水良


   

2016-3-18日


   

   
   中国反对派太天真。笔者一再强调波兰东欧例子,就是一再提醒中国反对派不要太天真。
   
   本人昨天贴出《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一文,不料引起激烈争论和论战。现在将到今天上午9:00为止主要争论的内容做了技术性整理、编辑和修饰,合编在下面,向朋友们作个简单介绍。因为版主出于某种原因,隐藏或删除许多并无违规的帖子,这里只能大致编辑已经记录下来的主要争论内容。按《独立评论》版面顺序编辑,所以这里的编排有时与上贴的时间先后颠倒。
   
   主帖:徐水良:ZT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54425b]2016-03-17
   
   朱学渊:问题是,中共非波共,连老瓦老米的“空转”(长青语)也转不成。
   
   胡平:又说中共更坏,又批中国民运太不激进,如此矛盾都看不出来?
   
   徐水良:什么逻辑?中共更坏,民运当然应该更激进,而不是更温和!
   
   徐水良:【跟楼上朱学渊帖】正是这样,这也是楼下胡平等人们不能理解的两者差别。
   
   胡平:那还揭发批判人家团结工会瓦文萨干嘛?
   
   徐水良:用波兰特线教训,提醒注意中国特线问题。有人掩盖波兰特线,则为掩盖中国特线问题。
   
   中共特线拼命掩盖波兰东欧特线问题,明显是为了掩盖中国特线问题。
   
   博讯螺杆:这叫既生徐儿何生瓦?如果团结工会是徐水良领导的就没线人啦。
   
   徐水良:你是什么能抹黑就扯什么。这么大的国家问题,竟然说成个人瑜亮情结。我与瓦文萨竟然会产生瑜亮情结!
   
   胡平:【跟本人主帖】好好学习人家团结工会的策略思想和成功经验才是正理。
   
   徐水良:好好看文章,我已论证那是团结工会特例,我们已经失去追随特例这种可能。
   
   把特例当通例,坚持侈谈“团结工会经验”,顽固坚持要去追随无法遵循的特例和经验,绝对荒唐、绝对错误。
   
   胡平:瓦文萨当年干的很漂亮。
   
   徐水良:是反抗共党的波兰工人干得漂亮,大势所趋,线人瓦文萨不得不顺从而已!
   
   赛昆:【跟本人主帖】瓦文萨是“他们安插在团结工会的线人”?又造谣了。
   
   瓦文萨早就承认签过文件,但声明从未举报过任何人。最近的文件也是1976年以前的。
   
   博讯螺杆:“线人”没作恶等于不是线人,都按签署了什么论,那线人太多了。
   
   别说是线人,就是曾经的走狗帮凶,只要不是罪大恶极,能幡然悔悟改变立场,也要大力支持。
   
   徐水良:上面关系两位切身利益,两位就急了。正文中内容已经很清楚,自己撒谎反咬别人撒谎,只能暴露你们自己。
   
   瓦文萨当线人,有过或有罪,事后保护共产党罪行不被清算,有过或有罪,但在大势所趋时能够背弃共产党,有功。两位如果能够学习瓦文萨,背弃共产党,我们照样欢迎。
   
   赛昆:呵呵,别扯其他。谁是“他们安插在团结工会的线人”?
   
   徐水良:沈文说得很清楚,你还要顽固坚持闭着眼睛撒谎,却反咬别人撒谎?
   
   瓦文萨老早就当线人,文件证据确凿,他自己也承认。他从来没有签署文件不当线人。因此,在团结工会和以后,他始终是线人,及到当波兰总统,人们都认为他的许多做法与当年线人有关。你非要说撒谎他不是线人,又提供不出他签署不当线人的文件,你就是信口撒谎。
   
   至于瓦文萨告密干坏事的事实,文章只写到1976年,那不是证明他不是线人的理由,文章没有写,一是不表明没有,二是更加不表明他已经不当线人。更何况有些战略特务,可以几十年没有活动和特务机构的联系,难道就不是战略特务了?
   
   赛昆:又转话题,俺原题是《“安插”》。你也只有这招了。
   
   徐水良:他线人当团结工会的头,共产党垮台后还为他拼命保密,不是共产党安插,难道是倒是因为违抗共产党?这种为瓦文萨辩护辩护的、违反逻辑的遁词,只有中共特线借着为瓦文萨辩护,从而为自己辩护,心急如火,顾不得逻辑,才想得出来。
   
   赛昆:呵呵,现在又不是"沈文”了吧?说“安插”是对团结工会的侮辱。
   
   徐水良:沈文证明瓦文萨是特线,一直是特线,其影响延续到共党垮台后,你非要说这是对团结工会的侮辱,这无非暴露你的本质以及一贯撒谎反咬的本性而已。
   
   赛昆:当众表演撒谎。俺引号中是你的《短评》的话,不是“沈文”。
   
   徐水良:沈文正是例举他签文件当线人、干坏事,没有说他签署文件不当了。你撒谎说他团结工会时期不是线人,又拿不出团结工会前他签署不当线人的文件,就否认他是进入团结工会的线人,就是彻头彻尾的信口胡说信口撒谎。你自己撒谎还反咬别人撒谎,是你一贯的德性。
   
   你们为瓦文萨辩护,其实是为自己辩护。这只能进一步暴露你们自己的身份。
   
   我楼上说你借为瓦文萨辩护来为自己辩护心急如火顾不得逻辑了。
   
   沈文非常清楚证明瓦文萨当线人。大家知道共产党统治下承诺当线人,是一辈子的事情。只要没有签署文件声明不当线人,那他今后就都是线人。而且,沈文非常清楚地把瓦文萨的线人问题及其影响,延续到团结工会以及共产党垮台后。
   
   因此,你坚持歪曲抹杀沈文的意思,撒谎说瓦文萨团结工会不是线人,就是信口胡说、信口撒谎的谎言。
   
   赛昆:又转话题,俺原题是《“安插”》。你也只有这招了。
   
   徐水良:【再强调一次】他线人当团结工会的头,共产党垮台后还为他拼命保密,不是安插,难道倒是由于违抗共产党?这种为瓦文萨辩护辩护违反逻辑的遁词,只有中共特线借为瓦文萨辩护,从而为自己辩护,心急如火,顾不得逻辑,才想得出来。
   
   博讯螺杆:声明一下,我可从来没说你是什么线人
   
   观点见解不同,不要动辄就上纲上线。而且,你、我、老赛三者,谁更貌似线人?应该自有公论,大家都长着眼睛昵,呵呵
   
   徐水良:赛昆早为许多人认识,你伪装厉害些。但劝你们,公然撒谎反咬一口,那恐怕没用。
   
   赛昆:看来你认识俺了。俺批准,你可以揭露本“特务”真面目。
   
   徐水良:公布与否取决于实际需要。不是由你们决定听任你探底的。
   
   赛昆:呵呵,第二次赖皮了
   
   徐水良:你是永远撒谎耍赖还要反咬别人撒谎耍赖。
   
   赛昆:楼上你已经表演过撒谎了。自己的谎言,赖在沈文头上
   
   徐水良:我楼上说你,借为瓦文萨辩护来为中共特线及自己辩护,心急如火,顾不得逻辑了。再说一遍:沈文非常清楚证明瓦文萨当线人。大家知道共产党统治下承诺当线人,是一辈子的事情。只要没有签署文件声明不当线人,那他今后就都是线人。而且,沈文非常清楚地把瓦文萨当线人问题及其影响,延续到团结工会以及共产党垮台后。因此,我说的正是沈文意思。你坚持歪曲抹杀沈文的意思,撒谎说瓦文萨在团结工会不是线人,就是信口胡说、信口撒谎的谎言。
   
   赛昆:又转话题,俺原题是《“安插”》。你也只有这招了。
   
   徐水良:他线人当团结工会的头,共产党垮台后还为他拼命保密,不是安插,难道是他是由于敢于违抗共产党?
   
   赛昆:不得不承认不是沈文了?
   
   徐水良:又你撒谎反咬?我转贴沈文,谈论沈文说瓦特线,你拼命反对沈文特线说法,你反过来反咬诬陷,说我不得不承认沈文,有你这样一贯撒谎反咬的吗?
   
   赛昆:俺第一帖说的是“安插”,那是你说的,却赖“沈文”。打住了。
   
   徐水良:再说一次:沈文证明瓦特线,共党垮台后仍全力为他保密,不是安插倒是反叛?
   
   中共特线的典型特点之一,就是多少年来,总是为了颠倒黑白不顾简单逻辑拼命撒谎。
   
   博讯螺杆:老赛是线人?我孤陋寡闻,从没听说,这是头一次听你说
   
   徐水良:恐是正规特不是业余线。你在共舞台混,却故意装孤陋寡闻不知道?
   
   博讯螺杆:真的不知道,谢谢你提示,但这仅仅是你的个人认识而已
   
   徐水良:又装,多少人说赛昆?又说成我一个?
   
   博讯螺杆:声明一下,我可从来没说你是什么线人
   
   徐水良:赛昆早为许多人认识,你伪装厉害些。但劝你们,公然撒谎反咬一口恐怕没有用。
   
   你把上面过原帖你赛昆和我谁是线人?改成目前帖子,我懒得改了。
   
   你说你、赛昆和我谁是线人大家清楚,现在反过来说从来没说我时线人。但我不想改了。
   
   我刚写了这帖,你又改了。因此这里再加一句:
   
   历史自然会证明谁是特务线人。
   
   博讯螺杆:不过是标题和内容互换了一下,萝卜白菜,白菜萝卜而已
   
   徐水良:当特线还允许改,还欢迎反戈一击。当然允许你改帖,但也允许别人说明。
   
   博讯螺杆:什么叫改?这个定义你应该熟悉一下,萝卜白菜互换不叫改。
   
   徐水良:改帖子很容易。但很难改瓦文萨等一辈子特线承诺。共党也不允许你改。
   
   斑竹09:收了些跟帖。
   
   作者:徐水良把要害的全删了。
   
   ====
   
   刘刚:被我揭露的特务,不被FBI逮捕,就被送进秦城监狱。
   
   刘刚:我这篇文章是回应北风的。
   
   徐水良:这个说法仍无法掩盖你想与顽固反共的鄙人划清界线、向习系献忠心的意图。
   
   刘刚:你和我早就是不共戴天了,还有必要划清界限吗!
   
   徐水良:你怕主子误解,再次丧家,所以只好不断重复,再声明一次。
   
   你我不同在于,你长期投靠特线阵营,因家暴案不得不反戈一击,但又献媚习系,想要归队或改换门庭。不断翻来覆去改换主子。
   
   你投靠特线阵营十多年以上,家暴案,中共情报机构保护自己正规特务,要你坐牢,你没有办法,为了自保不得不狠命揭发政法系。但后来你拼命向习中央系献媚,拼命想投靠习系,改换门庭。你改换成功了?又要重操旧业了?要积极参与某系对反对派围攻攻击了?
   
   在下始终与特线不共戴天,包括你当特线时,回归特线阵营投靠习系时,都与你势不两立。
   
   刘刚:顺便说说我抓特务同徐水良抓特务的区别。
   
   徐水良:你写这帖目的明显是向习系表忠心,表明你与老徐顽固反共性质不同,但何必如此急于解释?你太怕主子怀疑你了,太怕再次丧家了,也够可怜的!
   
   我理解你的目的,可怜你。
(2016/03/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