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文革】对文革的定性各种各样,我的定性是: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圆满结合掀起的暴民运动。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相互促进,都发展到巅峰状态,暴君与暴民、恶政治与恶社会、大独裁与大民主相得益彰。也只有在马列主义框架中,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才能结合得如此天衣无缝。

   

   【文革】五四与文革,精神颇相通。五四是民主主义即初级民粹主义运动,没有极权主义配合,危害性不高;文革是民粹主义即高级民主主义,与独裁暴君配套,运动起来特别疯狂,危害特别巨大深重。五四是无政府状态,鸡飞狗跳丛林化;文革是极权主义状态,群魔乱舞地狱化。

   

   【文革】民主主义平等主义与极权主义,貌似相反实相成。这个道理大多数中国人不明白,不少民运派也不明白。民主平等是好东西,但本身不能主义化。民主主义平等主义既与王道主义格格不入,也与自由主义背道而驰。自由主义以自由为最高原则和第一价值,不许民主平等喧宾夺主也。

   

   【清算】清算文革之恶,清算毛氏之罪,清算五四之邪---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和马列主义都是邪知邪见。五四打开了潘多拉魔盒,邪说泛滥,群魔乱舞,招来北狄,招来东寇,招来内忧外患空前深重,人祸天灾无比惨烈。毛氏是五四之子,文革又是毛氏之子,都必须予以彻底的清算。

   

   【恶社会】据说中国有九千万抑郁症患者,每十九人中即有一人。这个比例高得离谱,但我相信。这也是恶社会的特征之一。恶必苦,恶社会必然苦难深重,包括外境内心之灾难,身体精神之痛苦,抑郁症就是典型的精神之苦。抑郁症与君子绝缘,与利益主义小人最有缘,极权主义恶人更是百分百抑郁。

   

   【恶社会】极权主义者与恶人可以划等号。只要坚持极权主义文化、政治立场者,无论贫富贵贱,文人武人,有权无权,都是极权主义者,即极权分子。马邦知识群体和弱势群体中,信奉极权文化、拥护极权道路、具有极权人格的极权分子非常多。

   

   【论权】权力是自立立人、自达达人、成己成人的最佳工具,既可以更好地利益人民和国家,也可以更好地利益自己。可惜,绝大多数马官却只会以权谋私,损人利己,用来给人民给社会制造各种各样的麻烦,如制造冤假错案、文字狱、防火墙等等,害民害国,也往往害了自己和子孙。

   

   【朝鲜】中共倾力扶持、长久援助金氏邪恶政权,必有重大后患恶果,必然连累中国将来被朝鲜人民仇恨,中共也难免被金氏政权敌视。外媒报导,最近朝鲜劳动党一份内部文件曝光,内容是对中共采取强烈对抗的方针,文件叫嚣:“所有党员和劳动者用核暴风坚决地粉碎背离社会主义的中共的压迫策动吧。”

   

   【辟马】或谓“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错将自由主义的精髓转接给马主义了。《共产党宣言》明言:“共产党人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当时英美已民主化,可见马要推翻的制度包括民主。暴力革命(实为造反)才是马学精髓。毛氏以“造反有理”概括之,倒也中肯。

   

   【台湾】废死是政治社会文明达到相当高度时的水到渠成,如成康盛世,官民没有大罪,故刑措四十多年而不用。在暴恐分子前仆后继、邪恶势力持久猖獗、各种令人发指的恶行层出不穷的时代,废死无异于纵恶,是政府自废武功。台湾虽非据乱,乱象还是不少,还不到废死的时候。

   

   【提醒】讨论问题和批判他人,最忌伪造或歪曲对方思想言论。例如东海说“佛道颇有偏差”,有批评者改为“佛道都有偏执”,一字之差,性质不同。偏差是指佛道偏离人道和中道,与偏执不是一回事。又如批判我尊崇曾国藩为圣人。我尊曾公不假,但曾公离圣境尚远,德行远未圆满。

   

   【祸国】国家主义强调: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大错。国家重要,人民(人和民)更为重要和根本,故孟子说:“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又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同时,利益重要,道义更为重要和根本,无论个人利益国家利益,都不能违背道义原则。道义是最大的利益。

   

   【三不能】曾祥文君说:“君子坦荡荡,事无不可对人言。成败尽人事,不能不顾底线,不能不择手段,不能蝇营狗苟。”此三不能,可以视为做人做事的基本原则,一般人都应该做到,做不到就非人。

   

   【说得好】陈有西先生说:“不要太中国式聪明。都希望別人挡子弹,自己等着吃桃子。”此言有大律师风范。真正的知识分子,就应该有这种精神风范,我不说真话谁说真话,我不挡子弹谁挡子弹,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即使在地狱,也要迸发良知之光,扬起希望之声。

   

   【朱维群】民宗委主任反对和批判神本论,本来值得肯定,但他坚持和鼓吹唯物主义,却是大错特错,“上帝”和物质都不是第一性的。物本论和神本论都会对真正的第一性“性与天道”产生根本性遮蔽,让人丧失树立正确三观的机会。以物本论批判神本论,以错批错,以盲导盲,没有意义。

   

   【表态】我不怕封杀。如果我说错了,是妄言妄语,歪理邪说,封杀可以减少我的罪孽,值得我感谢和庆幸;如果我说得对,是真言真理,正知正见,封杀就是封杀者的罪孽,自作还自受,无碍我立德立言。封我只是一时的。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东海封不住,终将大潮起;真理杀不死,愈杀愈生生。

   

   【表态】崇拜盗贼,宣传邪说,敌视儒家,封杀真理,都是大恶。这类恶人,共党中特别多,包括高层。它们不知道,这样做会有重大后患恶果,不仅祸国殃民,也是自我毁害。这不是诅咒—儒家不搞这一套,这是根据我数千年的历史经验和儒佛道的道德领悟所作出的提醒,也可以视为严正警告!

   

   【表态】我不怕误会。误会是难免的,孔子尚且遭到当时和后世无数人的误会,何况东海。若我动机不良,思想不正,表达不准,那是我的问题;若动机良好、思想中正、表达到位而依然被误读误会,就不是我的问题。“中庸其至矣乎,民鲜能久矣。”世人能把握、理解中道思想者,自古就不多,于今更稀有。

   余东海于南宁2016-3-29

(2016/03/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