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郑恩宠
·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
·1.1亿赔偿太少1年一千亿也不多
·广州十高校90后学子声援五女权人士
·广州十高校90后声援五女权人士
·燕薪律师看守所会见李婷婷
·18省34女律师为被拘女权人士呼吁
·中国律师不参加年度考核声明
·我与108律师就女权捍卫者被押一事声明
·17律师上书国土部重制不动产权证
·查清江绵恒的问题只有几公里
·戴海波倒台江绵恒将被查办
·李光耀从律师到国父
·戴海波系韩正团干下属旧部
·李光耀认为亚洲和儒家价值观已过时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李光耀律师任哈佛研究员写《日本第一》
·上海嘉定区纪委副书记陈洪飞落马
·中国九成青年靠互联网获信息
·鲍彤:中国的老虎、苍蝇有一百万
·尸沉黄浦江牵爆江绵恒
·陈光诚成功和上海访民失败
·李光耀不符中国国情符合中共胃口
·百位律师和公民援救唐吉田律师20万医疗费
·政府危机还能赔多少冤错案?
·赞唐吉田律师2天获30万医疗费捐款
·挺起中国律师的脊梁!
·维权律师和乌合之众谁得人心?
·上海张培鸿律师为十字架辩护
·宝钢崔健倒台牵出多少上海官员?
·宝钢“地震”牵吴邦国炮击上海帮
·上海访民谁请不起律师名单列出来!
·欢迎各界参加《公民监督书》联署
·祝上海访民程玉兰获得自由!
·支持皱丽惠律师撤销中华律师协会
·学新加坡还不如学台湾
·反腐不放开户口仍不得人心
·中美律师联手为区伯提供法律服务
·千人请愿呼吁释放五女权人士
·上海高调访民有几个获难民资格?
·中共收购香港亚电视台告破产
·中共重视律师和上海维权对策?
·黄可洪律师参加广东家乡马栅村维权抗暴
·律师回乡参加广东万人抗暴
·刘晓源律师已介入广东村民万人抗暴案
·李光耀铲除共党与美结盟经济起飞
·真相是炸弹将谎言炸得粉碎
·祝杨继绳获自由写作奖
·靠大妈大爷为主的维权将结束
·舒向新律师敲诈政府案拖4年将宣判
·上海入狱访民没律师第一时间服务?
·江泽民生父系汉奸铁证如山
·李威达律师为辽宁访民服务上海访民呢?
·广东万人抗暴告别大妈式维权
·上海自贸区换主任江泽民失势
·长平:从厦门抗议到古雷爆炸
·自贸区设双主任上海第一虎是谁?
·李光耀学蒋介石1927年取缔共产党
·中共高度重视法律人维权者如何对策?
·上海又一国企贪官李军倒台
·江泽民是韩正后台兼答上海访民
·韩正旧部上海化工医药王李军倒台
·倒台的李军系上海共青团干部出身
·蔡瑛律师被关87天给访民的启示
·女权人士谢律师丢饭碗来营救
·习近平迫不及待法官收入为什么?
·上海副秘书长被抓江泽民在上海
·希拉里律师参选总统给中国人的启示
·美国为何要中国律师而不要贪官?
·女律师崔慧被北京法官打伤
·我和百余律师谴责北京法官殴打女律师
·五姐妹获释谢中国律师勇士们
·法庭上唱国际歌还称反共英雄?
·女儿美国遇滕彪谈维权年青化
·德国作家当年营救中国作家
·高层定调继续加大打压访民
·中国法官为何在罢工和怠工?
·北京法院就殴打女律师进行调查
·北京法院殴打女律师崔慧经过
·王健被拘十天见律师上海访民无此福气?
·蔡瑛律师冤案政府不赔万千民众何时获赔?
·我加入四百多位律师联署抗议殴打律师
·北京京润律师所发生爆炸案
·顾志坚弟兄安息
·敢为颠覆政权案辩护的刘正清律师
·鲍彤:修炼法轮功无错
·香港律师关注组就大陆律师屡次被打声明
·众律师声明指衡阳警方歪曲事实
·谢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一)
·2.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3.德国驻华大使与北京律师饭聚
·五省30律师谴责河南法院声明
·香港4.25集会游行看人心向背
·警惕有访民或许比中共更腐败
·律师法庭上批江泽民为法轮功学员辩护
·赞徐显明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
·数律师与警方决战济南街头
·数律师与警方决战济南街头
·香港真假普选涉13亿人的人权问题
·全国拆迁居民应声援舒向新律师
·习近平何时会解决上海的访民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两律师江苏办案被殴习近平耻辱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北京律师李笃振、姜泉在江苏靖江办理拆迁案被殴打
   [日期:2016-03-30] 来源:参与 作者:
   
   (参与2016年3月30日讯)


   
   
   
   【紧急关注:律师被殴打】北京市盛廷律师事务所李笃振律师和姜泉律师,在江苏靖江市办理拆迁案件中被殴打,姜泉律师被打大便失禁,目前正在城中派出所(0523-81168600)报案,根据与李笃振律师的沟通,打人者正围堵在派出所外,欲再行凶。求关注,扩散!!!靖江110: 0523-84817110(图二是部分打人者)
   
   
    谢长祯:“刚才打电话0523~84817110,我告诉靖江公安局,我们关注两位律师的安全,你们有责任保护他们的生命安全,如果他们出了事,你们要承担责任,接电话的女警问我是哪里?我是说我是湖南长沙的,我在强烈关注!她答复,我会向领导汇报。”
   
   
   
   
   
   
   
   
   
   
   
    李笃振、姜泉两律师靖江办案被打经过
   
   
    江苏泰州靖江当事人张国江、张峰泉(父子)位于靖江斜桥镇斜桥村的房屋被拆迁,经多次调查发现没有征地批文。几日前张峰泉电话告知李笃振称:靖江斜桥镇政府拆迁人员约时间见面协商房屋拆迁补偿问题,希望律师能去帮助协商。
   
   
    李笃振、姜泉两律师于2016年3月27日下午出发到无锡东,转车到达靖江;为了防止发生意外,特意避开斜桥镇,当事人张峰泉订了位于靖江市区繁华地段的科逸酒店进行协商,28日上午9点,李笃振、姜泉及田素华(张国江老婆)张国江的老婆到达位于靖江南外环的科逸酒店619房间,10点许,斜桥镇政府(兼新港城开发区管委会)建设科赵姓科长、陆(路)主任、陈姓工作人员三人到达619房间,因对于房屋的“市场价格”以及营业房是否能多给予补偿事项存在分歧,未能达成一致;赵姓科长称一位领导马上过来继续谈,李、姜两律师坚持午饭后继续谈,12点一刻李、姜两律师离开科逸酒店就餐。
   
   
    下午14时,李笃振、姜泉、田素华再次来到科逸酒店619房间,对方来了四人,除上午三人之外,还多了一个冯姓主任,这就是上午他们所说的“领导”。冯姓主任一上来讲话就很不客气,李、姜两律师与其再次协商。15时许,协商仍未有进展,且冯姓主任先来开,李笃振表示:回去再做一下当事人工作,看是否能适当降低诉请,也希望镇政府能报出个价格,以便继续协商,争取明日上午让当事人本人来再谈一轮。15时30分左右,两律师正要离开时,冯姓主任出现,告知,你们接受委托,事情未解决之前不能离开这里。我们发现瞬间来了二三十人,其中有六七个女的,两律师立即拎包离开,马上在走廊被拦住并往房间拖拽,两律师欲挣脱,遂即在走廊被拳打脚踢,李笃振左侧脸部受伤眼镜脱落在地。几秒钟之后被拖拽回方便并按在床上椅子上,姜泉律师在洗手间再次被打(或许看到拿出手机的原因),多人架起姜律师到房间地板,按倒在地再次被打,李笃振上前阻拦亦被打了几拳。姜律师坐在床上喊“你们打死我吧”,再次被打;几分钟之后姜律师又被抽了两记耳光。
   
   
    此时,几个妇女把田素华拉到房门外,李、姜两律师被十余人关在屋里,被要求出示律师证及授权书,两律师未出示,不出示律师证是担心证件被撕毁、不出示授权书是因为担心他们强迫律师代替当事人签协议而后瞬间拆除房屋(尽管包中的授权书仅是诉讼和调查取证的授权)。行凶人员提出的条件:1、必须让张国江张峰泉到来方可让律师走;2、必须立即退出骗取张小平的五万元律师费(张小平系张国江的弟弟,两周前已经半胁迫签订了拆迁协议,当事人对律师工作无意见、亦无提出退费要求)。李笃振借给张峰泉打电话的时机,告知被囚禁事实,张峰泉在外拨打110报警。
   
   
    约16:30,靖江城中派出所三位民警出警,坚持查看律师证件,两律师出示身份证,要求带离此处,民警称无法证明是律师,不能提供帮助(细节不详述),后在行凶人员出门后出示了律师证。此时田素华心脏病发作导致晕厥,李笃振电告张峰泉,后者拨打120。约17时,李、姜两律师搀扶着田素华到楼下120急救车,其后两律师乘警车到达城中派出所。
   
   
    殴打两律师的二三十人全部尾随至派出所,十余人坐在大厅内,其余人在院子中。到达派出所后,民警称将有一位领导来谈,其后一位称朱姓领导(但身着辅警警服)来找两律师了解情况,告知将会保证律师安全,将会护送律师到高速路口。在李笃振的多次要求下,民警给李、姜二人做了笔录。两律师多次表示,在现场的就是行凶人员,并能指认出动手打人的七八人中的三两个,但民警拒绝给对方做笔录并拒绝指认、拒绝给李笃振脸部受伤情况拍照。
   
   
    接下来的五个小时,李、姜两律师在派出所等待,同时通过手机与律所、同事、同行联系。派出所称下班了,值班警察出警去了,要等待,期间,打人的人始终在两律师的身边,并不停骚扰,大喊“骗子”“不得好死”“让你们有来无回”、多次关掉李笃振正在充电的手机充电器开关,为避免冲突,李笃振未予理会。
   
   
    查处不成,只求脱身。但此 时派出所给出的说法是:“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们自行离开吧”,两律师告知,身边始终有二三十人围攻,无法执行离开,妖气护送;民警答复“已经告知他们不打你们了”。因派出所变卦拒绝护送,李笃振情绪激动与民警争辩,并拨打110报警,未果。
   
   
    期间,靖江市司法局的工作人员陈彬来到派出所,向两律师了解情况,并和派出所人员进行沟通。
   
   
    约晚22:30,靖江司法局陈彬将两律师带入派出所办公区(终于离开大厅,拜托了二三十人的骚扰围堵),两民警(其中一位是季姓指导员)出来,告知会保证律师安全,会考虑护送律师安全离开,会立案处理,马上找大厅内外的众多围堵人员做笔录,并让律师在监控屏幕中指认直接动手打人的人员。在屏幕中的七八个人员中,两律师认出了两个动手打人的进行了指认。我个人认为,城中派出所态度发生转变是因为盛廷律所、同事、全国律师同行、北京市司法局的交涉、呼吁、报警取得的成果。
   
   
    约23时,靖江一位企业老总(系北京魏汝久律师找的朋友)和靖江公安局蔡副局长赶到城中派出所,对两律师进行解救(细节亦不详谈)。
   
   
    29日凌晨1时33分,李笃振、姜泉两律师乘坐该企业老总的车离开城中派出所,赶往长江南的江阴市住下,打算明日进行伤检。
   
   
    大概这个情况,已经凌晨4:40分了,必须睡一会儿了。
   
    (之前时间仓促,写错了魏汝久律师的大名,万分抱歉!)
   
   
    李笃振
   
   
    2016年2月29日凌晨4时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6/03/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