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类-弋夫(二十四)

六十六
   
   
   
     棒子一伙大学生终于找到了支持红造司的串连学生,学生之间说话容易,于是红造司的头头同意让栾队长放么哥。抬回家来,看见儿子人都去了半边,李太太、外婆两眼通红忙不迭地收拾床铺。是的,回得来便是万幸,苟全性命最要紧。

   
     元慧、程大夫谁有空谁过来,抱抱小梅,看看么哥。小梅才七个月,前屋摆了张小床,晚上跟么哥母亲睡。这孩子精灵,一逗就笑,依依呀呀,都在冒话了。外婆、李太太可疼这重外孙、外孙女了,抱来抱去,“来,笑一个。噢,笑一个。摆摆手,噢,摆摆手,乖。”“来,点点虫虫飞,飞,飞。”“小耗子,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吱吱吱,叫奶奶…”么哥慢慢地平复,瘀血大部份消了,只剩下两圈紫黑色的眼圈褪不掉,像戴了副墨镜,脑壳一阵阵胀痛,太阳穴经常暴暴的,坐也不是,躺也不行。好些的时候便做白日梦,睡了便发恶梦,总是想到死,要么是自己,要么是田慧芬,惊醒了,睁眼睛到天明,好在没变傻,脑子清楚。小梅见到他就哭,后来好些了,只把脸背过去,躲他。一天元慧抱小梅到么哥床头,“好些啰?”“好些啰。”“来,叫么舅,叫么舅,噢,还不会,笑一个,笑一个。”“姐,小梅是开刀拿出来的?”“嗯,我盆腔狭窄。”“严重不?”“有点。”“要是几十年前,恐怕你和小梅都要死。”“你说甚么?你懂甚么?”么哥母亲在旁边听见气坏了。“妈,我又不是咒她。”“你还说!”元慧虽是医生,心里也不是滋味,呆了没大一会就抱孩子走了,“妈,今天我带小梅回医院睡。”李太太回过头来,“你浑啦,你那脑子咋长的?才好一点就胡说八道,你元慧姐对你这样好…”么哥心里歉歉然,靠了一会,又转过脸去续继做他的白日梦。“…生命个体都有自己的缺点,所在乎的是整个体系的良性代谢。这是谁说的?记不起啰…”眼睛迷糊起来,“嗯,豆娘是来过,那两个纸包上有她的气味…小青梅,小青梅,我想你,想你,啷个不说话?我晓得你不会来我这里,小寡妇,难得见人…噢,好多蚂蚁,好多虫,好多蛾子,密密麻麻的,啊哟,好多虫蛋啊。”“在乱想些啥子啊?”“妹儿?哎呀,你满身都是血。”么哥瞪大眼,张大嘴,只有天花板上的烂报纸在晃荡。
   
     小抗美、小援朝两个乖孩子考进了初中,可没两天就遇上停课闹革命,天天在家里玩没事就来逗逗小梅,有时芳妤也抱喜喜下来跟小梅作伴。棒子每天除了上同学那儿坐下,便来陪么哥。“呃,么哥,去年十月,十七中的邢主任跳楼自杀啰。我今天上午和大腊生几个去过十七中,都八、九年没去过啰。”“邢主任其实是很负责任的,记性太好。”“咦,你还有菩萨心肠啊,你遭他修理过的,确实,说他贯彻资产阶级教育路线,也不能要人家的命嘛。老刘校长在县里挨不住斗,上吊死啰。”“唉,这起小官也只算得可怜的老百姓…”“陆书记躲脱啰,两年前回北京去啰,那里大官多,啷个轮得到她。”“见到傅老师没得?”“没有,晓得是哪个说的,说她在蓉城的疯人院。”“大腊生回来啰?”“呃,龟儿挨球啰,听说在学校整人整得凶,左得希奇,逼死几个老师、同学,包括他自己的女朋友,去年大串连的时候去南方煽风点火,回北京就被扣留,关了几个月,才放回家。估计不会是五一六分子,想来他攀不上…不过,这回见面,他好像通达些了。”棒子也常说起他的力学、他的毕业论文,“么哥,爱因斯坦对时间的演绎并不清楚,我将来或许会研究这个问题。”“呃,时间是矢量吗?”棒子吃惊地望了么哥一眼,么哥显然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是,时间便有物质性,如果不是…”“真有点像无中生有这类命题了,李老子说无生有。”肥狗是学数学的,更有兴趣,不过却触动了他的伤心处,想起死去的女朋友,“呃,我有个朋友,以前想研究一个题目,就是找出生命中的时间基因来,如果找得到,长寿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现在流行的说法是由细胞分裂次数决定。”“种群的活力以长寿为标准?哦,将来满街都是老头子、老太婆,又是鼻涕又是痰。”么哥笑起来。“不,这种长寿是充满活力、充满朝气、奋进向上的…”肥狗慷慨激昂。“嗯,可以消灭人类的大概就是自己。”“我相信人类的自我调节能力。”肥狗一下子站了起来。“也道是,谁能挡得住人类的好奇心?谁能挡得住进步?”
   
     大头有时也来听听他们争论,想起读书的时光,想起要一辈子当苦力便不多开口,坐久了,没人理会,心烦起来。一天晚上来么哥床边坐,老不说话,“啥事不高兴?闷起。”“没得啥子,呃,么哥,从你进工厂那天起你就在变,还是袁二哥先看出来的,虽然我不完全同意他的看法,他说机器吃掉了你的心肝,像卓别麟演的戏,你变成了机器人,你没有灵魂…当然,我是知道的,你龟儿一天到黑胡思乱想,乱看书,感情丰富,不过,你完全继承了你老汉科学救国的片面思想,”“喂。”“噢,对不起,伯父。”大头作状打个拱,“共产党把人分成红五类、黑五类,你呢,你把搞科学技术的视为一等人,其它都是为嘴奔忙的、分别人钱的骗子、空口说白话的骗子,都是下等人。对菩萨、对圣贤、对帝王你都不得点恭敬,你心头的伟人不多,我估计就只有欧几里德、牛顿、爱因斯坦这些,呃、呃,你不要不承认,看你和棒子、肥狗说话有几认真,和老子说话,和袁二哥、松松你就敷衍,嘻嘻哈哈,胡说八道,无非我是棒棒,他们两个是搞艺术的、写诗的,算啥子?噢,想起来啰,你还是说过秦始皇好话的,说他有现代思想,啥子都弄个规矩,弄个标准,你这算啥子科学眼光?瞎骒马都看得出,是没得法,时势造英雄啰嘛,不统一文字、不统一货币、不统一度量衡啷个收租?啷个算帐?哪个看得懂他的红头文件?不修驿站,下头造反就来不赢,哼,这个都不懂,舔肥!”“噢、噢,我不懂,不过你莫冤枉我嘛,求教点学问是为吃饭啰嘛。”“喂,请你不要打岔,反正朋友归朋友,你从小就欺负我,我也不在乎啰,说出来心头舒服些,哼,引我去地藏庙,自家就躲在无常大爷后头笑,老子尿都痾得一裤子。哼,引我去江西会馆的义庄注捉蛐蛐,说是那头的蛐蛐凶,妈哟,棺材摞棺材,到处是死人,遍地尸水,老子病了十多天,哼,只有你这起东西才想得出来。”“翻啥楦头,小时候的事啰嘛,浪大记仇心啊,今天要算总帐?”“帐就不用算,不过,以后请你公平点。”“唉…”大头大踏步走了,“把这龟儿骂疼啰,哈哈哈哈。”回家倒了半茶杯跌打酒咕咚一口吞下去,倒头就睡。
   
     秦小红来了,穿件蓝布对襟袄子,黑布裤子,脖子上扎了条紫色纱巾,虽然朴素也比一般大学生整齐得多,时下激进的学生穿黄军装。“来啰,坐。”么哥从床上撑起来。“浪惨啊,丧德。”望了望么哥苍白的脸,眼红了,“还痛不?拿啥打的?”“锄头把子。”“锄头把子?”秦小红倒抽一口冷气,脸一下子白了,过了好一阵,“呃,没得事来看下你…呃,拿本毛主席诗词给你,是红卫兵编
   
     注:义庄一般分属各地同乡会馆,过去交通不便,客死他乡的人运不回就暂存义庄。
   
     的,上头有几首没发表过的,不晓得是不是真的。”“噢,我看下。”“你背得几首?”“以前发表的大概都记得。”“我不得行,两三首。”秦小红今天不大有笑容。“疏枝立寒窗,笑在百花前…嗯,屈子当年赋楚骚,手中未有杀人刀…”“是不是毛主席写的?”“弄不清。”“呃,你好像没得毛主席语录,过几天拿本给你,我爸爸单位上又要发。”“出去串连没得?”“出去个把月,耍疼啰…”不安地瞄了么哥一眼,赶快把话岔开,“呃,那个嫩娃儿是哪家的?你姐姐的?哦,我抱下。”没多久秦小红就告辞,“好,不坐啰,过几天再来。呃,将来你不会去找那个造反派的麻烦吧?现在外头好乱,打打杀杀的。”“不会,没得用。”她好像心事重重,么哥心里纳闷。
   
     终于能起床了,头重脚轻,风都吹得倒,么哥第一件事就是拿出那块铁巴来,就差最后修整了。一天上午么哥把浪花拿到后院子去弄,屋头太黑,看不见。袁二哥上茅房,边抽裤子边过来,“活转来啰?哎哟,好吓人啊,在屋头我看不清,你的脸色白得像死人。”“呃、呃…”“弄啥子?”“雕个东西。”“我看下。”袁二哥教的是民办小学,不大有人管,就天天在外头搞丝网印刷,帮补下生活,专印红卫兵的红袖套、旗帜,生意做不完,早出晚归,满身油漆点子。“嗯,不错,好看,好看,是啥子意思?”“没得啥意思,弄起好玩。”“那几条铁链子,断的,是啥意思?喂哟,你想死啊?”“那是石坎子、石坎子。”“莫给老子麻麻杂杂的,老子是为你好,铲掉!”“是为革命先烈啰嘛,嘿嘿嘿。”么哥哪能讲真话。“你?太阳从西边出那天。嗯,当然也说得过去。”袁二哥翻过来翻过去,“中国式浪花?两面都用得有雷纹?是不是多了点?也太古色古香了。嘿嘿,故意留半边毛坯,好看,有味道得多。呃,要是放大到两米乘四米,八九十公分厚,或者再大些,立在祭天门就好看啰,用铜铸,雕塑的体积语言和天地江河配在一起才来劲,嗯,摆在大建筑前面当小品也要得。”“想得浪好,弄来安慰自家的,耍下子。”“躲起发奋啊,稳得起,你龟儿会弄。喂,铁的容易生锈,你看,拿去镀铜嘛。”“亮晃晃的,好难看。”“褪色嘛,生点铜绿就好看啰。”“难得求人,也没得钱,薄薄刷层暗红油漆算啰。”“也要褪光,哑点好看些。”“呃。”郑太太下楼倒尿罐,拎起刷把远远地张了张,不便拢来,回去马上又下楼,“么哥,在和袁二哥说啥子?能下床了?”“郑太,呃。”“郑太。”“做模具?我看看,不是,嗯,浪?么哥,好本事,有心思,好。要是你能看到解放前殷墟出土的石磬、青铜礼器就好了,当年我在北平见过,那上面的浮雕纹饰真美啊。”抬起头来,一双褐色的眼睛望住么哥,真不愧是燕京大学毕业的,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个大概来,她都快五十岁了,又生了个小女孩,“可怜,看你长毛嘴尖的,去剃个头,嗯?”“我走啰,晚上回来再摆,顺便帮你剃头,你就像才从牢里头放出来的。”袁二哥要赶去上班,对郑太太点点头。
   
     晚上,袁二哥来坐,把围棋拿过来,除了《玄玄棋经》外还拿了本《围棋入门》来,“么哥,你在屋头养病,得闲就用棋子先摆个死活的模样,慢慢入门,得空我过来陪你走两步。”“噢。”剪头的时候才看见么哥后脑上骨头陷下去一大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