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雷声
·文革期间西纠头目孔丹的文章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中共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大陆段子几则
·现在的信号非常明确 中国遇到了大麻烦
·与日军肉搏而牺牲的王甲本妻子被处决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为何下令“不抵抗”?
·胡适为什么看不起张学良
·侄女忆张学良往事: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
·毛泽东和冈村宁次的卖国密约
·陈小鲁等:反思文革真诚道歉
·蒋中正能容鲁迅,共产党容不了?
·为何国营农场没有“亩产万斤”?
·读胡锦涛回祖籍新闻的感想
·彭小明:陈小鲁还有重罪没有忏悔
·从陈小鲁的文革道歉信谈起
·川东土改真相
·川东土改真相
·抢救历史:土改真相
·政改很难 不改不行
·对中共暴力土改血淋淋的控诉书:高越农
·校友揭秘陈小鲁发文革道歉信原因
·未被论功行赏,南方塑转反马?
·毛泽东被捕降敌出卖同党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从拉萨到北京1989第一刽子手:乔石
·毛贼洞语录蠢蠢欲动准备出洞
·文革中邓小平的一封信
·王老太诉财政部援朝案将开庭
·半年饿死百万的信阳事件
·毛贼洞时代三大人祸
·六名法官引发的宪政僵局
·胡锦涛被藏人告上西班牙法庭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邓小平谈文革中周恩来真面目
·文革期间“联动”的一份通告
·吴法宪死前大爆政局内幕
·朝鲜战争最大的输家
·高文谦邀李捷辩毛贼洞罪恶是非
·红军长征时万人大屠杀真相
·散发恶臭的奴隶社会象征还魂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央视批星巴克被骂比窦娥还冤?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斯大林的?
·大跃进亲历者忆饿死人人吃人惨状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毛贼洞自己称自己“万岁”
·带路党人小史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預言清朝滅亡:曾國藩和幕僚秘談錄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歌
·斯大林屠杀30万远东中国人
·“常委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常委安全岛”与政治诚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1.“向我开炮!”驻叙俄特种兵绝境中呼叫空袭与IS同归于尽-----王成式的英雄!
   2.电影《英雄儿女》的英雄王成,原型人物蒋庆泉晚景悲惨,80多岁卖鞋垫
   
   
   

   1.“向我开炮!”驻叙俄特种兵绝境中呼叫空袭与IS同归于尽
   【博聞社】中國50歲以上的人可能對《英雄兒女》這部電影熟悉,片中那個打剩最後自已的中國志願軍王成,面對山下蜂擁而上的敵人,用步話機呼來已方炮火,與敵同歸於盡,他那最後的呼叫"向我開炮"成為經典鏡頭。
   而近日網上傳俄羅斯一名特種兵在敘利亞執行任務時,遭ISIS發現,被ISIS士兵包圍時,也用無線電叫來了空襲目標:"向我開炮!"自己在空襲中犧牲,同時被擊斃的,還有那群包圍他的ISIS士兵。
   最近在一次答記者問裡,俄羅斯軍方的一個發言人向記者公布了上面一個消息。他表示這名軍官在犧牲前在敘利亞Palmyra地區執行了1個星期的偵察任務。不過軍官的名字,軍銜,具體時間發生的日期都沒有被透露。。
   發言人表示,我不否認俄羅斯軍方特種部隊在敘利亞境內執行任務。 特種部隊的職責主要是從地面上確定ISIS重要戰略目標的具體坐標,引導空襲進行精確打擊。
   犧牲的那名特種兵就是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被ISIS發現,在ISIS的圍捕下,他最終做出了向我空襲的決定。面對即將突上陣地的敵人,這位俄軍官向無線電裡吼出“向我開炮”,成為俄版的王成。
   
   
   
   
   2.电影《英雄儿女》的英雄王成,原型人物蒋庆泉晚景悲惨,80多岁卖鞋垫
   
    韩战中至少2万多“志愿军”成为战俘,仅6064人回国,还遭遇非人迫害。电影《英雄儿女》“王成”原型蒋庆泉被当作叛徒30年,隐姓埋名50年。蒋庆泉不看英雄儿女说,“那是英雄。我是战俘!”如今80多岁的蒋庆泉上街卖一元钱一双的鞋垫,来补贴家中开销。
   
    网友自述:“回归大陆的其实都挺悲惨,700人被开除军籍,4600余人只承认被俘以前军籍。在2900多名共产党员当中,绝大部分被开除了党籍,保留党籍的只有120余人,但也分别给予了党内警告和留党察看等处分。”
   
    电影《英雄儿女》“王成”原型蒋庆泉说,“那不是我,那是英雄。我是战俘!”
   
    开启尘封半个多世纪的档案,美国之音《解密时刻:志愿军战俘》揭示了中国战俘这个特殊群体无奈与坎坷的人生。蒋庆泉是“志愿军”23军步话机员,是电影《英雄儿女》王成的原型之一,是返回大陆的战俘。他在接受《解密时刻》采访中表示:“对我的教训太深刻了。因为那个,我的人生有很大的转折,打掉我的青春,打没了我的一切。”
   
    陆媒官方资料显示,蒋庆泉1928年出生于辽宁锦州松山新区大岭村,1952年入朝,是第一批轮换部队。当时,蒋庆泉呼叫炮火与敌同归于尽的事迹被广为传播,人们以为他已经牺牲,并准备为他报功。然而,后来在“联合国军”交换战俘人员的名单中,却出现了他的名字。
   
    电影《英雄儿女》“王成”原型蒋庆泉证件照
   
    1964年中共宣传电影《英雄儿女》在全国放映,电影中塑造出来的“英雄人物”王成,手持爆破筒冲入美军之中和敌人同归于尽壮烈的场面,给不少大陆民众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但《英雄儿女》中的主角王成,被指为中国电影史上最有名的“虚构英雄”,有媒体的材料显示当年新闻通讯为合成加虚构。【相关报道:《英雄儿女》原型回忆曝通讯为合成加虚构】
   
    在“新浪嘉宾访谈”中,据当年的战地记者洪炉介绍,蒋庆泉是步行机员,主要是调动炮火,他通过步行机呼叫,敌人到什么位置了,然后报告指挥所,指挥所就让炮兵按照他指定的目标打。当时他的原话就是“向我的碉堡顶上开炮”,因为那个碉堡实际上是敌人的碉堡。
   
    香港《苹果日报》此前报导,蒋庆泉回忆,在1953年4月18日,他参加了石岘洞北山守卫战,全连全部阵亡,只剩任步话员的他和10多个伤员,自己被美方一发炮弹把震昏死过去。醒来时已躺在美军医院。
   
    《中国青年报》的报导称,蒋庆泉参加的是石砚洞北山战。据蒋庆泉回忆,4月18日,蒋庆泉所在的23军67师201团5连接到命令攻占石岘洞北山。由于武器差距大,5连伤亡很大,165人组成的加强连,已经只剩下十几名战士,连长阵亡,排长阵亡,班长阵亡。
   
    在阵地的暗堡中,幸存的战士围着担任步话机员的蒋庆泉,以保护他可以顺利向炮兵指挥部通报“撒花生米(炮弹)”的位置。
   
    “就看着战友扑通扑通地倒下去,一个接一个。”蒋庆泉说,他亲眼看见一个拦着他不让他出碉堡的战士,头被打碎了,胸口也喷着血。敌人则越来越近。
   
    曾在指挥所与蒋庆泉直接通话的陆洪坤至今仍记得当年步话机中蒋庆泉的嘶吼声,“最后他不喊暗语了,就喊向我碉堡顶上开炮。我问他那你怎么办,他说你别废话,废话,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然而蒋庆泉并未等到他要的炮火,却被敌人的弹片轰中了后背的步话机。“喊了又怎么样,他们没有开炮啊!”蒋庆泉在承认自己是“王成”时浑身发抖,不发一言。
   
    负伤的他在地上爬,想找枪自杀。他看到另一名战士也在爬着找枪。蒋庆泉回忆,当时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不能当俘虏”。后来,一枚瓦斯弹打入碉堡,他晕了过去。
   
    蒋庆泉睁开双眼的时候,正躺在一辆卡车里——被俘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战争结束后,6000多名“志愿军”归国战俘被送到辽宁昌图的归来人员管理处。在管理处的一年时间里,他与另外15名战士分在同一个班。在他的印象中,每天的生活就是“认罪和检讨”,“不讲功,只讲过”。
   
    16名战士仍然穿着军装,用着印有“抗美援朝”的陶瓷缸喝水,却不再被认为是军人。负责教育审查归俘的干部有这样的论断:“人民军队的字典里没有被俘,被俘就等于变节。”
   
    集中改造完毕后战士被责令复员。蒋庆泉复员回原籍锦州大岭村当农民。在“文革”中,档案被造反派翻出后,他又一次受到了冲击。运动的时候要批斗他,说他是叛徒。公社屋里都是批他的大字报,墙上是,绳子上挂着也是。
   
    2010年年底,一个电视编导专门带来一张电影《英雄儿女》的光碟为老人播放。片子刚放了几分钟,蒋老汉便开始不停地发抖,随后大喊着“不看,不能看”,冲出了屋门。
   
    在场的孙女惊慌失措地跑出去追爷爷。她不知道,为什么黑白电影中的那个叫王成的年轻战士出现的时候,爷爷会如此激动。
   
    “那不是我,那是英雄。我是战俘啊,一辈子都烙在心里,抠不掉的。”蒋庆泉这样回答。
   
    网上属名“三月云淡风清”的博客称,“王成”原型提供了一组有关“志愿军战俘”的数字。蒋庆泉说:“我们在朝鲜被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总数有2.1万多人,最后回到大陆的只有6064人,其余战俘全部去了台湾。我们回归大陆的这6000多人其实都挺悲惨,700人被开除军籍,4600余人只承认被俘以前军籍。在2900多名共产党员当中,绝大部分被开除了党籍,保留党籍的只有120余人,但也分别给予了党内警告和留党察看等处分。【相关报道:韩战《英雄儿女》主角原型 提供战俘数字】
   
    “英雄王成”真人现身后,蒋庆泉一下子成为大陆舆论的焦点,各地电视台纷纷请他登台亮相;锦州地方政府也利用他做招商引资的“生招牌”。但“志愿军英雄”的美名并没有给蒋庆泉带来任何实惠,地方政府从没给过他任何好处,相反对他到外边诉说过去几十年的遭遇还指责有加。
   
    蒋庆泉现在住的是20年的老房子。每到集日就推着一辆生锈的三轮车,拉着老伴去集市上卖用一针一线缝制的、一元钱一双的鞋垫,来补贴家中油盐酱醋的开销。【相关报导:英雄儿女王成原型80多岁上街卖鞋垫】
    有网民表示,小时候有一邻居是当年选择回国的中国战俘,身有伤残,过着无法用言语表述的悲惨生活。1980年代很多台商来投资,成为各级政府官员的座上宾,他们中很多是当年选择了“与祖国和人民为敌”去台的韩战战俘;可当年与他们同处一个战俘营的“难友”,因为选择了“回到祖国的怀抱”,不仅过着一贫如洗的孤单悲惨生活,还在历次运动中遭遇迫害与凌辱,我亲眼见过二者见面的情景,想想那场面吧!
   
    砥平里战役无人敢提——“志愿军”惨败
   
    《解密时刻:志愿军战俘》报导,两万多“志愿军”战俘中的大部分,是在五次战役中被俘的。1951年3月22日,解放军60军180师跨过鸭绿江,参加朝鲜战争。他们的枪都是苏联的枪。他们被告知,前几个月都打了胜仗,因此官兵情绪高昂。官兵们觉得完全能战胜“美帝纸老虎”,胜利就在眼前。
   
    联合国1951年1月14日提出就地停火建议,被中国拒绝。联合国军1月25日开始从37度线附近全面北进,四次战役随即展开。美军前线总指挥、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李奇微针对“志愿军”善于迂回穿插的特点,指挥部队收缩靠拢,相互支援,抢占山头,稳步推进,2月8日逼近汉江,10日占领仁川,迫使“志愿军”从2月17日开始全线后撤。
   
    李奇微挥师北进。联军随后在南汉江与“志愿军”五十军以及三十八军发生激战。联军每天依托强大炮兵和空中火力猛轰对方阵地,“志愿军”伤亡惨重。在著名的砥平里战役中,“志愿军”八个团两万五千人包围了美军第2步兵师一个团、一个法国营和一个炮兵营共5000多人。美军迅速构建环形工事,用密集火炮抵御进攻。
   
    “志愿军”组织敢死队,使用步兵武器,迫击炮,一波一波的,前面一波,后面一波,后面又是督战队,又是敢死队。前面的不能往后退的,只有往前去,推着尸体往前冲。这次战斗,“志愿军”攻击部队伤亡5000人,不少伤兵被俘;联军只有几百人死亡,几十人失踪。后来美军坦克援军赶到,“志愿军”被迫退出战斗。
   
    “最后没有办法,他们所有的下面的营的团的干部都讲这个仗不能再打了,最后温玉成(40军军长)直接给彭德怀打电话,告诉彭德怀,这个仗再打下去我们全部完蛋。最后彭德怀决定主动撤退。砥平里战斗,联军认为是第二次仁川大捷,‘志愿军’在国内的解放军的战史上没有人敢提这个事,因为这是个惨败!”
   
    砥平里战役后,中朝部队全线北撤,坚守南汉江的“志愿军”50军和38军放弃阵地,准备撤到汉江以北。原来封冻的汉江水此时却解冻了,两个军3万多人拥挤在岸边,争夺船只过江。联军出动大批飞机轮番轰炸,江边尸横遍野,江水被血水染红。经过50多天的战斗,“志愿军”50军和38军伤亡数万,美步兵25师3月9日前后在汉江两岸搜捕了大批“志愿军”流散官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