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雷声
·日本小姐性病,怪罪中国游客
·五十年代政治运动揭示残忍史实
·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惊天变局:中国衰落,世界繁荣
·袁贵仁接旨,赐歪脖子大树一棵
·民主政治:民国国会非橡皮图章
·饿死4千万,大跃进毛版中国梦
·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建议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中央看望老同志,郭伯雄露面
·潘汉年的传说
·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新发现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毛泽东为夺权力压朱彭编造平型关大捷
·看看这个,杀手是谁应没有疑问了
·华尔街日报:共产党即将崩暌的五大理由
·刘东:毛泽东家族的血腥基因
·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王书瑶
·中国减少森林开采计划
·陈希同妻:丈夫与我妹偷情 我永不原谅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08年中国投资不是4万亿,是30万
·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纽约时报
·愚人节谣言:薄案法官自杀
·刘少奇冤案平反时,胡耀邦纪登奎交锋
·蒋中正的战略眼光:抗战期间的一项伟大决策
·梁慕娴:中共已进入崩溃期?
·12岁女孩因父母生二胎跳楼自杀
·印度式乘法口诀 秒杀中国乘法口诀
·张玉凤曝料毛泽东钦点接班人是毛远新
·中国特色的养老金难题
·胡锦涛亲笔题词“高风亮节”被黄山博物馆收藏
·纪登奎夫人曝中共高层恩怨
·蒋中正抗战深谋远虑忍辱负重
·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高耀洁
·通奸门最新消息,财新被调查私生子名字爆光
·高瑜案:习近平禁止人们知道他的禁令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张春桥人性一面:向邓拓报信
·共军又一英雄事迹被揭造假
·李瑞环怒斥范曾“毫无人格毫无国格"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胡锦涛吴官正参加清华校庆
·民族主义愤青反计生是既无远虑也无近忧的高级愚昧
·国民政府时期怎样考驾照?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1)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2)
·反贪是借口 实为政治斗争/南方都市报
·四名毛泽东特型演员离奇死亡 太诡异了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中共原总书记向忠发供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警卫局长换人的解读
·报道习近平亿万身家记者遭死亡威胁
·张抗抗:知青们,别再说什么“青春无悔”了
·余未:中共人造英雄的末日
·胡锦涛前主席昨天视察绵阳北川
·王健林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高耀洁:中共“三反”运动杀人如草芥
·明鏡月刊:習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明鏡:习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万达帝国王健林:游刃于商业与权贵之间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在浮出水面
·洛德:习近平反西方政策束缚美中关系
·习近平与王健林政商互动关系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计划生育
·这才是真实的白毛女和黄世仁 我竟然被骗了那么多年
·王健林的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丁学良:读依据苏俄档案的新版毛泽东传记
·美反腐调查员索取涉王岐山信息
·艺术家因恶搞习近平被拘捕
·劳民伤财:南水北调完全失败
·一胎老大下狠手踩断二胎胳膊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
·列宁当俄奸被编入俄国教材
·美助卿里夫金:台湾是重要盟友
·新京报对话王健林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焦点对话:王岐山访美取消,摩根大通调查引联想?
·六四时“杀20万,保20年安定”源于王岐山之口?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王震掌控中共左派 目无邓小平架空李瑞环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毛泽东写给蒋介石的一封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1.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发表于 2016 年 03 月 07 日 由 lixindai
   
   

   从十多年前的“美国911”到不久前发生的“巴黎恐怖袭击”,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已经触及到人类文明的底线,全世界都在愤怒声讨。好象只有《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在为极端恐怖分子开脱:“该组织在占领区内提供水电、支付工资、控制交通,并管理着面包房、银行、学校、法院和清真寺等。因此,伊斯兰国到底是十恶不赦的恐怖组织,还是当前中东政治发展的必然产物,仍很难定论。”
   
   为什么会、为什么敢公然为人类文明的公敌开脱?乃至点赞?就因为他们和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利益上高度一致:一个提倡圣战,一个提倡为一个什么骗人的主义奋斗终身——奋斗终身其实就是“圣战”,他们在教义上完全一脉相承。通过洗脑,完成对教徒的身心控制,让他们为一个荒诞不经、子虚乌有的所谓理想、所谓主义,去杀人、去献身!
   
   于是,我们就看到一个个杀人的人成为民族英雄:比如我们在儿童时期看过《闪闪的红星》,那是一部风靡全中国的电影,其中的插曲《映山红》非常好听,我至今还收藏有摇滚版的《映山红》。在那个没有文艺生活的年代,这个电影受到全中国人的追捧理所当然。现在回过头来看,它是一部宣扬圣战、宣传革命的电影,革命就是圣战,圣战就是革命——为了所谓的人类“解放”,他们认定自已掌握真理、有权杀人。才十岁的小孩潘冬子就举刀砍死了地主胡汉三,这个玩杀人游戏的少年后来成为全中国少年儿童学习的榜样。《闪闪的红星》风靡的年代,每一个少年都要向潘冬子学习,红色中国成了人类的灾难!在他们看来,他们杀人是有理的:因为他们是为了解放全体受压迫的人类——就如同伊斯兰国的恐怖分子认定他们从事的是“圣战”一样。可是如今你看看,我们“解放”都快七十年了,你看看现在最底层的民众,看看建筑工地上民工、上访群体、拆迁工地上上告无门的人们,看到那些一年一度只有在春节才可以回家见亲人一面的民工,他们解放了没有?成了国家的主人没有?主人几代人从来没见过公民选票、主人被万恶的户籍制度分成三六九等,主人别说到省政府、县政府,就是到他们家门口乡政府、镇政府也无人理睬。相反,我倒认为被杀害的地主、资本家千真万确是一群有商品经济头脑的好人,他们在农耕社会是最有能力、最讲道德品行的一群人——因为当时社会的道德规范没有全面崩溃,生活在农耕社会的人们凭着道德底线,维持着社会基本的行为规范。作为拥有生产工具、生活资料的地主、资本家,他们客观上帮助了一代代贫苦农民维持着最基本的温饱。我夫人的爷爷曾经是我们那一片最大的地主,我听说他规定每天要给长工吃肉,每晚有一顿酒。当然,他们也从不来不会拖欠农民工工资,更不会逼着他们的儿女跳楼。一直到现在,很多老人得知我夫人是某某某的孙女,马上就上来说:“你爷爷真是一个好人。”这个好人会见过美国记者史沫特莱,给谭震林的三支队送过药品和粮食。后来他被人民政府“镇压”时,曾写信向进京的谭震林求助。当时谭震林大权在握,他忘恩负义,没有理会这个曾经多次帮助过他的大地主,最后这个大地主被“镇压”。
   
   其实《闪闪的红星》中少年潘冬子并不是第一个杀人的人,那个少女刘胡兰才是——当时阎锡山是山西省省长,而且还是民选的省长,就是说他是老百姓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当然是合理的、合法的省长。他派人到云周西村征粮,当然也是合理的、合法的行动。但是几个共产党人鼓动无知少女刘胡兰将征粮的人暗杀,杀人当然要偿命。可是几个共产党员却吓跑了,将刘胡兰当成“临时工”交出去。结果,少女刘胡兰被杀,以抵孽债。一个无知少女,毫无道理地帮助共产党杀人,杀了人的刘胡兰一直到现在都是中国少年学习的榜样,和潘冬子一样。
   
   写到这里,我又想到一个杀人的青年:方志敏——我们在中学课本中都学过他的一篇著名散文。这个男人为了革命“圣战”陷入极度疯狂,他后来成为几代中国人学习的榜样也是因为他杀人:在安徽旌德县城,他抓到了两个美国传教士,马上就向位于上海的红十字会总部勒索赎金二万元。红十会是公立的、公益性的世界性基督教会组织,即便交战双方也不会对红十会基督教信徒滥杀无辜,这是常识。方志敏疯了,在赎金无望的情况下,他将美国传教士拉到旌德县庙首镇上砍头,同时将两个替传教士求情的中国信徒也一并砍死——这种为了“圣战”陷入疯狂的人,你说他是什么人?
   
   无论潘冬子、刘胡兰还是方志敏,他们都以革命也就是“圣战”的名义在杀人!后来无一例外都成为中国人学习的榜样——这种是非不分、善恶不分、价值观混乱的组织,你说它是什么组织?
   
   
   2.博讯螺杆 连自己人都杀,能是什么组织? 2016-03-07 22:05:57 [点击:69]
   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转帖者按:原文作者博客已被销号,标题为转帖者加)
   
   王橙宇的博客转载
   
   http://blog.sina.com.cn/u/3211352104
   
   中共宣传小说《红岩》中的“双枪老太婆”邓惠中,在49年后,被中共当作叛徒,死在大牢里,直到1982年才被追认为中共的烈士。
   
   因革命小说《红岩》出名的华蓥山女游击队长“双枪老太婆”,其原型人物陈联诗,在中共上台后被驱逐出党,追随她加入中共革命的女儿女婿一家惨遭迫害。其外孙女林雪来到香港中文大学痛说家史,揭露中共革命的残酷真相。
   
   “双枪老太婆”是一个外号。其一南方(四川)的“双枪老太婆”,是小说《红岩》塑造的传奇人物,其主要原型为邓惠中、刘隆华、陈联诗。
   
   据动向杂志的报导,有别于《红岩》正统革命叙事虚构的伟大和崇高,林雪家族的革命史透视的是中共革命无情的残酷真相:当年怀抱理想主义投身革命的青年如何先是被革命利用,然后再被胜利了的革命政权抛弃和出卖。
   
   据调查,一九四九年,四川有中共地下党员一万八千人,到一九六八年文革时,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县团级地下党员被打成右派和反党分子,成为社会贱民,仍留在中共党内的只有几百人。被送往劳改劳教的十之七八被整死饿死或病死。一九四九年五月,中共中央已私下制定了一个处理地下党的十六字秘密方针“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
   
   已退休的新闻工作者,现从事民间历史写作的林雪女士,其家族中有八口人是中共川东地下党员,其中包括她的外婆陈联诗。这八位中共地下党员,有三人死在国民党时代。出生入死为共产党打江山侥幸活到革命成功这一天的另外五位家族成员(外婆陈联诗、父亲林向北、母亲廖宁君、舅父、及姑母和她第二任丈夫),后来在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陆续遭到整肃,家人受到牵连,饱受苦难,都没有好结果。林雪在中文大学的演讲题目是“我的父亲是右派”。
   
   陈联诗出生书香望族
   
   陈联诗出生于四川岳池县一个祖上曾出过翰林的书香望族,岳池县女师毕业,一九二三年与丈夫廖玉壁考进南京东南大学读书,和那个时代的很多激进的知识青年一样,受到革命热潮的感染,卷入了一九二五年国共两党合作发起的五卅运动。
   
   廖玉壁加入中共后,一九二六年被共产党派遣带着妻子陈联诗回到家乡华蓥山脚下的四川岳池县,组织起一只中共武装,打游击反对军阀。陈联诗于国民党清共后的一九二八年加入共产党。丈夫廖玉壁一九三五年二月被杨森杀害后,杨联诗带领丈夫的手下组成四十人的双枪队活跃在华蓥山一带,继续干革命,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女子。
   
   陈联诗受过高等教育,容貌出众,多才多艺,能诗会画(晚年成为专业画家),而且文武双全,有胆识,讲义气,成功周旋于当地三教九流人士之间,入过四川帮会组织袍哥,还考上过国民政府的县长。她为革命打游击、办军需、找经费、做生意、搞统战,无所不能。在当时女性地位不高的时代受到无数男性的仰慕,视她为侠女。四川著名军阀范绍增即很敬佩她,称她陈三姐(因她排行第三)。而当地民间则称她双枪陈三姐,年长后就成了双枪老太婆。
   
   一九三五年出生盐商家庭的林雪祖父林佩尧和父亲林向北认识了陈联诗,父子两人对她崇拜不已,受其影响投靠了中共革命。林佩尧并因崇拜而生爱慕,对这位侠女一生倾心,至死不渝。因为陈联诗曾对她手下的游击队员立誓继承丈夫遗志及终身不再嫁人,两人不能结合,林佩尧遂让自己的儿子娶了陈联诗的女儿廖宁君,两人成为亲家。
   
   中共建政后惨遭抛弃
   
   虽然陈联诗一九二八年就加入共产党,丈夫为党牺牲,她自己为党出生入死,曾坐监八次,陪过杀场,但共产党上台两年后,就在三反运动中被她效忠的党以“立场不稳”“社会关系复杂”等口实“劝退出党”,被无情抛弃。心有不甘的双枪老太婆想回到党的怀抱中,生前不断向党写申请书要求恢复党籍,一共写了四十二封,直到她一九六○年郁郁寡欢去世前,还向党组织递了最后一封申请信,但党置之不理。
   
   不过,好在陈联诗死在文革之前,避过了一场残酷的结局。被她带入中共革命的女儿女婿一家命运就很悲惨。女婿林向北一九三八年参加中共,以抛头颅洒热血的献身精神在川东从事中共地下党工作,参加华蓥山的武装起义。但中共建政不久,林向北就先是在三反运动中被打成大老虎,被审查两个月。然后在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从此掉入地狱,时年才三十九岁,正当壮年。
   
   林向北晚年的回忆录讲,作为四川地下党员他的遭遇并非个案,他的地下党家人和战友绝大多数和他一样下场都非常悲惨。林向北的妹妹第二任丈夫也被打成右派。据他们在文革中的调查,一九四九年,四川有中共地下党员一万八千人,到一九六八年文革时,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县团级地下党员被打成右派和反党分子,成为社会贱民,仍留在中共党内的只有几百人。被送往劳改劳教的十之七八被整死饿死或病死。
   
   林向北的回忆录说,华蓥山游击队甚至还不获承认,被指为土匪势力,许多游击队员和家属受到打击迫害,甚至流离失所,妻离子散。文革中,那部为中共革命历史唱赞歌的红色小说《红岩》被打成叛徒小说,作者之一罗广斌(地下党员)被迫害跳楼而死。
   
   最初这些受迫害的中共地下党员以为,迫害他们只是四川当局排斥本地干部的土政策造成,是走资派李井泉整人心太黑。因此文革开始李井泉倒台,他们遂燃起翻案的希望,以为毛主席要为他们撑腰。于是起来造反,成立“华蓥游击战团”和“四川地下党问题联合调查小组”等造反组织,声称要争取第二次解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