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台北——他乡遇故知]
陈维健文集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中国“枪手”入侵纽西兰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将军——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两院”网络诽谤释法非法之法
·判薄熙来罪 举薄熙来旗 开习近平时代
·杀了小贩夏俊峰枪杀了人间正义成就中国革命
·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女职员投怀送抱奥克兰市长包上了中国二奶
·为“新快报”二根穷骨头精神鼓 与呼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三中会会”算了吧!不要再相信共产党
·菲律宾风灾看中国离负责任的大国还有多远
·中共强迫藏人插五星红旗是占领军心态
·“航空识别区”中共军国主义路线受挑战
·北京“井底人”
·金正恩杀人立威习近平集权走向独裁
·雾霾中国命在旦夕13亿人逃无可逃
·习近平祭毛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有得一拼
·2014年中国大地看不见太阳
·革命何须真刀真枪有网络有键盘足矣
·清除周永康势力红二代全面专权
· 中共反腐拒绝民主刮骨如何疗毒
·“藏宝图”曝光许志永重判中共丧心病狂
·习近平的“维权”与“维稳”/陈维健
·习近平“反腐”两面开战焦头烂额
·中国留学生集体居留二十周年的无耻之恩
·乌克兰变天共产党将被取缔中共何去何从?
· 中共新疆政策是昆明血案的始作俑者
·习近平大权独揽社会矛盾急剧恶化面临失控
·应该平和理性地来看待马航“失联”
·从台湾的民主之父到心灵的教父 ————拜访李登辉先生/陈维健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滥杀无辜你们是暴政者的帮凶/陈维健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没有周永康的政法委中共镇压异见更猖狂/陈维健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 ------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
·习近平宇宙真理论的圣战
·伟哉港人!唯有斗争才有民主/陈维健
·陈光标“慈善餐会”一场中国式的闹剧/陈维健
·公民抗命当如港人
·习近平的红卫兵外交政策一败涂地
·学校向学生施暴沦落到与城管同流
·巴士爆纵火为哪 般?
·从马航被击落看国际社会道义的陨落
·“文革”再来 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
·习近平打虎一发而不可收
·从周永康孙女被幼儿园开除看习近平的株连政治
·《邓剧》篡改历史习近平戏弄毛泽东
·习近平二手都狠 二个都要
·达赖喇嘛朝圣五台山愿望与开启解决西藏问题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
·“环时”助俄之说是“武装保卫苏联”的翻版
·有容乃大 一场文明的独统公投
·重判伊力哈木绞杀和平 是国家恐怖主义
·藏族三少女被撞死中共对藏族政策汉人有持无恐
·香港处在关键时刻 中国处在关键时刻
·海外中文媒体代表五千万海外华人保卫香港何等可笑
·从华尔道夫酒店的买卖看中美两国爱国贼嘴脸
·六四屠杀后果对香港民主运动的借鉴
·“党管文艺文艺没希望”
·子明与纽西兰的情缘
·梁振英昏头点出中共政权为富不仁的本质
·否定普世价值何来的以法治国
·中共批马英九撤田北俊砸了自己的脚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真男儿普京情挑习夫人
·习近平答美记者问充分暴露独裁者的嘴脸
·香港和平抗争处于落幕大陆暴力抗争烽火连天
·习近平的吃的是谁的饭?砸的是谁锅?
·从神曲“习大大爱着彭麻麻”看习近平执政二年
·周永康之罪是泄露了党内包括习近平在内官员的财产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打倒反动派拨回中国前进方向 -----2015年新年宣誓/陈维健
·习近平终于露出了反腐的本质政治清洗
·踩踏事件表明上海政府已处于半瘫痪状态
·2015文章
·没有不可批评的主义 为自由而死的“查理”
·袭击《苹果》是袭击《查理》香港的翻版
·习近平引领中国走向全面危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国文化人生有三喜,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乡遇故知。在今日的国人皆有洞房花烛之喜,金榜题名也不难,唯有他乡遇故知不易。世界之大,人海茫茫,如人过中年,知交半零落,要在他乡遇故知更是难上加难了。佛经中以“盲龟值浮木”来比喻人生难得,说一只百年一浮头的海龟,伸出头来刚好套在浮在海上的一块浮木上的一个洞里。他乡遇故知就是盲龟值浮木那样的难得珍贵。
   
   2016 年的开年,我去台湾观选,台湾经过二十年多年的民主浸润已经显得祥和,那种蓝绿对立旌旗遮日,罗鼓喧天的街头选战已不复存在,虽然政党间唇枪舌剑的辩论依然,但与普通百姓来说,在平静中已各有心仪的对象,等着投票日在选票上轻轻地画上一勾,完成一个公民的权力与责任。
   台湾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温馨的地方,虽是他乡如故乡。因为在这一块岛国的土地上有着浓浓的中华文化,最让人体会到的是台北触目皆能看到的书店,虽然已是信息时代,但书店并非冷清,书柜前面依然是站满了读书人,索索的翻书声中是静谧安祥,更无“清风不识字,为何乱翻书”之文字狱之忧。台北的书店最可人的是那深藏在街头巷尾的小书店,大都设了咖啡座,拿一本书坐下来,喝一杯女主人揣过来香浓的咖啡还有何求,这年头这样的书香之地,恐怕也只有台北了。


   
   到了台北后,我忙于各种拜访,采访,发稿忽然夫人传来信息说我的知交某某也在台北。现在的人都有了朋友圈,社交相当的方便频繁,而我因被故土的赵家人视作异见而不方便进入到圈内,一应交流便让我这个与世无争的夫人悉数代替了。我接到这个信息真的是又惊又喜,自打91年出国我便没有回到故土,非是不想实是不能,多少回“梦里不知身是客”,每当飞机经过故土,我希望飞机故障能在那片土地上降落,每当到香港,隔门相望而热泪盈眶,每当到了台湾,将他当作故土聊慰思乡之情。
   
   我按耐不住激动,给他下塌的旅馆打了电话,对方的回答是查无此人,我的心喀顿一下凉了,莫非是个“乌龙”?但不久我即收到知交发来的短信他已到达,原来他在台南刚刚晚间到达。于是我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即刻打的到达了那里。在旅馆的前台一问,说你的朋友已经留言在等待你了,请你在大厅等候他马上下来。
   
   我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也许时间仅仅是电梯降落的那一会儿功夫,但于我来说却是许久许久。我们是发小,整个年轻时代是一起渡过的,我们情同手足,契若金兰,我们的情义也通达到我们的家庭,由于我妈妈是当年我们学校的老师,他与我妈更多了一份师生之谊。这些年来,每年清明都是他与我的其他几个友人到我妈墓前点香燃烛的,让我这个有国不能回的不孝之子感动莫名。十年前,他曾因公出差来到我所在的那个城市奥克兰,我们有过一次会面,因他是体制内的人,能前来看我是多么地不易,也是在旅馆的大堂,我们无言地拥抱,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电梯的门开了,他从电梯中出来,我迎了上去,十年的时间只让我们瞬间的陌生,他还是那的有型,年岁在他身上仿佛只添风彩,一件旅游夹克,让他显得更为精神。我们又一次地拥抱,中国的男人大凡不到深情是不会有这样的亲密。
   
   我们在街头找了一家日本餐厅坐下,台北是一个浸润了日本文化的城市,时间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日据时代的建筑依然是这个城市的风貌。随着服务生的引领,我们在一张餐桌前坐了下来,当她知道我们是一对老友重逢时,鞠着躬向我们道喜。
   
   点了菜要了酒,他说酒要热的还是凉的。我会心一笑说自然是要热的,这清酒温热了能喝出家乡黄酒的味道。酒来了!一壶二杯,蓝边丸纹山水的酒器,服务生为我们斟满了酒,举杯一碰一饮而尽,那滚烫的酒热热地下去,一时回到了故乡的感觉。知交拿出了相机,让服务生把我们相聚的一刻拍了下来,他即刻打开手机把照片传送到了朋友圈,酒过一巡,朋友们都回复过来了,不可置信我们在台北竟然不期而遇,他的夫人回复中的动漫不停地鼓着掌,现代信息就这样把这个台北的小餐厅与故土故人联系了起来。
   
   喝酒间他说来台北前,虽非清明不知何故去了老师的墓地祭奠,我们今天在台北有此机缘,不得不说老师在冥冥之中巧作安排,要不然我们如何能有此幸运。我感怀他对母亲的感情,我说母亲在天有灵看到我们今天在此相会必是感到欣慰,可惜我不能回去为她插一支香,点一支烛,报答她老人家的恩情。说到这里不觉泪水夺眶而出。他也不语,知道我到了痛处。
   
   这家日式料理褐木色的吧台,桌椅,纸白的灯具,简朴典雅,橙色的灯光更显出浓郁的怀旧情调。我的那些知交朋友,他一个个为我娓娓道来,二十多年,半个世纪所经历的人与事都浓缩在一杯一杯的酒中,有士途官途一路前跃,有浪迹四方寄情山水,也有为生活所迫郁郁寡欢,又交织着事业、家庭、感情的变迁,二十多年各自走了不同的人生旅途,但灿烂也好,平淡也好,都到了人生的花甲之年,听之不胜唏嘘。而我的这条不归之路还“路漫漫其修远兮……”
   
   酒,一杯空了,一杯满了,不知上了多少壶,不知喝了多少杯,已是醉眼睛朦胧。
   
   我们走出了餐厅,外面飘着雨,灯光下的路面油亮亮的映着街头的倒影,我们散着步,虽有骑楼遮雨,但飘落的雨丝丝打在身上,湿了发在脸上淌着。我们有时无言默默前行,有时想到一个人,一件事又续了话题,我们转了一圈又一圈,知道终将有分手的时候,因为明天他就将离开台北,而我们能够会面也就此一夜,当再一次回到他的旅馆前,我们同时停下了脚步。一辆的士嘎然在我们前面停下,他为我打了门,我坐了进去,门关上了,我们挥手道别。
   
   夜深了,车轮在淌水的路面发出丝丝的声音,车窗上的雨刷哗哗地刮着雨水,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了,这一别又将多少年,多少月,多少日。

此文于2016年03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