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石三生
·韩寒未输先后悔 吴英怕死难回头
·韩寒未输先后悔 吴英怕死难回头
·够绝:韩寒边悬赏边起诉
·韩寒可以免战 赌徒不能弃庄
·面对质疑,韩寒缺失起码的幽默感
·韩寒的矛与韩仁均的盾
·韩寒数学中真的很烂:30年等于15000天
·是否该起诉韩寒、李彦宏?
·李彦宏出手相救 唱衰韩寒迷雾重重
·猴子韩寒
·韩寒百度联袂捣鬼 范爷冰冰欠下巨债
·致韩寒、范冰冰的公开信
·范冰冰人美钱多 韩寒少才又缺德
·给韩寒迷们灌一点儿还魂汤
·韩寒的投降书与范冰冰的求救信
·大河网知耻而退 百度舍义为韩寒
·与韩寒谈性事同范冰冰说仗义
·抗虫生物方舟子是个骗子?
·百度恐惧“少年”时 便是韩寒受难日
·文学的性无能与扫地僧的倒韩战争
·文学的性无能与扫地僧的倒韩战争
·文学的性无能与扫地僧的倒韩战争
·归真堂:愚蠢的企业,愚蠢的公关
·扫地僧转战韩仁均 韩寒先生妙处逢生
·扫地僧闻鸡起舞 韩军团虽死犹生
·扫地僧断网出沪 百度少年今二十
·易中天品三国将就挺韩寒词不达意
·方舟子祸起萧墙 倒韩战落下帷幕
·天下第一时评人的庄严声明
·博客教父方兴东与史记作者司马迁
·致山东高级人民检察院、法院的公开信
·时代周刊为什么会选择韩寒?
·跋扈的方舟子与妾一般的深广电
·赵长天语焉不详 方韩战各怀鬼胎
·方方思维很方 洪晃挺韩荒唐
·雷锋同志心猿意马 日记喻军队国家化
·麦田恼羞成怒 韩寒杀气腾腾
·奥巴马挺南周 南周挺韩寒与转基因
·奥巴马挺南周 南周挺韩寒与转基因
·比大熊猫更珍贵的。。。
·当代五君子
·他搅乱了时局又隐没入尘埃
·我比你还要脏
·美国人为何也瞎掺乎刑诉法修正案?
·我们都被门夹了一下
·纽约时报佯攻恶法 秘密拘捕悄然通过
·缝肛与江姐及其他
·洋垃圾与洋文化
·特务手段管控社会 薄熙来害人终害己
·薄熙来唱红遭免 中国作协应检讨
·初笑薄瓜瓜 二叹薄熙来
·二笑薄瓜瓜 三叹薄熙来
·三笑薄瓜瓜 四叹薄熙来
·给艾未未的债主普及一点常识与法律
·四笑薄瓜瓜 五叹薄熙来
·新华网重大改版 高层动态失踪中
·解读时事之看天下谁主苍生
·司法部愚蠢 亵渎了法律侮辱了党
·左右皆混蛋 薄熙来末路的始作俑者
·捅破杨澜国籍的窗户纸
·写在余杰去国后的多余话
·方滨兴与秦始皇 防民防贼两长城
·孔庆东巧言献媚 韩三骗因祸得福
·孔庆东到底被包养了没?
·给流年不利的公知刘晓原律师指一招
·孔庆东与韩寒是两条不太一样的狗
·毛左派正向右看 伪公知何时蜕皮
·中国民主没有左右只有欺骗
·驳雷达先生对民主思潮的误判谬读
·艾未未不想出国背后的隐情
·再谈艾未未不想出国背后的隐情
·艾未未或偷漏税行政复议被驳回
·艾未未借钱缴税根本就是骗局
·中国第一真骂与世界第一奸骂
·韩寒与薄熙来有个约会
·韩寒与铁凝及莫言:谁懂政治?
·韩寒与铁凝及莫言:谁懂政治?
·一批美国:自由奖无自由 茅于轼应知羞
·二批美国:愚蠢的时代 荒唐的外交
·二批美国:愚蠢的时代 荒唐的外交
·我检讨:批茅于轼错了!
·韩寒是条狗与茅于轼老东西
·四月的乌有正知羞韩寒茅于轼当有耻
·毛左派偃旗息鼓 顾晓军趁火打劫
·两个中国天才韩寒与薄瓜瓜
·强烈推荐韩寒角逐诺贝尔奥斯卡奖
·撑起稻草人韩寒的骆驼们之鄢烈山篇
·对骗子情有独钟的新中国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美国《time》糗大了:韩寒是专制的帮凶
·破译韩寒与顾晓军的政治隐喻
·互联网也唱红打黑 顾晓军欲决战韩寒
·牛津大学与薄熙来有一腿
·李承鹏忙演戏 资中筠是看客
·艾未未急如律 刘晓原试反水
·华西都市报造谣与政法委的活埋名单
·特赦天下
·中国正在进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七百二十七
   
   照例,还是先说题外话。
   
   在《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后,至凌晨、共有11条评论。尤其以最新一条令我闻风丧胆、怕的要死。怀着深深的恐惧,在电脑几近崩溃的速度中,终于拷贝下来11条评论,然后、以《11条评论》存档。


   
   可等我重新开机,发现《11条》评论的标题还在,但内文却不翼而飞。再打开自己的专栏,评论也变成了10条。
   
   天作证,我在保存时、已经断网。是谁、用的怎样的手段,让我的、与网隔绝的电脑与网络同步的呢?
   
   记得,前期讨教小粉红时、也发生过这样神秘的事件。难道那个骂骂咧咧的重庆王凤敏,也是个小粉红?
   
   也是,但凡有了点年纪,也不会像小流氓一样满口脏话,还要单挑、群殴什么的要与石三生我比拼什么格斗技巧了。
   
   学流氓打架,那是北大教授吴法天、艾青的儿子艾未未们的最爱。至于石三生我,不是不爱打架斗殴,而是个天生就是个逢打必输的主儿啊!我那至死都忠于毛、周的爹爹的人生格言,就是要他的孩子不但不可以反抗暴力,还要顺从暴力。当暴力想向你吐痰时,就要把自己的脸凑上去;当暴力想打你时,就要把自己的身体迎上去。
   
   最悲哀的,就是石三生我在外面被人欺负。回到家,还要被那糊涂的老爹修理。如此混帐的家长专制下,能活下来、就已经阿弥陀佛了呀!那里还敢学北大教授吴法天们约架呢。
   
   除了重庆王凤敏的极端耍流氓贴,就只有路人甲的跟贴看起来像人话了。他说“去石先生《高级动物在行动》文下看跟帖,猜这个叫“生意场”的是什么人?感觉好象还是蛮看重石先生的:‘我劝你还是自己写自己的,写得有分寸些,有内涵一些“。好象又经常关注石写的文章,提出了自己看法。这个人对顾晓军应该很熟悉,可能熟悉他的过去未来,甚至可以掌控顾晓军,不过他非常反对顾,有办法对付顾。或许这个“生意场”看重石先生吧,所以在给他打招呼吧?生意场是做交易的,做成买卖要谈判。懂了吧,什么人?可想而知。我猜得对不对?”
   
   路人甲的“生意场是做交易的,做成买卖要谈判”,说的十分有道理。而且,也符合石三生我前期的《卖艺也卖身》的逻辑。至于他的“这个人对顾晓军应该很熟悉,可能熟悉他的过去未来,甚至可以掌控顾晓军,不过他非常反对顾,有办法对付顾”,可以暂且不去讨论。因为,生意场到底有没有办法对付顾,自有顾晓军先生自知。
   
   至此,所谓的生意场之心,已经是路人皆知了。剩下的,不就应该与石三生我开始谈生意了吗?
   
   很显然,生意场拥有的,是可以左右石三生我的“下场”的权势;而石三生的本钱,除了与狗日的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的诉争,就只有一个写作能力。
   
   既然是生意,就免不了如顾晓军先生在《说句公道话》中所说“如今哪有空口说白话的呢?吓唬几句,人就被吓傻了?你总得有点实惠拿出来吧?”。
   
   请问生意场,你招安石三生的“实惠”是什么呢?总不能就是那重庆王凤敏的耍流氓吧?
   
   或者,生意场是在等石三生我开价吗?果然如此,又何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呢:
   
   一, 主持公正,物归原主,并赔偿这些年造成的损失;
   
   二,主持公正,让安琪酵母支付剽窃我的发明成果的代价;
   
   三,满足石三生我做一个文人的相应体面、公开出版几本书。至于版税收入,参照中国作家富豪榜最末位的标准即可。
   
   四,石三生我是个懦弱但很有二两贱骨头的文化人,自然要学关云长降汉不降操。也就是说,石三生我只愿意做中共的犬儒,也不愿做生意场做生意时的筹码。
   
   当然了,以上前三条均可具化为等值的人民币。
   
   如何,生意场大人真的想和石三生我谈生意了吗?
   
   【石三生 2016年3月15日星期二 05:03】
(2016/03/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