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半空堂
·倪绍勇其人其画
·拍苍蝇的联想
·朋友有通财之谊
·启功说“缘”
·我请启老写堂匾
·清议茶和报
·上海话中的英语
·熟睡的城市
·说“先生”道称呼
·谈人说狗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王亞法
   
    先說薛耕莘。
    薛耕莘是當年上海法租界中叱吒風雲的要人。他的父親是中國人,母親是英國人,從小在比利時受教育,和比利時首相廷德斯曼是同學,精通中、英、法三國語言,回國後任上海法租界巡捕房翻譯,不久提升為最高職位的華人特級督察長。


    上海解放前夕,他聽從潘漢年托人帶來的口信,留在了上海,不料一九五一年,在鎮反運動中被捕入獄,判處無期徒刑,直到一九七五年年才獲釋回滬。
    薛耕莘老人于二零零八年九月七日逝世,享年一百零四歲。
    我和薛耕莘是忘年交,前些年回國,每次必去他岳陽路的寓所探望,聽他講述當年法租界的舊事,我最後一次看他,是二零零七年的夏天,那時他一百零三歲,記憶和聽覺尚和年輕人一樣,反映敏捷,臨別時,他將自己寫的《上海灘冒險家樂園》一文的手稿,和一疊文字資料交給我,以致我如今還欠他一份文債。
    這幾天微信上傳來許多關於雙鴨山工人大規模罷工的視頻,看到當局盲目調動武警,造成民警打鬥,使我迴憶起一則薛耕莘曾經跟我說起的,關於杜月笙解決上海法商電力公司工人罷工的舊事。
    一九三零年,上海法租界總督費奧理因貪汙和與黑社會勾結,被革職,換了一位叫法白森的中校來履新。
    新上任的法白森總督官聲清廉,為人耿直,且有法國民族的傲慢,他接受上一屆總督犯錯的教訓,一上任就打算放三把火,殺殺黑社會的威風,偏巧這時候杜月笙撞上了他的槍口。
    那天法伯森一上班,就把薛耕莘召到辦公室,怒氣衝衝地對他說:“昨晚青幫流氓頭子杜月笙派人送往我公館一桌金臺面,被我拒絕了,他把我當作前任費奧理先生,這是公然對我侮辱,眼下租界里烏煙瘴氣,黑社會橫行,鴉片毒品公然氾濫,我要嚴加整治,要先從杜月笙身上開刀!”
    薛耕莘聽罷,勸慰道:“杜月笙碰不得,此人在上海灘呼風喚雨,能量極大,請總督先生三思而行……”薛耕莘告訴我,其實那時也私下收受了杜月笙的月俸。
    法伯森哪裡聽得了,一味咆哮,薛耕莘自知勸不了,只得無語退下。
    果然,還沒等法伯森佈下整治辦法,法租界的法商電車公司工人就鬧事,發起了大罷工 。
    電車工人一罷工,整個法租界亂了套,老百姓叫苦連天,社會秩序也一團糟,法方工董局幾次找罷工領袖談判,均以失敗告終。其實工人中有不少人,甚至個別工運領袖,都是杜月笙的門生,他們串通起來玩弄租界當局,法國人哪能知其就裡。
    法伯森一籌莫展,又找薛耕莘等幾個華人要員商議。薛耕莘提議,此事只有請杜月笙出面才能擺平,法伯森多方打聽,大家都這樣認為,於是他只好服軟,點頭認同,但又礙於面子,不便自己出面邀請杜月笙,只得央求上海市政府出面斡旋。市政府派了要員陳景儀處理此事。陳景儀原是杜月笙的好友,兩人話未出三句,杜月笙就拋出那句老話,“閑話一句——”
    原來法商電車公司工人罷工期間,杜月笙一直躲在幕后,帷幄運籌,一聲不吭,眼看機會成熟,出山做順水人情。
    杜月笙送走了陳景儀,立即就打電話給法租界工董局一起開會討論,會上杜月笙要求,把工人的工資從原來的八到十元,增加到二十元左右,增幅幾達百分之一百。這樣高的增幅法商不同意,幾經商量,最后法商同意加工資百分之七十五,但堅決拒發罷工期間的工資,原因是怕工人嘗到罷工甜頭,以後再度生事。
    杜月笙早就知道工人們只需加薪百分之三十到五十的心理要求。於是談判結束,自己暫不出面,委託陳景儀召集工人領袖和積極分子商議,再一次試探工人們的要求,當确定為工人復工的條件是:(一),加薪百分之三十到五十;(二),補發罷工期間的全部工資後,陳景儀就把杜月請到現場。
    杜月笙一進門就受到大家鼓掌歡迎。
    他清清喉,掃視一下會場說:“兄弟們,你們只要加百分之三十到五十的工資,要求太低了,我幫你們爭取到了百分之七十五,通過商討,法商董事會同意了!” 即時全場轟動,掌聲更隆。
    當他說到法商不同意補發罷工期間工資時,場面氣氛開始冷落,大家面面相覷,鴉雀無聲。
    杜月笙又問:“大家同意嗎?”
    這時底下議論紛紛,有人説算了,有人在搖頭,一位年輕工人站起來大聲喊:“我不同意!”
    杜月笙微微一笑,冷靜答道:“我已經答應法國人了,不能食言。你若不同意,你罷工期間的工資由我補貼,好嗎!”
    年輕人擺擺手説:“杜先生的錢我不能要,我要法國人的錢!”
    杜月笙笑瞇瞇道:“好好,大家的損失由我杜某人貼,你的一份,我負責讓法國人付給你!”
    這時全場又一陣掌聲——
    一場疾風暴雨式的震驚中外的罷工運動,就這樣在杜月笙的斡旋下,輕鬆地地解決了。
    薛耕莘的說完故事,又添了一句,杜月笙真會辦事!
    杜月笙真會辦事,聯想這次處理雙鴨山工人罷工事件的共產黨昏官,可謂真不會辦事。那位叫陸昊的省長,謊話説溜嘴,激起民憤,釀成罷工風潮,接著又以武力鎮壓,在社會輿論的壓力下,又怪罪下屬謊報軍情……步步失策,着着丑棋,這樣的昏官,哪能可與黑社會的杜月笙相比!
    再說薛耕莘。
    薛耕莘坐牢二十四年,出獄平反後,原先岳陽路的別墅發還一間,供其居住,招納進上海文史館當館員,享受局級待遇,髮妻已逝,和妻妹同居一室。
    他在交談中,無不流露出今天能夠享受局級待遇的得意,我對他說,共產黨的局級干部都分了新房,你這個局級干部連自己的私房都沒有落實政策發還,這叫什麽局級享受,老人聽罷,一臉黯然。
    我在網上錄下一張當年他和程子卿(中共一大開會,闖進會場的包打聽)、陸殿棟(民主人士史良的丈夫)的合影,做成鏡框送他,他十分高興。一次我在“鳳凰衛視”上,看他向記者曹某出示此照,記者問他此照的來歷,老人不由說了一個語焉不詳的謊,我看了不由忍俊不禁。
    薛耕莘坐牢二十四年,思想改造十分徹底,聽他訴說歷史往事時,無不站在共產黨和唯物主義觀點立場上。我聽了,不由讚歎佩共產黨對反動資產階級思想改造的成功,再一想,是的,我們的偉光正能把溥儀都能夠改造成新人,更況且一個小小的薛耕莘呢!
    當然這是題外話。
   
   
    二〇一六年三月十五日
   
   
   
   
   
   
   
   
   
   
   
   
   
   
   
   
   
   
   
   
   
    
(2016/03/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