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类-弋夫(二十六)

七十二
   
   
   
     入冬以后,巴城各机关、厂矿相继成立三结合革命委员会来主持工作。梅厂长突然坐小道奇去展览馆找么哥,“小李,你收拾收拾东西跟我回去,咱厂马上成立革命委员会,俺是第一把手,俺说了算。”“呃、嗯…”“咋??哼哼啥?俺跟你说话。区上表扬你,说你工作积极,是不错,但是抓革命,促生产一样重要。你在外头混了一年多了,够啦。你不是就爱法(耍)个技术、法个啥吗?这回好,卫技术员有个同学在医药采购站,说现在缺化学试剂盐酸,有间大厂要得多,叫咱生产试剂。唉哟,试剂哪,小李,这可是科学,真正的科学,一粒砂子不能掺,差一厘、差一毫就弄不成。不过这小卫老解不开疙瘩,挨了一顿打,断了两根骨头,就三天两头病,拖拖拉拉…”“呃,区头布置要搞迎九大…”“啥九大?噢,俺党的第九届全国代表大会?噢噢,我当是那个啥啦,如果俺不犯错误,说不定也能坐主席台,你要知道,你梅书记一辈子倒霉,跟俺一起闹革命的战友都当将军啦,唉,好喽,不说啦,那你至少明天回厂布置会场,九大开完就回厂,听见吗?”“嗯。”

   
     翻年了,这个冬天又冷又湿,棒子当了一年助教又要重打锣鼓另开张,叫去东北一个铁矿里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三月初报到。矿院的工作刚上路,指导学生解完习题就去实验室搞研究,现在却要下矿井,棒子心烦也没得法,和弟兄们喝闷酒,话少了一大半。棒子快三十岁了,还没见个女朋友,他不吭气别人也不好问,只有二哈说得出,“咋个些,还是老子说话灵验…”袁二哥也来三十岁了,听了就火起,“大丈夫何患无妻,哪个像你这饿鬼。”那时,一般人二十来岁就结婚,到三十岁还没落便心慌。
   
     正月十六,大年第二天,断龙桥头停了十几辆卡车,敲锣喧天、彩旗飞舞,是送知识青年下乡,一个个孩子身上背了背包,手上拎起杂物,母子、父女、兄妹、姐弟手拉手千叮咛,万嘱咐,一声出发令,哭成一团,应了杜甫的句子,“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陶春秀两眼哭成红杏子,将小抗美、小援朝送上了车,她啷个舍得两个宝贝儿子?奈何丈夫坐牢,就赖也赖不脱。送完儿子还有任务,赶快抹干眼泪和一群街道委员去沙坝子跳忠字舞,“亲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我们有多少热情的话儿要对您讲,我们有多少热情歌儿要对您唱。”坝子上几千人跳,都是机关单位上派来的,只有委员们这堆最闹热,围观的人一层又一层,看老婆娘们跳舞真希罕,“喂,莫跟老娘学喎,老娘跳的舞你们学不到,一回不合一回,嘻嘻嘻嘻嘻。”
   
     么哥一回厂就派去给卫技术员当助手,化学于么哥只有一点书本知识,毫无实践可言。厂穷,正规化工设备是买不起的,只有用土法代替。试剂盐酸实际不外是粗盐酸重蒸馏得出,可哪有够大的重蒸馏器?便是有也没钱买。老卫想出个好办法,用粗水管做成夹套加热器,七八根玻璃管架在其中,用蒸气加热玻璃管中的粗盐酸,氯化氢气体经冷却吸收便完成。这办法好,比电加热爆沸现象少很多,品质有保证,一串七八组,加热面积大产量也大。方法不错,就是逃逸出来氯化氢气体叫人受不了,再生布工作服不消三天就粉了,烂得没法穿,需要在接口上想办法,么哥很快就明白了。器具、工艺基本可行后,卫技术员留么哥在试剂车间负责质量,去完成月计划,自己回实验室去搞试剂甘油试验。这安排的确合理,生产装置虽可用却毛病百出,留么哥下来除了他自己能解决问题外,跟机修车间的师傅打交道也比老卫强多了。么哥从三忠于狂热分子一下子走进了化工生产的狂热中去,不用说,搞技术报效国家始终在他心里占上风。么哥开始恶补化学、化工技术,终日呆在厂里干活,一身破烂,周家祠堂突然钻出个大叫化子。不过,谁也没有留意到,电子、化工应用技术如何将养他的伤口、砥砺他的精神、滋润他对历史、美术、音乐的那份诚挚。还是傅老师说得对,“情感教育是没有边际的。”
   
   
   
   
   
   七十三
   
   
   
   
     八月骄阳似火,黄昏时分,一个女子站在马路对面等人,短袖、短裤,正是秦小红。么哥拿了游泳裤出来,两人一道去老鹰岩,没走两步木拖鞋烂了,么哥刚弯下腰,秦小红跑过来一下子从他头上跨过,哈哈大笑。么哥起身骂道,“儿马婆!”“现在才晓得?嘻嘻,你说你小时候拂,我比你拂得多。”弄不好木拖板,干脆不要啰,么哥赤脚陪她去耍。“哼,搞这些我不用现学的。”“我不怕。”小路旁,一丛刺蓬蓬,么哥顺手扯了个金樱子(蜂糖罐,Tangx guanb guanb)边走边剥,“试下甜不甜?”“有点甜,夹嘴的,呸。”么哥抠出几粒种子顺手塞进秦小红的后颈窝头。“哎哟,痒死啰,痒死啰。”秦小红边抓痒边喊,蜂糖罐的种子粘在肉上好难抠下来。“还拂不?”“要拂,我肯定要报复。哼,没来头,一会下水就洗脱啰。”秦小红的游泳衣在家头就穿上的,游得不错,还会自由式,玩了一阵,舒服透了,上岸歇下。今天游泳的人多,有小孩子卖冰棍,秦小红买了递一根给么哥,自己站在后头边吮边笑,待到甜味吮完,一下子将冰棍塞进么哥夹肢孔(腋下)里,飞快跑到岩上去。么哥本能地将冰棍夹得紧紧的,半天才松开,冰水滴滴拉拉,狼狈不堪,岸边的人笑得合不拢嘴,秦小红站在岩上做鬼脸。太阳下坡了,山路幽暗,回去的路上么哥不说话,生就一个促狭鬼,反倒让人耍了,弄得哭笑不得。秦小红凑上前,“生气啰?”“没有。”一把将小红搂在怀里亲个没够。“我想把你吞下去…”“哎,我也是,我早就知道会有今天的…”
   
     么哥回厂拖出他的滑杆单车,“走,送你回家换衣服,穿湿的会生病。”一把抱小红坐在中杠上,下坡路,晚风吹得呼呼响,“嘻嘻,么姑娘配么儿,多好。”“呃。”“脸厚,答得浪干脆。喂,坏东西,这样撇脱就把我弄到手啰?”“你各人喜欢我嘛。”“哦,我送上门的?”“根本不是,我本心就喜欢你。”“那你为啥不说?要等我来找你。那件事都过了三年啰,就是不开口。”“我不敢说嘛。”“头先你又浪勇敢?”“弄急了嘛。我…我实在觉得配不上你,大小姐,我像个讨饭的…又是黑五类。”“哪个说的?浪自卑啊?”“是…莫弄些来害人。”“我们赤条条来到世上,有啥地位可分?只要心甘情愿。”“呃,毛主席说…”“呃,你少来,都不是本心话,我晓得,“在阶级社会中,人们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是,考验一个人的是生活,不是誓言。”“那还好个啥?我下车!”么哥把住龙头不放。“讲真心话都不行?我只是有点犹豫…”“不行!浪差火!”“的确是这样,跟头栽多啰…从前我哪是这个样儿,说这种泄气话我还是第一次,不过也是最后一次。”秦小红在哭。“莫哭,其实我心头也不住。”“嗯…”
   
     到小红家了。“等我半个钟头。”“要等浪久啊。”“我是女的,要洗头、洗澡。哎哟,屁股都坐麻啰。”“嘿嘿,和你在一起我都变成娃娃啰。”“那有啥不好,天底下哪有浪多正经事。等我,耐心点,听话。”扮个鬼脸。小红换了件衬衫,一条花裙子跳上车,“浪洋盘啊。”“嘿,我不嫌你脏、不嫌你破,你倒过来嫌我。哼,年轻不妖够,老来阴倒怄。”头发还是湿的,“用香波洗头?”“嘻,我晓得你又不喜欢,田慧芬就用皂角。要是我用皂角,又搥,又熬,那你要等到啥时候?恐怕地上都要站出两个窝窝来啰,嘻嘻嘻。”么哥在人丛中穿来穿去。“哈,全巴城都在望我们两个。”“好来劲,行注目礼。”“对了舍,早像这样多好。呃,巴城最多只有十个人骑单车,没得把蛮力啷个爬坡?”“是的,你后头有条大公牛。”“嘻嘻嘻嘻。”乌尤巷那坡当然骑不上去,推门进家都九点半了,两人都饿得不行。“外婆、伯母。”“噢,这么晚了,还没吃饭吧?”“没有。”“坐吧,快坐,我去炒饭。”李家二老对秦小红从来印象好,这闺女总是面带笑容,瓜子脸,丹凤眼,穿啥衣服都好看,就是洋气点,只怕么哥配不上。“来,将就吃。”外婆、李太太将炒包谷饭、泡菜端上小桌子,两人端起就扒。“喂,忘了问你,那两本书看完没得?”“噢,捧诵尽悉。哼,陈年老帐都记得。”“走马观花啊?”“哪个说的,嵇康的文章好难弄,我啃了大半年还不止,你死讨嫌。就是德彪西的曲子没听过,不晓得他啥子音乐中的印象主义。”“哦,我剩了张他的《牧神》,刚巧抄家之前同学借去了。现在啥都听不成啰,唱机、放大器全砸了。”“说贝多芬的曲子像黑白格子,倒还有点味道。”“嘿嘿嘿嘿。”“嵇康也有软弱之处,明明是说孔夫子等先贤不对又绕来绕去,孔子用所谓闻《韶》,所谓郑卫、桑间濮上之音去品评音乐的好坏、哀乐,本来靠的就是诗的文学部份和善恶观,然后硬栽在音乐脑壳上,这门是哀、这门是乐、这门是淫,这门是亡国之音。这就是提倡甚么、反对甚么,为的是教化和管束。”“是舍,同一个曲牌本来就可以填进喜怒哀乐,情绪迥异的词来。”“你看,《东方红》本来就是支信天游嘛,用来唱儿女私情的,现在用来歌颂领袖,就一下子伟大庄严起来,分明是文学内涵和政治内涵决定的。”“嘿嘿嘿嘿。”“嵇康很精道,“心之与声,明为二物”,音乐本来就没有可读性嘛,用来抒情的,可意会不可言传,哪能贴标签。至于摹仿,像啥子像啥子在音乐中所占的比例极微。”“嗯。”么哥大吃一惊,“她哪是啥子儿马婆啊,是性情,罪过。”“喂,你我听同一支无标题音乐,感受会不会一样?”“不会。”“对,各人的生活、经历、想法都不一样嘛。不仅如此,人类用音乐驰骋在广大的精神世界里,其间有多少意识与非意识、理性与非理性呀,哪能仅仅屈就在狭隘的善恶观里?喂,考试及格不?”“不敢、不敢,我只是给你看下而已。”“你?你是安了心的。”“你也太小心啰。”“哦,刚才忘了说,文艺为政治服务原来不是共产党发明的,孔子之前就有。”“是,古今中外都有,只看宽容度啰。”“喂,你就吃完啰,倒进去的是啊?”
   
     没坐多久又得送小红回去,“么哥,实在,我感性些,不大注重理论,就喜欢唱歌,比较歌剧唱腔和民歌就更喜欢民歌。我会唱好多外国民歌,你相信不?呃,哪天唱给你听。”“现在就唱嘛。”“单车上啷个唱?抖的。”“下来,小声唱。”“呃,就只能唱中国民歌啰。”“呃。”“唱个《花儿》“…山中的牡丹闹春天哪,春天的牡丹惹了少年。””么哥在后头跟了两句,“咦,你也爱唱?嗓子多好的,明天一路唱,晏啰,人家以为是两个疯子。”么哥这才说起傅老师和音乐。“不坐单车啰,我要听你摆。”秦小红听得眼红红的,“从见到你第一天起,我就觉得你像是落到稀泥巴头啰,在那里拚命挣扎,慢慢察觉你有知识、有腰杆,心甘情愿在那个烂厂头做牛做马,不像那些破落子弟,一天唉声叹气,弄得瓢都舀不起来。老实讲我和好几个男同学耍得好,他们只晓得谈音乐、搞音乐,就没有你身上这股气气。”“臭气。”“对,和幽默感。”“好啰,讲别的。”“嗯,还不爱听好话。”“你爹妈一定反对我们两个好。”“哎呀,你莫说这个,我是我。”入夜才走到,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我爱你。”“我爱你。”“等了三年才说,你呀…”想哭,转身进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