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石三生
·奥巴马再次崩溃 龙应台继续摸黑
·住建部要为深圳渣土滑坡辟谣吗?
·三向中纪委机关报推荐顾晓军
·商务部不必酸 马大爷说的对
·王石对宝能扯文化有点不靠谱
·骗子为何不服判?
·向统战部推荐顾晓军
·云南坐13年冤狱的女孩不值得同情
·奥运冠军与东亚病夫
·鲁迅真是间谍吗?
·周小平的智力是否正常?
·不服就试试:一个你绝对会答错的社会问题
·周小平认为:大飞机前景堪忧
·除了天才周小平,没有人可以答对
·通过周小平现象管窥《白毛女》
·推荐顾晓军兼批判重庆缺“公正”论
·习、马倡导和平,不如习、顾共逐诺奖
·推荐蔡英文、顾晓军联袂共逐诺奖
·习、马视为鸡肋;顾、蔡如获至宝
·“依法治国”有时比流感阴毒
·国务院一边减政一边集权
·代习先生辩:“有付出,就会有收获”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石三生新年献词:梦里寻梦又一年
·无锡强拆继续 永康狱中难安
·向习近平主席推荐顾晓军
·南大校长周文斌被判无期冤不冤?
·驳莫言的“两个基本判断”
·公开推荐顾晓军角逐2016年诺贝尔和平奖
·两个台湾女人搅了国共两党的好梦
·三个台湾女人唱大戏
·毛泽东为何没得诺贝尔和平奖?
·推荐顾晓军、蔡英文获诺奖是民意
·用周小平思想统一中国
·可能是史上最乌龙的香港罪犯
·为民告官胜诉率为零的上海欢呼
·周小平主席要开杀戒?
·习总为何不注重民意?
·周小平主席期冀“台独”
·向蔡英文主席推荐“公正第一”
·从周小平主席到蜀国皇帝刘备
·周小平比鲁迅更伟大
·没有选择的蔡英文
·猜猜周小平主席有没有睡艺人?
·周小平主席应该是“周家人”
·两会为何不互联网+?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蔡英文借他山之玉 周小平祸国殃民
·周小平若不反击就太无耻了
·周小平骂两会代表陈光标是小人
·报告孟建柱:草民的“获得感”这个样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指导一下中国长安网遣词造句
·周小平啥样,央视就啥样
·“二妻”谣言不可笑 政协委员荒唐多
·周小平造谣是文明 网民造谣被刑拘
·周小平很生气 蔡英文要受苦
·周小平主席恨台湾而爱日本
·习总为何在政法会上讲“忧患”?
·晴天霹雳---周小平首倡“中国梦”
·罗援若武统 民主做先锋
·石三生与小粉红
·周小平主席力助周涛重掌春晚?
·石三生将编、导史诗巨制《三周魂销》
·小粉红坚壁清野 顾晓军枉费心机
·小粉红与赵忠祥也有一腿?
·小粉红己身不修,何以平天下?
·小粉红越界刷屏 蔡英文应对失措
·周涛若复出,春晚必成史上最艳夜
·扬言武统的罗援少将是逃兵?
·周涛复出主春晚 韩国议长悔不迭
·国台办耍金箍棒 蔡英文偷着乐
· 小粉红旁敲侧击 问世间何为正道
·鲁迅不倒 天理难容
·绝对奇迹--比平邑矿难更奇的山东奇迹
·可怜的鲁迅,可悲的语文
·一百年间两二货:周小平与周树人
·问孟建柱:政法委也不能干预司法吗?
·辛亥革命百年后,人民开始怀念慈禧
·央视春晚弃有污点演员,却用艳荡的主持
·李克强舍近求远为哪般
·国务院管不好住,能管好农民的嘴吗?
·抗议谷歌、抗议网络流氓
·给国务院并织金县纪委献一策
·温家宝是一个好总理吗?
·报告习总:这里有一个被丢下的贫困群众
·博客中国意欲何为?
·金正恩到底打了谁一耳光?
·冤狱23年的陈满之高尚羞煞窦娥
·云南、海南与福建三起冤案统一口径为哪般?
·陈满的境界与邓小平一般高
·如此司法进步
·有意思:周小平说方兴东是个大忽悠
·台湾地震了,春晚还演吗?
·欲加“武威三记者”之罪,何患无辞
·台湾地震与安倍及春晚
·周小平是谁的国师?
·春晚与正能量
·团中央“娱乐化”一瞥
·若老能养老,干部能养干部吗?
·龙应台与周小平的暧昧令人作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七百三十七
   
   写《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违禁,只好转个话题。
   
   写啥好呢?信马由缰、不知怎么、就点开了高级动物之李悔之的《李悔之:追求光明者,怎样才不会被黑暗吞噬?》。


   
   可李悔之的文、又实在不是我所能欣赏的。所以,只能习惯性地一直拉到文章的底部、观其尾。这么的、就看到了华东师大政治系主任的刘擎的的悼词,以及李悔之的老友于建嵘的“原则立场绝不妥协,处事方式可以不直接对抗。在不与邪恶合作的同时,尽可能寻找到改变社会的机会”。
   
   世人皆知,石三生我自从追随顾晓军先生,转变的第一个人生观、就是“改变中国”必须先改变自己。因此,对那些动辄就声称要“改变社会”的人们,要么、就敬而远之;要么、就嗤之以鼻。
   
   当然,以于建嵘教授可以出入中南海如遛弯的大人物来说,当是有能力、也有资格扯淡什么“改变社会”的。孟尝君的门客们,不就只是凭鸡鸣狗盗般的下九流技艺,就改变了历史吗?如果以此论之,于教授当是我敬而远之之人。
   
   看完了李悔之的文,果然没看懂自己对其标题的猜测---追求光明者,怎样才不会被黑暗吞噬?虽然没得到答案,但自己这被顾晓军先生认为是“网状思维”的脑袋,却不知怎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李悔之嘴中的“光明”,自然就是民主。而“黑暗”,则无疑就是这个专制的社会了。换言之,李悔之不就是在说追求民主的江绪林,被这个黑暗的专制社会吞噬了吗?
   
   江绪林果然是如此追求民主人士,为什么在网络上、没有看到他的无论是人大、北大、还是什么香港教会大学、华东师大的同窗、同事们半个字提及江绪林追求光明的事迹呢?不但找不到江绪林追求光明的事迹,他的挚友兼华东师大政治系主任的刘擎会为什么还怀疑他是个典型的抑郁症呢?
   
   抑郁症,就是精神病吧?一个精神病人的追求、到底会是什么?李悔之怎么知道江绪林追求的一定是光明、而不是黑暗呢?
   
   尤为令人不解的、是以马列政治为终身职业的江绪林,他居然是一个基督徒。
   
   石三生大师我是没进过大学门,就不知道这个“黑暗”(李悔之语)的社会的大学里,学政治与搞政治的学生或教师,需不需要先入个党什么的?曾经的大学里施行“七不讲”、真的只是个谣言吗?
   
   李悔之的文中,还提到了那个史学天才林嘉文。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李悔之眼中的、追求“光明”的人儿,都热衷不是自缢、就是跳楼呢?
   
   而最为诡异的、是江绪林与林嘉文的后事都既出奇、又雷同。说出奇,是这两位,都是活着见人,死不见尸。
   
   以石三生大师我有限的历史知识,记得只有赵高之流为了什么指鹿为马的大业,喜欢秘不发丧。余者众生,哪怕是进八宝山的大人物们,死后、即便没有遗容曝光,也会有各种吊唁的道场流传于世。如阎肃等,不但有遗容问世,就连那些明星、大腕、以及什么各界群众赴丧的场面不都是满天飞的吗?
   
   江绪林与林嘉文的死,为什么都没有经过医生诊断、抢救,也都没有人看到他们死后是个什么样子呢?
   
   百度“江绪林殡仪馆”,千篇一律的、皆为其百科所说“刚刚与几个朋友在学校送别绪林兄离开闵行校区,当殡仪馆的车急速驶出校园,将他从这个他工作了七年多的校园带走时,守到最后的老师和学生失声痛哭”。
   
   对了,中国人,最是讲究守灵的。江绪林的“几个朋友”不懂人情世故,难道华东师大也不懂吗?
   
   死了,就直接让殡仪馆拉走?
   
   高级动物李悔之先生能凭此文骗到69笔赏(需要声明的是,石三生大师我真不是“羡慕嫉妒恨”。是,也不会告诉别人)。可有多余的智慧,能解释江绪林与林嘉文两个追求“光明”的准精神病人,为什么都选择了理性自杀。而且,还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秘不发丧”吗?
   
   【石三生 2016年3月22日星期二01:30】
(2016/03/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