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人生极乐是法乐”
·慎身修永:东海一枭(一枭附言)
· 给 庄 子
·我的自由,自由的我(组诗)
·“道岂鲜鱼忧烂却”等(东海小语49----52)
·仁之歌(儒家歌词,初稿)
·写给余杰、王一梁、欧阳小戎们
·我的忏悔和不悔!---对余杰内部批枭言论的公开答复
·《回声》(外三首)
·对枭诗的自捧和他捧
·《历史证明》(七首)
·天下第一美文(东海小语53---58)
·《圆满》
·《站起来》(外四首)
·《站起来》(外四首)
·你们迟早都要投入我的怀抱(组诗)
·《东海一枭不在了》
·《最后的警告》
·王公妙联贺新婚
·重申“两项基本原则”
·典故(六首)
·枭声重放:重视道德建设,推动民运发展
·《如果没有这堆狗矢》
·伪类的存在价值
·《肉腰刀》
·王公云高七秩开一贺联
·《大法印》
·慎身修永:感受老枭(一枭附言)
·大音难和有人和(东海小语58----62)
·《如果我开讲》
·民运垃圾,亟宜扫荡
·《这个人承受了太多太多》
·纵号赤兔马,依然老鼠屎
·不是高调,而是底线
·《捧日》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和尚搞政治”不犯戒!
·“网坛四害”东海一枭等(东海小语62----66)
·赤条条的我(组诗)
·《霹雳》
·中华不是无人而是无地(东海小语67----71)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答客难(修正稿)
·《最后一块高地》
·不识良知不成人
·向阉党开炮!
·阉党特征及相关说明
·“江婴”不着调(东海小语72----73)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恶社会】“大多法援对象不懂感恩,甚至辱骂、纠缠、不断投诉无私帮助他的律师。”(陈有西)权贵阶层唯利是图,恃强凌弱;弱势群体亦善恶不分,以怨报德,上上下下乱成一团,烂成一团,同归于恶,这就是恶社会的典型性症状。

   

   【看中国】在“民工讨薪被公审”这一事件中,问题的关键不是公审,而是审判对象。农民工讨薪行为不当,扰乱秩序,妨害公务,固然应受一定处罚,但恶意欠薪的老板,在此这事件中要承担主要罪责,更应接受审判,公审也无妨。

   

   【原恶】为什么政治改革难以进行,好的政策难以落实,局部改良极易反弹?因为邪恶深藏于意识形态和基本制度之中,或者说意识形态和基本制度就是恶的。意识形态不变,基本政治经济制度就难有根本性改变,其它一切改良就只能是表层和局部的,脆而不坚,坚而不久。

   

   【原恶】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强调:“要重申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的三不主义。……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必须坚决保障,任何人不得侵犯。”规定非常明确,可是近三十年过去了,侵犯公民权的政治恶行至今层出不穷,原因就在于意识形态和基本制度。两者若无革命性改变,公民权利永远得不到保障。

   

   【恶社会】大多数人心灵物化,思想麻木,身在恶中不知恶,既不知文化、政治之恶,更不自知其恶,不知自己与邪说恶制有同质性。如果说邪说恶制如洪水猛兽,自己就是洪水之一滴,猛兽身上之一细胞。汉娜•阿伦特提出平庸之恶的概念,用在马邦弱势群体身上,非常适合。

   

   【绿化】体制内活跃着一股致力于“绿化中国”的力量。它们大力配合伊教,通过各种方式支持、扶助伊教,比如动用公款大建清真寺,积极引进沙特瓦哈比极端教派,努力推动清真食品立法等等。这股力量内引外联,上下勾结,已深入不少地方政府并上达中央,不可小觑也。

   

   【反思】人祸比天灾更可怕,天灾会因人祸加重;内贼比外敌更可恶,外侮多由内乱召来。自古如此,现代为烈,血迹斑斑百年历史为这一东海定律提供了最好的证明。

   

   【反思】日寇侵华,罪恶滔天,严厉批判,理所当然,但不能停留于此,还必须反思自身问题,对自身的文化、政治、道德各种问题深入进行全方位多层次的反思。至今还在炮制和欣赏抗日神剧,毫无节制地神化八路丑化日军兼抹黑国军和国民政府,恰是恬不知耻的自侮自毁自伐,把国家和民族的脸都丢光了。

   

   【五四】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所处时间阶段、所代表阶级不同和运动的主力军有所不同,但思想小异大同,精神一脉相承,都是反传统、反儒家、反中华的民主主义运动,前者是新文化运动初期和民主主义初阶,后者是民主主义的深化--加入了马主义之后,彻底民粹化了。

   

   【五四】有前辈来访,谈及五四,说了八个字:五四五四,屠龙挑刺。龙指中华,包括中华之文化、文明和民族。屠龙即反华,导致社会反常、政治反动就是逻辑的必然。所谓的五四精神,其实是民粹主义马列主义的同流合污,既反仁本主义而动,也逆自由主义而行。

   

   【游伴】很少外出旅游了,一缘贫于时间,二因良伴难寻。旅游,要给所旅之地所游之处带去诗意的美好、思想的深厚和文化的光彩,离不开游伴的配合。乐观开朗,德才兼备,有一定的文学功底和思想深度,是一个好游伴的基本条件。如此结伴同游,穷山恶水也可以发现美好,名胜古迹更让人思接千载,乐不思归。

   

   【游伴】唯物之人特别劣质,做人做事都不行,甚至不会生活不会玩。旅游本是回归自然、穿越历史、增长见闻、发现美好、抒发情怀、开阔眼界和提升境界的好办法。但很多人的旅游却有违此宗旨,无趣无味,无情无艺,甚至把旅游变成了争吵、争斗之旅,也亵渎了山水风光名胜古迹。

   

   【台湾】陈昭瑛教授说:“相对于那么多武装独立运动,台独是全世界最温和的独立运动。我认为台独不自觉的继承了中国文化温柔敦厚的精神。”台独运动追求去中国化,包括去儒家化,但却不知不觉受到儒家熏陶,这可以证明两点:一是台湾社会颇有儒家味,二是儒家潜移默化的影响和作用不可小觑。

   

   【台湾】儒家社会,盗亦有道,台独的温柔化从侧面说明了这一点。台湾仅有儒味而已,若是正宗的儒家政治和社会,高度文明和谐,台独根本运动不起来,有台独倾向的民进党根本不可能得势。相反,台湾会成为真正的中华文化的领航者、中华文明的保卫者,成为统一和重建中华的根据地。

   

   【台湾】反儒社会,不仅盗贼恶势力变本加厉无底线,一些正面人物、正义力量的正义性道德性也很低。如特色自由派,下笔妄言妄语,行为颠三倒四,五四至今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误民误国并自误。其中不少人一有权就变坏,或者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充当极权主义的帮凶。

   

   【民运】有民运人士主张“先做刁民再做公民”,试图把民主运动异化为“刁民运动”,这无异于道义自弃和形象自残,会对民主事业造成根本性危害。以恶反恶,利少弊多;以恶求善,南辕北辙。正义事业就应该采取正义的手段和方法。无论抗恶求善,都应坚持正义。注意,义刑义杀义战都属于正义的范畴。

   

   【民主】“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可从两个方面理解:首先,反儒社会道德沙化,民主制或求之不得,或得之不稳,品质不高,儒家有助于社会道德的重建;其次,反儒人士缺乏追求和建设民主的恒心定力,甚至一有权就变坏,儒家有助于个人心力的加强。

   

   【国共】当年国共两党都是一党独大,但本质迥然不同,概乎言之有三大差别:一是文化正邪有别,三民主义不乏正义,马列主义纯属邪说;二是道德善恶有别,国党道德不无可取,共党标准完全颠倒;三是制度有优劣之别,国党在民主转型之前,政治倾向民主,经济制度私有,共党则始终坚持独裁和公有。

   

   【国共】国党本有儒家味,三民主义与儒学及西学都可相通,其民主化是顺理成章的,迟早的事;共党本靠反儒起家,马列主义与儒学和自由主义都格格不入,要民主化和儒家化,意味着要完全否定马列主义和自己的历史,等于自我革命,艰难程度可想而知。上天容易,自我革命难也。

   

   【有感】一些人离去了千万年,依然被深深怀念,因为他们特别可敬可爱;一些人还没有离去,就已经天怒人怨,因为他们特别可耻可憎。2016-3-19余东海

(2016/03/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