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时评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国家犯罪、执政党犯罪与政府犯罪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五)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六)
·中央直属企业的违法经营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七)
·新闻评述:三鹿破产 结石患儿获赔无望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八)
·重庆的文强同志将我党的反廉倡腐工作做到了极致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九)
·ZT-中共要将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中国局域网
·广电总局的功能是做道德法官?
·李荣融同志的逻辑思维能力
·国家寄生虫知多少
·国家蛀虫知多少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十)
·薄熙来是个弱智还是神经病?
·英媒:北京系统性地破坏哥本哈根协议
·什么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利益
·中共破坏哥本哈根会议的动机何在?
·ZT-零八宪章签署人:我们愿与刘晓波共同承担责任
·致刘晓波
·中国二十年最黑暗的一天,中共之殇-刘晓波被重判十一年监禁
·zt-税赋全球第二,居民怎敢消费
·共产党官场浮世绘-县机关抓空了
·中国政府今年要花一千亿买公车,去年花了八百亿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最终篇)
·新年第一帖:哈哈哈(注意看音译)
·抑制房价有什么灵丹妙药?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一)
·我们不仅仅需要独立的法院,同样需要独立的检察官
·温家宝其人其事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二)
·我党中央不是反复强调过不存在特供吗?中央军委这是在做什么?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四)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五)
·新闻文摘并评论:中移动称转发“黄段子”短信功能将被停
·中国共产党及其政府略等于地痞流氓与谷歌的也许离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六)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七)
·真的有七成以上网民支持网络信息过滤?
·中国人权的国进民退
·死猪不怕开水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八)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九)
·新闻摘录并评论:俄将烧毁10万吨华商货物 被指诋毁中国制造形象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
·迟到的正义=变馊了的正义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一)
·论人民的政党和权力是人民给的
·ZT-世界媒体自由榜中国排行倒数第八
·抓手机黄段子正显示了中共的无能与作秀
·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类-弋夫(二十六)

七十二
   
   
   
     入冬以后,巴城各机关、厂矿相继成立三结合革命委员会来主持工作。梅厂长突然坐小道奇去展览馆找么哥,“小李,你收拾收拾东西跟我回去,咱厂马上成立革命委员会,俺是第一把手,俺说了算。”“呃、嗯…”“咋??哼哼啥?俺跟你说话。区上表扬你,说你工作积极,是不错,但是抓革命,促生产一样重要。你在外头混了一年多了,够啦。你不是就爱法(耍)个技术、法个啥吗?这回好,卫技术员有个同学在医药采购站,说现在缺化学试剂盐酸,有间大厂要得多,叫咱生产试剂。唉哟,试剂哪,小李,这可是科学,真正的科学,一粒砂子不能掺,差一厘、差一毫就弄不成。不过这小卫老解不开疙瘩,挨了一顿打,断了两根骨头,就三天两头病,拖拖拉拉…”“呃,区头布置要搞迎九大…”“啥九大?噢,俺党的第九届全国代表大会?噢噢,我当是那个啥啦,如果俺不犯错误,说不定也能坐主席台,你要知道,你梅书记一辈子倒霉,跟俺一起闹革命的战友都当将军啦,唉,好喽,不说啦,那你至少明天回厂布置会场,九大开完就回厂,听见吗?”“嗯。”

   
     翻年了,这个冬天又冷又湿,棒子当了一年助教又要重打锣鼓另开张,叫去东北一个铁矿里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三月初报到。矿院的工作刚上路,指导学生解完习题就去实验室搞研究,现在却要下矿井,棒子心烦也没得法,和弟兄们喝闷酒,话少了一大半。棒子快三十岁了,还没见个女朋友,他不吭气别人也不好问,只有二哈说得出,“咋个些,还是老子说话灵验…”袁二哥也来三十岁了,听了就火起,“大丈夫何患无妻,哪个像你这饿鬼。”那时,一般人二十来岁就结婚,到三十岁还没落便心慌。
   
     正月十六,大年第二天,断龙桥头停了十几辆卡车,敲锣喧天、彩旗飞舞,是送知识青年下乡,一个个孩子身上背了背包,手上拎起杂物,母子、父女、兄妹、姐弟手拉手千叮咛,万嘱咐,一声出发令,哭成一团,应了杜甫的句子,“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陶春秀两眼哭成红杏子,将小抗美、小援朝送上了车,她啷个舍得两个宝贝儿子?奈何丈夫坐牢,就赖也赖不脱。送完儿子还有任务,赶快抹干眼泪和一群街道委员去沙坝子跳忠字舞,“亲爱的毛主席,我们心中的红太阳…我们有多少热情的话儿要对您讲,我们有多少热情歌儿要对您唱。”坝子上几千人跳,都是机关单位上派来的,只有委员们这堆最闹热,围观的人一层又一层,看老婆娘们跳舞真希罕,“喂,莫跟老娘学喎,老娘跳的舞你们学不到,一回不合一回,嘻嘻嘻嘻嘻。”
   
     么哥一回厂就派去给卫技术员当助手,化学于么哥只有一点书本知识,毫无实践可言。厂穷,正规化工设备是买不起的,只有用土法代替。试剂盐酸实际不外是粗盐酸重蒸馏得出,可哪有够大的重蒸馏器?便是有也没钱买。老卫想出个好办法,用粗水管做成夹套加热器,七八根玻璃管架在其中,用蒸气加热玻璃管中的粗盐酸,氯化氢气体经冷却吸收便完成。这办法好,比电加热爆沸现象少很多,品质有保证,一串七八组,加热面积大产量也大。方法不错,就是逃逸出来氯化氢气体叫人受不了,再生布工作服不消三天就粉了,烂得没法穿,需要在接口上想办法,么哥很快就明白了。器具、工艺基本可行后,卫技术员留么哥在试剂车间负责质量,去完成月计划,自己回实验室去搞试剂甘油试验。这安排的确合理,生产装置虽可用却毛病百出,留么哥下来除了他自己能解决问题外,跟机修车间的师傅打交道也比老卫强多了。么哥从三忠于狂热分子一下子走进了化工生产的狂热中去,不用说,搞技术报效国家始终在他心里占上风。么哥开始恶补化学、化工技术,终日呆在厂里干活,一身破烂,周家祠堂突然钻出个大叫化子。不过,谁也没有留意到,电子、化工应用技术如何将养他的伤口、砥砺他的精神、滋润他对历史、美术、音乐的那份诚挚。还是傅老师说得对,“情感教育是没有边际的。”
   
   
   
   
   
   七十三
   
   
   
   
     八月骄阳似火,黄昏时分,一个女子站在马路对面等人,短袖、短裤,正是秦小红。么哥拿了游泳裤出来,两人一道去老鹰岩,没走两步木拖鞋烂了,么哥刚弯下腰,秦小红跑过来一下子从他头上跨过,哈哈大笑。么哥起身骂道,“儿马婆!”“现在才晓得?嘻嘻,你说你小时候拂,我比你拂得多。”弄不好木拖板,干脆不要啰,么哥赤脚陪她去耍。“哼,搞这些我不用现学的。”“我不怕。”小路旁,一丛刺蓬蓬,么哥顺手扯了个金樱子(蜂糖罐,Tangx guanb guanb)边走边剥,“试下甜不甜?”“有点甜,夹嘴的,呸。”么哥抠出几粒种子顺手塞进秦小红的后颈窝头。“哎哟,痒死啰,痒死啰。”秦小红边抓痒边喊,蜂糖罐的种子粘在肉上好难抠下来。“还拂不?”“要拂,我肯定要报复。哼,没来头,一会下水就洗脱啰。”秦小红的游泳衣在家头就穿上的,游得不错,还会自由式,玩了一阵,舒服透了,上岸歇下。今天游泳的人多,有小孩子卖冰棍,秦小红买了递一根给么哥,自己站在后头边吮边笑,待到甜味吮完,一下子将冰棍塞进么哥夹肢孔(腋下)里,飞快跑到岩上去。么哥本能地将冰棍夹得紧紧的,半天才松开,冰水滴滴拉拉,狼狈不堪,岸边的人笑得合不拢嘴,秦小红站在岩上做鬼脸。太阳下坡了,山路幽暗,回去的路上么哥不说话,生就一个促狭鬼,反倒让人耍了,弄得哭笑不得。秦小红凑上前,“生气啰?”“没有。”一把将小红搂在怀里亲个没够。“我想把你吞下去…”“哎,我也是,我早就知道会有今天的…”
   
     么哥回厂拖出他的滑杆单车,“走,送你回家换衣服,穿湿的会生病。”一把抱小红坐在中杠上,下坡路,晚风吹得呼呼响,“嘻嘻,么姑娘配么儿,多好。”“呃。”“脸厚,答得浪干脆。喂,坏东西,这样撇脱就把我弄到手啰?”“你各人喜欢我嘛。”“哦,我送上门的?”“根本不是,我本心就喜欢你。”“那你为啥不说?要等我来找你。那件事都过了三年啰,就是不开口。”“我不敢说嘛。”“头先你又浪勇敢?”“弄急了嘛。我…我实在觉得配不上你,大小姐,我像个讨饭的…又是黑五类。”“哪个说的?浪自卑啊?”“是…莫弄些来害人。”“我们赤条条来到世上,有啥地位可分?只要心甘情愿。”“呃,毛主席说…”“呃,你少来,都不是本心话,我晓得,“在阶级社会中,人们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是,考验一个人的是生活,不是誓言。”“那还好个啥?我下车!”么哥把住龙头不放。“讲真心话都不行?我只是有点犹豫…”“不行!浪差火!”“的确是这样,跟头栽多啰…从前我哪是这个样儿,说这种泄气话我还是第一次,不过也是最后一次。”秦小红在哭。“莫哭,其实我心头也不住。”“嗯…”
   
     到小红家了。“等我半个钟头。”“要等浪久啊。”“我是女的,要洗头、洗澡。哎哟,屁股都坐麻啰。”“嘿嘿,和你在一起我都变成娃娃啰。”“那有啥不好,天底下哪有浪多正经事。等我,耐心点,听话。”扮个鬼脸。小红换了件衬衫,一条花裙子跳上车,“浪洋盘啊。”“嘿,我不嫌你脏、不嫌你破,你倒过来嫌我。哼,年轻不妖够,老来阴倒怄。”头发还是湿的,“用香波洗头?”“嘻,我晓得你又不喜欢,田慧芬就用皂角。要是我用皂角,又搥,又熬,那你要等到啥时候?恐怕地上都要站出两个窝窝来啰,嘻嘻嘻。”么哥在人丛中穿来穿去。“哈,全巴城都在望我们两个。”“好来劲,行注目礼。”“对了舍,早像这样多好。呃,巴城最多只有十个人骑单车,没得把蛮力啷个爬坡?”“是的,你后头有条大公牛。”“嘻嘻嘻嘻。”乌尤巷那坡当然骑不上去,推门进家都九点半了,两人都饿得不行。“外婆、伯母。”“噢,这么晚了,还没吃饭吧?”“没有。”“坐吧,快坐,我去炒饭。”李家二老对秦小红从来印象好,这闺女总是面带笑容,瓜子脸,丹凤眼,穿啥衣服都好看,就是洋气点,只怕么哥配不上。“来,将就吃。”外婆、李太太将炒包谷饭、泡菜端上小桌子,两人端起就扒。“喂,忘了问你,那两本书看完没得?”“噢,捧诵尽悉。哼,陈年老帐都记得。”“走马观花啊?”“哪个说的,嵇康的文章好难弄,我啃了大半年还不止,你死讨嫌。就是德彪西的曲子没听过,不晓得他啥子音乐中的印象主义。”“哦,我剩了张他的《牧神》,刚巧抄家之前同学借去了。现在啥都听不成啰,唱机、放大器全砸了。”“说贝多芬的曲子像黑白格子,倒还有点味道。”“嘿嘿嘿嘿。”“嵇康也有软弱之处,明明是说孔夫子等先贤不对又绕来绕去,孔子用所谓闻《韶》,所谓郑卫、桑间濮上之音去品评音乐的好坏、哀乐,本来靠的就是诗的文学部份和善恶观,然后硬栽在音乐脑壳上,这门是哀、这门是乐、这门是淫,这门是亡国之音。这就是提倡甚么、反对甚么,为的是教化和管束。”“是舍,同一个曲牌本来就可以填进喜怒哀乐,情绪迥异的词来。”“你看,《东方红》本来就是支信天游嘛,用来唱儿女私情的,现在用来歌颂领袖,就一下子伟大庄严起来,分明是文学内涵和政治内涵决定的。”“嘿嘿嘿嘿。”“嵇康很精道,“心之与声,明为二物”,音乐本来就没有可读性嘛,用来抒情的,可意会不可言传,哪能贴标签。至于摹仿,像啥子像啥子在音乐中所占的比例极微。”“嗯。”么哥大吃一惊,“她哪是啥子儿马婆啊,是性情,罪过。”“喂,你我听同一支无标题音乐,感受会不会一样?”“不会。”“对,各人的生活、经历、想法都不一样嘛。不仅如此,人类用音乐驰骋在广大的精神世界里,其间有多少意识与非意识、理性与非理性呀,哪能仅仅屈就在狭隘的善恶观里?喂,考试及格不?”“不敢、不敢,我只是给你看下而已。”“你?你是安了心的。”“你也太小心啰。”“哦,刚才忘了说,文艺为政治服务原来不是共产党发明的,孔子之前就有。”“是,古今中外都有,只看宽容度啰。”“喂,你就吃完啰,倒进去的是啊?”
   
     没坐多久又得送小红回去,“么哥,实在,我感性些,不大注重理论,就喜欢唱歌,比较歌剧唱腔和民歌就更喜欢民歌。我会唱好多外国民歌,你相信不?呃,哪天唱给你听。”“现在就唱嘛。”“单车上啷个唱?抖的。”“下来,小声唱。”“呃,就只能唱中国民歌啰。”“呃。”“唱个《花儿》“…山中的牡丹闹春天哪,春天的牡丹惹了少年。””么哥在后头跟了两句,“咦,你也爱唱?嗓子多好的,明天一路唱,晏啰,人家以为是两个疯子。”么哥这才说起傅老师和音乐。“不坐单车啰,我要听你摆。”秦小红听得眼红红的,“从见到你第一天起,我就觉得你像是落到稀泥巴头啰,在那里拚命挣扎,慢慢察觉你有知识、有腰杆,心甘情愿在那个烂厂头做牛做马,不像那些破落子弟,一天唉声叹气,弄得瓢都舀不起来。老实讲我和好几个男同学耍得好,他们只晓得谈音乐、搞音乐,就没有你身上这股气气。”“臭气。”“对,和幽默感。”“好啰,讲别的。”“嗯,还不爱听好话。”“你爹妈一定反对我们两个好。”“哎呀,你莫说这个,我是我。”入夜才走到,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我爱你。”“我爱你。”“等了三年才说,你呀…”想哭,转身进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