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非类-弋夫(二十七)]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类-弋夫(二十七)

七十五
   
   
   
     沿江而下,轉汽車,第四天傍晚就攏囉。“累不累?”還說啥話啊,兩人早就按捺不住抱在小床上親不完,“不累,公路修通了…不、不消走路囉…”“一弄又是一年不見面,你磨折我。”“忙舍。”脫下小紅的衣服,“嗯,不、不好…”深藍的天空上,一彎新月。“…你餓不?”“莫說話,心子餓。”“么哥,你,么哥…”良久,倆人終於坐起來,“我去熱飯,都冷囉。”屋子前後間,廊簷做廚房。“嗯。”“來,先洗下。”“噢。”“呃,你先喝口酒?”“不,等你一路。”倆人都在發抖,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反倒不好意思起來。“吃浪少啊。”“我都坐不住囉,我要你。”漆黑的夜裏,只有兩雙飢渴的眼睛在放光。“男女在一起就是這個樣子啊?”“你說會是個啥樣?你覺得不好?”“好。一夜拂到亮,不睡啊?”“你睏囉?”“不睏。”“一個男人,一個女人來到人世間,就要不停地弄這個事,不歇氣地生娃娃,直到不能。”“不會啊,你亂說,外頭都在講避孕囉,我還不好意思看這些。”“我說的是生物本性,你說的是社會選擇。”“我們的祖先也是這樣?”“不這樣我們從哪裏來?不過好早以前是群婚的,只曉得媽,不曉得爹,說是你們這邊山裏頭到現在還有這種情況。”“嘻嘻,我弄不清。我只要永遠和你在一起。”“你用皂角不用香波囉?”“呃。”“你的氣味好舒服,聞下聞下就不住,”倆人摟在一起愛得不知如何是好。“喂,”“啥子?”“開燈,我要看。”“不,羞死囉。”“我要看嘛。”“你討嫌,先說過,只准看一眼。”“浪小氣啊。”“明天讓你看個夠。”“好難等,弄得貓抓心。”“明天…聽話。”倆人邊親邊說,“好,還是睡囉。”“嗯,你把我抱得氣都出不到。”“我想把你按進心子頭去。”“嘻嘻嘻,”“笑啥子?”“和我頭先想的一模一樣…”“你說嘛。”“啷個好意思說嘛…嗯,我用勁抱你腰杆的時候就恨不得把你按進肚子頭去,嘻嘻嘻。呃,你下頭是不是有根…呃,脆骨?”“啥子?脆骨?嘿嘿嘿嘿。”么哥笑得只差滾下床。“啷個嘛。”“海綿體都不曉得?憨兒?。”“啥子海綿體啊,哪個好意思看這些。”“還睡個啥?都快四點囉。”“你啷個曉得?你都沒得錶,呃,真的…要來四點囉。”“屋頭黑得有點偏綠囉。”“我要拂。”“要得,拂到天亮。”

   
     蕩蕩乾坤,晝夜更迭。核桃樹搖曳不停,幾聲啁啾在天上乍響,該是相思鳥正呼喚破曉,朝霧翻滾,掀起了晨霞,帶出了泥土的芳香。小紅迷亂地趴在么哥胸膛上一聲輕嘆,金色的陽光穿進來,灑在這對熟睡的戀人身上。    
   
     中午了,一串麻雀在枝上嘰嘰啾啾,兩人醒過來,誰都不想起,你望我笑笑,我望你笑笑,燒柴禾、野薄荷、蒿草的氣味灌滿屋子。梳洗完,把昨晚剩下的飯菜熱來吃了,“到外頭逛下?”“要得。”“學校就只有浪大,小得可憐,?”“多好的,昨晚看不清,鄉壩子的學校多數是這樣,只是像個破廟子。呃,你們這頭莊稼長不好,核桃樹就長浪粗?”“我啷個曉得,說是山上好多漆樹。”“哦,還有條河,水好清,綠得發藍。”“我經常在這裏游泳。”“喲,這就是鬧市囉。”“今天趕場,要不然人更少,人家說,縣府請客,全城都知道,你看小到啥地步,說是一平方公里只有幾個人。”“好呃,清靜舍。”“清靜?嘿嘿,你去找秦昭基的時候就曉得啥叫清靜,你走一天路恐怕都見不到一個人影子。”“嘿嘿,這頭比巴城高好多,汽車一路上坡,到處是石頭,泥巴好少,石頭像是石灰石。”“這頭比巴城冷得多,你看現在八月初,我們走路一顆汗水都沒得。”“是嗨舒服。”“呃,我帶你去個好地方,仙境。”“在哪兒?”“幾里遠,翻過前面那座山就是。喂,回去拿游泳衣去。”“不轉去囉,先去看下是啥子仙境。”
   
     翻過山,下面竟是個湖,“啊,真的,叫啥湖?”“我叫它“羅夢湖”。”“蘇格蘭?”“不,我心頭的,要得不?”“要得,走,下去。”巉巖怪石,古樹參天,水清如鏡…喔喲,松樹、柏樹、青扛、柳樹啥都有,倒在水裏,長在岸邊,遮天蔽日,藤子、蔓子掛得像珠簾,也許幾千年前就是這樣,閑雲裊裊,像煙、像霧、像夢…翠鳥掠起漣漪,杜鵑啼紅野花,人間仙境何處尋?“太精彩囉,我從來沒見過浪原始的,和喧囂的巴城兩回事。”“我和幾個老師來游過幾回,這裏的水扎骨頭。喂,乾脆下去,要得不?”“你游泳衣都沒帶。”“怕啥子,一個人都沒得。”小紅飛快脫完,捂住私處跳下水,兩個光屁股在水裏一會蛙式、一會自由式、一會扎猛子,“呃,在學校我的體育是出了名的。”“等我來說嘛。”“我就要自誇,喜歡。”“好冷,上去囉。”“喂,我跳個新疆舞給你看,我又要自誇,嘻嘻。”日頭西沉,煙光凝,暮山紫,小紅翩翩起舞,么哥痴迷地望住她、望住遠山。“望我腦殼後頭做啥子,看太陽?昨天急成啥樣,今天就不看囉?”“我啥都看到囉,鎖在心頭,就像一幅畫,就不曉得是羅夢湖美些還是…”“還消說,當然是我美些,嘻嘻嘻。”幕天席地倆人摟做一團。“嗯,石頭梗得我生痛。”小紅坐起來。“是不是啊。”“哎喲,有蚊子,腿上咬出兩個包來囉。”“我看下,”么哥湊上來蘸了點口水塗上去,“哦,叮狗蟲咬的,沒來頭,一會就好。”“呃,叮狗蟲,啥子叮狗蟲?哼,你罵我是狗,討嫌!”“嘿嘿嘿嘿。喂,你會不會曬脫皮啊?”“啷個會,我經常游的。”“怕不見得啊,有的地方從來沒見過太陽。”“我打死你!哼,和你說話隨時都要小心,你是個壞蛋。”“都是你先撩起的,你憨拂嘛。”“拂點不好?”“好,真的好。”么哥突然不說話了,吻住小紅不放。“唉…”“我都明白,你莫去想過去的事。”“嗯。”
   
     慢慢往回走。“呃,會唱“羅夢湖”不?”“會。”“一路唱。”“我給你伴唱。”““傍青青的山,依碧綠的水,太陽照耀在羅夢湖上…””么哥邊跟邊和,“哎喲,好過癮。”““…如今我和你,你和我,已分離,但在我心中總未忘記,那邊是我和你暢遊的地方,就是在那青山秀美的地方。””“舒服疼囉,浪漂亮的男中音,就是不吭氣,哼。”摟住么哥咬一口。“啷個不用力呃?”“意思到了舍。呃,再唱個啥子?”“隨便。”““村莊,我的小村莊”要得不?”“要得。”“阿根廷民歌都會?你這鬼東西。”唱累了,“唉,早點一道唱多好。”“再來,“田野靜悄悄”好不好?”“好。”“這回我來唱,你來伴。”““田野靜悄悄,四周沒有聲響…我是多不幸,痛苦又悲傷,黑眼睛的姑娘,她把我遺忘。””“呃,唱點中國民歌。”“要得。”“呃,么哥,好像老《白毛女》比樣版戲好聽些。”“呃。”“賀綠汀那一群音樂家、藝術家太棒囉。”“嗯,那時候人材輩出,共產主義思潮對有志青年魅力無窮,他們是卓越的藝術家,有良好的教養、個人修為和才華,不過,他們沒想到自己是為殺害無數地主推波助瀾,被用來釘死地主。歷史終歸會塵埃落定,正本清源的。”“么哥,你莫說這些,我怕,我真的好怕。”
   
   
   
   
   
   七十六
   
   
   
     “秦昭基那地方是最偏远的,全是山路,爬大坡,你走得快也要走两天,路上多小心。”小红不想让他走又没办法。“呃,我走啰。”平时没练过,突然走百十里地,么哥精疲力尽才捱到,一对脚上磨出七八个泡,“昭基。”“来啰,么哥,进来,进来。”“噢,是元愚嘛,坐,随便坐。”一个清秀的乡下妇人,脚是不大方便。“哦,是大嫂嘛。”“小惠、仁儿过来喊叔叔。”一儿一女,又乖又结实,么哥赶快从包里取出糖果、点心。“你坐,我打水来。”昭基抢下爱人手上的木盆去厨房。“来,先烫下脚,我事前就知道你不住的。呃,十几年来,你是第一个到这山寨来看我的同学。这儿好穷,是不是?”“是。” “来,先看下我的小天地,书房、修理间都在这里。”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哪像么哥那样乱七八糟。“哦哟,浪多干电?还有蓄电池?”“山里头没得电,我十几年前就在作准备一直弄到现在才顺手的,在这里处得好熟,谁都知道我是通讯兵出身,修电器的老师傅,附近几个区广播站的机子坏了都情愿找我修,干电就是他们送的,我啷个买得起呀,嘿嘿,戴起耳机听外头的新闻、西洋音乐,鬼都不晓得,连我那口子都不知道。现在美国人忙登月球,中国人忙将娃儿赶到乡下来,嘿嘿嘿,我们这头来好多,造孽。”么哥暗忖,“昭基谈笑风生的,有啥病啊。”“我试下,哦,好清晰。”“你坐一会,我去厨房帮下手。”“呃。”“你叫啥名子?”“我叫景仁,姐姐叫景惠。”“几岁啦?”“我六岁,弟弟四岁,下个月我就读一年级啰。”么哥不觉得景惠走路有啥大毛病,两个娃儿都好乖。桌子摆好了,一盘腊肉,两碗蔬菜,一碟炸黄豆,已是昭基最好的东西了,点了两个油灯吃饭。“来,请。”“元愚,没啥招呼你,随便点。”昭基给他爱人、两个娃儿叨菜,“亲亲一家人,啷个会想到死啊。”“么哥,来,喝酒。来一趟不容易,唉,“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是,是…”么哥不敢答腔,杜甫这首诗太伤感。“呃,昨晚你歇客栈?”“呃。”“这头穷得连被子都没得,也没得棉胎,只有棉花砣砣,黑漆漆的,脏得要命,还要拿秤来秤,嘿嘿。”“是的,我没脱衣服,在板凳上睡了一夜,嘿嘿,幸亏是八月。”“这头是高寒山区,冷得很。”“田慧芬的事我知道啰,伤心事莫提起,现在这个秦小红我对她印象好好,你要好好珍惜。”“呃。”“再喝一杯要得不?吃完杀一盘,我没得事找了些黑、白石头做了副围棋,七大八小的,可以下就是啰,两个娃娃都在学。”收拾完了摆上棋盘,么哥落子如飞,“喂,么哥,你下的啥棋啊?撒豆子?跟哪个学的?”“呃、呃,院子头几个…”么哥不动脑筋,步步随手。“这样不得行舍,幸亏你初学,还可能改过来,你要打谱,要有全局观念。我晓得你忙,心思不在这上头,但是也不能把手下坏了嘛。这里头学问深得很,我拿给你磨性子的,不是拿来耍的。算啰,莫下啰,摆几个定式算啰。”基昭不高兴了。“这样子,你走个三三我来挂,先说过,走完你就复盘,错了重来,还得把道理说出来。”昭基可严厉,边走边训,么哥一句也不敢吭。“哼,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那啷个行?我就不信天底下有啥子调侃围棋,难道棒子学理工的也是这样子?”“是的。”“那他心不在焉,人家有本钱,你有啥本钱?”“呃。”“你晓得围棋是啥东西?是数学,是兵法,是做人的道理,黄帝弄来教育儿子、教育子民的,不是拿来耍的,哼。”“是,是的。”“好,我摆个模样,你看黑棋啷个走?”“哦,白棋太厚,黑棋太孤。”“对,啷个做呃?”“做活。”“对了舍,敌强我弱务求其生。你现在就是这几颗黑子子,随时都可能死,做活要紧!呃呃呃,不是为活而活,活得浪可怜有啥意思?要活出点味道来,最好是先手活,你也太随手了。”弄到半夜,大嫂起来叫昭基进去,“昭基,晏啰,人家来一趟不容易,你就像教训儿子那样说话?”“嘿,我当他是弟弟,换个人我好精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