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红卫兵纳粹多兽行,马列毛主义是祸根
·我们的社会往哪里跑?---老话重提范跑跑
·马克思主义: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真好
·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
·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关于马克思主义
·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
·对各种“主义”保持警惕
·扎紧嘴巴沉住气----干大事者必读之二
·zt一对养母女的慈爱和孝心(报告文学)
·东海诗联近作一束
·唯物“唯神”皆戏论,唯我仁本理最真
·关于设立孔子和平奖之我见
·南楼谁弄梅花笛----儒生格筠小记
·彭罗斯的“永恆宇宙循环”理论与儒家观点一致
·学问的高明与良知的光明
·没有学问将不了军----一段小故事
·关于修宪的呼吁
·为薄熙来先生惋惜
·享受生命,享受一切
·宋代的基层选举
·答友人----有关儒家的几个问题
·真理至上、良知至上----回洪君
·关于彻底去马列毛化的呼吁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良知超越主客观---兼论唯物主义
·儒者可以入党吗?
·国民党的文化基础和道德素养
·亏陈凯歌出手
·中国缺的就是好主义
·比尚武更重要的---为罗援将军作点补充
·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
·配合白岩松先生一呼
·孝园赋
·中华大宪章(草案)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
·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东海三定律
·境界至高的极端,永远不逾的坚持
·道理最大,道德最大
·过门不入真遗憾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恶社会】“大多法援对象不懂感恩,甚至辱骂、纠缠、不断投诉无私帮助他的律师。”(陈有西)权贵阶层唯利是图,恃强凌弱;弱势群体亦善恶不分,以怨报德,上上下下乱成一团,烂成一团,同归于恶,这就是恶社会的典型性症状。

   

   【看中国】在“民工讨薪被公审”这一事件中,问题的关键不是公审,而是审判对象。农民工讨薪行为不当,扰乱秩序,妨害公务,固然应受一定处罚,但恶意欠薪的老板,在此这事件中要承担主要罪责,更应接受审判,公审也无妨。

   

   【原恶】为什么政治改革难以进行,好的政策难以落实,局部改良极易反弹?因为邪恶深藏于意识形态和基本制度之中,或者说意识形态和基本制度就是恶的。意识形态不变,基本政治经济制度就难有根本性改变,其它一切改良就只能是表层和局部的,脆而不坚,坚而不久。

   

   【原恶】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强调:“要重申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的三不主义。……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必须坚决保障,任何人不得侵犯。”规定非常明确,可是近三十年过去了,侵犯公民权的政治恶行至今层出不穷,原因就在于意识形态和基本制度。两者若无革命性改变,公民权利永远得不到保障。

   

   【恶社会】大多数人心灵物化,思想麻木,身在恶中不知恶,既不知文化、政治之恶,更不自知其恶,不知自己与邪说恶制有同质性。如果说邪说恶制如洪水猛兽,自己就是洪水之一滴,猛兽身上之一细胞。汉娜•阿伦特提出平庸之恶的概念,用在马邦弱势群体身上,非常适合。

   

   【绿化】体制内活跃着一股致力于“绿化中国”的力量。它们大力配合伊教,通过各种方式支持、扶助伊教,比如动用公款大建清真寺,积极引进沙特瓦哈比极端教派,努力推动清真食品立法等等。这股力量内引外联,上下勾结,已深入不少地方政府并上达中央,不可小觑也。

   

   【反思】人祸比天灾更可怕,天灾会因人祸加重;内贼比外敌更可恶,外侮多由内乱召来。自古如此,现代为烈,血迹斑斑百年历史为这一东海定律提供了最好的证明。

   

   【反思】日寇侵华,罪恶滔天,严厉批判,理所当然,但不能停留于此,还必须反思自身问题,对自身的文化、政治、道德各种问题深入进行全方位多层次的反思。至今还在炮制和欣赏抗日神剧,毫无节制地神化八路丑化日军兼抹黑国军和国民政府,恰是恬不知耻的自侮自毁自伐,把国家和民族的脸都丢光了。

   

   【五四】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所处时间阶段、所代表阶级不同和运动的主力军有所不同,但思想小异大同,精神一脉相承,都是反传统、反儒家、反中华的民主主义运动,前者是新文化运动初期和民主主义初阶,后者是民主主义的深化--加入了马主义之后,彻底民粹化了。

   

   【五四】有前辈来访,谈及五四,说了八个字:五四五四,屠龙挑刺。龙指中华,包括中华之文化、文明和民族。屠龙即反华,导致社会反常、政治反动就是逻辑的必然。所谓的五四精神,其实是民粹主义马列主义的同流合污,既反仁本主义而动,也逆自由主义而行。

   

   【游伴】很少外出旅游了,一缘贫于时间,二因良伴难寻。旅游,要给所旅之地所游之处带去诗意的美好、思想的深厚和文化的光彩,离不开游伴的配合。乐观开朗,德才兼备,有一定的文学功底和思想深度,是一个好游伴的基本条件。如此结伴同游,穷山恶水也可以发现美好,名胜古迹更让人思接千载,乐不思归。

   

   【游伴】唯物之人特别劣质,做人做事都不行,甚至不会生活不会玩。旅游本是回归自然、穿越历史、增长见闻、发现美好、抒发情怀、开阔眼界和提升境界的好办法。但很多人的旅游却有违此宗旨,无趣无味,无情无艺,甚至把旅游变成了争吵、争斗之旅,也亵渎了山水风光名胜古迹。

   

   【台湾】陈昭瑛教授说:“相对于那么多武装独立运动,台独是全世界最温和的独立运动。我认为台独不自觉的继承了中国文化温柔敦厚的精神。”台独运动追求去中国化,包括去儒家化,但却不知不觉受到儒家熏陶,这可以证明两点:一是台湾社会颇有儒家味,二是儒家潜移默化的影响和作用不可小觑。

   

   【台湾】儒家社会,盗亦有道,台独的温柔化从侧面说明了这一点。台湾仅有儒味而已,若是正宗的儒家政治和社会,高度文明和谐,台独根本运动不起来,有台独倾向的民进党根本不可能得势。相反,台湾会成为真正的中华文化的领航者、中华文明的保卫者,成为统一和重建中华的根据地。

   

   【台湾】反儒社会,不仅盗贼恶势力变本加厉无底线,一些正面人物、正义力量的正义性道德性也很低。如特色自由派,下笔妄言妄语,行为颠三倒四,五四至今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误民误国并自误。其中不少人一有权就变坏,或者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充当极权主义的帮凶。

   

   【民运】有民运人士主张“先做刁民再做公民”,试图把民主运动异化为“刁民运动”,这无异于道义自弃和形象自残,会对民主事业造成根本性危害。以恶反恶,利少弊多;以恶求善,南辕北辙。正义事业就应该采取正义的手段和方法。无论抗恶求善,都应坚持正义。注意,义刑义杀义战都属于正义的范畴。

   

   【民主】“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可从两个方面理解:首先,反儒社会道德沙化,民主制或求之不得,或得之不稳,品质不高,儒家有助于社会道德的重建;其次,反儒人士缺乏追求和建设民主的恒心定力,甚至一有权就变坏,儒家有助于个人心力的加强。

   

   【国共】当年国共两党都是一党独大,但本质迥然不同,概乎言之有三大差别:一是文化正邪有别,三民主义不乏正义,马列主义纯属邪说;二是道德善恶有别,国党道德不无可取,共党标准完全颠倒;三是制度有优劣之别,国党在民主转型之前,政治倾向民主,经济制度私有,共党则始终坚持独裁和公有。

   

   【国共】国党本有儒家味,三民主义与儒学及西学都可相通,其民主化是顺理成章的,迟早的事;共党本靠反儒起家,马列主义与儒学和自由主义都格格不入,要民主化和儒家化,意味着要完全否定马列主义和自己的历史,等于自我革命,艰难程度可想而知。上天容易,自我革命难也。

   

   【有感】一些人离去了千万年,依然被深深怀念,因为他们特别可敬可爱;一些人还没有离去,就已经天怒人怨,因为他们特别可耻可憎。2016-3-19余东海

(2016/03/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