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姜维平文集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姜维平
   
   原本是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利益冲突,一方是施工队,一方是村民,几乎每个冲锋陷阵的人都未必知道真相,既无怨无仇,又热望美好生活,但却聚众械斗,大打出手,酿成8死18伤的人间惨剧,震惊海内外與论,而当地法院的判决,迟到了一年多,充份显示了地方官的不作为,司法的不独立和不公平,如不真正地吸取教训,以后类似群体性事件还会发生,社会矛盾会进一步激化,因此,必须高度重视这次由徵地拆迁引起的恶性事件。


   
   据官媒报道,2014年10月14日,云南省的昆明市晋宁县晋城物流中心工地发生一起恶性暴力事件。当天上午,施工方负责人杨汝明雇佣大批持长刀和铁棍的人员赶赴现场要强行开工,但遭遇村民武力阻拦,双方发生激烈冲突。打斗中,7名施工方人员被抓住当人质,要求杨汝明下令停止侵权,在遭到拒绝后,村民把他们身上浇满汽油,活活地烧死,此外,另1个村民在冲突中命丧黄泉,另有18人不同程度地受伤。冲突之前,一些照片曾被村民发在互联网上,我看到大批头戴钢盔,手持凶器,挎包里装着石头的人,聚集在村口,双方僵持了很长时间。
   
   非常明显的是,当地的政府官员哪去了?为什么不在矛盾激化之前,把战火熄灭在萌芽之际,我相信不论是参与土建的工人还是力阻施工的村民,都是文化素质不高的“愚民”,尤其是不懂法律,蔑视生命,就施工队来说,杨汝明给点小钱和不负责任的承诺,就不顾死活,持凶器械斗;就村民来说,也太过份,把抓捕的民工凶残地烧死,令人发指。总之,双方都坚信暴力可以解决问题,没想到最终的苦果,其家人亲友要饱尝一辈子。这是中国近年来徵地抢钱,践踏生命的许多悲剧中最惨烈的一幕,任何善良的人都无法回避和保持沉默。
   
   现在,迟到的司法判决终于来了,但是,仔细阅读有关报道,心情非常沉重,官媒表示,昆明中级人民法院于2月5日以故意杀人、聚众斗殴的罪名,对参与斗殴的李海英、杨富等21人一审宣判,村民李海英获死刑;村民杨富、陈俊孟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组织参与斗殴的施工方负责人杨汝明被判无期徒刑。此外,还有16人被以犯聚众斗殴罪,分别判处七年至二年有期徒刑和缓刑。除被判缓刑的人表示不上诉之外,其余的被告都表示将上诉。这一结果公平吗?在我看来,情况非常复杂,有一些深层次的东西没有披露。
   
   从媒体2月15日发表的一份电话记录显示,在血案发生前,村民曾多次致电昆明市长热线,称面临上千人参与的斗殴危险,但官方没有干预,最终导致惨案发生。那么,为什么政府的官员冷漠地不理不睬呢?可能有几种原因,一是类似电话太多,在自以为强势的政府看来,不必理会“刁民”的要挟,以往都是不理之后自消自灭的;二是政府官员通过强徵拆迁建项目彰显政绩,还可以利用工程外包而收取“回扣”等经济利益,更可能施工方负责人杨汝明的后台就是某一个或几个官员;第三种可能是,自王歧山强力打老虎以来,心中充满恐惧与反感的地方官,故意放纵一些严重的恶性事件发生,以转移和分解他的反腐精力,于是,被当地官员操控的法院,把村民的首领李海英判死,而对肇事的杨汝明却留下活口。
   
   这已经清楚地显示,杨汝明是一个胆大包天的神秘人物,他仅仅是一个包工头子吗?他的背后一定有强势者,不仅财大气粗,而且权力无限,泛亚物流项目有如此巨大的吸引力,值得他冒死去搞一场战争般的暴力拆迁吗,想必是有主掌公检法司的官员,给他撑腰:你打死人没事,只要把土地拿到手就行,但村民的一家老小全部的生活希望都凝聚在土地上,故才有拼死下狠手的不理智的冲动,也就是说,应当把这起事件背后渎职的官员和指挥遥控的“黑手”深挖出来,与“包工头”一起严惩,才算公平。
   
   其实,富有村暴力事件只是云南省昆明市整个“古滇文化名城”项目及泛亚物流项目等拆迁纠纷的一部分,其中,还包括广济村村民武力护地事件,有官媒报道说,就在昆明中院宣判的同一天,昆明市宜良县法院也对富有村附近的广济村村民王正荣等六人进行宣判,曾在2013年因多次带领村民武力抵抗政府强征的村民王正荣获刑4年半。其余五人也分别获4年半、3年、2年和缓刑。可见,这次判决针对的不只是一两起恶性事件,而且意义超越于此,显示司法理念的走偏,理应重判政府不作为包庇纵容下的肇事者,而却把法律利剑对准了村民。这说明不独立的受地方官操控的法院没有完全维护公平正义。
   
   我不是说,这些杀人的村民不用承担相应责任,他们把人质活活烧死,这在任何法制国家都是重罪,我向来谴责所有的暴力事件;我只是说,这起事件可以避免,而没有尽力协调的地方官也要判刑,并且应当严惩带领施工人员引起暴力冲突的杨汝明,死了这么多的人,造成如此恶劣的社会影响,他才判了无期徒刑,怎么能交代过去呢?法律不惩罚这样的大恶之人,类似的仿效者会不绝如缕,而且,他是受命杀人,给背后的贪官污吏顶罪的,如果留下活路,与监狱外的强权者合作,很快就可以减刑或保外就医,等等,名堂多者呢。
   
   而且,这次事件以血与火的教训,呼吁司法改革,如不改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而人世间最宝贵的是每一个普通人的生命,像昆明这次这样,打死了8个人,再由法院枪毙1个,这就是9个人啊,官员的不作为造成9死18伤,应不应当严惩,是每个正常公民都可以回答的。可是,现在屁事没有,好像他们是独立的第三者,与施工方没关系,与村民也没瓜葛,政府官照样坐在办公室喝茶,法院下一个文书就了事,暴力事件频发的故事依旧。要我看,必须尽快要中国的司法独立于任何党派之外,地方官以各种冠冕堂皇的名义决定法官的前程,干预司法案件的运作,是司法不公的总根源,而民众力阻强势侵权的,最后的一道司法防线的崩溃,是社会动乱的大灾难来临的前兆。
   
   2016年2月15日于多伦多。自由亚洲电台2016年3月1日首发。姜维平博客2016年3月1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
(2016/03/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