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东方安澜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十七)工具影响工艺

   看各种家具图考啊,各博物馆的家具藏品啊,一个特点就是几案椅子床榻之类较多,屏风类次之,箱柜类较少。为什么,工具的改进是一个主因。箱柜类家具对平整光洁板面的要求高,而且面积多。这对刨子的性能要求就提高了。

   读书的时候,老师说,“明朝末年出现了资本主义的萌芽”。正是有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和碰撞,才有木工工艺的大变化。吸收和接纳外来文化,以适应行业的变化与需求,在一个新时代里有新的作为,木匠帮做得不比别人差。

   我们现用平刨中刨刀都是洋货。(明)宋应星《天工开物》上提到的刨刀都是铁匠铺里手工锻打的,工艺质量上不及洋货。再则,笔者当年去上海干活,第一次看见苏北木匠的平刨,不用盖铁,十分好奇。现在想来,苏北木匠延续了古代梓人一刨一楔的工具风格,而我们加盖铁的刨子,是大大改进型的。

   工具的改进,为批量制作家具提供了可能。在家具制作这个历史大画面下,红木家具成规模大批量制作只是晚明至清才出现的,特别是明代以后才出现了专门制作家具的机构,像鲁班馆造办处御造坊等等,而以前制作家具,大多为民间性质。

   一般以一个人的走南闯北形容一个人见多识广,笔者谫陋,长期生活在苏南,所以只能以有限的眼界谈谈我所知道的木作情况。

   吴人喜欢把八仙桌说成大台子。赵公式的,就是大台子,也可以南北通称说八仙桌。赵公式的大台子比较讲究。讲究的地方就是有牙板有束腰,牙板下面长撑,中间四矮柱,四方十六矮柱。束腰是铲地皮炮仗洞做法。

   相对来说,赵式就简单多了,省去了束腰牙板,长撑和面挺中间直接是十六矮柱,腿和面用粽子格角连接。而赵式的台子也低一些,比“三尺台子”要低个四五厘米,对民间来说,这个台子更注重实用,就不能称八仙桌了。在民间,为了节省材料人工,极少做霸王撑结构。

   做台面(书面语“攒面”)是很考验一个木匠工艺水平的,白木家具台面不做水槽,要求拢密,密到头发丝嵌不进。把四格角和四条边做得严丝合缝,就相当于你写个论文,评审委员会击节赞叹,一致通过,你可以晋升教授了。台面面挺长,时间长了容易变形,四方面挺除了两两相对有窜棍以外,另外两两相对就得用到破头闷楔,这个破头闷楔一劳永逸收紧面挺中间和面底窜棍的紧固度,俗称“万年榫”。

   一个台子为什么要赵式和赵公式的做法,这个传之久远,无从稽考了。但从传下来的器物看,明前很早就有台子,那它的台面是怎么做光的呢?磨!木工拿大刨子粗粗刨平,就由小徒弟拿粗粝的磨刀砖粗磨,把木纹中的雀斑磨掉,再用细青砖细磨。粗磨细磨时都要侵水,在技法上统称水磨。

   

           (十八)椅面种种

   笔者以为,椅子的坐面,倒是可以说说的。因为笔者后来做了红木以后,曾被派短暂修过一段时间旧货,发现椅面做法繁多,材料多样。大致说来,椅面材料有木板、藤、麻、棕、大理石,发展到现今,修旧没有棕绳,干脆用尼龙绳代用。做法有抽屉式和嵌入式两种。

   木板和大理石归木匠管,其他不归木匠管。一般情况下椅面由木匠拢好,胶水定型以后,拿去穿棕绷。棕是棕树上剥下的棕片,加工成棕绳以后,由穿棕绷的师傅做好,再交付木匠。藤和麻也是这个工序。不同的是,藤可以直接坐上去,白藤赤藤竹藤都可以直接坐,跟藤椅一样。棕和麻就要垫上编织的软坐垫了。据有的书说,还有用马尾巴做的,这里也聊备一格。

   话说某年某月的某一段时间,在一块土地上十亿人民八亿在写诗,这个写诗的高潮和明式家具隆盛还有唐诗宋词一样,受社会环境、时代风气、文化基因的影响。有一类人,指文化人啊,官场受挫,或者不思进取绝意仕进,吃喝玩乐过后闲出鸟来,一个机缘凑巧参与到家具设计中来。参与设计,不但要喜欢木器家具,还要有基因。以笔者的经验,有的人码字写文章一点就通,画画拿了个油笔使唤了许多年,初一跟十五画得一个样。俗话说做一行爱一行,还要投入,要对家具有所研究有所认识。家具为这些个江南士子提供了又一个兴奋点。

   拿小小的椅子面来说,上下两层设计,上层是白藤面,下层是棕绳面,上下作抽屉设计,不但讲究而且精巧。这里引申出两层含义,要讲究,都是有钱贵族家庭;要精巧,设计制作者必有闲情和巧思,一般笨木匠想不出如此挖空心思的设计来。最多,在椅面上做槽榫设计,上面再叠个小面,这就破坏了主面的美观。

   分层作抽屉设计,其惊艳之处相当于把鸭蛋敲碎了竖立在桌子上。你可以半睥半睨乜斜了眼口轻飘飘说一句,这有啥了不起。这不过是模仿已成之例。对,我承认,这属于模仿,但你只能感叹他在你之前想到了如此做法,你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大把大把抓嫉妒药吃。 说了这许多凳面,还有一个民间以前常见的,就是绳凳。这个“以前”,指七十年代“以前”,现在家家造楼房后,已经鲜见其踪了。绳凳,其实不过了敲个四方的空旷子,按四个脚。东家再缠上新搓的草绳即可。草绳坐烂了,可以再换。难忘的一次,快要歇工,将歇未歇之时,东家老太,突然提出来要做一个绳凳,当时电锯的电缆都解掉了,只好手工用斧头在柴垛堆里挑出料子来,弄得满头大汗。

(2016/03/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