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石三生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顾腚难顾头的文明---李敖清华演讲赏析
·左撇子的李敖不懂普世价值
·胡耀邦是怎样离开的人间?
·李敖宣布起义,北大怎么办?
·莫言的末日论与李敖的千年愿
·从中国第二大重要新闻说起
·从纽约时报整版赞习说起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二)
·法官指天发誓启示录
·高瑜认罪—一场游戏又一场梦
·杨恒均的好日子或快到头
·2016起,中国将成地球第一谎言强国
·杨恒均与石三生,谁是白痴?
·释永信无私生女 调查组或有私情
·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
·释延洁呓语西天 中国梦泛滥成灾
·中共到底迷信不迷信?
·建言中共修改宪法序言
·建言人大修改宪法宣誓词
·刘晓庆逃税还是“逃睡”?
·新政为何笑冤不笑贫?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李庄诉中青报案
·笑谈贺卫方代理李庄诉中青报案
·思鸡肋弃阿斗 哈罗李敖或归隐
·被贺卫方、李庄们玩残了的法律
·被莫言、李敖们玩残了的文学
·国务院管鸟事比管人事更靠谱
·贪官与鸟齐赞河南法治好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邓亚萍试水政法 公平正义似乒乓
·柴静是编剧雾霾是天气;“公正第一”才是思想
·河南法治动物为救少林寺?
·政法大学出尔反尔 邓亚萍进退两难
·邓亚萍兼职政法大学教授是腐败
·李冰冰卖萌 孔子学院无人睬
·政法大学越描越黑 邓亚萍免费获诽谤
·猜猜邓亚萍的金牌与博士那个真?
·邓亚萍的清华学士文凭或造假
·一生两死---从邓亚萍说到方静与徐明
·邓亚萍的剑桥博士真不了
·笑看吴法天李吉明双挺邓亚萍
·金将军太会玩:美女、核弹两不误
·茅于轼又荒唐 茅粉们再呓语
·石三生大师又多了一提鞋的
·为什么茅于轼能发出独立的声音?
·猜猜是谁阻止了朝鲜美女的演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七百三十七
   
   写《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违禁,只好转个话题。
   
   写啥好呢?信马由缰、不知怎么、就点开了高级动物之李悔之的《李悔之:追求光明者,怎样才不会被黑暗吞噬?》。


   
   可李悔之的文、又实在不是我所能欣赏的。所以,只能习惯性地一直拉到文章的底部、观其尾。这么的、就看到了华东师大政治系主任的刘擎的的悼词,以及李悔之的老友于建嵘的“原则立场绝不妥协,处事方式可以不直接对抗。在不与邪恶合作的同时,尽可能寻找到改变社会的机会”。
   
   世人皆知,石三生我自从追随顾晓军先生,转变的第一个人生观、就是“改变中国”必须先改变自己。因此,对那些动辄就声称要“改变社会”的人们,要么、就敬而远之;要么、就嗤之以鼻。
   
   当然,以于建嵘教授可以出入中南海如遛弯的大人物来说,当是有能力、也有资格扯淡什么“改变社会”的。孟尝君的门客们,不就只是凭鸡鸣狗盗般的下九流技艺,就改变了历史吗?如果以此论之,于教授当是我敬而远之之人。
   
   看完了李悔之的文,果然没看懂自己对其标题的猜测---追求光明者,怎样才不会被黑暗吞噬?虽然没得到答案,但自己这被顾晓军先生认为是“网状思维”的脑袋,却不知怎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李悔之嘴中的“光明”,自然就是民主。而“黑暗”,则无疑就是这个专制的社会了。换言之,李悔之不就是在说追求民主的江绪林,被这个黑暗的专制社会吞噬了吗?
   
   江绪林果然是如此追求民主人士,为什么在网络上、没有看到他的无论是人大、北大、还是什么香港教会大学、华东师大的同窗、同事们半个字提及江绪林追求光明的事迹呢?不但找不到江绪林追求光明的事迹,他的挚友兼华东师大政治系主任的刘擎会为什么还怀疑他是个典型的抑郁症呢?
   
   抑郁症,就是精神病吧?一个精神病人的追求、到底会是什么?李悔之怎么知道江绪林追求的一定是光明、而不是黑暗呢?
   
   尤为令人不解的、是以马列政治为终身职业的江绪林,他居然是一个基督徒。
   
   石三生大师我是没进过大学门,就不知道这个“黑暗”(李悔之语)的社会的大学里,学政治与搞政治的学生或教师,需不需要先入个党什么的?曾经的大学里施行“七不讲”、真的只是个谣言吗?
   
   李悔之的文中,还提到了那个史学天才林嘉文。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李悔之眼中的、追求“光明”的人儿,都热衷不是自缢、就是跳楼呢?
   
   而最为诡异的、是江绪林与林嘉文的后事都既出奇、又雷同。说出奇,是这两位,都是活着见人,死不见尸。
   
   以石三生大师我有限的历史知识,记得只有赵高之流为了什么指鹿为马的大业,喜欢秘不发丧。余者众生,哪怕是进八宝山的大人物们,死后、即便没有遗容曝光,也会有各种吊唁的道场流传于世。如阎肃等,不但有遗容问世,就连那些明星、大腕、以及什么各界群众赴丧的场面不都是满天飞的吗?
   
   江绪林与林嘉文的死,为什么都没有经过医生诊断、抢救,也都没有人看到他们死后是个什么样子呢?
   
   百度“江绪林殡仪馆”,千篇一律的、皆为其百科所说“刚刚与几个朋友在学校送别绪林兄离开闵行校区,当殡仪馆的车急速驶出校园,将他从这个他工作了七年多的校园带走时,守到最后的老师和学生失声痛哭”。
   
   对了,中国人,最是讲究守灵的。江绪林的“几个朋友”不懂人情世故,难道华东师大也不懂吗?
   
   死了,就直接让殡仪馆拉走?
   
   高级动物李悔之先生能凭此文骗到69笔赏(需要声明的是,石三生大师我真不是“羡慕嫉妒恨”。是,也不会告诉别人)。可有多余的智慧,能解释江绪林与林嘉文两个追求“光明”的准精神病人,为什么都选择了理性自杀。而且,还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秘不发丧”吗?
   
   【石三生 2016年3月22日星期二01:30】
(2016/03/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