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小平头夜话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2012年10月,盛雪开始就任海外民运组织“民主中国阵线”主席一职,上任不久,她便滥权贪腐、结党营私,随即遭到数个老民阵成员奋起抵制。至今三年下来,盛雪结党营私、滥权贪腐、伪造历史、乱打特务、谎话连篇、欺骗媒体等恶行遭到全面揭露。但是,由于海外民运的整体堕落,盛雪仍有一定市场,她还在继续咬人和行骗。综观古今中外流氓当道的历史,盛雪现象并不奇怪。因为,自90年代至今20多年来,中共即花大钱出大力对海外民运和中文媒体竭力渗透收买,严重破坏和污染了海外民运,致使海外民运腐败堕落,乌烟瘴气。海外民运早就不是一片净土,而盛雪则是海外民运腐败堕落的典型。
   
   
   盛雪面对来自各方的诸多质疑和揭露,从没有认真解释和答复过,更无任何歉悔之意,却在最近转而利用不明真相的西方人为她站台说话,指责对她的揭露和质疑是“诬蔑和抹黑”。更有甚者,她利用和配合中共海外喉舌《明报》从2月21日至3月12日二十天时间内,发出五篇《明报专讯》,极尽渲染和捏造,移花接木,无中生有,歪曲事实真相。一个被美国“詹姆斯通基金会”判定为中共喉舌的媒体这样明显倾向性地渲染编造,保护一个受到公众质疑和揭露的公众人物盛雪,且与她配合运作默契,这是前所未有的极为反常现象,这反而印证了盛雪“反共”身份的可疑。
   

   
   对盛雪,究竟是她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具大量事实真相的文章已经摆在读者面前。了解和辨别事实真相并不难,只需要常识理性和基本良知,稍微有点常识和理性的人都会从电子书《民运黑洞》的诸多文章中得出公正结论。
   
   
   盛雪的重大问题之一就是胡乱打特务,她把质疑她的人都打成特务,甚至把民运元老刘劭夫告到加拿大国家安全局,诬陷他是特务。
   
   
   连盛雪的拥趸赖建平也表示,盛雪的最大失策是指称刘劭夫是特务。但盛雪仍然坚持指称刘劭夫是特务,还接连地把揭露她的所有人都打成特务。由此看来,她一次次把民阵内外质疑和批评她的人士都打成特务,显然是她打击异己的策略和手段,也是掩饰自己真实身份的伎俩。
   
   
   她诬陷刘劭夫是“特务”的来龙去脉是这样的:2013年6月27日,盛雪带领多伦多几个人到渥太华中国大使馆前示威抗议,声援王炳章。坐在使馆对面马路台阶上的刘劭夫发现人民日报记者李学江突然出现,对一众抗议的人们拍照。刘劭夫吃惊地说:“新华社记者怎么来了?”坐在左边的赖建平问刘劭夫:“你认识他?”刘劭夫说:“他是新华社记者呀。”刘劭夫当时不知道李学江的名字,还把人民日报记者的他误认为是新华社的记者。赖建平对刘劭夫说:“哦,昨晚(其实是27日凌晨,因为他们睡下去已经超过午夜一点。)我下楼,看见盛雪跟这个人在一个角落说话。”刘劭夫更加疑惑地说,“是吗?”于是站起来,走到坐在最右边的盛雪面前,对她说,“你看,那个新华社记者来了!”盛雪低头使劲地摇着头,低声吼道:“这事你不要管!”李学江对着抗议人群拍照二十分钟,有全景,也有个人特写,最后才消失在远处。自此,刘劭夫对盛雪心生疑窦,几次电话质问盛雪,但是盛雪总是支吾其词,从没有给过合理解释。后来赖建平又发文否认自己说过那句看见盛雪与李学江半夜会面的话,这就使刘劭夫更觉蹊跷,为什么赖建平要出尔反尔说谎?到了8、9月之间,网络上有人发出七八篇涉及盛雪的文章,甚至还有那张所谓的“裸照”,刘劭夫的邮箱也收到了。盛雪根据文字风格和文章说的事情,便武断地认为是刘劭夫所写。2013年9月多伦多会议之后,盛雪就向加拿大安全部门诬告刘劭夫是特务。2013年圣诞节,盛雪告诉刘劭夫的朋友,她已经把刘劭夫告了。她得意的说,“我要把刘劭夫赶出多伦多!”盛雪故意把这个消息透露给这位朋友,故意让他传话给刘劭夫,以便震慑住开始对她生疑的刘劭夫。后来,事实证明那些文章都不是刘劭夫所写,为了掩饰她的有意诬陷,盛雪又构陷出一个理由:刘劭夫经常回国,所以是特务。
   
   
   刘劭夫早在七十年代就参加中国民主运动,到海外后即参加海外最早的民运组织《中国民联》,以后他为民阵服务十多年,一直为盛雪做文字上的工作。他因为家属都在国内需要回国探亲,所以多次婉拒担任民阵职务,最后半推半就保留了民阵发言人的名号。一直以来,刘劭夫年年回国,盛雪从没有怀疑过兢兢业业为她代笔的刘劭夫是特务,为什么刘劭夫询问她与人民日报记者李学江的关系后突然翻脸把刘劭夫打成特务?为什么多伦多民阵高层成员全都回国盛雪不怀疑,甚至连她的老公也经常回国,她不怀疑,却把刘劭夫回国作为特务理由?盛雪为什么双重标准?其实当时刘劭夫对李学江之事只是心生疑窦想听听盛雪的解释,并没想跟她翻脸,可这就令盛雪沉不住气了,就先下手为强地打压刘劭夫,想吓唬住刘劭夫使他闭嘴。以往盛雪对他人的打压回回得手,但这次刘劭夫没有被盛雪的诬告吓住,反而一下子醒悟,盛雪确实如他所疑,问题多多。这也一下子把他心中长年积压的对盛雪诸多不良行为的不满全都激发出来,于是他奋起站出来揭发盛雪,也向加拿大国家安全局状告盛雪的问题。刘劭夫与盛雪共事二十几年,掌握盛雪大量的第一手资料。
   
   
   长年以来,民阵内部对盛雪的诸多问题一直采取掩盖和沉默的态度,形成一种不良风气,使盛雪的狂妄霸道不断升级,她还真把自己当女皇了,狂言道“我要干什么,就没有干不成的!”
   
   
   现在我来扒开盛雪给大家看看,盛雪的所作所为到底是别人抹黑她,还是她自己抹黑自己?!
   
   
   在盛雪成功地捞取到一些能够唬住不明真相的人的政治资本之后,特别是她当上了全球民阵主席之后,她那狂妄自大的霸道本性便不可收拾了。她觉得没有自己办不成的事,没有搞不定的人,谁惹着我,我就让你不得好活。我和刘劭夫就是最先惹着她,最先被她开刀的受害者。她公开自夸自己有能耐,自我欣赏自己的下流手段。她依仗私利结成小集团,呼风唤雨,操纵呼唤着那些得到她好处的跟班打手为她效劳,随着她的号令齐行动,无所不用其极地攻击诬蔑质疑揭发她的人,在网上和微信群中用最难听下流的语言叫骂威胁。请看看曾经要求达赖喇嘛尊者提名盛雪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的盛雪小集团中的一员李天明,看看他是如何叫骂威胁民阵元老费良勇的生命的:“费良勇婆婆,你要敢惹我,就别再在我面前出现, 你要是再来加拿大串访,那我就先预订你身上一重要器官,咱也练习一次活摘玩儿玩儿。本人兽医学得不好,解剖学不及格,受农民伯伯影响,俺劁猪从不消毒我那生锈的破剪刀,也从不打麻药,你忍着点儿,30分钟之内,肯定废了你。要你命,不值得浪费俺的子弹;要废你,那窍门儿多得是。”再请看看,盛雪小集团另一成员陈用林是如何对女作家朱瑞叫骂和生命威胁的,他先把朱瑞说成大粪作家,然后说朱瑞是粪姐,并威胁道:“谁把粪姐的烂舌头割下并喂狗,奖1万美金。”
   
   
   这些跟班打手施展叫骂威胁之手段,以此搞定反对盛雪的人,都不用盛雪亲自出马就回回得手。以前,也有人揭露盛雪、甚至有人状告过她,都没动到她的毫毛。那些胆小怕事的普通人怕被她和她的跟班打手诬陷失去面子,不敢再跟她叫板。而那些有求于她的假难民和假民运分子,自然心甘情愿地充当她的跟班打手,盛雪就是这样利用这个小集团恶势力成功欺压住那些没有组织力量的普通人。
   
   
   有人说不应该揭露盛雪的私生活,我不以为然,理由有三:一,盛雪是公众人物,作为公众人物的她私德这么差,公德能好吗?二,我们当初就是这么错误地认为而极力掩盖着她的糜烂私生活达十几年之久,现在我们才认识到当初有多么错误,如果当初不那么迁就容忍她,现在她也不会对海外民运破坏这么大;三,盛雪历来自己都对自己的糜烂私生活丝毫不加掩饰,将其作为她骄傲资本宣扬得人人皆知,那么,力图重建海外民运道德的人士为何却要继续为她掩饰?
   
   
   已经与盛雪分手的年轻她十几岁的情人高光宇亲口告诉我,他是和盛雪先网恋,而后放弃一切投奔盛雪的,但盛雪之前并没有告诉高光宇,她有老公。盛雪还时常将自己与不同男人亲热的感受公开讲给别人听,毫无廉耻地夸自己是如何对男人成功施展本领的,搞得她的诸多滥情破事众所周知。在一次外出活动中,因盛雪的原因,不会游泳的沈婷落水险些出事,这使沈婷一气之下道出了盛雪的一些男女关系的丑事,还说出盛雪如何勾引沈婷自己老公的事实。
   
   
   沈婷的老公就是多伦多调查组提到的那位给盛雪买电视的李先生,这位李先生跟高光宇同龄。后来,盛雪为了缓和关系,又请了沈婷老公李先生吃饭表示道歉,但盛雪对他人家庭的破坏已经无法挽回。沈婷现已离婚,她说她的离婚与盛雪有直接关系。沈婷丈夫李先生是个老实正经的男人,可是他却跳进黄河洗不清自己,沈婷不能相信他了。我们都觉得李先生真冤。
   
   
   与盛雪分道扬镳的情人高光宇在离开盛雪时,对她撂下一句话“你身边的男人都没有尊严” 。
   
   
   正是倚仗着身边收罗的这批不要尊严的男人,盛雪毫无底线打击异己的邪气才有增无减。她的邪气来源于她从小浸染于底层的恶劣生活环境,来源于她从小在流氓团伙中周旋、打架斗殴、争风吃醋所沾染的诸多恶习;来源于她缺乏正面和正常家教的家庭,这一切使她身上沾染了太多的坏习气。那么,这样一个不懂尊严和诚信,人品低下的低俗女人,为什么能够长期行骗成功?为什么能够欺骗那么多人?我这样长期为民阵做义工的人士也受骗上当,甚至像费良勇、彭小明、刘劭夫这样元老级民阵成员也都被她蒙骗,直到她骗到民阵主席的高位才看清她。我认为,从出国人群的结构分类来分析,被盛雪欺骗的原因和人群有如下几类:
   
   
   第一类是出国留学人员、访问学者以及技术移民人员,他们基本上是国内有文化、素质较高的人群。这类人多属做学问人,他们工作比较稳定,生活比较富裕,每天忙于工作养家,生活简单,所以头脑也较比简单。他们中一些人对民主事业还有一份热心,愿意为海外民运出一份力。这类人是盛雪主要募捐对象,也是她主要财务来源。这些人也最易受骗。盛雪对这些人中的某些捐款人的态度蛮横,给人一种“你欠我”的感觉。她对多伦多的苏君砚、于柬的蛮横态度就是实例,以前还有更多人有同样经历的实例。我自己也是一个实例,我为多伦多民阵筹款购买会议设备,还服务到家送货上门,全部设备都搬入了盛雪家,我出钱又出力,换来的是她莫名其妙的无礼训斥,最后也被打成特务。我真没见过盛雪这样霸道无礼的人, 难怪海外民运早有人给盛雪这样一个结论“最不适合搞募捐的人”。 由于盛雪的一意孤行和蛮横霸道,她在这条路上越走越窄。
   
   
   第二类是真正的因六四和民运受到政府打压和迫害的人,其中不乏有一些六四和民运名人。这类人是盛雪极力利用的对象,对这类人盛雪一改霸道嘴脸,放下架子毫无自尊地百般巴结,主动献身,快速搞定,存档待用。她的这种快速献身的方法既能拔高自己以抬高自我知名度,又能拿住对方以期今后适时利用,这是盛雪名利双收的捷径。那些因一念之差而行为失误的男人,真是有口难言,后悔难当,为了面子、为了家庭只好听从盛雪摆布或闭嘴避祸。关于这一点,盛雪根本不隐瞒,她多次对身边的人公开说,那些众多的与她发生过关系的男人,没有一个她喜欢的,没有一个是有感情的。可想而知,除了赤裸裸的利用,她还有什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