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傳珩:習近平為「春晚」正名──廣告、娛樂也要講導向]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牟传珩:“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牟传珩:中国需要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牟传珩:年关聚焦农民工“堵车讨薪事件”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打出城管威风”联想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牟传珩: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牟传珩:“街头政治”与公民参与——《解放日报》社论联想
·牟传珩: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
·牟传珩:中国别与世界现代化整合主流叫板
·牟传珩:胡锦涛再三忧患为那般?
·牟传珩:透视新“解放思想”谜局 —— 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傳珩:習近平為「春晚」正名──廣告、娛樂也要講導向

   
   
     中國大陸今年政治化春晚,導致各界惡評如潮,加之事後春晚總導演、央視各喉舌媒體連番美化、盛讚春晚,愈加激怒民眾萬口唾棄。
   
   


   
     習近平為左轉輿論導向背書
   
   
   
     今年政治化春晚面對如此強大的民意吐槽,海內外媒體出現是劉雲山在給習近平「挖坑」的奇談怪論,並煞有介事地稱中南海領導身邊的人,「經常誤讀其本意是非常可怕的事」、「故意挖坑抹黑的話,其後果注定自己挖坑活埋自己」。甚至更有「劉雲山借春晚在搞文化政變」的荒誕之說,以及習近平要跟央視「春晚」切割的謊言。其實,自從習近平接班以來,不少輿論認為劉雲山利用控制意識形態的有利地位,綁架習近平「向左轉」。特別是「南周事件」後,有海外媒體刊文說,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中南海會議上批評劉雲山和媒體控制系統,要他們不要添亂云云。二○一四年十月十五日,習近平主持文藝工作座談會,拔高五毛周小平和花千芳遭到輿論嘲諷後,也曾有過所謂中宣部給習近平「挖坑」之說。如此一些習粉們不厭其煩地在搞「聖上開明,壞臣做惡」辯白,如今習近平卻不領情。
   
   
   
     據中國官媒周五報道,二月十九日上午,習近平在劉雲山等人的陪同下,視察人民日報社、新華社和中央電視台三家官媒,特別是在央視大廳的巨幅電子屏幕標語:「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背景下,君臨頒旨,檢閱早已安排好的記者們高舉「聽黨指揮」的標語,很有文革時代的「三忠於」意味。習近平一再強調「宣傳陣地,必須姓黨」,連廣告、娛樂類也必須「講導向」。這已經間接地為春晚宣傳他的紅色江山「中國夢」主旋律正了名,再明白不過地昭告天下:今年春晚極為濃烈的政治化導向,體現的正是「朕意」,並由此為中宣部的左轉輿論導向背書。
   
   
   
     後文革時代罕見的極左言論
   
   
   
     習近平上台以來,急於「奉天承運」紅色江山道統,主導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九號文件」,禁言「七不講」。「八‧一九」講話更發起意識形態新輿論鬥爭,指向互聯網的普世價值傳播,強調互聯網已成輿論鬥爭主戰場,是中共面臨的「最大變量」、「心頭之患」。習並刻意強調全黨不能搞「愛惜羽毛」、裝扮「開明紳士」那一套,不能做「騎牆派」,要「敢於亮劍」。
   
   
   
     一九九八年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視察央視時,曾題詞「輿論監督,群眾喉舌,政府鏡鑒,改革尖兵」。而習近平視察座談會上特別強調:「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堅持黨性原則,最根本的是堅持黨對新聞輿論工作的領導。」習近平還說:黨的新聞輿論媒體的所有工作,都要體現黨的意志、反映黨的主張,維護黨中央權威、維護黨的團結,做到愛黨、護黨、為黨。另外,他還要求新聞媒體必須加強「看齊」意識,堅持正確輿論導向。他更強硬地表示,副刊、專題節目、廣告宣傳、娛樂類也要講導向。如此這些極左言論,係中國後文革時代所罕見,在民間和網絡世界,被看作是習近平繼「八‧一九」發動「新輿論鬥爭」後,又一次意識形態亮劍,可見習近平時代倒退的有多遠。據觀察,新浪等網站一度關閉了與習近平視察有關新聞的評論頁面,重新開啟後,網民的負面評論也被刪除得非常之迅速。這充分體現了習近平的「左」的思維與「看齊(核心)」意識,已經進入了忘乎所以、獨斷專行的程度。劉雲山不過投其所好,緊跟擁戴,「挖坑」「綁架」之說豈不荒唐。
   
   
   
     舌尖上的輿論風暴由此而生
   
   
   
     今年春晚節目遭眾口唾棄,網民不斷發起「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主題的春晚「究竟給誰看」質疑。其實中共建制以來,一向都對國民實施「愛黨即愛國」的洗腦教育,「我黨」「我國」等詞行銷大陸,並以「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為根據。然而,「一人一票」權利被剝奪至今的民眾,早就在心目中,將「我黨」、「我國」,變成了「你黨」「你國」。這便導致了如今借喻魯迅筆下的「趙家人」指代中共一詞風靡網絡。這充分揭示了當今中國「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的春晚為誰看的這個本質問題。於是,連廣告、娛樂類節目也要「講導向」的春晚,招致全國民眾大年三十吃餃子時的紛紛噁心與嘔吐,舌尖上的輿論風暴也就由此而生。
   
   
   
     記得胡錦濤時代的春晚,曾因一個「黨的政策亞克西」節目遭民眾厭惡,但那時的官媒,還間或反映了少許民意,當時新華網就在主頁上轉載王太拓原標題:《「亞克西」的春晚》文章寫道:「虎年的春晚已經難以用馬馬虎虎來形容了,幾十年不變的老面孔一起哼唱著幾十年前的歌謠──XXX,亞克西。如果說八十年代的春晚叫做享受,那麼九十年代的春晚就叫做忍受,現在的春晚就叫強姦了」。而在如今的「中國夢」政治中,官媒除了歌功頌德,哪裡見得有批評春晚導向的聲音?
   
   
   
     百姓已不是過去的百姓了
   
   
   
     二○○四年,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曾提出,要「營造黨內不同意見平等討論的環境,鼓勵和保護黨員講真話、講心裡話」。而如今的習近平卻出台「最嚴黨紀」,劍指「妄議中央」。如此「妄議中央」提法,實質是中國皇權時代「妄議朝廷」的再現,連毛澤東時代都望塵莫及。
   
   
   
     眾所周知,中國凡以「人民」定語的媒體,從來就不姓人民,毫無異議。問題是習近平為何選擇春晚遭炮轟、兩會召開前君臨視察,高調宣稱媒體姓黨,這顯然不是說給江澤民、劉雲山們聽的,更不是說給下屬官僚階層聽的,反倒有點挑戰民意的味道:你越是厭惡春晚導向,我越是強調:「人民」媒體都姓黨;娛樂也要有導向。這樣的事實足以認證,習近平正在給自己挖坑:拒絕批判,封殺異見,悖逆普世價值。靠個人崇拜加「看齊」意識支撐的「中國夢」,除了警察與太監外,已經離一個真正的民意社會越來越遠了。
   
   
   
     當今中國,無論軍隊、媒體,還是公檢法,都由百姓供養,但「趙家人」卻偏要他們都姓「趙」。天下雖有無恥之醜甚,卻莫過於「中國特色」裡的「趙家人」之霸蠻。這就莫怪包括香港、台灣等民眾都離心離德了。眼下,儘管習近平在試圖為萬口唾棄的春晚政治化正名,力挺左化輿論導向,但今年春晚在全民舌尖上掀起的無法遏止的輿論風暴,正在揭示現代化轉型時期中國問題的本質:「趙家」雖然還是過去的「趙家」,但百姓卻早已不是過去的百姓了。
(2016/03/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