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雷声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绝食学生促特首重启政改展开对话
·反腐变围剿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绝食学生黄之锋母亲的公开信
·反腐变反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这些红军将士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周永康涉泄密习近平家族财富
·周永康泄密温家宝习近平财富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周永康泄露了习近平等的财产
·幸好我们还在,不然死无对证了/邓晓芒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揭弊vs叛徒:周永康是叛徒吗?/乔木
·王立军没称为叛徒,周永康叛徒依据何在?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二战中最惨烈的首都保卫战
·龙灿:中共,你们哪来的资格纪念南京大屠杀?
·没收刘铁男合法财产有违反宪法的重大嫌疑/刘大生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未普:2014,习近平走在极权路上/张伟国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凯珞:香港从不缺机会,只是机会从不属于我们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张鹤慈:有关失独,计生,独生子女政策的讨论
·毛贼诞121周年:最大的国贼!
·学习犹太人,追杀文革刽子手
·蒋公并没喊毛贼万岁
·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飘扬双橡园
·从东北衰落看京津冀一体化/童大焕
·江青两小时法庭陈词曝光
·我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 大陆人从小生活在谎言欺骗之中
·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政治局要杀江青,陈云坚决反对有何内幕?
·叶匡政:大陆何时能了解一个真实的蒋介石
·陈永苗:80后90后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
·郑义:希拉里如何“惹火了所有中国人”
·列宁一战当德奸,已编入教材
·特供奶牛竟然吃进口美国草?
·何清涟:北京为解决财政危机找到方案
·6岁哥哥新年许愿:希望回到没有妹妹的时候
·蒋中正: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
·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5事表明 普京帮奥巴马对中国下狠手
·史无前例的大汉奸毛泽东/高鹏飞
·邓小平对江泽民的秘密交待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天灵盖上一枪,村村见血土改
·雷锋骗子现原形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徐友渔
·鲜为人知,周恩来在“一打三反”中的凶狠手段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为地主正名/应克复
·从普世文明看一党专政的反文明行径/向宪诤
·中共打赢内战之真相解密
·何清涟:反节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造成中国劳动力危机
·从来佞幸覆乾坤(下)——拥毛派所思所为/茆家升
·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胡星斗
·日本小姐性病,怪罪中国游客
·五十年代政治运动揭示残忍史实
·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惊天变局:中国衰落,世界繁荣
·袁贵仁接旨,赐歪脖子大树一棵
·民主政治:民国国会非橡皮图章
·饿死4千万,大跃进毛版中国梦
·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建议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中央看望老同志,郭伯雄露面
·潘汉年的传说
·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新发现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毛泽东为夺权力压朱彭编造平型关大捷
·看看这个,杀手是谁应没有疑问了
·华尔街日报:共产党即将崩暌的五大理由
·刘东:毛泽东家族的血腥基因
·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王书瑶
·中国减少森林开采计划
·陈希同妻:丈夫与我妹偷情 我永不原谅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08年中国投资不是4万亿,是30万
·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纽约时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1.“向我开炮!”驻叙俄特种兵绝境中呼叫空袭与IS同归于尽-----王成式的英雄!
   2.电影《英雄儿女》的英雄王成,原型人物蒋庆泉晚景悲惨,80多岁卖鞋垫
   
   
   

   1.“向我开炮!”驻叙俄特种兵绝境中呼叫空袭与IS同归于尽
   【博聞社】中國50歲以上的人可能對《英雄兒女》這部電影熟悉,片中那個打剩最後自已的中國志願軍王成,面對山下蜂擁而上的敵人,用步話機呼來已方炮火,與敵同歸於盡,他那最後的呼叫"向我開炮"成為經典鏡頭。
   而近日網上傳俄羅斯一名特種兵在敘利亞執行任務時,遭ISIS發現,被ISIS士兵包圍時,也用無線電叫來了空襲目標:"向我開炮!"自己在空襲中犧牲,同時被擊斃的,還有那群包圍他的ISIS士兵。
   最近在一次答記者問裡,俄羅斯軍方的一個發言人向記者公布了上面一個消息。他表示這名軍官在犧牲前在敘利亞Palmyra地區執行了1個星期的偵察任務。不過軍官的名字,軍銜,具體時間發生的日期都沒有被透露。。
   發言人表示,我不否認俄羅斯軍方特種部隊在敘利亞境內執行任務。 特種部隊的職責主要是從地面上確定ISIS重要戰略目標的具體坐標,引導空襲進行精確打擊。
   犧牲的那名特種兵就是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被ISIS發現,在ISIS的圍捕下,他最終做出了向我空襲的決定。面對即將突上陣地的敵人,這位俄軍官向無線電裡吼出“向我開炮”,成為俄版的王成。
   
   
   
   
   2.电影《英雄儿女》的英雄王成,原型人物蒋庆泉晚景悲惨,80多岁卖鞋垫
   
    韩战中至少2万多“志愿军”成为战俘,仅6064人回国,还遭遇非人迫害。电影《英雄儿女》“王成”原型蒋庆泉被当作叛徒30年,隐姓埋名50年。蒋庆泉不看英雄儿女说,“那是英雄。我是战俘!”如今80多岁的蒋庆泉上街卖一元钱一双的鞋垫,来补贴家中开销。
   
    网友自述:“回归大陆的其实都挺悲惨,700人被开除军籍,4600余人只承认被俘以前军籍。在2900多名共产党员当中,绝大部分被开除了党籍,保留党籍的只有120余人,但也分别给予了党内警告和留党察看等处分。”
   
    电影《英雄儿女》“王成”原型蒋庆泉说,“那不是我,那是英雄。我是战俘!”
   
    开启尘封半个多世纪的档案,美国之音《解密时刻:志愿军战俘》揭示了中国战俘这个特殊群体无奈与坎坷的人生。蒋庆泉是“志愿军”23军步话机员,是电影《英雄儿女》王成的原型之一,是返回大陆的战俘。他在接受《解密时刻》采访中表示:“对我的教训太深刻了。因为那个,我的人生有很大的转折,打掉我的青春,打没了我的一切。”
   
    陆媒官方资料显示,蒋庆泉1928年出生于辽宁锦州松山新区大岭村,1952年入朝,是第一批轮换部队。当时,蒋庆泉呼叫炮火与敌同归于尽的事迹被广为传播,人们以为他已经牺牲,并准备为他报功。然而,后来在“联合国军”交换战俘人员的名单中,却出现了他的名字。
   
    电影《英雄儿女》“王成”原型蒋庆泉证件照
   
    1964年中共宣传电影《英雄儿女》在全国放映,电影中塑造出来的“英雄人物”王成,手持爆破筒冲入美军之中和敌人同归于尽壮烈的场面,给不少大陆民众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但《英雄儿女》中的主角王成,被指为中国电影史上最有名的“虚构英雄”,有媒体的材料显示当年新闻通讯为合成加虚构。【相关报道:《英雄儿女》原型回忆曝通讯为合成加虚构】
   
    在“新浪嘉宾访谈”中,据当年的战地记者洪炉介绍,蒋庆泉是步行机员,主要是调动炮火,他通过步行机呼叫,敌人到什么位置了,然后报告指挥所,指挥所就让炮兵按照他指定的目标打。当时他的原话就是“向我的碉堡顶上开炮”,因为那个碉堡实际上是敌人的碉堡。
   
    香港《苹果日报》此前报导,蒋庆泉回忆,在1953年4月18日,他参加了石岘洞北山守卫战,全连全部阵亡,只剩任步话员的他和10多个伤员,自己被美方一发炮弹把震昏死过去。醒来时已躺在美军医院。
   
    《中国青年报》的报导称,蒋庆泉参加的是石砚洞北山战。据蒋庆泉回忆,4月18日,蒋庆泉所在的23军67师201团5连接到命令攻占石岘洞北山。由于武器差距大,5连伤亡很大,165人组成的加强连,已经只剩下十几名战士,连长阵亡,排长阵亡,班长阵亡。
   
    在阵地的暗堡中,幸存的战士围着担任步话机员的蒋庆泉,以保护他可以顺利向炮兵指挥部通报“撒花生米(炮弹)”的位置。
   
    “就看着战友扑通扑通地倒下去,一个接一个。”蒋庆泉说,他亲眼看见一个拦着他不让他出碉堡的战士,头被打碎了,胸口也喷着血。敌人则越来越近。
   
    曾在指挥所与蒋庆泉直接通话的陆洪坤至今仍记得当年步话机中蒋庆泉的嘶吼声,“最后他不喊暗语了,就喊向我碉堡顶上开炮。我问他那你怎么办,他说你别废话,废话,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然而蒋庆泉并未等到他要的炮火,却被敌人的弹片轰中了后背的步话机。“喊了又怎么样,他们没有开炮啊!”蒋庆泉在承认自己是“王成”时浑身发抖,不发一言。
   
    负伤的他在地上爬,想找枪自杀。他看到另一名战士也在爬着找枪。蒋庆泉回忆,当时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不能当俘虏”。后来,一枚瓦斯弹打入碉堡,他晕了过去。
   
    蒋庆泉睁开双眼的时候,正躺在一辆卡车里——被俘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战争结束后,6000多名“志愿军”归国战俘被送到辽宁昌图的归来人员管理处。在管理处的一年时间里,他与另外15名战士分在同一个班。在他的印象中,每天的生活就是“认罪和检讨”,“不讲功,只讲过”。
   
    16名战士仍然穿着军装,用着印有“抗美援朝”的陶瓷缸喝水,却不再被认为是军人。负责教育审查归俘的干部有这样的论断:“人民军队的字典里没有被俘,被俘就等于变节。”
   
    集中改造完毕后战士被责令复员。蒋庆泉复员回原籍锦州大岭村当农民。在“文革”中,档案被造反派翻出后,他又一次受到了冲击。运动的时候要批斗他,说他是叛徒。公社屋里都是批他的大字报,墙上是,绳子上挂着也是。
   
    2010年年底,一个电视编导专门带来一张电影《英雄儿女》的光碟为老人播放。片子刚放了几分钟,蒋老汉便开始不停地发抖,随后大喊着“不看,不能看”,冲出了屋门。
   
    在场的孙女惊慌失措地跑出去追爷爷。她不知道,为什么黑白电影中的那个叫王成的年轻战士出现的时候,爷爷会如此激动。
   
    “那不是我,那是英雄。我是战俘啊,一辈子都烙在心里,抠不掉的。”蒋庆泉这样回答。
   
    网上属名“三月云淡风清”的博客称,“王成”原型提供了一组有关“志愿军战俘”的数字。蒋庆泉说:“我们在朝鲜被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总数有2.1万多人,最后回到大陆的只有6064人,其余战俘全部去了台湾。我们回归大陆的这6000多人其实都挺悲惨,700人被开除军籍,4600余人只承认被俘以前军籍。在2900多名共产党员当中,绝大部分被开除了党籍,保留党籍的只有120余人,但也分别给予了党内警告和留党察看等处分。【相关报道:韩战《英雄儿女》主角原型 提供战俘数字】
   
    “英雄王成”真人现身后,蒋庆泉一下子成为大陆舆论的焦点,各地电视台纷纷请他登台亮相;锦州地方政府也利用他做招商引资的“生招牌”。但“志愿军英雄”的美名并没有给蒋庆泉带来任何实惠,地方政府从没给过他任何好处,相反对他到外边诉说过去几十年的遭遇还指责有加。
   
    蒋庆泉现在住的是20年的老房子。每到集日就推着一辆生锈的三轮车,拉着老伴去集市上卖用一针一线缝制的、一元钱一双的鞋垫,来补贴家中油盐酱醋的开销。【相关报导:英雄儿女王成原型80多岁上街卖鞋垫】
    有网民表示,小时候有一邻居是当年选择回国的中国战俘,身有伤残,过着无法用言语表述的悲惨生活。1980年代很多台商来投资,成为各级政府官员的座上宾,他们中很多是当年选择了“与祖国和人民为敌”去台的韩战战俘;可当年与他们同处一个战俘营的“难友”,因为选择了“回到祖国的怀抱”,不仅过着一贫如洗的孤单悲惨生活,还在历次运动中遭遇迫害与凌辱,我亲眼见过二者见面的情景,想想那场面吧!
   
    砥平里战役无人敢提——“志愿军”惨败
   
    《解密时刻:志愿军战俘》报导,两万多“志愿军”战俘中的大部分,是在五次战役中被俘的。1951年3月22日,解放军60军180师跨过鸭绿江,参加朝鲜战争。他们的枪都是苏联的枪。他们被告知,前几个月都打了胜仗,因此官兵情绪高昂。官兵们觉得完全能战胜“美帝纸老虎”,胜利就在眼前。
   
    联合国1951年1月14日提出就地停火建议,被中国拒绝。联合国军1月25日开始从37度线附近全面北进,四次战役随即展开。美军前线总指挥、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李奇微针对“志愿军”善于迂回穿插的特点,指挥部队收缩靠拢,相互支援,抢占山头,稳步推进,2月8日逼近汉江,10日占领仁川,迫使“志愿军”从2月17日开始全线后撤。
   
    李奇微挥师北进。联军随后在南汉江与“志愿军”五十军以及三十八军发生激战。联军每天依托强大炮兵和空中火力猛轰对方阵地,“志愿军”伤亡惨重。在著名的砥平里战役中,“志愿军”八个团两万五千人包围了美军第2步兵师一个团、一个法国营和一个炮兵营共5000多人。美军迅速构建环形工事,用密集火炮抵御进攻。
   
    “志愿军”组织敢死队,使用步兵武器,迫击炮,一波一波的,前面一波,后面一波,后面又是督战队,又是敢死队。前面的不能往后退的,只有往前去,推着尸体往前冲。这次战斗,“志愿军”攻击部队伤亡5000人,不少伤兵被俘;联军只有几百人死亡,几十人失踪。后来美军坦克援军赶到,“志愿军”被迫退出战斗。
   
    “最后没有办法,他们所有的下面的营的团的干部都讲这个仗不能再打了,最后温玉成(40军军长)直接给彭德怀打电话,告诉彭德怀,这个仗再打下去我们全部完蛋。最后彭德怀决定主动撤退。砥平里战斗,联军认为是第二次仁川大捷,‘志愿军’在国内的解放军的战史上没有人敢提这个事,因为这是个惨败!”
   
    砥平里战役后,中朝部队全线北撤,坚守南汉江的“志愿军”50军和38军放弃阵地,准备撤到汉江以北。原来封冻的汉江水此时却解冻了,两个军3万多人拥挤在岸边,争夺船只过江。联军出动大批飞机轮番轰炸,江边尸横遍野,江水被血水染红。经过50多天的战斗,“志愿军”50军和38军伤亡数万,美步兵25师3月9日前后在汉江两岸搜捕了大批“志愿军”流散官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