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苏明张健评论
·刨根问底,共党连存在的资格都没有
·去除暴政而为众善,功大莫焉
·农民出身的共党,虐待农民最狠
·共党屠杀藏人,竟然有人支持
·共党不是素质太差,而是罪孽深重
·中国人对共党的一党专政还能容忍多久
·随着共产主义的崩溃,共党也崩溃在即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国家,就不是文明的国家
·与共党和解?天理良心何在!
·共党解决不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连裤子都输掉了的共党还能蹦跶几天
·中国需要一个临时过渡政府
·中国人养活了共党,共党却以人民为敌
·不问政治,可政治会来找你
·是胡、温领导共党走向崩溃
·反华的正是共党这个团伙
·民间的道德和正义,是推翻共党的武器
·共党是匪又是兽,这是永远不移的定律
·中华民族有传统、有实力去推翻共党
·中国人正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苦
·共党必将灭亡在共党自己的手里
·共党比得上达赖喇嘛和缅甸僧侣吗?
·又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慈禧太后都比共党能干
·人人应把铲除共党当做己任
·僵化的胡锦涛更是无能之极
·习近平躲进了防空洞,怕的是什么
·共党杀人杀得还少吗
·共党不配说中华文化
·反共,就要首先明白共党的本质
·共党要想崩溃得更快,就去打台湾
·我这一辈子
·中国已被共党毁得国将不国了
·土匪们在开十七大,与民何关
·十月一日是血淋淋的国殇日
·中国拿什么去崛起
·习近平独裁,高瑜被判,毛派的使命感
·共党的政治是害死多少人也不算个事的政治
·自己的大脑凭什么被共党洗
·最大的骗子就是共党
·共党的末日到了
·把被共党颠覆了的民主中国再建立起来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2016-03-17

   

   近日在网上看到了一个看来有上千名和尚参加的誓师大会,身穿袈裟的主持和尚的几句话令人笑掉了牙。原来这个大会的宗旨是号召佛门弟子挽救佛法,这是要挽救已被忘记并在消失中的中华文化。本人立即肃然起敬地继续看下去。不想这位主持和尚接下来的话竟然是:“紧密团结在以习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圆习主席的中国梦。”

   听上去,这似乎就是挽救佛法的办法了。本人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佛门弟子,什么时候开始紧跟政治形势了?再接下来的,是这位主持和尚带领全场和尚喊口号。喊出的口号是:“做毛泽东的和尚,做邓小平的居士,做胡锦涛的讲师,做雷锋式的佛子,做阿尼陀的行人,圆习主席的中国梦。”

   随着每一句口号的喊出,都逗得本人哈哈大笑。待到他们喊完了这些口号后,本人沉默了,同时也被激怒了。联想到在托儿所的幼儿们,在小学校里的童蒙们,进入中学和大学的少年们和成年们,共党六十多年对国民的愚化、毒化,就是这样有组织有预谋地始终在进行着。

   也难怪在几个月前遇到的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同胞,大赞改革开放给了她上大学的机会。当我问她学到了些什么时,这位女士理直气壮地说,学到了辩证唯物主义,帮她可以看待现实和分析问题。出于礼貌的缘故,本人立时躲到门外大笑起来。被共党的糟粕洗了脑不自觉,反而自以为有了学问。殊不知“学问”二字是由“学”和“问”两个意思组成的。

   大家都知道,哲学是从宗教中脱离出来的一门学问,其宗旨是探讨宇宙万有之真理。而所有的宗教都是以人的生死依归做为号召。佛家的这门学问是想人们悟到“天地同根,万物一体”,并体会到这个世界“无主宰,非自然,乃因缘之所至。”至于人的生死,佛经中说:“虽曰住于有生,而实无生;虽曰入灭,而实无灭。”所有大乘菩萨道中教给人们“旷观生死与涅槃,皆如梦幻之不可住,不可得,不可把握。”于是要佛门弟子“与同体之悲,无缘之慈,牺牲自我,救渡众生。”

   这位67岁叫做印广的主持和尚的第一句口号是“做毛泽东的和尚”。毛泽东不是佛家学术的创史人,自身既不是大彻大悟的佛,更是一个一生害死人无数的魔头。为魔头去做和尚,既不符合逻辑,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既然这个口号喊了出来,那么这群人就不再是和尚了。可以把他们称作是毛左的帮凶,或干脆叫做魔教的秃驴。

   至于居士,又可以叫做火工道人,是指那些尚未落发遁入空门的在家修行佛法的信徒们。这些要做邓小平的居士或火工道人的人们,显然是背叛了自己的信仰。邓小平何许人也?已被中国公民和国际社会公认为是屠夫。它不是杀猪宰羊卖肉的屠夫,而是个专门杀人的冷血屠夫。做屠夫的居士,或是屠杀过中国人的刽子手,或者就是潜在的今后杀人的凶手。

   胡锦涛是个庸人饭桶,但在它对藏人和维人的屠杀,一点也不比毛泽东和邓小平手软。看世人都苦而立志要普渡众生的和尚,竟然要为庸人做讲师?!佛门中没有“讲师”这种说法。向众人宣讲教义教理的和尚叫做“禅师”。替胡锦涛背书,为胡锦涛屠杀藏、维人民作辩解的应是兽性匪类的共党而不是和尚。

   “做雷锋式的佛子”这句口号,实在令人忍不住莫名其妙地大笑。雷锋当兵两、三年,总共领到士兵津贴两百三、四十块钱。不但为自己买了皮夹克上衣和大罗马牌的手表,还到处去捐款,总数超过三百元。毛泽东树立起这个英雄,却又不去说明雷锋是否有盗窃的习气。真正的佛家修行人都具有“邦无道、危行言逊”的情操。所谓“入山唯恐不深,逃名唯恐不彻”,又怎么可能身处乱世却又响应党的号召,向一个情况不明的凡夫俗子学习呢?既以凡人做了榜样,又何必当初落发出家呢?

   这位印广和尚带领众僧高呼的第五个口号是:“做阿尼陀的行人。”这个说法没错,但把它夹在前后共六个口号之间,则实在令人费解了。阿尼陀佛是佛家所说的五方佛之一,又可以称为无量寿佛。按佛经的解释是专门负责善男信女死后往生极乐世界的佛。在晋朝,禅宗出现了净土派。这一派的和尚以《阿尼陀经》作为修心的主要经义。行人就是行脚僧。和尚们都要走遍四面八方去化缘布施,所以又叫行人。如此的一批甘愿吃苦磨练自己、为达到极乐彼岸的和尚,怎么又会去圆习近平的中国梦了呢?

   庄子说:“吾固不知蝶之梦周?抑周之梦蝶?”古人解释这句话是:“既知为梦,早成过去之幻影。孰此以求验,其与刻舟求剑有何不同。”佛门中对梦的解释是:“凡梦中一切,不可捉摸,不可控制,故称之为梦。”“所谓梦者,已去者不复来,未来者尚未至。年之与月,日之与时,分之与秒,刹那变易,安有一事一法之可得。”

   如此看来,梦如空花一现,但习却要以梦治国。人民冷淡,和尚却积极响应。但不知和尚们又有什么办法把梦变为现实?作为出家的和尚,不去修如来藏性之心,不去发现心物一元之体性,不参赞天地之化育,不尽人事以救此本然之却憾,更不知人之心身,实为心物一元体性之二用。而心甘情愿去做共党的喉舌,政权的篾片。既不化缘又不布施,月月领着由纳税人发给他们的工资,却在充当着残害纳税人的政权的帮凶和小丑。

   构成中华文化三大支柱之一的佛家学术彻底腐败并烂透了,寺庙成为了臭浊之地,共党的目的达到了。六十多年潜移默化的破坏和毒化,中国人似乎从习惯到自然、最后到麻木。怎么就不想想,失去了文化,这个民族也就消失不存在了。

   共党元老陈云曾经说:“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制定了一个新闻法。我们共产党人仔细研究它的字句,抓它的辫子,钻它的空子。现在我们当权,我看还是不要新闻法好,免得人家钻我们的空子。没有法,我们主动,想怎样控制就怎样控制。”

   “军报姓党”,据报道这是习近平亲口说的话。央视姓党,现在据说不是习的意图。但有媒体报道,习曾说过“央视姓习”的话。是否是事实,姓党姓习的媒体随便报,民众也只好听着。

   2015年9月9日,习近平去北京师范大学与五十位小学语文教师对话。一位来自遵义的刘軼问:“总书记,我叫您习大大好吗?”习的回答是:“YES.”这是新华网发布的新闻。同时,另外的一则报道说,北师大学生会主席潘聿航在欢送习的现场,挂上了“习大大辛苦了”的标语。习看到后会心地笑了起来,并说:“好,好,好。”

   然而2016年3月16日,网上出现了题为<习近平:不要叫我‘习大大’>的文章,明确表示:不要叫我习大大。这都是姓党姓习的媒体报道出来的新闻。半年的时间,竟然如此180度的截然不同。这究竟是对喉舌控制得还不够,还是习的愚蠢狂妄和无信用的大暴露?说实话,真替那群要圆习近平的梦的和尚担心。出尔反尔的习说不定哪天一不高兴,就会对着和尚骂“秃驴”,甚至再抓几个当替罪羊。

   3月14日,越南河内发生了民众大游行,为的是纪念1988年发生的中越南沙海战,同时表达了对中共在南海的立场的指责。游行的民众不时高呼“打倒中国侵略者”的口号。这条新闻来自于民间,喉舌们却没有反应。这只能使读到这则新闻的人认为,共党默认了。

   而喉舌却报道了一位叫做周孝正的教授,在两会中说,中国人每天收入5美元以下的人口有十亿,其中收入1美元以下的人口至少有一亿。这就是说,中国人整体上依然是贫穷的,甚至贫穷到远远低于国际贫困线,富了的是共党的贪官和依附于共党体制的奸商们。社会主义的宗旨是消灭贫穷。由于共党独创出“特色”两个字,于是富的足以敌国,穷的甚至更穷了。习说过,贫穷人口不过两、三千万。现在看起来,足足是二、三十倍地多于两、三千万了。

   人大会上农民代表透露,农民的养老金每个月只有50元。这一个月仅靠着8美元过日子的人究竟有多少?肯定成为了习的党国的最高机密。为了虚荣,为了面子,可以把这列入机密。但如何去解决靠50块钱过一个月的穷人则是刻不容缓的。难道非要等到这些饿得有气无力的老人走上街头去情愿、去抗议?

   不过也难说,共党的内外交困已经使共党在多少年前就不要脸了。破锣滥鼓敲打了一阵,两会结束了。至于解决了什么问题,没有人能说清楚。李克强在记者会上所说的话,被民众批评为全是套话,没有一句话是说到实际问题的。人大闭幕,央视没有直播主席台的镜头。闭会后,又播出七个常委的录播画面,却又被民众评论为各自的“气色不似祥和”。

   然而,两会期间,上万冤民涌向北京街头,上万的警察和截访的便衣在抓冤民,民间抗暴维权的事件仍在时时发生。罢工似乎成为了一个新形势,人们在发泄着对拖欠工资的不满:企业没有及时发放养老金,该给的福利费不给,再加上工作条件的恶劣和不安全,都成为了人们走上街头抗议示威的理由。政权与国民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政权说政权的话,国民说国民的话。国民说的话政权不听,当然就造成政权说的话不出中南海了。

   宋朝的理学家所极力推崇的是:“极高明而道中庸”。共党的所言所行则完全是左门旁道。固然说,左道亦道,惟左于直道;旁门亦门,惜乎旁于正门。不能拨乱反正,过在政权。但国人民众也不能说没有责任。毕竟国是自己的,如同家是自己的一样,又岂能容忍共党祸国殃民至今。

   所谓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争,是正人君子的思想和行为,所面对的至少也应是正人君子者流。一旦面对的是冷血、暴力、贪婪兽性、匪类流氓的群小,正人君子也要面对现实,改变思维和行动。以暴易暴是为了吊民伐罪。古有殷商周发为例,今有茉莉花革命、向阳花学运和雨伞运动为榜样。

   中华民族的精神既有勤劳、宽容的一面,也有勇敢果断的特点。所谓该出手时就出手。为家庭、为自己、为儿孙后代,开辟出一个光明、进步、文明的新时势,实在是中华男儿的重担和责任。

(2016/03/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