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念此的博客
[主页]->[人生感怀]->[念此的博客]->[中共第一贪腐案实为第一冤案?孩子国家供养]
念此的博客
·动态画面:犹如身历其境的绝妙美景!
·[图文]:“毁了”女人一生的七句话
·美的让人窒息的小村庄[22P]
·图文:每一个女人都漂亮[11P]
·哈哈贴图:大胆挑衅狼 这下惨了吧!
·摄影:绍兴的鉴湖[21P]
·愛太遠/王利綺/iSing99愛唱久久[视频]
·帅男都是同志?盘点无限风光的华人同志名人[视频]
·你是我的一切【音乐欣赏2P】
·我已找到盼望
·神聖羅曼史
·周杰倫 - 好久不見【Meio仿揚聲】
·什么样的女人董事长们愿意取回家?
·夏日里激情的小翠[21P]
·五女山风光[16P]
·冲绳海岸海滩风光[一]
·冲绳海岸海滩风光[二]
·冲绳海岸海滩风光[三]
·冲绳海岸海滩风光[四]
·冲绳海岸海滩风光[五]
·明清两朝藩属国琉球 如何覆灭成为日本冲绳
·遭遇骗子
·不要轻易说分手
·看着很可爱,看看这是什么
·此花叫做。。。?
·西子湖畔的柔软时光[9P]
·中国著名山寨建筑集锦(9张)
·有一种情感只能用心去储藏[图文5P]
·水乡美景 如画江南[6P]
·流年陌路[图文8P]
·月下美人[13P]
·夜幕降临之前[10P]
·惊叹!世界各地的雷人雕塑[7P]
·静静的界河[16P]
·90后女大学生的军训场面[5P]!
·野性的呼唤[17P]
·放大镜头下的蚂蚁[20P]
·南京爆炸現場:猴子抱狗狗逃命,比人還有人性-感動!
·火与艺术的绚烂结合-惊叹![17P]
·夏日荷有夢-情在雨后中[15P]
·炎热的夏天感受《雪乡美景》[30P]
·炎热的夏天感受《雪乡美景》1(15P)
·炎热的夏天感受《雪乡美景》2(15P)
·女人喜欢眼花繚乱的花世界1(17P)
·女人喜欢眼花繚乱的花花世界2-17P
·让你有惊喜的photoshop顶级作品欣赏
·美的精灵[20P]
·心,在午夜流放!
·既得夕阳无限好,何以惆怅近黄昏!
·日本街头的促销女郎[6P]
·迷人的落日余晖[23P]
·1980年美国人镜头下的深圳-1
·1980年美国人镜头下的深圳-2
·探访神秘的琉球古国-处处渗透中华风(附14图)
·美丽的冲绳(琉球)海岸[39P]
·超现实意境插画 [13P]
·实拍极品宅女的真实生活[10P]
·2010全球摄影师大赛精品选-赞!
·2010年全球最震撼的14张照片!
·絕對是人間仙境[20P]
·雷人的 恶搞 [10P]
·超赞叹抽色照片[13P]
·最离奇的圣诞树你见过吗[8P]
·朝鲜随处可见的政治标语 给力[39P]
·朝鲜随处可见的政治标语-1
·女人恶搞起来真是猛[推荐]
·2011年风景桌面历[6P]
·[图文]不敢想你[4P]
·网友自拍→性感小狐狸怀孕照[13P]
·网友自拍→性感小狐狸怀孕照[13P]
·丰满未婚女友之秀色可餐[4P]
·绝美的雪景[17P]
·街头从来不缺故事[10P]
·姐不是来炫富的-什么都是浮云[5P]
·有趣!看了让你高兴高兴
·哈哈!过年了,笑一个吧![10P]
·兔年恭喜发财[5P]
·賞心悅目的水豎琴
·春晚经典语录大盘点 你OUT没?(7P)
·今晨湖畔又飞雪[5P]
·南京-秦淮灯彩甲天下[10P]
·品味有品位的男人[5P]
·据说这是最牛的搞笑[5P]
·国外记者实拍:最真实的中国人-1[17P]
·国外记者实拍:最真实的中国人-2[17P]
·令人惊艳的照片合成艺术
·令人惊艳的照片合成艺术(2)
·令人惊艳的照片合成艺术(3)
·令人惊艳的照片合成艺术(4)
·令人惊艳的照片合成艺术(5)
·深情的呼唤[图文5P]
·女人如花 花如女色(高清20P)
·女人如花 花如女色(高清20P)
·女人如花 花如女色(高清20P)
·妖艳的蓝莲花[6P]
·与名人脸面相似的建筑[6P]
·看你所看感你所得[11P]
·诡异的夜晚[14P]
·日本“满洲开拓团”资料
·日本“满洲开拓团”资料(续完)
·当年赠朋友的两段送别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第一贪腐案实为第一冤案?孩子国家供养

中共第一贪腐案实为第一冤案?孩子国家供养
   
     发生于1951年原中共天津地位书记刘青山、 专区专员张子善贪腐大案,是中共建政后查处的第一起贪腐大案,两人最终被判处死刑枪决。1991年,记者郑亚非找到了刘张两家的亲属,还原了案件经过、刘 张的成长经历,记述了两家50年的悲惨遭遇。刘青山之妻范勇坚称,“刘张之死是原河北省委党派之争的结果,是某些人借毛主席之手杀了刘张。刘张即使当时有 罪,可罪也不至于死呀!”本文选自《老照片》,作者郑亚非。
   
   中共第一贪腐案实为第一冤案?孩子国家供养

     公审刘青山张子善现场(图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1991年6月初,一个朋友和我谈及了1951年的“三反”运动,自然谈及了刘青山和张子善当年被杀事件。谈话结束后,我心久久不能平静,刘张事件过去四十年了,他们的亲人如今怎样了?他们又是如何看待刘张被杀一事呢?
   
     新闻记者对正在发生的具有新闻价值的事物具有职业敏感 性,我是史学爱好者,我的本能是探寻事物过程中的历史遗迹,我重视的是历史价值。我隐约感到,如能采访到刘张家属,无论他们诉说的内容中光明与黑暗、革命 与反革命,都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而且随着年代愈加久远,这种价值就会愈加显得珍贵!所以我动了采访刘张家属的念头。
   
     1
   
     1991年6月17日,经过多方打听,我在石家庄找到了曾为刘青山结发妻子的范勇。
   
     范勇此时已70多岁,头发有些灰白,脸上布满了细碎的 皱褶,身材略略发胖,但这一切仍遮不住她曾有过的年轻俊俏。当她拿出当年的全家照时,我感到一阵战栗:刘青山威武英俊,范勇文静秀气,而两个儿子(老三还 在母腹中)也是一个赛一个的漂亮。这是一个曾经让人羡慕的幸福家庭,而今它已经变得支离破碎、残缺不全!
   
     我们的话题就是从这张令人心动又令人心碎的全家福开始的。
   
     范勇说:“这张照片是老三尚未出生时全家照的,这是惟一保存下来的全家照。当年文革抄家时,我把这张照片塞到月经带儿里才带到外甥女家。我想让孩子们记住他们父亲的模样儿!”
   
     我告诉范勇,仅凭这张照片我就有种感觉,她与刘青山当年是自由恋爱而且婚后十分恩爱。范勇仿佛一下就被拉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岁月,她又看到了对她一见钟情的刘青山。
   
     范勇参加革命前叫樊桂兰。
   
     范勇娘家在河北省大城县魏里北村。家里有20多亩 地,9间房子一头小驴,兄弟姐妹加上范勇的父母共9口人,日子很苦。1938年8月的一天,秋收刚过,魏里北村来了一群身穿黄绿色军装的年轻人,有男也有 女。领头的年轻人叫陈至,逢人便打听村里有没有叫范桂芝的在城里上学的姑娘?他们要找的桂芝就是范勇的二姐。范勇的父亲告诉陈至,说桂芝已在事变前去了天 津。陈至说,我们是桂芝在抗大二分校的同学。我们是来搞抗日宣传的,你能不能把乡亲们集合起来,我给他们讲讲目前的全国形势。范勇的父亲一听忙说,行啊行 啊,这是好事!于是他便找了一面铜锣沿街敲打起来。不多时,村口就集结了众多乡亲。十六岁的范勇在台下听着这群年轻人慷慨激昂地讲抗日的道理,特别激动, 同时她也特别羡慕这些穿军装的青年人。陈至等人讲完了就要回城里,范勇的父亲说什么也不让他们走。于是这些年青人就在乡亲们的簇拥下去了樊家。范勇的大姐 早已出嫁,二姐又不在家,收拾桌凳、端饭端菜自然是范勇的事。
   
     在范勇出出进进忙着照顾这些人时,她发现人群中有一双热辣辣的眼睛总盯着她,范勇羞得不敢看那人一眼。一会儿她就见那人把陈至和几个同学拉到屋外,好像要说什么秘密事。范勇站在门帘后面就听陈至问:刘掌柜的,有事吗?
   
     那人原来叫刘掌柜!
   
     刘掌柜说,我看这女孩子蛮机灵的,若把她带出去锤打锤 打,将来准是块好材料,现在县里正缺少妇女干部。范勇又听陈至和那些青年人都赞同刘掌柜的意思。范勇想这个刘掌柜的肯定是他们的头儿,就忍不住悄悄掀开门 帘看看刘掌柜的模样儿。只见刘掌柜高高的个子,黑黑的皮肤,又粗又壮的眉毛,最让人喜欢的是那双眼睛,像燃着团火一样!
   
     陈至一进门便问范勇:兰妹子,你愿出去吗?范勇心里扑 通通乱跳,和这样一群她所仰慕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工作是她求之不得的事,但是自己出去又能做什么呢?陈至说,干什么?抗日救国!范勇说,我文化低不识 字!陈至说,不怕,我们来教你!范勇拽拽爹的袖子想让他拿个主意。她爹笑眯眯地说,八路军我信得过,随你吧!屋里有几个乡亲也怂恿范勇,说八路军对老百姓 这么和气,对日本鬼子作战那么勇敢,肯定是好人。这不,八路里面也有女的吗,你就去吧!
   
     就这样,范勇跟着这群年轻人进了城,而这个刘掌柜,就是指引范勇走向革命道路的第一人。后来范勇才知道,刘掌柜就是刘青山,当时他名义上是大城县青塔书店的掌柜,实际上是我党地下工作者,大城县县委组织部部长。那年他22岁。
   
     范勇说,我一想起青山,就想起那双热辣辣的眼睛。那双眼睛啊我怎么也忘不了。多少年了,不知道梦见多少次了。一睁开眼,那双眼睛就不见了,我就流泪了。可我不敢哭出声来呀。
   
     2
   
     在个人婚姻问题上,赵玉秀却是另一番滋味。
   
     1949年她与张子善结婚时,已经是第二次婚姻了。关于她的初恋,也许她不愿再去回味那杯苦涩的酒,也许她不愿让别人与她共同分享她内心那份最甜蜜的果实。
   
     赵玉秀是河北蠡县人,她出生于一个官僚地主家庭,其祖 父是清朝举人,当地名医。父亲在日本留学,回国后在国民党一所学校里当教授,军衔为中校。赵玉秀曾考取了一所医学院,她想走祖父的道路,但因过不惯学校的 生活,和另一个女同学结伴回乡。她很佩服本村教书的刘老师,就常与之接触。刘老师是中共地下党员,经常给赵玉秀灌输革命道理。赵玉秀20岁时当上了县妇联 主任,催军粮,召集农民开会,领导妇女儿童团工作。
   
     赵玉秀的第一个丈夫叫张作仁,是县游击大队队长,他们有一儿一女,后来张作仁作战牺牲。1949年由组织上介绍,赵玉秀带着两个孩子和张子善走到了一起。
   
     此时的张子善也已经是第二次婚姻了。
   
     张子善的第一个妻子叫黎烈岩,在地委材料室工作,他们二人也是由组织上介绍的。黎烈岩出身富裕人家,独生女,有文化很能写,但也很任性。张子善有些古板,因此二人合不来,加之他们3岁的儿子铁雄死于肺炎,更使他们的感情愈来愈疏远,最后只有分道扬镳。
   
     赵玉秀与张子善自1949年结婚至1952年2月张子善被处决,三年时间共同生活仅几个月的光景,期间不是他在外面工作就是她在外面学习。但是仅仅这几个月的生活,也足以让赵玉秀铭记一生!
   
     我采访赵玉秀时,她就住在保定。她现在的丈夫也是个离休老干部。赵对我的采访表示感谢。
   
     3
   
     据刘青山之弟刘恒山(河北省安国县观音堂村村支书)以及范勇的回忆,我整理出以下材料:
   
     刘青山,安国县南章村人,1916年农历五月初五生人。父亲叫刘忠起,母亲叫张子素。夫妻两个都喜欢儿子,但直到第三胎才生下一个称心如意的男孩儿,他们给儿子起名为刘顺山,小名大山!
   
     刘顺山就是刘青山,刘青山是后来改的。
   
     不用说,刘青山自小就是全家人的眼珠子心窝子,又兼他 长得浓眉大眼,笔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更是讨家中和村里人的喜欢。刘青山八、九岁时上了本村的小学,由于他记性好又肯用功,学习成绩始终在班上名列前 茅。也许是由于家人的过于宠爱,刘青山小时很调皮,而且脾气很大,和村里的孩子打架是常事,但他从不随便欺侮人。刘青山是孩子王,鬼点子特别多。比如他的 同学中有的家里很穷,穷得连中午饭都带不起,就是带,也只有带山药面和棒子面饼子,不像富裕人家的同学总带白面馒头和烙饼。刘青山就想了个主意,每天中午 吃饭前让同学们把干粮都交到他这里,然后由他亲自分配干粮。刘青山不偏不向地将干粮粗细搭配平均分给每个人。这样穷人家的孩子吃上了细粮,而富人家的孩子 也觉得很新鲜。然后他又让学习好的穷同学帮助学习差的富同学,这样双方都能受益。家长们知道了也没有抱怨,所以大伙儿都很佩服刘青山。
   
     1930年,由于家贫所困,14岁的刘青山便跟随着乡 亲们到蠡县沙村给周老财当雇工。刘青山脾气大又爱抱打不平,平时不服周老财的压榨,常和周老财打架。这个周老财家有个长工叫徐云甫,是地下党员,过去曾为 躲避国民党追捕在南章村住过一阵,通过刘青山的大姐夫认识了刘青山。他见刘青山很有正义感,就常给他讲些革命道理,启发他如何对付地主老财的压迫,如何与 剥削阶级斗争,刘青山在徐云甫的帮助下进步很快。1931年,15岁的刘青山经徐云甫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2年8月,刘青山和徐云甫等人一同被编 入了中共保属特委组织的红军游击队,参加了高阳、蠡县、博野农民大暴动。他们收缴地主的武装,抢收地主老财的庄稼。声势浩大的高蠡游击战争使国民党反动县 政府和地主豪绅十分震惊和恐慌。蠡县反动县长就跑到安国县去求援,安国驻军骑兵第六旅派出一个骑兵连前去围攻红军游击队。经过双方激战,红军游击队一些人 战死,一些人突围成功,另一些人落入魔掌,刘青山也在其中。在狱中,刘青山受尽敌人的严酷刑法但不曾向敌人屈服。
   
     一天,敌人从牢中提出18个红军游击队员要去枪毙,其中也有刘青山。到了刑场上,18个红军游击队员横排成一队,18个敌士兵在他们身后抡起了大砍刀,一阵血肉横飞后,17个红军游击队员倒在血泊之中,惟独刘青山还挺着胸站在那里。
   
     刘青山没有死!
   
     原来安国县的反动县长听说被抓的人中有个刘青山,是安 国县南章村老名医刘志令的爱孙,便改了要枪毙刘青山的主意。刘志令擅长治疗妇科病,尤其治产后风等病是一绝,三副草药保好。附近县的官吏们常请刘志令看 病,刘志令还救过这个反动县长老婆的一条命!所以安国县县长碍着刘志令的面子,同时见刘青山长相英俊,年仅十五、六岁,就怀疑骑兵连抓错了人。所以这次敌 人是拉刘青山去陪绑,想吓唬吓唬他,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跟着共产党瞎折腾了!谁也没想到,死了这么多人,刘青山竟毫无惧色!一个骑兵连当官的说:“别说,这 小子还他妈的真有些胆量,死了怪可惜的,把他押回去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