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赵威的官方律师还收9千元]
郑恩宠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一边倒中共一边拜毛泽东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高智晟律师仍在新疆遭软禁
·高官无不虎,下吏莫非蝇/林启
·江绵恒免职真原因徐、周送利益?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习近平反腐敢动江泽民吗?
·记28岁女人权律师王胜生
·李嘉诚和江泽民合资早就失败
·我与80律师联合谴责深圳司法局
·我与192律师继续谴责深圳司法局
·江绵恒已在国人反腐射程中
·新作:邓小平违宪何时究?
·上海钟锦化等律师维权纪实
·反腐逼近江绵恒
·军老虎落马牵出上海大老虎
·习近平不要漠视500律师声音
·李克强和韩正四次通话上海踩踏后
·上海访民与律师交流好
·上海贝宁遭举报疑江绵恒下手灭口
·新作:好莱坞提倡质疑政府
·上海11官员是韩正、江绵康的替罪羊
·上海官个个是替罪羊上级的狗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高层对将律师赶出法庭作出表态
·上海丢卒保车韩正人品太差
·中共曾高举宪政大旗习近平要背叛?
·上海访民赴美回国感谢律师
·律师王宇、王全平被限自由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为何西方价值广泛进入中国?
·骂法官、轻律师是最愚蠢的人
·新作:宪政和中共亡党路
·《争鸣》:反腐中的内斗与内斗中的反腐
·李海获自由先锋奖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4十大人权案
·谢谢王全平律师问责上海踩踏事件
·23岁上访25岁赴美成维权人士
·为25岁拆迁访民李焕君而自豪
·王成律师起诉中国律师协会
·2014被除名律师增3倍
·贡噶扎西是汉族人的好朋友
·2014 光荣的维权律师集体
·各界对维权律师高度赞赏见人心向背
·访民找政府永找不到公道
·有廖敏月一代中国有希望!
·香港民主运动在奥斯卡颁奖礼吐气扬眉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人权奖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奖颁奖致辞
·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上海当局将访民当蚂蚁
·上海访民称到北京上访数百次找不到清官
·向唐荆陵、刘正青律师致谢!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习近平出书:谈反腐无奈/我新作
·向退出律协的云南五律师致敬!
·支持121律师撤销司法部《考核办法》申请书
·立法游戏骗了谁?/我新作
·反腐压力上海官员对中央耍无赖
·蔡英文到教堂为二二八死难者和律师追思
·全国访民千里迢迢到京找党均无果
·倪玉兰奖金归属击碎上海访民外援梦!
·习反腐至今红二、三代无人落马
·美国科恩教授:中国研究往事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颁奖
·向莉:《建三江历险记》中国法治路漫漫
·上海警察不要太猖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元宵佳节祝愿被囚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威的官方律师还收9千元

郑恩宠点评:
    赵威案有消息了,上帝会保佑她,她有如此关爱她的父母,在威权前如此信任中国人权律师团队的父母。说明,中国公民的觉醒在日益提高。中国公民至今没有请律师的自由,官方指定的律师还要收9000元律师费。
    赵威被关押在天津,天津律师办案差旅费相对少。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今天中国律师绝大部分并不是政府供养的,官方指定的律师也不可能将9000元全部作为自己的收入,扣去税费、成本,能将三分之一作为自己的收入已经不错。
    案件真相终究会公开,案件是否经得起历史检验?当局如何违法,如何无赖?众人会多元化评价。此案中共的表现是否得人心,或许更加失去人心?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关注中国未来的人们,从本案中看到什么新亮点?
    习近平的法学博士的真与假?中共是否真正在依法治国?中国公民觉醒运动的主力是否是80、90、00后?宗教自由与法治国家关系?中国是否真正存在政府给国民的法律援助制度?那些低价、免费给公民法律援助的维权律师是否是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是共产党政府给你法律援助?还是律师个人掏腰包给你提供法律援助?当今,中国大陆公民维权的主导力量是否是这些人权律师、维权律师?

    两会即将召开了,今天上午包括黄玉琴等两个基督教的姐妹到我家做客,还谈到中共十八大后,上海一批访民、被强迁户的问题得到解决,他们退出了上访,有的一开始就不参加上访,与老上访保持距离,特别是天天仰望神,与中国维权律师并肩战斗的公民,取得自家维权翻天覆地变化。
    上海一些老上访,有的开始从迷信习近平到否定习近平,认为习近平不如胡锦涛,胡锦涛时期上海访民问题每年还解决2%-5%,习近平主政三年来上海访民问题没解决一个,但是事实胜于雄辩。今天我和黄玉琴还谈到上百户被强迁户的问题已经解决,有名有姓。
    那些,看不起、要排挤或打倒中国维权律师的人,失败是必然的。当访民可耻!当公民光荣!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赵威母亲与官方所谓的“新律师”董亚南见面
   [日期:2016-03-01] 来源:参与 作者:
   
   (参与2016年3月1日讯)
   
   
   
    2016年1月28日,赵威(考拉)的辩护律师任全牛、严华丰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赵威,天津市公安局李斌告知:赵威已解除对二位律师的委托,并聘请了两名新律师。
   
   
   
   
   
   
   
   
   
   
    2016年1月29日与2月22日,赵威母亲与官方所谓的“新律师”董亚南见面。以下是赵威母亲的回忆文章。
   
   
   赵威母亲回忆(1):【董亚南律师承诺可以为赵威办理取保候审】
   
   
   (说明:董亚南是官方为赵威聘请的律师)
   
   
   【1月28日】
   
   
    1月28号早9点,我和女儿的两位代理律师严律和任律一同前往天津一看,负责接见的警察李斌和我们会谈大约10分钟,严律和任律两位律师递交了申请会见书,被李拒绝,理由是赵威自己聘请了代理律师。两位律师当时据理力争,李以你们先到外边去看一会、学习一下为由将我们赶出会见室。(我试着交给李我写给女儿的信,李同意接收。)在会见室外,两位律师认真阅读有关执业条款后,多次要求与李面谈,而李始终避而不见。期间,我要求见所谓我女儿请的律师,李答应给联系。至下午4点电话告知我:29号上午10点30分,到一看李的会见室见面。
   
   
   【1月29日】
   
   
   1月29日上午10点30分,在李的会见室见到:
   
   董亚南,女,71年,天津誉仑律师事务所主任;
   
   仉慧云,女,84年,刚工作小半年,工作关系正在办理中,助理。
   
   
    简短会谈了解到,是天津市律师管理所找她们出来做代理的。董手上持有我女儿的委托书,是打印的,时间是1月13号,有我女儿签名。另有一份仅有两行字是手写的,内容是要求董、仉二人做代理人,不要父母找的代理律师(意),有签名,但这份东西不是我女儿的笔记,不是亲手写的。(即使是我女儿亲笔缩写,那绝对是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所写)董说可以给我女儿办理取保候审。(正谈话中,董身上手机响了,她起身道门外接了电话)接下来我提出要具体了解一下董的情况,找地方谈一下。董说下午2点以后可以,地点定在她的办公室。董二人离去。
   
   
    李斌又来谈话,内容和董基本一样。也是说这两位律师可以给我女儿办理取保候审,原因是她不是主犯,仅是一份工作。李带来我女儿写给我的回信,是用打印纸,满满1页。我看了后,小心翼翼地折起来,欲装入包内,被李制止了说,这信不能带出去,因为是机密,是他个人行为通过办案人拿出来的。我说这是我女儿写给我的私信,能泄露什么国家秘密?况且她爸爸还没看到呢。我应该、也必须带走!李不准,我只好把我的私信交给他处理。当时心情像刀割一样,极度痛苦,状态也极差。李的随从去给我倒了一杯水来,我服了些药,缓了一会儿。因为当时脑子乱,记录不了信的全部,只能凭借记忆,将记得比较清晰的几句话复述如下:
   
   
   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
   
   我今天中午看到你们写给我的信,得知爸妈身体还好,我略感心安……
   
   ①颠覆罪,我认罪,充当帮凶;
   
   ②我身体很好啊,这里的警察都对我很好,我有保健医生每天都给我检查身体;
   
   ③里面的人开我玩笑说我是“公主”;
   
   ④我已经炼狱。因为有信仰,耶稣赐福,我已心安;
   
   ⑤最后祝福大家一切都好,也祝福兄嫂安好。
   
   赵威
   
   (没有日期、时间)
   
   
    李又进来了,说了些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解释。李很诚实,他说,这罪名就是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反革命罪,那是死罪啊!不过那是40年前了,现在国家进步了。比如劳教制度都废除了。我说,的确如此。我们国家是人民当家做主的,是颠覆不了的,不论怎么颠覆它都是中国。李接着说:我们国家是一党执政,颠覆国家政权那就颠覆共党政权,这是不容许的。一党执政是我们党的特色。我插话说,人家美国你看多党派轮换执政,能互相监督,遏制腐败,颠覆来颠覆去还是美国,也挺好(哈哈)。李无语。接下来李和我拉了写家常话,他抱怨负担重,说上有老四个,下有一个女儿,他本人是共产党员,38岁。我说二胎开放,你们可以再生一个啊。他说他女儿坚决不同意再生一个,我说你女儿了不起,敢于实话实说,毫不掩饰,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李无语。
   
   
    下午2点,我如约到达董亚南律师的办公室。谈话中了解到她们还和赵威签订了代理协议,案件代理费9000元。我要求看协议,董律说不知谁拿了!后又说在办案人员手上。她当时通过电话联系,办案人有说不知放哪儿了,说以后找到了再给董。就这样不了了之。之后我说那先把委托书给我拍一下。董不给,说等协议书拿来了一同拍照发微信给我。谈话间,我问她案子情况,她却说不知道。不过她说,她已经见过我女儿了。“人很瘦,她说想妈妈。”戴副眼镜,扎了个长马尾。此时董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我建议你主动退出,原因是我半年前就聘请了两位律师,投入了财力,单从感情上也讲不出辞去人家的理由。两位律师为我女儿不辞劳苦,多次奔走。况且早在2014年7月我女儿就交代过我,“我若引言获罪,妈妈你一定要帮我请律师。”再者,我即便是要辞退律师,也得有个合理的说法吧,也就是要把我女儿委托你们的协议书、委托书等,给人家看一下吧。临离开时,我还一再说明,结果董说,你可别再说给那两位律师看了,你这样说,他们更不给了。好,那就说给我女儿爸爸看看吧。
   
   
    这一趟,我从26号晚启程到30号夜回到家,整整奔走了4天,毫无进展。我是欲哭无泪、投诉无门啊!
   
   
    赵威母亲回忆(2):【董亚南律师出入看守所如同自己家门】
   
   
   (说明:董亚南是官方为赵威聘请的律师)
   
   
    2月21号,我和威爸一同前往天津。有两个目的:一是陪女儿过个元宵节;二是去董亚南处看我女儿给她们的代理协议(9000元代理费)。
   
   
    22号上午董亚南定下午2点见面。
   
   
    下午1:30分,我们就在董办公室处见到了。我们先要看协议,结果她没有。再要看上次见到的委托书等资料,想拍下来。后董就拿出了两份委托书及一份说明,均和上次见到的有所不同,尤其是那份说明,变化很大。第一次是“我不要我父母找的律师”,这次是“转告家属不要律师”(并且还按了手印)。
   
   
    我把这份说明拍了下来,董强迫我必须删掉,否则不准我离开她的办公室。董非要我手机,我坚持不给她看,僵持了个把小时,后我们两个老弱病残的怕她们人多动手吃眼前亏,只好让步删掉照片,这才得以脱身离开。被董非法拘禁1个小时。
   
   
    在僵持中,董还是透露了一些细节。她说有组织、有预谋、有行动、有推手;收买了访民举牌闹事,足以说明;还有地点,有拍照、录像作证。我回她:你说这些不就是央视报道的一样吗?她说是吗?我不知道央视报道过呀!
   
   
    董还问我们两人有没有接受过警方询问笔录,我们说没有。她说那你们连参加庭审的资格都没有。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强奸、杀人、政治这些案件是不公开审理的。她说前二者是保护个人隐私,后者是保护国家机密的。我说法院没判决之前是无罪的,这是法律规定的。她居然说我们不讨论法律。
   
   
    下午大约3点左右,我们赶到了看守所,想在那儿多待一会儿,陪女儿过个元宵节。有个高个子李姓警察,拿了女儿写的收到衣服的条子给我看,看了也不许我带走,说是通过私人关系拿到手的,不敢带到外边去,怕泄露国家秘密。
   
   
    我们就坐在大厅里,李很亲近我们,跟我们说了好多关于董的事情。她说董亚南是天津的法制委员会主任,是当地的大律师,和看守所的人很熟,出入自由的。她想要办的事情没有办不成的;她能办成别人办不成的事情。他说董大律师这人心情好了她会为当事人准备充分些;心情差了那可想而知的。你们家属不了解她、不接受她、怀疑她,这都能理解。当时我听了这几句话,还真是感觉小李这么善解人意啊。谁知他接下来说,你们家属要好好和她沟通,理解她、依靠她,保证对你女儿有好处,我估计不到一个月就能出来了。说得天花乱坠。他反复强调董的能耐大,只手通天的能人。听了他的一番话后,我不禁为我删掉拍的照片之事而庆幸,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到5点之后,看守所人都下班了。我们在高墙外边,给女儿说了话,也是女儿失踪半年之后,第一次隔着高墙喊话:威威,爸爸、妈妈都来了……
   
   
    补充:董亚南的确是与普通律师不同,她出入看守所就像出入自己家门一样。年前,也就是2月6号,我叫她帮我女儿买两套衣服(她当时不愿意),我就要她帮,后来她勉强给办了。董拿着衣服直接交到办案人手上,不用通大厅服务窗口。她出进不用存手机的,都带着手机进入。她手上有办案人员的电话,可以随时和办案人员通话。这都是我听到、见到的。她还问我有办案人员的电话没有,我说没有。我说你有就告诉我吧?她说不给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