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郑恩宠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成为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宪法:国家主席任期制取消可无限连任
·中国两会律师代表委员作用不可或视
·官方透露中国有近千维权律师
·上海陈建芳为何能获人权奖?
·习近平对上海访民政策继续维持现状
·上海房价每千元降二元的政绩
·绿卡和户口二选一是进步还是倒退?
·对中国律师最新数据的思考
·对美国进口大豆报复的后果
·律师上书国务院城管文件失效
·中国法官队伍是否在进步?
·有律师犯猥亵罪、转移毒品罪、危险驾驶罪
·传韩正亲信上海前公安局长张学兵落马
·美国2003年起人权报告提到我
·美人权报告2003年起提到我(二)
·性侵女学生的教授往往是犬儒加色狼
·中美贸易是舆论战也是人心向背战
·中美贸易战前国内开始乱?
·喉舌在习博鳌讲话后贸易战突然转向?
·殴打律师的9人被判刑!
·中国民营企业家为何称特朗普太伟大
·习近平何时能禁止中国的师生恋?
·美国务院、驻华使馆为何声援李文足?
·特朗普和中国官员谁在说谎?
·美英法打叙利亚中共媒体在误导?
·性与学术交易是中国高校普遍问题?
·64年党龄老人十年上访愚忠、死亡路
·中国政法大学被骗6500万元荒唐!
·律师诈骗8000万官方仍保持沉默
·央视记者遭扣押打了上海帮的耳光
·没有免费的自由!加油张凯律师!
·中纪委找到查处法院院长受贿新思路?
·中兴公司失败是败在律师上
·律师行贿法官82万官媒集体沉默
·美国打了中国律师制度的七寸?
·刘忠林25年冤案平反律师6年艰辛付出
·中“芯”根源未肃清陈良宇上海帮流毒
·巴西大豆危机和北大学生觉醒
·快讯:上海检察官、法官遭内部举报
·上海学生反性侵成功一个案例
·上海律师彭永和妻子被三公司解聘
·上海学生赴美升温回应中美摩擦
·首次中央刑事法律援助会传出信息
·中兴、华为失败系工程师治国失败!
·特朗普有私人律师美国对中国最大武器
·李和平律师证将吊销我出狱12年未接通知
·中国打压、招安律师与林昭精神
·中共紧急征集涉外谈判律师为什么?
·中共紧急征集涉外谈判律师为什么?
·戴建维律师犯罪为何不搞央视认罪?
·中美会谈失败中方缺贸易法律师
·中美会谈无果律师败、国家败!
·华信公司宁裁万人却保律师一人费用
·上海49岁拆迁律师宋依平突然去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北京律师李笃振、姜泉在江苏靖江办理拆迁案被殴打
   [日期:2016-03-30] 来源:参与 作者:
   
   (参与2016年3月30日讯)


   
   
   
   【紧急关注:律师被殴打】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李笃振律师和姜泉律师,在江苏靖江市办理拆迁案件中被殴打,姜泉律师被打大便失禁,目前正在城中派出所(0523-81168600)报案,根据与李笃振律师的沟通,打人者正围堵在派出所外,欲再行凶。求关注,扩散!!!靖江110: 0523-84817110(图二是部分打人者)
   
   
    谢长祯:“刚才打电话0523~84817110,我告诉靖江公安局,我们关注两位律师的安全,你们有责任保护他们的生命安全,如果他们出了事,你们要承担责任,接电话的女警问我是哪里?我是说我是湖南长沙的,我在强烈关注!她答复,我会向领导汇报。”
   
   
   
   
   
   
   
   
   
   
   
    李笃振、姜泉两律师靖江办案被打经过
   
   
    江苏泰州靖江当事人张国江、张峰泉(父子)位于靖江斜桥镇斜桥村的房屋被拆迁,经多次调查发现没有征地批文。几日前张峰泉电话告知李笃振称:靖江斜桥镇政府拆迁人员约时间见面协商房屋拆迁补偿问题,希望律师能去帮助协商。
   
   
    李笃振、姜泉两律师于2016年3月27日下午出发到无锡东,转车到达靖江;为了防止发生意外,特意避开斜桥镇,当事人张峰泉订了位于靖江市区繁华地段的科逸酒店进行协商,28日上午9点,李笃振、姜泉及田素华(张国江老婆)张国江的老婆到达位于靖江南外环的科逸酒店619房间,10点许,斜桥镇政府(兼新港城开发区管委会)建设科赵姓科长、陆(路)主任、陈姓工作人员三人到达619房间,因对于房屋的“市场价格”以及营业房是否能多给予补偿事项存在分歧,未能达成一致;赵姓科长称一位领导马上过来继续谈,李、姜两律师坚持午饭后继续谈,12点一刻李、姜两律师离开科逸酒店就餐。
   
   
    下午14时,李笃振、姜泉、田素华再次来到科逸酒店619房间,对方来了四人,除上午三人之外,还多了一个冯姓主任,这就是上午他们所说的“领导”。冯姓主任一上来讲话就很不客气,李、姜两律师与其再次协商。15时许,协商仍未有进展,且冯姓主任先来开,李笃振表示:回去再做一下当事人工作,看是否能适当降低诉请,也希望镇政府能报出个价格,以便继续协商,争取明日上午让当事人本人来再谈一轮。15时30分左右,两律师正要离开时,冯姓主任出现,告知,你们接受委托,事情未解决之前不能离开这里。我们发现瞬间来了二三十人,其中有六七个女的,两律师立即拎包离开,马上在走廊被拦住并往房间拖拽,两律师欲挣脱,遂即在走廊被拳打脚踢,李笃振左侧脸部受伤眼镜脱落在地。几秒钟之后被拖拽回方便并按在床上椅子上,姜泉律师在洗手间再次被打(或许看到拿出手机的原因),多人架起姜律师到房间地板,按倒在地再次被打,李笃振上前阻拦亦被打了几拳。姜律师坐在床上喊“你们打死我吧”,再次被打;几分钟之后姜律师又被抽了两记耳光。
   
   
    此时,几个妇女把田素华拉到房门外,李、姜两律师被十余人关在屋里,被要求出示律师证及授权书,两律师未出示,不出示律师证是担心证件被撕毁、不出示授权书是因为担心他们强迫律师代替当事人签协议而后瞬间拆除房屋(尽管包中的授权书仅是诉讼和调查取证的授权)。行凶人员提出的条件:1、必须让张国江张峰泉到来方可让律师走;2、必须立即退出骗取张小平的五万元律师费(张小平系张国江的弟弟,两周前已经半胁迫签订了拆迁协议,当事人对律师工作无意见、亦无提出退费要求)。李笃振借给张峰泉打电话的时机,告知被囚禁事实,张峰泉在外拨打110报警。
   
   
    约16:30,靖江城中派出所三位民警出警,坚持查看律师证件,两律师出示身份证,要求带离此处,民警称无法证明是律师,不能提供帮助(细节不详述),后在行凶人员出门后出示了律师证。此时田素华心脏病发作导致晕厥,李笃振电告张峰泉,后者拨打120。约17时,李、姜两律师搀扶着田素华到楼下120急救车,其后两律师乘警车到达城中派出所。
   
   
    殴打两律师的二三十人全部尾随至派出所,十余人坐在大厅内,其余人在院子中。到达派出所后,民警称将有一位领导来谈,其后一位称朱姓领导(但身着辅警警服)来找两律师了解情况,告知将会保证律师安全,将会护送律师到高速路口。在李笃振的多次要求下,民警给李、姜二人做了笔录。两律师多次表示,在现场的就是行凶人员,并能指认出动手打人的七八人中的三两个,但民警拒绝给对方做笔录并拒绝指认、拒绝给李笃振脸部受伤情况拍照。
   
   
    接下来的五个小时,李、姜两律师在派出所等待,同时通过手机与律所、同事、同行联系。派出所称下班了,值班警察出警去了,要等待,期间,打人的人始终在两律师的身边,并不停骚扰,大喊“骗子”“不得好死”“让你们有来无回”、多次关掉李笃振正在充电的手机充电器开关,为避免冲突,李笃振未予理会。
   
   
    查处不成,只求脱身。但此 时派出所给出的说法是:“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们自行离开吧”,两律师告知,身边始终有二三十人围攻,无法执行离开,妖气护送;民警答复“已经告知他们不打你们了”。因派出所变卦拒绝护送,李笃振情绪激动与民警争辩,并拨打110报警,未果。
   
   
    期间,靖江市司法局的工作人员陈彬来到派出所,向两律师了解情况,并和派出所人员进行沟通。
   
   
    约晚22:30,靖江司法局陈彬将两律师带入派出所办公区(终于离开大厅,拜托了二三十人的骚扰围堵),两民警(其中一位是季姓指导员)出来,告知会保证律师安全,会考虑护送律师安全离开,会立案处理,马上找大厅内外的众多围堵人员做笔录,并让律师在监控屏幕中指认直接动手打人的人员。在屏幕中的七八个人员中,两律师认出了两个动手打人的进行了指认。我个人认为,城中派出所态度发生转变是因为盛廷律所、同事、全国律师同行、北京市司法局的交涉、呼吁、报警取得的成果。
   
   
    约23时,靖江一位企业老总(系北京魏汝久律师找的朋友)和靖江公安局蔡副局长赶到城中派出所,对两律师进行解救(细节亦不详谈)。
   
   
    29日凌晨1时33分,李笃振、姜泉两律师乘坐该企业老总的车离开城中派出所,赶往长江南的江阴市住下,打算明日进行伤检。
   
   
    大概这个情况,已经凌晨4:40分了,必须睡一会儿了。
   
    (之前时间仓促,写错了魏汝久律师的大名,万分抱歉!)
   
   
    李笃振
   
   
    2016年2月29日凌晨4时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6/03/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