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曾节明文集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诸葛亮与曾国藩,都是各自政权的儒士忠臣和顶梁柱,似乎有诸多相似之处,但实际上两者之间的差别,如天壤之别,两相对比,等于真伪对立、清浊相衬、美丑相形。
   
    人生境界方面:诸葛亮高洁,曾国藩卑污。


   
    诸葛亮有隐士情怀。一如其千古名篇《戒子书》中的“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他更早则在《前出师表》中道出心扉:“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事实正如其所言,诸葛亮隐居隆中时,“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当时曹操称雄天下,已定中原,挟天子以令诸侯,其势蒸蒸日上、炙手可热,友人石广元、孟公威皆投其麾下,诸葛亮却不为所动;甚者,其兄诸葛瑾投奔东吴,颇得重用,数番来邀其同事吴侯,他也不去投靠。
   
    直到相比曹操、孙权相对最仁厚的刘备顶风冒雪“三顾茅庐”,以千古未有的求贤至诚深深打动了他,他才最终出山争衡于天下。
   
    诸葛亮出山,志在解救苍生、匡扶汉室,向往秉性仁厚的刘备终成大业,解民于倒悬救民于涂炭。有一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境界,而且,预备功成之后“拂袖而归”,隐居南阳。
   
    曾国藩之入官场,一开始就为了个人功名利禄而打滚钻营,煞费苦心、殚精竭虑、挖空心思,官迷禄蠹之态尽显,先后七次参加满清科举,其中进士考了三次才考上。考中进士后,为了加官进爵,曾国藩不惜投靠道光朝权奸、满洲贵族穆彰阿,成为军机大臣穆彰阿的走狗得意门生,不遗余力地为穆彰阿的“鴉片上稅免禁”的卖国祸国主张鸣锣开道,处处与禁言派林则徐作对。
   
    曾国藩为向上爬不惜投靠满奸国贼,罔顾毒品祸害中国,充分暴露出其卑鄙的汉奸小人嘴脸;也暴露出其官迷禄蠹的低矮境界:其人做官,不是为了济世救民,而是为了利禄虚名。
   
    诸葛亮一生清白、两袖清风、廉洁奉公,为相十一年,私产仅有八百棵桑树和十一倾薄田。
   
    曾国藩发迹之前,官不过兵部侍郎,在镇压太平天国的过程中,伙同其九弟曾国荃,烧杀掳掠、以权谋私、中饱私囊,十多年间大发横财,获赃银何止百万?地何止千顷?
   
    这就是境界的天壤之别。
   
    诸葛亮品格高贵,择主而事;曾国藩品格卑贱,认贼作父。
   
    诸葛亮之“凤飞千韧,非梧不栖”,之所以弃他主而独事刘备,一则为刘备“三顾茅庐”的至诚感动,更为刘备的仁厚品性打动。诸葛亮之所以对蜀汉刘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其前提是刘备的“三顾之情,托孤之义”——白帝城托孤,刘备遗命刘禅要象尊奉父亲那样尊奉诸葛亮,把他当股肱、当心腹、当自己人。
   
    故诸葛亮的呕心沥血是士子回报知遇之恩之美德,而不是奴性。
   
    而在以清帝为首的满洲贵胄眼中,曾国藩等汉族官僚,永远是个自称“奴才”都嫌忌的“外人”,因为满清政权是一个少数民族入主中国而立的殖民政权,且有清一朝,这个少数民族始终不自认是中国人,在清朝统治下,满汉不同法、不通婚,民族压迫和防汉忌汉直到最后一刻。
   
    对于这样一个乘虚而入、以大屠杀和暴政窃据中国的外族伪政权,对于这样一个曾经把自己祖宗杀得“薙发易服”的外族朝廷,曾国藩的态度是死心塌地、效尽犬马之劳。
   
    “数典忘祖”的例子,还有比这更典型吗?
   
    况且那清帝对曾氏何恩之有?“长毛”起兵事急,这才委以重任,却连个巡抚的头衔都不给,更早早对李鸿章、左宗棠之辈拉拢分化,防范猜忌,无以复加。且咸丰帝生前许诺,攻占南京者封王,“克复”南京后那拉氏却变卦,只赐予曾某“一等侯”,连个公爵都没有,迫不及待地遣散湘军,对“曾剃头”明升暗降。
   
    这般“外人”境遇,曾国藩竟然开口闭口“本朝皇帝君德重”(赵烈文《能靜居日記》),诚可谓贱不可及!
   
    而且,满清入关以来种族屠杀、薙发易服、圈地投充、文字大狱、抽删毁改古书、闭关、锁国、禁海、抑商、、.等等精细阴毒得令人发指防汉、愚汉、弱汉的空前暴政,都被“君德重”三个字颠倒了、抹杀了!
   
    对曾国藩来说,对他个人好,就是“君德重”,至于儒家的华夷之辩、羞耻之心、民族大义、苍生社稷、、.统统见鬼去吧!
   
    同为侍奉满清,相比之下,林则徐、左宗棠等多少有点骨气,而象曾国藩这种诚惶诚恐、唯恐当奴才而不可得的奴颜媚骨态,即使在奴才中都是不多见的。
   
    卑贱后面是私心,在“曾文正公”厚重的“忠”字牌坊后面,是臭气熏天的自私和猥琐。
   
    诸葛亮睿智潇洒儒雅,曾国藩愚拙呆板粗鄙。
   
    诸葛亮战略、行政、军事才能三卓著,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精通术数、神机妙算、策出无方,更兼多才多艺、精通音律——能够作曲抚琴吟唱、擅长发明创造、器械制作、、.儒雅潇洒,是多项才能高度发达的罕见天才;
   
    曾国藩除了杀人屠城掳掠的本事,就剩下舞文弄墨欺世盗名作伪传的本事,他不通天文,不识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懂阵图,更不明大势、、.比起诸葛亮,他简直是个乏味的庸才。
   
    诸葛亮身不出茅庐,已知三分天下,曾某人混迹官场数十年,对满清性质、气数、演变和天下大势统统昏昧无察,还信信然地以为:满清可以长久存在,因为“本朝皇帝君德重”,实在不行可以象东晋、南宋那样南迁。幕僚赵烈文大胆点拨他:
   
    “国初创业太易,诛戮太重,所以有天下者太巧。天道难知,善恶不相掩,后君之德泽,未足恃也。”
   
    他仍然将信将疑,不明就里。
   
    结果历史精确地印证了赵烈文对满清灭亡的判断:“异日之祸必先根本颠仆,而后方州无主,人自为政,殆不出五十年矣。”(赵烈文《能靜居日記》)
   
    诸葛亮仁义,曾国藩凶残。
   
    225年,诸葛亮镇压蜀汉雍闿、高定、孟获叛乱,攻心为主,杀伐为辅,尽量降伏,以减少杀戮,尽量减轻西南各族人民的兵灾之祸,大获成功。
   
    曾国藩却在湖南主政清乡时和镇压太平天国时,狂屠滥杀,大杀无辜,对战俘大肆剥皮、挖眼、挖心、凌迟、甚至攻一城屠一城,疯狂屠杀城中百姓,1864年湘军攻占南京,疯狂烧杀掳掠,杀害南京老百姓三十万以上,并烧毁明朝故宫,制造了湘军版的“南京大屠杀”,比侵华日军还厉害(日军至少没破坏古迹)。
   
    曾国藩叫嚷:“无惑于妄杀良民恐伤阴陟之说,斩刈草菅,使民之畏我远于畏贼!”(《曾国藩致李元度书》),以之为其滥杀无辜辩护,赤裸裸地暴露他草菅人命、邪恶残暴的“大儒”嘴脸,拿老百姓当根草,这就是他的“爱民”的真实态度!
   
    孔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 《论语·尧曰》);孟子曰:“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為也。”(《孟子.公孙丑上》)。
   
    对于以上重大的儒家教条原则,曾国藩置若罔闻,完全反其道而行之。不知被国人缪托为“大儒”的曾国藩,算谁家的大儒?
   
    中国古话说:“人命关天”。单凭对人命的极端鄙视态度,曾国藩就不仅不是什么“圣人”,而是中国道德史上永恒的污点。
   
    诸葛亮相貌堂堂,曾国藩形容猥琐。《三国演义》中描述:孔明身高八尺,面如冠玉。从遗留的画像看,诸葛亮羽扇纶巾,大眼明亮,坦诚雍容自信。
   
    而画像上的曾国藩,眼斜腮削,面容晦暗,三角眼的余光中,充满小人奸贼造业深重的惴惴不安惶恐态,诚可谓相由心生!
   
    曾国藩十多年前曾在中国沉渣泛起,红极一时,形成了所谓“曾国藩”热,如今随着对历史的还原,“曾文正公”的形象二次倒塌了,有人搬出蒋介石对曾国藩的崇拜,作为挽救曾国藩形象的最后救命稻草。但曾粉们却选择性地忘记了蒋介石在日记中对曾国藩最具份量的评价:“曾国藩近于伪。”
   
    真正对曾国藩五体崇拜的是毛泽东,毛泽东说:“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观其收拾洪杨一役,完满无缺。使以今人易其位,其能如彼之完满乎?(摘自毛泽东1917年8月23日致黎锦熙信,见《毛泽东早期文稿》)
   
    毛泽东对曾国藩的五体崇拜,而对诸葛亮的大不以为然,恰恰反映出曾国藩是何等人,而诸葛亮又是多么的可贵!
   
    曾国藩其实就是一个负面的样板,他集中反映出:1949年之前,在外来势力的长期摧残下,中国的知识分子可以扭曲到什么程度。
   
    诸葛亮和曾国藩的对比,其实也是三国时代和满清时代的对比,相比之下,可以清晰地看见两汉三国时代一个民族失落的东西,那是一个从来没被外族征服过而自然流露的自信和雅致,它迄今仍然能清新地流淌于古琴声中,古琴的古朴、清雅和劲朗,伴着《梁父吟》改写过来的《待时歌》,生动地表现出那个时代中国士人的自信和优越感,歌曰:
   
    “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
   
    士伏处于一方兮 非主不依
   
    乐躬耕于垄亩兮 吾爱吾庐
   
    聊寄傲于琴书兮 以待天时
   
    鹏奋起于北溟兮击水千里
   
    展经纶于天下兮 开创镃基
   
    救生灵于涂炭兮 到处平夷
   
    立功名于金石兮 拂袖而归”
   
    曾节明 于民国105年春节晚
(2016/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