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暴風雨來臨前的沉默]
藏人主张
·袁红冰教授评“洪习会”
·《中華民國祭》是惡意詛咒嗎?
·《神州悲歌》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信義書局文化講座」新聞稿
·从“人彘”恢复为人 《神州悲歌》为讨伐中共抛砖引玉
·《神州悲歌》作者蔣繼先致台灣讀者的親筆信
·人民幣快速貶值的前因後果
·特朗普当选总统跌破全世界眼镜!
·又沒提到習近平中國在怕什麼?
·深圳轉機險釀「銅鑼灣書店」事件
·反动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第十世班禅喇嘛死因之谜探究
·以自由之名來談臺灣的政治發展
·川普面臨兩個美國和全球化挑戰
·國人歷史觀的幾個笑柄
·一代藏人的身份困境
·中共對台戰略的「進化版」?
·西藏从来就“不”是中国的
·【中國正在懲罰蒙古國「自古以來」就有的蒙藏文化、宗教交流活動】
·中國生育率的問題比預料的更嚴重
·从评价卡斯特罗看西方左右派
·川普打破政策惯例与蔡英文通电话
·川普推特發文狂嗆中共
·川普要重新定义“一中政策”
·為什麼「中美國人」即便受到實名舉報貪腐,也毫髮無傷?
·卡斯特羅之死和王岐山在全國政協講話
·中國根本沒有元朝和清朝兩個朝代
·中国污染物排放世界第一
·中共會動用一切能量對台出手
·《陳水扁陳情表》—致蔡英文總統
·【把握「川蔡效應」契機下的台灣應處之道】
·「中國夢」+「被肢解恐懼症」
·誠品世界最高書店夢碎
·极端主义笼罩下的东突厥斯坦
·陳水扁政治迫害案真相的司法調查委員會
·川普當選後中美關係和世界格局的變化
·公投無關統獨,在於國家正名
·中国雾霾的“十面霾伏”和经济困境
·百年政黨國民黨的末日大崩潰
·为什么寄《杀佛》给十世班禅大师的女儿
·网民视野的2016年中国
·納粹與中共的「種族主義」
·蒙古不堪中國「以商逼政」,台灣呢?】
·進化中的「自然災害」:「霧霾」「土地污染」與「基因改造」
·習近平終於「自承」反腐是為了權力鬥爭
·德國之音:香港出版自由已死
·「習核心」時代「批毛」「當然是」禁忌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新書出版消息!
·「愛國賊」與「第五縱隊」?
·川普时代美中博弈及台海局势走向
·2017是美国与中共较量之年
·美学者预言亚洲世纪的终结
·如何廓清時代的大困惑?
·台灣「維持現狀」的迷思
·川普平衡美中关系会倾听台湾观点
·川普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川普民粹论点在中国民众中产生共鸣
·國民黨大崩潰
·為何周強突然坚决抵制司法獨立
·習近平「反腐」的出發點與戰略
·習近平不得不拿下劉亞洲
· 川普上台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川普早祷会讲话令人振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中國官員與留學生對西藏的態度不能只是膝蓋反射式反應
·習近平正在為保衛自己的權位而拼命
·反分裂國家法》其實可以隨時醒來
·袁紅冰攜酒百年行
·BBC: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智者、聖徒、英雄〉 ──袁紅冰在鄭南榕殉道21周年追思紀念會演講逐字稿
·川普要推翻社会主义
·中共十九大搏鬥簾幕拉開了
·毒針暗殺,共產國家常見,爐火純青者非中共莫屬
·朝鲜有哪些著名海外暗杀行动
·台灣與中國,價值觀平行的兩個世界
·台湾出版寒冬与出版者的感言
·從「被出賣的台灣」到「被囚禁的台灣」
·馬英九的馬腳與蔡英文的迷思
·買下臺灣比打下台灣便宜」
·中共軍隊再次興起軍隊國家化的行動
·習近平眼中的馬英九與國民黨百年黨國
·印度乘中共两会向习核心将了个军
·你或許不知道的袁紅冰
·中共絕無「維持現狀」之意
·李克强提不出中国经济面临危机解决之道
·纪念藏人抗暴第五十八周年
·「台獨的盡頭是統一,統一的盡頭是台獨?」
·台湾出版界眼里的西藏抗暴起义
·關於胡耀邦,中共在擔憂什麼?】
·「三‧一九槍擊案」真相與和解公聽會、座談會
·在中國,都是禁忌;在台灣,不知不覺
·呂秀蓮引用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呼籲查出「319」真相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大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家
·分析蒂勒森訪華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暴風雨來臨前的沉默

伍凡評論第487期 暴風雨來臨前的沉默
   
   
   
   2016-03 11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87期。我今天要講的題目是「暴風雨來臨前的沉默」。
   
   
   
   兩會是在很沉重的壓力之下和緊張的氣氛當中召開、進行的
   
   
   
   今年兩會是中共「十八大」之後的第四次年會,開會已經超過一星期,大概再過5、6天會議就要結束了。從中、外媒體報導以及網路所傳播出來的眾多信息觀察和分析,人們已經感覺到,今年兩會和以前的兩會狀況有很大的不同。
   
   
   
   到目前為止,有兩份報告出來了,一份是俞正聲的全國政協報告,另一份是李克強在人大會上的政府工作報告。這兩份報告出來之後,並沒有看到像以往一樣,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們對這些報告有什麼反應或者提出什麼提案、議案,或對大會內容有相當細緻的描述;今年沒有,顯得很沉悶,這是很罕見的。有人講,政協開會變成一個「閉嘴大會」,不講話了,這個現象是跟過去兩會有很大不同的狀況,並且很反常。我有一個感覺,就很像是強颱風來臨之前的寧靜、沉默,正等待著暴風雨的到來。
   
   
   
   今年的兩會是在很沉重的壓力之下和緊張的氣氛當中召開、進行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都不願意接受媒體記者的採訪,面對記者們的包圍、採訪,毛澤東的孫子毛新宇很不耐煩地擺擺手拒絶,盡快地離開了記者。
   
   
   
   常言道,新官上任三把火。當記者們看到剛剛上任的中國人大財經會副主任委員,前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兒子劉源,記者們問他:對新上任的職位有什麼感想?劉源很有禮貌的回答「抱歉」,就走開了。可見連太子黨們都不願意或者不敢公開對記者講話,那些普通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也都很知趣地以不講話為妙,免得惹事生非。這就顯得是籠罩著兩會的外在氣氛和內在壓力,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都不知道明天或後天會有什麼重大的事情發生,面對記者們都不敢講話,深怕會成為第二個任志強。
   
   
   
   為什麼今年兩會有這麼沉重的壓力和氣氛呢?
   
   
   
   為什麼今年兩會有這麼沉重的壓力和氣氛呢?我想這和中共高層激烈的權力鬥爭有關,更和中共當局加強輿論管制、控制網絡有關,並且和現在的經濟形勢有關。
   
   
   
   首先,我要引用位於美國加州的「中國數字時代」網站最近披露一份可能是由中共中宣部發出來的《關於今年(2016)兩會報導的通知》,這份通知包含21條規定,第1條規定:做好習近平參政協聯組會的報導,重點做好反響報導;第2條規定:穩增長欄要做好相關典型的報導。
   
   
   
   其餘19條規定,包括要求各個媒體禁止報導有關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霧霾問題、殯葬改革問題、醫療患病糾紛問題、代表委員個人財富問題、浙江省拆除十字架以及西藏代表配戴習近平的像章等敏感問題都不准報導,尤其樓市、股市、匯市等負面新聞一律禁止報導;涉及腐敗報導、涉及到台灣、朝鮮、核武等新聞都要用新華社的通稿,不准自己採訪和編稿。最離譜的一條規定,連漂亮的女翻譯員也不准報導,過去曾經報導過這類的消息,同時要求各個媒體加強對待北京記者的管理,「一切行動聽從指揮」。
   
   
   
   這樣一來,有的媒體記者就講了,那基本上甚麼都不准報導了,就開啞會、開黑會了。這兩會報導的21條規定,說白了就是兩個內容:其一,要突出報導習近平在兩會的活動,樹立正面形象;其二,禁止報導中共當局腐敗、黑暗面,以及面臨的難以解決的經濟、社會問題,以及人權、自由、言論的問題,凡是重大問題一律不准報導,要掩蓋中共當局的所有負面形象。
   
   
   
   以胡舒立為總編輯的《財新網》挑戰了這21條規定
   
   
   
   儘管如此,以胡舒立為總編輯的《財新網》挑戰了這21條規定。中共全國政協委員、上海財經大學教授蔣洪最近在開會之前,接受了《財新網》的採訪,蔣洪在《財新網》3月3日發表的文章當中對目前的言論氣氛表示:「兩會本身就是議論國家大事,提出建設性的意見,而不是討論什麼雞毛蒜皮的小事。只不過,受某些事件的影響,現在公眾也都有點迷茫,希望少講些話。」氣氛就是這樣。蔣洪沒有說明「某些事件」具體指的是什麼。他還強調:「對於黨內的事情,我作為黨外人士,不說三道四;但是作為公民,表達的權利必須要保障。」
   
   
   
   《財新網》對蔣洪的第一篇採訪報導很快就被刪除掉,這是3月3日發表的。3月5日,蔣洪再次接受《財新網》記者採訪,對之前的發言在微信平台上被刪除的事件,表示完全不能接受,他向財新網表示:「太可怕了!太讓人驚奇了!我左看、右看看不出什麼違法、違規的內容。」「我是全國政協委員,政協委員談自己的看法,不能說要得到特別尊重,但至少應該享有一般公民的權利,我在文中表達的看法是很慎重的,是經過反覆考慮的,也聽取社會不少人士的觀點。」
   
   
   
   《財新網》對蔣洪的第二篇報導也被刪除了。3日刪除,5日刪除,到了8日,財新在英文網的推特上發表了很短幾句話:「政協委員有關言論自由的評論令審查者感到不安」,也被刪除了。所有有關「保障公民表達的權利」的報導通通刪除,不管是中文的、英文的。
   
   
   
   這些被刪除的《財新網》報導就引起了外界的關注,尤其引起了美國和德國媒體的關注。人們注意到,《財新網》總編輯胡舒立的後台、靠山是王岐山,去年,王岐山和劉文貴廝殺、搏鬥之時,胡舒立力挺王岐山,但是為什麼這一次《財新網》為蔣洪教授報導3次被刪呢?我想中間有另外一股力量插進來了,那就是中宣部。
   
   
   
   這是中共高層的鬥爭,矛頭針對著習近平和王岐山,另外,3次刪除財《財新網》導是殺雞儆猴,阻止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公開講話。中共當局三年多來,連續提出來「軍隊姓黨」、「黨校姓黨」和「不准妄議中央」之後,兩會之前又高唱「黨媒姓黨」,把所有國家和社會的公器變成了中共黨營化,這種做法實在不得人心。
   
   
   
   任志強這門大炮按捺不住,他炮轟「黨媒姓黨」
   
   
   
   任志強這門大炮按捺不住,他炮轟「黨媒姓黨」,從外表上看,任志強是針對習近平,但是任志強卻遭到中宣部系統的狂轟爛炸,用文革大批判方式來批判任志強。這麼一搞,就激怒了中共黨內、軍內對中共當局不斷左傾的恐慌和不滿,唯恐中國社會回到十年文革浩劫的年代,回頭走毛澤東老路。這就觸發了中共高層新一輪的鬥爭和攤牌。
   
   
   
   網上流傳的內部消息,據圈內人士講,形勢迫使習近平緊急下令,停止批判任志強,嚴令中共北京西城區委現在不得以任何名義處分任志強,以防止黨內、軍內發生「劇變」,並且就在前兩天,讓任志強以過65歲生日公開亮相,照片上網。
   
   
   
   從「任志強事件」的發生和發展可以看到,兩會前發生的「任志強事件」是非常複雜的事件,但是目前又以非常戲劇化的方式暫時告一段落了。儘管任志強炮轟「黨媒姓黨」,但是習近平還是下令「不能對任志強作任何處分、任何處理」。為什麼?這裡面就是中共高層黨內鬥爭。
   
   
   
   為了平息黨內特別是軍隊內部的不滿情緒,王岐山手下的中紀委刊物《中國紀檢監察報》刊登了一篇文章「千人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表達了與「不准妄議中央」的提法完全相反,反而是鼓勵人家去講話,替任志強批判「黨媒姓黨」辯護了。《人民日報》也刊文「有的領導怕丟面子不願聽群眾的逆耳之言」,也是在力挺中紀委,也是幫任志強講話。
   
   
   
   我們從處理「任志強事件」的過程來看,這種做法既違背了21條規定,更違背了「黨媒姓黨」的意圖,又落得個「妄圖新文革和走毛澤東老路」的罵名。這麼一圈走過來,給人感到: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什麼也沒得到,還落了個罵名。
   
   
   
   上兩個月,中共當局一再下令,中共政治局常委和委員們以及各省、市自治區第一把手公開表示,要擁護「習核心」,向黨中央看齊。在這之前,我還以為兩會上要把它真正落實下來,大家一致擁護習核心;不料,這件事情沒有在兩會期間成真,沒有落實,卻引出了「任志強事件」。可見中共高層鬥爭是個轉折點,本來是要大家去擁護「習核心」的,結果反而變成不賣習近平的帳。
   
   
   
   中共高層官員不賣習近平的帳,根本不給習近平面子和頭銜,這樣一來習近平的心情能快樂、能高興嗎?那絕對不會了!
   
   
   
   全世界關心中國問題的人,可以看到,李克強在人大大會開幕式上,作政府工作報告時,一共響起45次掌聲,尤其在報告結束的那一瞬間,最後一次掌聲連續了26秒鐘,這是連續時間最長的一次鼓掌,但是坐在李克強旁邊,習近平的表情卻是悶悶不樂,他居然不為冷汗滿面的李克強鼓掌,這畫面在網上、在全世界一發出來,你可以感到一定發生什麼大事了,才能夠使習近平有這樣子的反應。可見中共高層的鬥爭是多麼的激烈。
   
   
   
   《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公開信是對習近平上台以來所作所為算總帳
   
   
   
   事情進一步發展,三月四號晚上《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這封公開信在中共宣傳新媒體無界新聞上網,不久就被刪掉了。《無界新聞》這個網是屬於新疆自治區的官方網站,我相信這封公開信已經在中共內部迅速的傳播了,這是今年兩會的一個重磅炸彈,完全出乎習近平的掌控之外的大事情,他完全預料不到的,他的對手們對他突然襲擊。
   
   
   
   有人估計,這個公開信是出自於中共高層當中的反習派之首,有人講,這是中共內部已經形成了「反習同盟」的一個強烈信號,這個同盟已經開始動作了,開了第一槍了,也可以說中共黨內、軍內的反習近平派已經開始對習近平上台三年半以來所作所為算總帳。
   
   
   
   習近平可能步赫魯曉夫的後塵被趕下台
   
   
   
   那麼下一步發展的趨勢往哪裡走呢?我個人的估計有兩種可能,第一是習近平步赫魯曉夫的後塵,被中共中央全會表決趕下台,第二個另外的可能,就是習近平儘快的決定推行政治改革,把中共推向自由民主化,這既保護了他自己,又使中國可以往前走。這可避免被趕下台。這可能性我估計隨著現在的局勢發展不會很久,要麼就是習近平根本不利用這個機會,要麼就是利用這個機會,時不待人,機不可失。
   
   
   
   人們講,如果中共還有十九大,那麼習近平的走向、趨向,應該在十九大之前解決,也就是明年,如果中共沒有十九大,那習近平也就不存在是不是中共總書記的問題了,他要另謀出路了,這兩個可能性就擺在習近平和共產黨高層鬥爭所有成員的面前。
   
   
   
   今年經濟下滑,股市下滑,財政赤字,影響到每一個兩會的與會者
   
   
   
   今年兩會這麼樣高壓底下的沉默,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今年的經濟下滑,股市下滑,財政赤字,影響到每一個兩會的與會者。他們就提不起精神來,沒有精力和興趣去討論貧富差距、環境汙染、反腐敗、解決民生問題等等,他們已經沒有興趣了。因為他們擔心他們自己各個省市經濟都在下滑,他們看不到前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