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小平头夜话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盛雪、张晓刚“双人转”——香港支联会澄清声明
·盛雪帮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庇”穿帮记(图)
·盛雪的铁杆面首阿海其人其事 (图)
·盛雪面首阿海被中共家法惩治绑架回国(多图)
·ZT: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
·见证:董昕容忍盛雪与众多男人同床之秘因
·彭小明: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图)
· 朱学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图)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盛雪淫威下两个八旬老叟的迥异表现(图)
·朱学渊色迷心窍为盛雪站台背书(图)
·唐元雋:情人政治要不得
·一睹为快!揭露盛雪之《民运黑洞》电子书横空出世
·看图识人系列:盛雪团伙画传(一)
·盛张淫乱实证——张晓刚的加拿大狗血难民剧(多图)
盛张“淫照门”
·浅议盛雪、张小刚淫乱裸照之真假(多图)
·从盛雪、张小刚“淫照门”事件说开去(完整版)
·“做特殊工作的人,怎么能把生殖器暴露在外呢?”——回应张健的栽赃
·回应陆文禾有关反共立场的信(图)
·盛、张“淫照”乎“行为艺术照”乎?(多图)
·彭小明:盛雪的淫秽照片和主席头衔(多图)
·黑客攻击——盛雪团伙赵家背景穿帮记(图)
·ZT:白天没鸟事,晚上鸟没事------盛雪色骗江湖记
·陈卫珍:性贿赂是宪政民主的大敌
·陈卫珍:盛雪的滥情滥性对民主组织和事业的巨大破坏
·陈卫珍:向盛开的雪莲“致敬”——扒一扒盛雪女士到底是什么人
·刘劭夫:沐猴而冠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说别的都没有用,请盛雪履行一个受捐人最起码的义务,公开帐目!这也是对募捐人的尊重。所谓“打掉、吓跑所有能够帮助我们继续做事的支持者”之说,完全是狡赖。哪个捐赠人愿意看到自己捐完钱后榜上无名?哪个捐赠人愿意看到自己的血汗钱被不明不白地私吞?
   
   从九十年代到现在,汉藏会议召开了许多届,唯有2009年盛雪主持的温哥华和多伦多汉藏会议进行了募捐。并且,至今不敢公开募捐收支明细,还要到处给质疑人扣上各种大帽子,这已经很说明问题。
   
   既然害怕“中共扣上会议是‘藏独势力’在背后操纵的大帽子”,就更应该公开帐目,让中共看清,藏人没有花一分钱,都是你盛雪用募捐得来的钱,花在了会议仅有的花销:租场费和一顿午饭上。然而,你敢说这是你募捐的钱吗?那些募捐到底去了哪里?


   
   你一口一个“主办者”, 实际上,你和黄河边只是个帮忙者,根本就不是主办方。你也没有权力和资格安排我的参会和“发言”。我的参会和发言,都是西藏方面点名安排的,根你盛雪毫无关系。
   
   盛雪今天不承认向我募捐的事实,这不足为怪。她也不承认向苏君砚募捐1000加元的事实,后来苏先生只给了她500加元。还有赖昌星的50,000美元的民运捐款,在魏京生先生的追问下,她不是也不承认吗?包括费良勇先生指出的多伦多会议中,盛雪贪污的7259 美元,事实俱在,盛雪不是还在抵赖吗?
   
   朱瑞
   
   
   
   附:盛雪、黄河边等人的相关邮件
   
   (1)盛雪邮件
   
   在 2016年3月28日 下午2:21,SHENG Xue 写道:
   谢谢汉中兄和河边:
   
   其实朱女士的反复表演不是没有道理的。
   她们主要是要打掉、吓跑所有能够帮助我们继续做事的支持者。
   
   2009年的温哥华汉藏论坛,朱女士在贡噶扎西先生的推荐下,是全程经历的人。
   我们还安排了朱女士做了主题发言(请看附件)
   
   该会流亡政府没有出一块钱,这是作为表面上非常支持藏人事业的朱女士知道的,
   也是完全应该理解的。当初贡噶扎西先生和我商讨过,流亡政府如果出经费,
   一定会被中共扣上会议是“藏独势力”在背后操纵的大帽子。因此全部经费是由主
   办者内部开始捐献的,黄河边先生发动温哥华当地朋友不但出力,而且出钱。
   一些其他的与会者也有捐助或自己承担餐饮费用。朱女士反复强调我向她募捐完全是撒谎。
   
   她们一直追着要账目公开并疯狂就此造谣诽谤主要是要打掉和吓走所有的支持者。
   
   朱女士如果真有一颗追求真相的心,她就该去追究中共,或者至少追究费良勇先生
   举办会议的账目问题。
   民阵和全球支持中国及亚洲民主化论坛在过去十年举办的所有会议,只有2013年在
   加拿大多伦多举办的会议是账目公开的,而且都是主办者和支持的朋友捐款自办的。
   该次会议得到台湾民主基金会答应赞助的款项,至今被扣押在费良勇先生手上)。
   而费良勇先生竟然如此无耻的倒打一耙,指控我贪污了会议经费。
   
   这位不遗余力攻击我和许多民阵朋友的费先生,主办的所有会议都没有任何账目交代,
   例如2006年5月,费良勇先生在德国柏林举办会议,七年多之后我才从潘永中先生那里
   得知,费良勇当时获得十六万资助。但是,费良勇的女朋友邹海霞女士竟然在会议现场
   募集现金捐款。我们从加拿大去的三位人士捐款一千元。
   
   我呼吁凡是在那次会议上捐款的朋友,都应该找费良勇先生要账目看一看
   你是否在捐款名单上,或者是否有捐款名单。
   
   他们对会议款项和人道捐款的长久诽谤和攻击,目的就是打掉或吓走所有支持者。
   
   就如有人捐给民阵加拿大一笔到底是一百元还是八十元的捐款,明明都承认是在
   会议现场我直接转交了管理账目的责任人,但攻击者已经写了一万多字。
   
   其目的不在于这二十元的差额是什么错误,而是要用这种乱哄哄的指控对外界造成一种
   印象和感觉,即:盛雪领导的民运活动都是一笔烂帐,盛雪连二十块钱都贪污。
   
   这两年加拿大的十元人道救助计划得到的捐款少得可怜。一般捐款者全凭一份善良
   正义和对中国人权民主的支持,人们可以捐款的地方很多。如果他们对项目感到
   不信任,他们自然就会转到其它项目去了。在这一点上,攻击者是可以领赏金的。
   
   盛雪
   
   
   (2)朱瑞:募捐帐目为什么不能公开?
   
   黄河边,你这样骂人、污辱人, 并不能证明盛雪募捐的清白。相反,只能让人产生疑问:你们为什么要对一个正常提出质疑的人,一再使用流氓手段和流氓语言?在文明世界生活了多年的人,上一个文明台阶,以便与你们所挂的“民主”招牌接近半步,难道真的就那么难于上青天吗?!
   
   我不知“黄宁宇、黄若岩”都是何许人也?不过,在质疑盛雪募捐问题上,出来这些拦路虎,并不奇怪。也好,你们从此榜上有名了。
   
   黄河边还提出了“团体凭公函、个人凭身份证明”才能查看帐目,这正是中共黑道流氓、逃避监督问责的特色。在加拿大,只要是个“组织”,就有定期公开帐目的义务,只要是个公民,就是质疑权。这里是Canada Revenue Agency(加拿大税务局)对募捐的具体规定http://www.charityinfo.ca/articles/Canada-Revenue-Agency-releases-new-fundraising-guidance ,当然,不同的省份还有自己的规定,我正在查找黄河边所在的British Columbia 对这种情况的募捐的规定,我也会向相关部门和律师咨询。
   
   其实,回答我的问题很简单,这里是《黄河边:我的坦白交代》,这些钱加在一起至少6,730加元,还有开会前盛雪组织的一次募捐晚餐,盛雪自己称有二百多人参加,那么,这些钱加在一起又有多少?还有“卡尔加里民运团体出席宴会后把他们几个人凑来了数百元又交了一笔钱”,这个“数百元”的精确数字到底是多少?我说“一万元”,还是十分保守的。别的不提,仅在《坦白交代》中的数字,就已远远超过了这“4000来块钱”,到底哪个数字是准确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自相矛盾现象?还有,黄河边一会儿说王春华捐了1000加元,一会儿又说800加元,这差额去了哪里?
   
   我写作西藏近20年,接触过不同职业的藏人和西藏组织。但从没有一个人跟我募捐,直到2009年参加温哥华会议,盛雪以达赖喇嘛尊者之名跟我募捐,才让我发现,连支持西藏问题也要收钱了。既便如此,我也没有想到追究这笔募捐,更没有想到走法律程序。今天的结果,都是盛雪一次次写公开信挑衅促成的。你们对质疑者的污辱,自曝出你们的黑恶本色,也更印证了对你们质疑的必要。至于你们一再对质疑者谩骂、侮辱、威胁恐吓,早已触犯法律,你们应该知道后果。
   
   朱瑞
   
   
   (3)黄河边等人的谩骂邮件
   
   On Sunday, March 27, 2016 12:50 AM, 黄河边 wrote:
   
   
   这个朱瑞真是吃饱了撑的,说白了就是欠抽。当年开会,卡尔加里来得人
   人人都小额出钱支持会议的,只有朱瑞一毛不拔,白吃白喝,她可能觉得
   不好意思,会议结束后不久就嚷嚷谁谁贪污了钱,我们当时的第一个直觉是:
   这个人是不是有病?
   
   我们当时就觉得奇怪,研究汉藏问题把脑神经搞坏了吧,
   天下怎么还有这样的奇葩,吃了别人的住了别人的,连一分钱的证据
   都没有,就可以把那么多人参与经手的活动,说成有人“贪污”。
   真是太不要脸了。
   
   关键是这女的还坚持了7年,她的说辞没有一个字是真的。
   会议结束后的账目,摆在那里,也不是你说要,随便就给你奉上的,中纪委来
   也要带上公函。
   
   重申一遍:对于查账,我们热烈欢迎,团体凭公函、个人凭身份证明,
   可直接来温哥华查,我们不接受信函回复。来温期间的费用,我们
   可以私人赞助部分。
   
   我们更欢迎朱瑞来查账,但是只有一个条件,请朱瑞立即把拖欠我们
   7年之久的饭费、住宿费会务费全部交情。另外,她来温哥华期间的费用
   我们没有补贴,因为怕一赞助,她又要查账。
   
   这个人太阴毒,估计不在人堆里混已经很久了。
   是的,我们只收她一个人的会务费用,不是因为她要查账,而是其他参会们都以各种方式支持了会议,就是她没有,我们收得有理。
   
   最后重申,2009年汉藏论坛账目清楚,经得起任何团体和个人前来查账。
   希望和朱瑞一起共同作战的朋友们劝一劝她,有效工作时间不多了,见坏就收吧。
   有句话不得不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朱”一样的队友。小平头和朱瑞这对活宝,会把任何事情搞砸。
   
   不信,你们看吧。
   反正只要朱涉及到我们,见一次煽一次。
   
   
   黄河边、黄宁宇、黄若岩 温哥华
(2016/03/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