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石三生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七百六十二
   
   发完了即发即被隐、被删的《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就看到凯迪的搜索框中出现了贺卫方三个字。不曾点开,就知道那扯淡的话题已经开始发酵了。
   
   等点开,看到的、就无非是什么“讨论将载入史册”了、“触到敏感点”了、“贺卫方的立场是国家民族利益”了等等,感觉、就他爷爷的像看一些火星人在讨论大陆的时事一般。


   
   好不容易、看到一篇标题为“贺卫方与王银川论战背后有复杂的政治隐情”,点开、却提示让检查“连接字符串”。于是,就只好按耐住好奇,一律不再看了。明知贺教授与那王银川的撕咬是扯淡,看了也没意思不是?
   
   再说了,果然要说质疑群众组织由财政供养、是触到了当局的“敏感点”,比贺卫方教授早的、有石三生大师我在《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中提出的“真不知那山东政协委员们是咋想的?为什么不提案“以干养干”、“以党养党”、“以团养团”等等更直观而有效的提案呢?”
   
   而比石三生我更早的,则是顾晓军先生在2013年8月20日撰写的《平民主义民主政治之随想》中、提出的““政党的松散化,还有一最大的好处、就是消灭大量的各种党工--政治的寄生虫群体(阴谋家与猪)”。
   
   比起贺教授的给团中央断奶,顾晓军先生才是真正“先知先觉”(刘刚语)、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所有“寄生虫群体”都不应该存在的吧?
   
   也只有顾晓军先生的“寄生虫群体”论触到了当局的“敏感点”,所以,顾先生才会被封杀;而贺卫方扯淡、却可以公开讨论的吧?
   
   傻子都看得出,在众多群众组织如工会、妇联、团组织、青年联合会、法学会等等都寄生的状况下,单独撕咬给团中央断奶,这不是扯淡是什么?
   
   连陈光诚是真瞎还是装瞎都分辨不清的贺卫方教授,自己、不也是什么“寄生虫群体”之中国法学会中的“比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吗。果然要断奶,为什么不从自身做起呢?比起没有一技之长的青年团组织来说,法学会的成员都是非富即贵,应该更有能力自己养活自己吧?
   
   贺教授真是为了什么“国家民族利益”,为何不上书中央,先请求财政断了中国法学会的奶呢?
   
   不敢了吧?瘪茄子了吧?
   
   真是怀疑贺卫方教授,什么眼神呢?长了一双法律眼、难道就只是会看到别的乌鸦是黑的?
   
   所以啊,贺卫方教授,不如听“当今文坛第一”的石三生大师俺一句劝:若不敢请求给自己的寄生虫组织断奶,就别去乱咬团中央了吧?都是半斤八两、五十步笑百步的,让我们这些群众们看了、只会笑话不是?
   
   【石三生 2016年4月1日星期五 11:24】
(2016/03/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