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
·“负能量”缺席是“五个一百”的耻辱
·蔡英文回应石三生
·复旦博士于迎丽装傻为哪般?
·阎肃“假去世”与山东老汉“活人出殡”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被总书记忽悠了一把
·习总回应石三生?
·两会代表到底怕什么?
·留美女生主犯忏悔:自由是恶魔
·华东师大学者自杀,证明上帝如白痴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党媒姓党,却炒作一个神经病
·揭开任志强“反党”的画皮
·国务院意见扰民 党媒辩解更添堵
·拆了败家的鸟巢如何?
·鸟巢是恐怖分子的老巢?
·仰慕白痴的姚晨为何有八千万粉丝?
·鸟巢怎可能不腐败?
·鸟巢为何成禁区?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史学奇才自杀是因为作假吗?
·史学天才林嘉文或装死
·党媒姓党,只是不懂常识与常理
·于丹与北大终于要合伙坐实“天才少年”
·王毅响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已过时
·鸟巢的回应---边自夸;边删贴
·推荐顾晓军、潘基文、蔡英文联袂角逐诺奖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马彩云法官被杀,官方应公开真相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七百二十九
   
   【前按:很久不用这前按了。今次重拾,只因为我的上篇文,在凯迪网上、提示发帖错误。而其浏览与搜索都无恙。糊涂中、就有点搞不清是针对我、还是针对别的什么了。】
   
   世人常有贬“司马昭之心”之意,实在是大谬也。比起真正隐晦的“生意场之心,路人甲也知”来,司马公堪称是阳谋;而生意场的,则是实实在在的阴谋了。


   
   说句实话,当我看到生意场在连顾晓军先生都坦承“没看懂”的《高级动物在行动》后、跟贴说“我劝你还是自己写自己的,写得有分寸些,有内涵一些,不要和顾晓军搞在一起了。搞在一起没有好下场。为你计,远离顾晓军十万八千里。否则拭目以待”时,还真的以为这生意场是我肚子里的蛔虫、甚至比我自己还明白呢。
   
   尤其是、又随后看到路人甲的“去石先生《高级动物在行动》文下看跟帖,猜这个叫“生意场”的是什么人?感觉好象还是蛮看重石先生的:‘我劝你还是自己写自己的,写得有分寸些,有内涵一些“。好象又经常关注石写的文章,提出了自己看法。这个人对顾晓军应该很熟悉,可能熟悉他的过去未来,甚至可以掌控顾晓军,不过他非常反对顾,有办法对付顾。或许这个“生意场”看重石先生吧,所以在给他打招呼吧?生意场是做交易的,做成买卖要谈判。懂了吧,什么人?可想而知。我猜得对不对?”
   
   感觉,这生意场无论是名字还是跟贴的用意,真的像是要与石三生我谈谈自己的“好下场”呵。就连顾晓军先生,不都误会了生意场的用意。所以、才会写《说句公道话》的吗?
   
   可,阴谋到底是阴谋。哪怕是连路人甲皆知,也是枉然。生意场之心,在石三生我的《请教生意场大人:如何谈生意?》一文后,暴露的一览无余:
   
   转第一个跟贴说“第一届(2010~2011)一等奖:石三生(奖人民币10万元)第二届(2012)一等奖:石三生(奖人民币10万 第三届•2013年二等奖:石三生奖人民币3万元) 第四届(2014年) 获奖者:石三生、贞云子。(各奖励人民币两千元整)共计获顾晓军奖弍拾叁万二千元 !! 不知道鈔票拿到吗??”
   
   如果说这个转、转的还算是原文。那么、游客随后的跟贴“顾晓军说:石三生的能力,就更不成问题,他年少时就当科长,后来又自己开公司,管好人是很简单的。本耒就是生意人,从顾晓军身上都能赚到23万2千元不容易。此人精明,人们都离他遠一点!!”就已经是明显在混淆是非了。
   
   而到了网民的“生意人石三生拿了顾晓军鈔票为顾晓军撑腰----------穷途未路的顾晓军只能望洋兴叹说:《反正我也已经活得不耐烦了》。顾晓军不是腦残,顾晓军是腦瘫!大腦革命这本烂书把顾晓军的正常腦细胞都革命革掉了”,与“顾晓军说老婆的电视机顶盒被人破坏,过几天又说电腦被人破坏。现在石三生也说:已经断网。是谁、用的怎样的手段,让我的、与网隔绝的电脑与网络同步的呢?又说:可等我重新开机,发现《11条》评论的标题还在,但内文却不翼而飞??。。。顾晓军石三生两人唱一台戏!!都是顾晓军大腦革命这本烂书啃人!!”则是混淆是非之外,还猪八戒倒打一耙了。
   
   “游客”与“网民”但凡有一点良知,而且眼睛不瞎的话,自然应该看到高悬于我“个人排行榜”上的那篇《顾晓军民主奖----一个让精英羞愧的奖》。石三生我为获得了顾晓军民主奖一千元现金,都要作此雄文歌咏之。就断没有获得了前后两届共20多万现金奖而不置一言的道理。
   
   而且,顾晓军先生当初也说的明白:“两个10万,都是打白条”(大意)。这么做,应该是指望日后生意场们不再封杀他时,顾先生可以用像韩寒、洋人杨恒均们一样出书,靠版税来兑现奖金的吧?
   
   在如此风声鹤唳的环境下,顾先生这么做,石三生我能理解。而且,那获奖者之一的贞云子都表示想只要名、不要利。为什么如此显而易见的事情,除了小猪不会懂,世人都懂得的道理,游客与网民反而不懂了呢?真要混迹到猪圈里、学猪叫不成?
   
   难道,生意场们如此胡搅蛮缠,莫非是想以石三生“从顾晓军身上都能赚到23万2千元”为基本,与我讨价还价?
   
   果然如此,生意场就大错特错了。我与顾晓军先生素昧平生,在经济上、有没有那“顾晓军民主奖”,顾先生也都不欠我,而我也不欠他。顾先生哪怕奖给我一分钱,那都是正数。
   
   可你生意场,注定了是欠我的!真想谈生意,物归原主是先决条件。完璧归赵都不能,别说你也给我23万2千了,就算给我100万,那都是还债,都是负数。
   
   最后,敬告生意场:如果你们连先决条件都做不到,就请以后别再装模作样地到石三生我这里指手画脚了!令人作呕不是?
   
   至于石三生我有没有“好下场”,那都是拜你们所赐。就算未来真的就是个大火坑,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石三生 2016年3月16日星期三 09:03】
(2016/03/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