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悠悠南山下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作者:林濁水

   
   作者簡介:
   
   1947年生於南投埔里。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東語系,原擔任教師,後投入黨外運動,參與多種黨外雜誌編務。連任五屆立法委員及曾任民進黨中央政策會執行長,起草民進黨台獨黨綱,素有「台獨理論大師」之稱。著有《統治神話的終結》、《國家的構圖》、《路是這樣走出來的》、《掙扎的社會與文化》、《瓦解的帝國》、《文化種族世界與國家》、《站在歷史的轉捩點上》、《測量台灣新座標》、《共同體:世界圖像下的台灣》、《穿越巨變》、《歷史劇場--痛苦執政八年》等書,作品曾獲巫永福評論獎及一九九一年自立書評十大好書。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BBC資深記者比爾海頓2014出版了一本精彩的書<南海>
   
   
   去年歐習會後美艦逼近南海渚碧礁,馬習會中美國航母巡弋南海,現在北京兩會召開,美國更升級由航母戰鬥群開進南海,還宣布戰略轟炸機巡弋南海空域將成為常態。情況令人屏息。
   
   在凝肅氣氛的南海爭議中被其他南海聲索國集體排除在商議之外,對國際法庭南海仲裁庭也不得其門而入備感失落的台灣,現在,輾轉傳來一個正面的消息。
   
   師大王冠雄教授說,他間接又間接地從國外兩個不同學術界管道得到訊息,目前正在撰寫最後裁決草稿的國際法庭,已發函菲國與中國,要求兩造就台灣主張太平島是「島」,不是「礁」予以說明,情勢發展對台灣有利。
   
   王冠雄說儘管目前仲裁庭所承審文件,都由菲律賓單方提供,中國大陸以缺席方式杯葛仲裁,但仲裁庭為求公正起見,仍發函給菲、中二國,要求在三項議題上做最後說明,其中一項涉及到馬總統登臨太平島,並且對太平島島嶼生態進行描述,仲裁庭還也引用總統府網站的談話與照片。
   
   看來儘管美國為馬總統登太平島大光其火,但是馬總統是做對了。他洋洋灑灑的南海是中國自古歷史水域說雖然國際法庭沒興趣,但是馬總統要凸顯的太平島是島不是礁這件事屬關鍵,法庭認真看待。
   
   有了這一個發展,北京應也當喘了一口氣。
   
   由於國際仲裁法庭認定太平島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島」的定義,台灣就有資格主張太平島周圍200海浬經濟海域。因此「菲律賓很狡猾」,王冠雄說,在第二次開庭辯論時說太平島不能住人,所有的淡水均由外面運入、島上樹木是台灣駐守軍隊所種植,不符合聯合國海洋法的島嶼定義,希望藉此將中國大陸在南沙群島八個填海造陸島嶼,推定為礁或是低潮高地。
   
   其實菲律賓的「真正狡猾的地方」並不在這裡。
   
   從法庭發函求證的處理上看,菲律賓挑戰太平島不是島是礁並不是明智之舉,事實上菲律賓原來的策略是跳過太平島,當作他不存在。
   
   2013年菲律賓南海爭議提交國際仲裁,第二年3月,菲方再向仲裁庭呈交多達約4000頁的補充書證,那時菲律賓共提出了15個請求仲裁項目。重點是:
   
   1、中國主張的對「九段線」範圍內的南海海域的主權權利和管轄權以及「歷史性權利」與《公約》相違背,不具有法律效力。
   
   2、中國佔領的黃岩島不能產生專屬經濟區或者大陸棚;美濟礁、仁愛礁、渚碧礁、南薰礁、赤瓜礁、華陽礁和永暑礁等不能產生領海,專屬經濟區或者大陸棚。
   
   在提出訴訟之前菲律賓對不在北京控制之下的太平島做了非常詳細的研究。就菲律賓的立場,如果把北京控制之下的太平島一併拉進訴訟中也打成不能產生專屬經濟區或者大陸棚的礁的話對菲律賓最有利,那樣菲律賓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由巴拉旺群島向外主張200海浬經濟海域,而把南沙海域大部份劃進去而不必顧慮任何國家依據太平島提出的海域劃界挑戰;但是這樣做也可能因為法庭判決太平島是島不是礁,菲律賓反而將因為蛇吞象太過分而倒大霉。到底選擇那一個方案,菲律賓內部激烈爭辯,彼此開駡,基本教義派甚至賣國賊都出口了,但是最後菲律賓到底明智地跳過了太平島。菲律賓真正狡猾的地方就在這裡。兩位美國籍律師瑞吉兒和馬丁都不以為然,他們堅持太平島之法律地位問題對整個仲裁案的完整論述非常重要,因此菲律賓的作法傷害到了菲方的誠信和透明度。
   
   在南沙各島礁中,菲律賓跳過的還不只是太平島而已,菲律賓把所有的不是北京佔領的島礁全部切割跳過,以求集中訴求仲裁焦點:否定中國對整個南沙群島的主權。
   
   北京當然了解如果法庭依據<國際海洋公約>只針對菲律賓原來提的歷史水域和列舉的島礁等15個訴求項目進行仲裁,對自己不利,為了求突破,突破的關鍵正是台灣領有的太平島。
   
   2014 年12月7日北京發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菲律賓共和國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轄權問題的立場文件>, 文件洋洋灑灑寫了6大部分,93個段落,但是其核心重點在第22段:
   
   「菲律賓還刻意將中國臺灣駐守的南沙群島最大島嶼—太平島排除在『中國佔領或控制』的島礁之外,嚴重違反了一個中國的原則,侵犯了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
   
   北京這個做法一箭雙雕,既然打擊到菲律賓的要害,又借機順便宣示台灣屬於中國的立場,打壓台灣。
   
   這一來菲律賓只有在法庭硬著頭皮面對太平島這一個要害,説他是礁不是島,同時法庭也正式發函要兩造説明。
   
   這對菲律賓當然非常不利,但堅持不出庭不承認仲裁的北京會怎樣因應?仲裁庭可能在2016年第一季作出「南海仲裁案」的裁決,北京會再發布另一個更具體有用的立場文件?只是無論如何,是島是礁的直接證據在台灣這邊不在北京手上,北京又把台灣出庭當成天大的禁忌,那麼台灣要透過所謂的法庭友人的方法把證據送到法庭嗎?還有法庭會不會再有進一步要求,甚至同意國際媒體報導的幾個東協國家提議前往爭議海域進行調查的建議?甚至要求登太平島實地查看?如果要,法庭是要向北京或台灣的領事館辦入境手續?曾傳聞「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向中國提出前往南沙群島進行調查,會不會真的認真進行,北京批准的護照台灣海關不是向來不承認嗎?
   
   許許多多的猜測的疑問出現在理性、合法性和權力角力現實的巨大落差之間。
   
   BBC資深記者比爾.海頓2014出版了一本精彩的書<南海>,在最後一章,以<台灣是化解紛爭的關鍵>做結論。他認為台灣「是中華民國檔案儲存之所在,而最先劃出U形線者正是中華民國政府,公開、澈底檢查當年草率劃出U形線的過程,或許可以說服意見領袖重新檢視某些早被宣布為真理的民族主義迷思」,他甚至引用北京查道炯教授的觀點,而樂觀地說「國民黨或國民黨政府願意降低南海史料編纂的衝突,北京才方便跟進,唯有誠實、批判地檢視過去的歷史,才是未來(南海)和平的鎖鑰。」
   
   這真是一個超級理性掛帥的觀點,只是支配歷史發展的動力往往不只是理性而已。這兩年來西方世界方面—當然其實就只是美國了—就不斷地要求台灣公布劃出U形線的過程,只是國共雖然有志一同地強調U形線地位不容質疑,但是另一方面卻都不願意讓原始資料被公布出來,實在很尷尬。
   
   值得注意的是,國民黨就要下台了,但是接著要上台的蔡英文政府,固然她理應不必繼承國民黨的歷史包袱,但是在當前東亞的權力政治格局制約之下,要做決斷時處境的尷尬處也小不了國民黨太多。
   
   幸而,現在仲裁案,由於浮現了有利的太平島議題,假使判決往這方向發展的話,那麼台灣和北京顯然是有了一個出乎比爾.海頓意料之外的台階可以下。
   
   早在1996年立法院在併案審查行政院和我的領海法草案時,我就主張要保護我國在南沙群島的海域權益,在法理上有效的條件是符合國際法的實占原則而不是編纂古代並不存在的所謂的從漢以來歷史水域和U形線論述。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立法院林濁水針對1995年12月5日自己的領海法提案在1996年5月27日審查會發言記錄
   
   
   翻閱這個早被遺忘的立法院塵封檔案,我們竟發現經過了20多年的衝突折騰之後,情緒高漲固然是歷史過程的常態,但是回歸最原始的理性雖然不是必然,但還是可能的,照這路徑走下去,各國在南海的權益仍有許多待解決的爭議,但是聲索國各方的爭議將可能有更理性處理的空間。只是經過這樣的發展之後,北京又要怎樣重新理解並調整他和在過程意外地扮演了對緩和各方衝突有關鍵性角色的台灣的關係?其間理性的作用會有多大?這會是一個歷史的新課題嗎?答案尚待揭曉。
   
   
   2016年3月17日轉載
(2016/03/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