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袁教授讀者問答部分逐字稿]
藏人主张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天佑藏人,自由西藏
·北京将错过历史性机会
·对藏文化灭绝可能成为残酷现实
·中国法学家揭示胡锦涛谋杀班禅喇嘛
·袁红冰新书《通向苍穹之巅》台发表会
·流亡藏人完成民主转型
·後達賴喇嘛時代提前來臨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感想
·以文明视野展望未来中藏关系
·西藏庆典中隐藏的结构/秩序和不安
·藏汉交流与较劲
·没有民主就没有和谐
·一场争取人心的竞赛
·中藏渐行渐远
国际声援
·藏中台作家学者联名抗议拘捕多名僧人
维护藏语动态
·藏人学生游行抗议教改计划
·短评藏人学生抗议教改弃藏语
·300名藏人教师联名致信青海省委
·27名流亡藏族作家的呼吁书
·藏语是藏民族的生命
·关于青海双语中长期改革问题的意见
·第一个挺藏文的中国大陆人
·藏人挺藏语也难道违法?
·印度也行动起来保护藏语
·青海省藏区戒备森严
·达赖喇嘛批评中国对藏语的限制
·从禁止藏语教学说起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袁教授讀者問答部分逐字稿

袁紅冰台中豐原三民書局專題演講讀者問答部分逐字稿
   (從Q&A影片1:31開始 ~ 44:25)
   
   Q: 【提問大意】…… 其實我昨天在「哲學星期五」,聽到就是現在有台灣的朋友到香港,他感受到的是香港人那種整個社會的絕望感。……
    以這樣的發展來看台灣,剛才袁教授提到不對稱的(戰力)。那比如說,當台灣被逼迫到一個死角的時候,比如說像現在可能台灣的核廢料,都已經爆滿了,那在全球的局勢下,有可能現在的台灣如果發展過去蔣經國時代說怎樣「髒彈」啊,(去)反擊中國,這樣子的作法? 但是台灣如果採取這樣子的玉石俱焚的戰略,全球會不會反而是去制止台灣做這樣子的一個(反擊)……剛才提到可能越南啊、澳洲……它可能反而是、反而(會)支持中共,來制止台灣這樣的一個反擊?

   A: 坦率地講,台灣現在已經錯過了自我發展核武器的一個歷史機遇了,以前曾經有過。為什麼說錯過了呢?因為現在的人類已經有了……聯合國已經簽訂了《核不擴散條約》(Nuclear Nonproliferation Treaty)。我們台灣雖然被聯合國拒絕於門外,但是台灣從來就是一個負責任的國家,我們不會違背聯合國的、大多數國家的意願。
    但是,沒有所謂的核武器和「髒彈」,並不意味著台灣就不具備發展出強大的不對稱戰力的可能性。這種可能性依然存在。用其他的辦法,用常規的方式,也可以發展出這種不對稱作戰的能量。
   因為很簡單,共產黨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經濟體,都在從遼東半島一直到廣東的沿海的狹長地帶,共產黨現在幾千萬貪官汙吏已經天怒人怨了,它經不起任何稍微大一點的震盪。所以只要台灣具備了一定的不對稱的戰力,就足以嚇阻共產黨進行軍事冒險。
   我剛才不是講了嗎? 一旦兵凶戰危,一旦打起來的話,東南沿海出現幾億的失業工人,幾億的人口,那共產黨轉瞬之間就垮台了。
   
   Q: 【提問大意】又見面了哦。我剛剛看到這(會場)裡面都是年輕人,沒有像我這種頭髮白了的人;那一年我們頭髮白的(人)也曾經到處去聽演講……所以我剛聽袁教授這樣剖析,我其實非常地擔憂。
   今天之所以會來,是因為我的小女兒曾經告訴我一件事情,她說「如果有誰告訴我我是中國人,我一定跟他拚命。」她就是所謂的「天然獨」,但她提出這個「天然獨」的論述的時候,她身上穿的是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那這個問題,在台灣談論不夠。
   但是,我今天想比較深度地跟袁教授說我的想法。我是一九五七年生的,我其實也很擔心台灣未來到底會變成怎麼樣?面臨的是一個非常差勁的對手,它隨時用武力給你入侵。那所以……我們也看到我父親的年代,就是二十三歲日本人變中國人。那我一九五七年出生,到目前為止,完完整整在一個台灣的政權統治之下,我沒有經過那種 (政權) 變化,我似乎也感受到那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他們可能會變成我父親的命運──在二十來歲的時候突然間有一個巨變。當然我必須強調我不喜歡。
   … …
   這次蔡英文當選,她的當選感言,袁教授剛才講的那幾句我都聽進去,可是讓我感到最感動的一句話卻是,她講說「在我(的)任內,我要對台灣的人民(承諾)……不要因為自己的國家認同,而向誰道歉。」柯P說她很敢說。這句話(台語),以台灣的角度,是在跟中共嗆聲(台語),我認為是這樣。
   可是這幾天,又有一種新的發展。那個發展就是,可能跟袁教授所談的一樣,就是說在立法院大家談的時候,談兩岸關係的時候,民進黨已經有一種聲音說,我們依憲法來處理。所以大家會問說「你會不會國民黨化?」… … 那這個當然是… … 我們還得看後面,是虛以委蛇慢慢來做,還是怎麼樣?就來看後面的作法。
   … …
   可是我最近幾天、最近幾年又有出現頭疼(的問題),到底是要反中國,還是要反中國人;反中共,還是反中國人?這個在我心裡頭,也是有一種問號。如果你是反中國人的話,對不起,我們誓不與中國人為敵;那中國人他不代表中國的政權,就像我們台灣人,也不是台灣的政權一樣。所以我昨天在上海試著講說「我不反中國,但是反中共。」我發現在那邊「反中共」有掌聲,「反中國」會被打死,所以我只敢喊「反中共」。
   所以這個問題就是,我覺得我們台灣人,到目前為止,沒有人能帶領我們去論述這個東西,就是描述這個到底會是怎麼樣,這個問題很久很久都沒有答案。這就是我心裡所有的问题。我當然希望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但是在成為主權獨立國家這個過程裡面,如何確保台灣人民不會被壓迫?我們當然也知道中國大陸分化團結滲透,是一定的。照它講說「入島、入戶、入心」,其實它原來所作的工作,在各層面的人它都已經有「上下其手」了。以我們做生意的人,跟大陸交往的經驗看起來,商業如此,政治當然也是如此。
   所以怎麼樣加強我們的心防?這是我的一個問題。那第二個問題,就是說怎麼樣……到底是反中國,還是反中共?這個我一直在……沒有辦法得到答案。
   
   A:我首先說一下第二個問題。我在一本書裡─好像是在……哪本書裡?好像是《台灣生死書》,還是哪本書裡─我曾經寫到,台灣朋友們要頭腦清醒地意識到,現在你們面對的是好幾個中國:
   有一個中國,是屬於幾千萬貪官汙吏的中國。這個屬於貪官汙吏的中國,它不僅在蹂躪著東亞大陸上的各個民族,同時,他們也準備把自由的台灣,踩在腳下,完成他們極權主義擴張的野心。這是一個中國,屬於幾千萬貪官汙吏的中國。
   那麼還有一個中國,是屬於普通中國民眾的中國。對於這個幾千萬貪官汙吏的中國來說,習近平有個中國夢叫作什麼?「強國夢」──它強大了,它就要去欺負別人。但是對屬於這十五億普通民眾的、或者政治奴隸的中國,大家也有另外一個中國夢,那就是希望中國自由、民主、人權實現,推翻共產黨的極權專制統治,像前蘇聯人民一樣,得到自由,作為自由人存在。那中國自由了,當然會尊重所有人的自己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
   還有一個中國,是屬於一個表面上看來很強大的中國,它有導彈、有核武器、有第二大的經濟體,這是一個好像很強大的中國;但是也有一個極其虛弱的、千瘡百孔的中國,每天那裡都發生著大量的政治陰謀──政變的陰謀、互相暗殺的陰謀、買官賣官這種腐敗入骨的政治現象、政治危機層出不窮,人民的反抗層出不窮。
   這個《美國肢解中國?》,是我點評中共第一鷹派戴旭的一個內部講話。這個戴旭內部講話裡,他自己透露出來的,他認為最大的危機就是,美國可以在短時期內迅速地武裝起四、五十萬的維吾爾人的武裝來,反抗中共。我點評的時候就說,維吾爾人是在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下活著,不是在美國的統治下活著,如果它在共產黨的統治下活得很自由幸福,很享有人權,它幹嘛還要去反抗啊?它為什麼不保衛中共啊?說明你這個政權本身就已經民心喪盡了!所以它有強大的一個中國,也有極其虛弱的一個中國。
   那你說應該仇恨誰?我想,對於台灣人來講,仇恨不是自由台灣的價值觀念的出發點。台灣人價值觀念的出發點,在我看來只是一個,就是「我就想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我的政治命運不想被別人決定。」所以這裡不存在著什麼,仇恨、一般人意義上的仇恨中國人的問題,仇恨這個……當然我也知道,因為在台灣內部,一般都把蔣介石帶來的那幫官員,稱作是「中國人」,自己稱為是台灣人;但是這樣的一些歷史的遺跡,我相信在年輕的世代裡,已經沒有什麼影響了。
   至於說,你剛才談到的「同文同種」等等,英國和美國也是「同文同種」,那不是兩個都是很偉大的國家?而且從另外一個角度講,現在的中國——共產黨的中國——共產黨,我一直在講,它是西方極權主義文化在東方的政治代理人。因為共產主義本身是西方極權主義文化的產物,它跟我們東方文化沒有關係。它只是西方文化侵入到東方之後,借諸中國共產黨這個政治代理人建立起一個東方的巴士底獄,這樣一個中國暴政。然後不僅荼毒東亞大陸,而且威脅到自由台灣的生存。
   所以在我看來,中國共產黨才是中國歷史上最無恥的賣國賊集團,因為它背叛自己文化的祖國,出賣了自己精神的故鄉。所以,這個以「同文同種」的名義,要求跟共匪統一的話,完全是無稽之談。那是郁慕明一類,無恥地投共賣台,背叛自己歷史的這樣一種無恥之徒,他們為自己的無恥辯護的時候,所作的一個說辭。他們難道不知道,中共是共產主義在中國的代理人嗎?郁慕明難道不知道,中國所有的高官臨死的時候都會習慣性地說一句話,「我死了以後要去見馬克思。」
   這個大家知道吧?所有(中共)的高官都是這樣的。他不是死了之後去見自己的祖先,他死了以後要去見馬克思。什麼意思啊?認那個德國的猶太人作父,認賊作祖宗。所以共產黨雖然長著中國人的面孔,但實際上,它的靈魂是西方極權主義專制文化的靈魂。
   所以,我覺得像這樣一些東西,在我們自由的台灣,其實很容易把它說清楚,因為我們有言論自由;在中國難說清楚。我總的意思就是──如果台灣和中共之間,爆發了一場為是否保持自由的意志而發生的衝突的話,台灣實際上不僅是和國際上的、對抗中共極權主義擴張的國際同盟站在了一起,同時也和東亞大陸上的那些反抗中共暴政的維吾爾人、藏人、香港人,和中國內地的普通民眾站在了一起;那樣一個屬於普通中國民眾的中國,是自由台灣的朋友和戰友,而不是敵人。
   我想這點,不是一個說辭,也不是玩弄語言技巧,這是一個現實存在的事實。當現在維吾爾人正在和中共浴血奮戰的時候,對於自由的台灣是不是支持?當中國內地每年爆發三十多萬起的維權抗暴運動的時候,是不是對台灣的支持?特別是這次香港的「魚蛋革命」,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強而有力地支持台灣啊!所以我們應該從這樣一個更高的角度來看問題。而不要陷於國共兩黨製造的一些極其陳舊的概念之中。
   Q:【提問大意】機會難得,照這樣聽起來,慢慢清楚,用一個自由的台灣來對抗極權的中國,那我不知道這次國際社會怎麼看我們台灣。… … 大選完的第二天,台北街頭有一個平靜,其實我看了是滿驕傲,看起來是沒什麼事一樣,跟昨天大選一點感覺都沒有。
   可我對台灣的人了解是,當眾要表態的時候、那種表達的意願是龜縮的。那我們都讀過公民與道德,普通、直接、平等、不記名投票,公民與道德都這樣子,那在不記名投票上,我們可以充分表達自己的意志。… …
   那這樣子的話,我們是不是這個時候、趁著民進黨執政的時候,我們應該大力地推動所謂的公投?趁著現在這麼強烈,我們結結實實地,用公投(這種形式)——因為只有公投的這種不記名投票,大家才不會有恐懼感。因為我在公司開會過,有問過意見,說大家有意見舉手表態,舉手的表態方式,跟一個一、一個二讓大家自己寫,那個結果是不一樣的。我想如果推動公投,老共會……就是說讓大家自由意志可以表達:假如說我面臨中國的時候,我怎麼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