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台北——他乡遇故知]
陈维健文集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
·“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发展是硬道理之下的“绝代”巅峰
·国企改制世上最无耻的掠夺
·两岸救灾看两岸媒体的不同声调
·重庆打黑为民除害还是以黑打黑
·日内瓦汉藏会议随感
·慈悲是慈悲者的通行证
·胡锦涛头戴维族小花帽掩饰不了维汉血腥冲突
·阿扁被判重刑为台湾政治埋下隐患
·“祖国六十岁”的历史随想
·西方媒体“妖魔化”中国的人文亮点
·世界新闻史上的黑色幽默
·纽西兰小童失踪案华族背负原罪
·中国阅兵竟被索马里海盗看出破绽
·钱学森与萨哈罗夫
·魂兮归来!中华民族的道德天良
·中国知识份子的道德底线
·奥巴马对中国人权说再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国文化人生有三喜,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乡遇故知。在今日的国人皆有洞房花烛之喜,金榜题名也不难,唯有他乡遇故知不易。世界之大,人海茫茫,如人过中年,知交半零落,要在他乡遇故知更是难上加难了。佛经中以“盲龟值浮木”来比喻人生难得,说一只百年一浮头的海龟,伸出头来刚好套在浮在海上的一块浮木上的一个洞里。他乡遇故知就是盲龟值浮木那样的难得珍贵。
   
   2016 年的开年,我去台湾观选,台湾经过二十年多年的民主浸润已经显得祥和,那种蓝绿对立旌旗遮日,罗鼓喧天的街头选战已不复存在,虽然政党间唇枪舌剑的辩论依然,但与普通百姓来说,在平静中已各有心仪的对象,等着投票日在选票上轻轻地画上一勾,完成一个公民的权力与责任。
   台湾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温馨的地方,虽是他乡如故乡。因为在这一块岛国的土地上有着浓浓的中华文化,最让人体会到的是台北触目皆能看到的书店,虽然已是信息时代,但书店并非冷清,书柜前面依然是站满了读书人,索索的翻书声中是静谧安祥,更无“清风不识字,为何乱翻书”之文字狱之忧。台北的书店最可人的是那深藏在街头巷尾的小书店,大都设了咖啡座,拿一本书坐下来,喝一杯女主人揣过来香浓的咖啡还有何求,这年头这样的书香之地,恐怕也只有台北了。


   
   到了台北后,我忙于各种拜访,采访,发稿忽然夫人传来信息说我的知交某某也在台北。现在的人都有了朋友圈,社交相当的方便频繁,而我因被故土的赵家人视作异见而不方便进入到圈内,一应交流便让我这个与世无争的夫人悉数代替了。我接到这个信息真的是又惊又喜,自打91年出国我便没有回到故土,非是不想实是不能,多少回“梦里不知身是客”,每当飞机经过故土,我希望飞机故障能在那片土地上降落,每当到香港,隔门相望而热泪盈眶,每当到了台湾,将他当作故土聊慰思乡之情。
   
   我按耐不住激动,给他下塌的旅馆打了电话,对方的回答是查无此人,我的心喀顿一下凉了,莫非是个“乌龙”?但不久我即收到知交发来的短信他已到达,原来他在台南刚刚晚间到达。于是我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即刻打的到达了那里。在旅馆的前台一问,说你的朋友已经留言在等待你了,请你在大厅等候他马上下来。
   
   我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也许时间仅仅是电梯降落的那一会儿功夫,但于我来说却是许久许久。我们是发小,整个年轻时代是一起渡过的,我们情同手足,契若金兰,我们的情义也通达到我们的家庭,由于我妈妈是当年我们学校的老师,他与我妈更多了一份师生之谊。这些年来,每年清明都是他与我的其他几个友人到我妈墓前点香燃烛的,让我这个有国不能回的不孝之子感动莫名。十年前,他曾因公出差来到我所在的那个城市奥克兰,我们有过一次会面,因他是体制内的人,能前来看我是多么地不易,也是在旅馆的大堂,我们无言地拥抱,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电梯的门开了,他从电梯中出来,我迎了上去,十年的时间只让我们瞬间的陌生,他还是那的有型,年岁在他身上仿佛只添风彩,一件旅游夹克,让他显得更为精神。我们又一次地拥抱,中国的男人大凡不到深情是不会有这样的亲密。
   
   我们在街头找了一家日本餐厅坐下,台北是一个浸润了日本文化的城市,时间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日据时代的建筑依然是这个城市的风貌。随着服务生的引领,我们在一张餐桌前坐了下来,当她知道我们是一对老友重逢时,鞠着躬向我们道喜。
   
   点了菜要了酒,他说酒要热的还是凉的。我会心一笑说自然是要热的,这清酒温热了能喝出家乡黄酒的味道。酒来了!一壶二杯,蓝边丸纹山水的酒器,服务生为我们斟满了酒,举杯一碰一饮而尽,那滚烫的酒热热地下去,一时回到了故乡的感觉。知交拿出了相机,让服务生把我们相聚的一刻拍了下来,他即刻打开手机把照片传送到了朋友圈,酒过一巡,朋友们都回复过来了,不可置信我们在台北竟然不期而遇,他的夫人回复中的动漫不停地鼓着掌,现代信息就这样把这个台北的小餐厅与故土故人联系了起来。
   
   喝酒间他说来台北前,虽非清明不知何故去了老师的墓地祭奠,我们今天在台北有此机缘,不得不说老师在冥冥之中巧作安排,要不然我们如何能有此幸运。我感怀他对母亲的感情,我说母亲在天有灵看到我们今天在此相会必是感到欣慰,可惜我不能回去为她插一支香,点一支烛,报答她老人家的恩情。说到这里不觉泪水夺眶而出。他也不语,知道我到了痛处。
   
   这家日式料理褐木色的吧台,桌椅,纸白的灯具,简朴典雅,橙色的灯光更显出浓郁的怀旧情调。我的那些知交朋友,他一个个为我娓娓道来,二十多年,半个世纪所经历的人与事都浓缩在一杯一杯的酒中,有士途官途一路前跃,有浪迹四方寄情山水,也有为生活所迫郁郁寡欢,又交织着事业、家庭、感情的变迁,二十多年各自走了不同的人生旅途,但灿烂也好,平淡也好,都到了人生的花甲之年,听之不胜唏嘘。而我的这条不归之路还“路漫漫其修远兮……”
   
   酒,一杯空了,一杯满了,不知上了多少壶,不知喝了多少杯,已是醉眼睛朦胧。
   
   我们走出了餐厅,外面飘着雨,灯光下的路面油亮亮的映着街头的倒影,我们散着步,虽有骑楼遮雨,但飘落的雨丝丝打在身上,湿了发在脸上淌着。我们有时无言默默前行,有时想到一个人,一件事又续了话题,我们转了一圈又一圈,知道终将有分手的时候,因为明天他就将离开台北,而我们能够会面也就此一夜,当再一次回到他的旅馆前,我们同时停下了脚步。一辆的士嘎然在我们前面停下,他为我打了门,我坐了进去,门关上了,我们挥手道别。
   
   夜深了,车轮在淌水的路面发出丝丝的声音,车窗上的雨刷哗哗地刮着雨水,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了,这一别又将多少年,多少月,多少日。

此文于2016年03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