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雷声
·央视批星巴克被骂比窦娥还冤?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斯大林的?
·大跃进亲历者忆饿死人人吃人惨状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毛贼洞自己称自己“万岁”
·带路党人小史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預言清朝滅亡:曾國藩和幕僚秘談錄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歌
·斯大林屠杀30万远东中国人
·“常委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常委安全岛”与政治诚信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我们从小孩时就被教怎么说谎
·参加诺曼底登陆的国军52军
·越南政府听从民意不办亚运
·郑义: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奥巴马和李源潮对曼德拉的不同悼念/胡少江
·曾节明: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蒋公文集(1)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3)
·蒋公文集(4)
·蒋公文集(5)
·中纪委权力扩张已成党中之党
·毛泽东与米高扬密谈内容解密
·龙云投共后的结局
·嚴祖佑: 相濡无沫——父亲严独鹤的最后岁月
·大跃进期间人相食现象一瞥
·蒋公两份遗嘱曝光
·土改运动中的地主女眷/陶渭熊
·前记者揭64火烧装甲车系栽赃
·越南官媒首次纪念六四25周年
·陶铸老婆谈早期中共成员的男女关系
·中国高层罕见批评调水工程
·陈事美:张志新冤案中的新秘密
·奇闻:三庙合并,和尚尼姑同住
·陈秉安: 62年逃港大纪实
·法西斯=一切听从领袖指挥:金三像不像?
·受共产国际操纵的红色文化战线
·贺龙下令活埋东北抗日青年
·余杰:谁是手上没有沾满鲜血的人?--读陈永发《延安的阴影》
·彭小明: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
·震撼人心的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人民真伟大!
·腐败寄生于过度扩张的国家公权力
·七一从高空看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占中被捕人士部分名单
·毛贼东女性朋友不完全名册
·南京将国军抗战老兵纳保障范围
·抗战阵亡国军将军名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转贴者按语:同是受到中共迫害,宁作祥家四名男性受害致死,以及刘文彩家人受迫害都是属于“飞来横祸”,纯属中共的罪行。而潘汉年、刘仁、冯基平、杨奇清、许建国、谢和赓受迫害即是中共的罪行,也有自己原因。既然这个党这么不好,还不是你们这些人当年瞎参合,强加给无辜的中国人民的?
   
   
   1.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2.刘文彩家人的遭遇

   3.中共功臣潘汉年、刘仁、冯基平、杨奇清、许建国、谢和赓的秦城生涯
   
   
   1.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不堪回首当年事,一家四口命遭殃
   ——宁作祥先生家四名男性“文革”中遇害纪实与反思
   
   晓明
   
    引言:
   
    我与宁作祥先生虽然1956年9月至1960年7月同在重工业部桂林地质学校(即现在的桂林理工大学)读书,但那时我学的是金属矿地质勘探专业,他学的则是地球物理探矿专业,所以我们在校时并不相识。1960年7月毕业后,我留校任教,他则被分配到野外地质队工作。我们的第一次相识是在1963年的4、5月间,那时我带学生到平桂矿务局珊瑚锡矿实习,他所在的204队一个分队也在这个矿山从事地质勘探工作,他们物探组正好也在这个分队,使我们得以首次相识,从而得知他与我是同校、同届毕业的;但,此次虽然相识了,由于专业不同,我与他的物探小组交往不多,对他并不十分了解。
   
    1965年广西地质勘探公司专门成立了一个物探队(272队),把各队的物探人员都集中到这个队,宁作祥先生从此调到272队工作。
   
    转眼到了1975年,那时我在学校办的勘探队(701队)工作,1974年和1975年到大明山地区从事地质找矿,分队部就安置在272队所在地,1975年6、7月间我带一个普查小组到马山县进行普查找矿,正好与宁作祥先生的一个物探组住在一起,使我有幸与他第二次交往。近两个月的时间我们生活在一起,得知他是一个诚实本份的人,工作踏实肯干,虽然他言谈不多,但与人为善,与所有的同事都能友好相处,给我留下了较深刻的印像。
   
    马山的工作结束后,我回到了桂林学校,宁先生曾给我來信说他想调动工作,问我可否提供帮助调到桂林工作。由于那时学校招生逐暂增多,无暇顾及701队了,广西地质勘探公司又很想要这个队,到1975年底,701队终于全部调离学校,归广西地质勘探公司管理,以701队为基础,组建成立新的274地质队,我也从此离开学校到274队工作,直到1994年退休。
   
    八十年代末期,272队由大明山区搬迁到南宁市郊,其后我们274队部分退休人员的户口也转入南宁市,1998年我一家人从274队所在地田阳县搬迁到南宁,想不到又和宁作祥先生一家住到一个大院。十多年來我们虽都住在一个大院里,但宁先生平时很少与人交往,我对他家的情况也从不了解。退休后我热衷于近代、现代历史的学习和反思历史的写作,故而我与宁先生始终未曾有深入的交往。
   
    2015年6月中旬我从上海儿子处回到南宁时,得知宁先生于5月初突发急病住进了医院,由于是同校同屆毕业老同学的关係,我就前往医院去看望他。只见他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但头脑尚清醒,说话也清楚明白。我安慰他好好治病,争取早日康复出院;他则第一次主动与我谈起他家的往事,从他家如何从福建搬迁到广西灵山县居住,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中父母如何受迫害,特别是“文革” 中他的父亲、二叔、两个堂弟惨遭杀害,母亲被划为“阶级敌人” 长期受管制,都告诉了我。第一次听他说到这些,使我无比震惊,对他家的遭遇万分同情,也再次勾起了我对“文革” 的回忆和痛恨。不知他怎么得知我爱写回顾和反思历史的文章,他希望我能把他家的遭遇用文字记录下來,作为历史资料,留存世间,以给后人知晓,定会对后人有所警示和教益的。
   
    以前我从未知道他家的这些情况,现在第一次听他说到这些,深深地吸引了我。早些年我写《广西文革痛史钩沉》一书时,曾查阅过灵山县“文革” 中乱杀人的相关史料,并在书中有简要的记述;但,宁先生所说他家的情况我第第一次听到的,使我深为震惊,也十分痛心。我答应他一定把他所说的整理成文,以给历史留下文字的记录。
   
    2015年7月6日宁先生不幸病故了,使我深感悲痛。为了不辜负宁先生之嘱托,满足他的遗願,特作此文,以此作为对他和他那四位“文革” 中惨遭杀害亲人的纪念吧!
   
    “文革”前宁作祥先生的家庭概况
   
    宁先生说,他一家是1948年从福建省樟州搬迁到广西灵山县居住的。之前他的祖父宁师绳在老家樟州经商,可以说在当地也算得上是富裕之家;他的父亲宁乃良上海复旦大学毕业后曾在北京铁路部门工作,二叔宁乃吉、三叔宁乃积二人尚在读大学。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1946年6月国共两党内战犦发,祖父和父亲听说在共产党治下的地区搞土地改革运动,有钱的人会被斗争,土地被分,家财被共产,人被扫地出门,因害怕而急于寻找安全之地,因此而搬迁到了广西灵山县这个闭塞之地居住谋生,自以为可以在此安居乐业了。
   
    到灵山后,他祖父用带來的金条购买田地,并建房、经商,很快在当地成了富有之家。谁知好景不长,1949年4月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军渡过长江,占领国民党的首都南京,并快速向东南、华南进军,国军节节败退,1949年底解放军迅即占领了整个广西,灵山县也被“解放”了。1951至1952年全县进行了土改运动,宁先生家被划为地主,爷爷和奶奶被划为地主分子,土地被分,家财被共,在其后对工商业的改造中,他爷爷所经营的商舖也被公私合营了,搬迁到灵山最终也逃不过土改和工商业改造的劫难。
   
    “文革” 运动之前,宁作祥先生的父亲宁乃良是灵山县新墟中学的教师,母亲劳琼荣是小学教师,在1957年毛泽东发动的反右派运动中都被打成右派;二叔宁乃吉在广西水电厅工作(后自动离职回家),三叔宁乃积在灵山县陆屋中学任教,长期不回家,早已和家庭划清了界线,因而历次政治运动他都相安无事。那时一家人收入虽不多,生活艰难,但仍能在苦难中度过时光。想不到“文革” 中灾难降临,一家人中竟有四人惨遭杀害,母亲被划为“阶级敌人” 而长期受到管制,使一家人悲痛欲绝。
   
    二,“文革” 中降临的大灾难
   
    宁先生说,“文革” 运动爆发时,他是272地质队的物探技术人员。同全国所有地方一样,运动中人们响应毛泽东的号召积极参加“文革” 运动,在毛的教唆下都分裂成了对立的两派,272队也是如此,分成了“联指” 和“四二二” 两派。由于他出身不好,是地主资本家的家庭出身,所以在运动中他从不敢乱说乱动,没有参加任何一派的群众组织,加上他为人本份老实,因而运动中未受到廹害。然而在广西王韦国清的挑动下,1968年的广西各地出现了反人类的大屠杀,他所在的272队有一名物探技术人员罗青宇和职工子弟学校教师孙传因出身不好,又参加了“四二二” 派组织,结果惨遭杀害了,令他害怕,也对如此的草管人命深感疑惑不解,内心里十分痛心难过。
   
    至于他的家庭就更不幸了,在这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中,他家有四名男性惨遭杀害,他的父亲宁乃良、二叔宁乃吉、二叔的两个儿子宁作能(时年16岁)、宁作新(时年仅14岁),都被杀害了。这是1968年5月底他妹妹來信告诉他的。大屠杀平静之后,他回家探亲时听母亲、弟弟和鄰居们说到这些,使他感到震惊与万分悲痛。
   
    宁先生说:1968年5月下旬的一天,他接到妹妹宁作友(时在广西南丹县工作)的来信,说爸爸失踪两个星期了,问是否到我这里了,有什么情况,赶快与家里写信联系,母亲和弟弟们非常作急,我这里沒有父亲的任何消息。妹妹在信中还说,父亲在4月份时曾给她來信说,学校停课很久了,灵山很乱,形势紧张,他想到玉林亲戚家暂住时日躲避,等安定后再回灵山。还未等我复信,大约两个星期后,二弟宁作庆、四弟宁作茂两人在一个漆黑的晩上突然从灵山來到南丹,说二叔及他的两个兒子宁作能、宁作新都被村上“联指” 派的人在同一天给杀害了,村上及鄰村共有数十人同时被打死,被丢在一个大坑里掩埋,十分恐怖可怕。三弟宁作建当时在灵山县陆屋插队,他说灵山县各公社、大队都在乱杀人,风声紧,形势险恶吓人,每当夜里大队民兵随时随地会把地主家的人或者“四二二” 派的人叫出來到晒谷场开会,进行批斗,然后成批的杀害。三弟宁作建说,太可怕了,为了逃命,他偷偷的跑出來躲藏在路边的厕所里,见几个“联指” 派民兵路过,他就轻轻的下到魚塘里,靠魚塘边的杂草树枝遮住他,不敢动弹。在魚塘里大约躲了近三、四个小时,确认路边无人了才从鱼塘里爬上岸。由于在水里泡的时间久了,上岸后行走困难,但仍挣扎着离开灵山,逃跑到外地打工才得以逃生。至于父亲的情况,生死不明,令人非常焦虑作急。
   
    看了妹妹的來信,宁先生说他内心里非常作急与恐慌,但那时形势险恶,交通又中断,不可能回灵山了解家里的祥细情况,使他无可奈何,只能强忍泪水在痛苦中等待。
   
    1968年8月26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革委会宣告成立,这是在韦国清挑动和指挥下,利用部队和“联指” 派把各地“四二二” 派剿灭、对“地、富、反、坏、右” 及“四二二” 派人员进行大屠杀后所取得的胜利,韦国清及“联指” 派的指挥者们此时是“胜利”了,他们都表露出了“胜利” 者的奸笑。
   
    宁先生说广西区革委会成立后,各地都转入斗批改阶段,清理阶级队伍,对那些在大屠杀中未被杀害的所谓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国民党残喳余孽、“四二二” 派坏头头和骨干、以及地、富、反、坏、右------等等一小撮“阶级敌人” 进行批判斗争,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以保无产阶级的天下永不变色。为此,这些大屠杀中的幸存者又再次遭受磨难,他的母亲就其中的一名受害者,长期受到批斗、监控和管制。
   
    大屠杀的风爆过去后,1969年春节之前宁先生才得以回灵山探亲,直到此时才听母亲和弟弟、以及鄰居们说到大屠杀之事,才真正得知父亲被害了,而且死的非常悲惨。听鄰居们说,那是1968年5月的一天,他父亲和所在学校的另外四名教师都被打成“阶级敌人”, 被“联指” 派的民兵非法抓捕批斗,然后残忍地杀害,把人打死后,并剖腹把人的肝脏取出來泡酒,如此惨无人道、残忍的法西斯爆行,是古往今來罕见的。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呢?宁先生说,听了这些,真使他万分悲痛,泪流满面,他与母亲和三位弟弟都抱头痛哭,一家人再次陷入了万分悲痛之中------
   
    三、灵山县是“文革” 中广西大屠杀的重灾区之一
   
    宁作祥先生一家有四人在“文革” 中惨遭杀害,是灵山县受害的典型家庭之一,令人震惊,令人无比痛心和同情。然而在整个灵山县尚有更多的家庭“文革” 中遭到灭顶之灾,可以说灵山县是“文革” 中广西大屠杀的重灾区之一。据有关史料(《灵山县志》及中共灵山县委整党领导小组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统计资料)记载,在1968年的大屠杀中,全县被杀害者人数达3222人,占当时全县总人口的百分之零点四七。因文革中“三乱” 风(乱抄家、乱抓人、乱杀人)刮遍全县,那时全县十九个公社都刮“三乱” 风,真乃杀人如麻,惨不忍睹。尤以县城附近的檀墟、三海、新墟三个公社最为惨重,被杀害的人数最多,如檀墟公社有544人被杀,三海公社有519人被杀,新墟公社有479人被杀;而边远的沙坪公社、太平公社被杀者则较少,前者死36人,后者死24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