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曾节明文集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诸葛亮与曾国藩,都是各自政权的儒士忠臣和顶梁柱,似乎有诸多相似之处,但实际上两者之间的差别,如天壤之别,两相对比,等于真伪对立、清浊相衬、美丑相形。
   
    人生境界方面:诸葛亮高洁,曾国藩卑污。


   
    诸葛亮有隐士情怀。一如其千古名篇《戒子书》中的“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他更早则在《前出师表》中道出心扉:“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事实正如其所言,诸葛亮隐居隆中时,“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当时曹操称雄天下,已定中原,挟天子以令诸侯,其势蒸蒸日上、炙手可热,友人石广元、孟公威皆投其麾下,诸葛亮却不为所动;甚者,其兄诸葛瑾投奔东吴,颇得重用,数番来邀其同事吴侯,他也不去投靠。
   
    直到相比曹操、孙权相对最仁厚的刘备顶风冒雪“三顾茅庐”,以千古未有的求贤至诚深深打动了他,他才最终出山争衡于天下。
   
    诸葛亮出山,志在解救苍生、匡扶汉室,向往秉性仁厚的刘备终成大业,解民于倒悬救民于涂炭。有一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境界,而且,预备功成之后“拂袖而归”,隐居南阳。
   
    曾国藩之入官场,一开始就为了个人功名利禄而打滚钻营,煞费苦心、殚精竭虑、挖空心思,官迷禄蠹之态尽显,先后七次参加满清科举,其中进士考了三次才考上。考中进士后,为了加官进爵,曾国藩不惜投靠道光朝权奸、满洲贵族穆彰阿,成为军机大臣穆彰阿的走狗得意门生,不遗余力地为穆彰阿的“鴉片上稅免禁”的卖国祸国主张鸣锣开道,处处与禁言派林则徐作对。
   
    曾国藩为向上爬不惜投靠满奸国贼,罔顾毒品祸害中国,充分暴露出其卑鄙的汉奸小人嘴脸;也暴露出其官迷禄蠹的低矮境界:其人做官,不是为了济世救民,而是为了利禄虚名。
   
    诸葛亮一生清白、两袖清风、廉洁奉公,为相十一年,私产仅有八百棵桑树和十一倾薄田。
   
    曾国藩发迹之前,官不过兵部侍郎,在镇压太平天国的过程中,伙同其九弟曾国荃,烧杀掳掠、以权谋私、中饱私囊,十多年间大发横财,获赃银何止百万?地何止千顷?
   
    这就是境界的天壤之别。
   
    诸葛亮品格高贵,择主而事;曾国藩品格卑贱,认贼作父。
   
    诸葛亮之“凤飞千韧,非梧不栖”,之所以弃他主而独事刘备,一则为刘备“三顾茅庐”的至诚感动,更为刘备的仁厚品性打动。诸葛亮之所以对蜀汉刘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其前提是刘备的“三顾之情,托孤之义”——白帝城托孤,刘备遗命刘禅要象尊奉父亲那样尊奉诸葛亮,把他当股肱、当心腹、当自己人。
   
    故诸葛亮的呕心沥血是士子回报知遇之恩之美德,而不是奴性。
   
    而在以清帝为首的满洲贵胄眼中,曾国藩等汉族官僚,永远是个自称“奴才”都嫌忌的“外人”,因为满清政权是一个少数民族入主中国而立的殖民政权,且有清一朝,这个少数民族始终不自认是中国人,在清朝统治下,满汉不同法、不通婚,民族压迫和防汉忌汉直到最后一刻。
   
    对于这样一个乘虚而入、以大屠杀和暴政窃据中国的外族伪政权,对于这样一个曾经把自己祖宗杀得“薙发易服”的外族朝廷,曾国藩的态度是死心塌地、效尽犬马之劳。
   
    “数典忘祖”的例子,还有比这更典型吗?
   
    况且那清帝对曾氏何恩之有?“长毛”起兵事急,这才委以重任,却连个巡抚的头衔都不给,更早早对李鸿章、左宗棠之辈拉拢分化,防范猜忌,无以复加。且咸丰帝生前许诺,攻占南京者封王,“克复”南京后那拉氏却变卦,只赐予曾某“一等侯”,连个公爵都没有,迫不及待地遣散湘军,对“曾剃头”明升暗降。
   
    这般“外人”境遇,曾国藩竟然开口闭口“本朝皇帝君德重”(赵烈文《能靜居日記》),诚可谓贱不可及!
   
    而且,满清入关以来种族屠杀、薙发易服、圈地投充、文字大狱、抽删毁改古书、闭关、锁国、禁海、抑商、、.等等精细阴毒得令人发指防汉、愚汉、弱汉的空前暴政,都被“君德重”三个字颠倒了、抹杀了!
   
    对曾国藩来说,对他个人好,就是“君德重”,至于儒家的华夷之辩、羞耻之心、民族大义、苍生社稷、、.统统见鬼去吧!
   
    同为侍奉满清,相比之下,林则徐、左宗棠等多少有点骨气,而象曾国藩这种诚惶诚恐、唯恐当奴才而不可得的奴颜媚骨态,即使在奴才中都是不多见的。
   
    卑贱后面是私心,在“曾文正公”厚重的“忠”字牌坊后面,是臭气熏天的自私和猥琐。
   
    诸葛亮睿智潇洒儒雅,曾国藩愚拙呆板粗鄙。
   
    诸葛亮战略、行政、军事才能三卓著,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精通术数、神机妙算、策出无方,更兼多才多艺、精通音律——能够作曲抚琴吟唱、擅长发明创造、器械制作、、.儒雅潇洒,是多项才能高度发达的罕见天才;
   
    曾国藩除了杀人屠城掳掠的本事,就剩下舞文弄墨欺世盗名作伪传的本事,他不通天文,不识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懂阵图,更不明大势、、.比起诸葛亮,他简直是个乏味的庸才。
   
    诸葛亮身不出茅庐,已知三分天下,曾某人混迹官场数十年,对满清性质、气数、演变和天下大势统统昏昧无察,还信信然地以为:满清可以长久存在,因为“本朝皇帝君德重”,实在不行可以象东晋、南宋那样南迁。幕僚赵烈文大胆点拨他:
   
    “国初创业太易,诛戮太重,所以有天下者太巧。天道难知,善恶不相掩,后君之德泽,未足恃也。”
   
    他仍然将信将疑,不明就里。
   
    结果历史精确地印证了赵烈文对满清灭亡的判断:“异日之祸必先根本颠仆,而后方州无主,人自为政,殆不出五十年矣。”(赵烈文《能靜居日記》)
   
    诸葛亮仁义,曾国藩凶残。
   
    225年,诸葛亮镇压蜀汉雍闿、高定、孟获叛乱,攻心为主,杀伐为辅,尽量降伏,以减少杀戮,尽量减轻西南各族人民的兵灾之祸,大获成功。
   
    曾国藩却在湖南主政清乡时和镇压太平天国时,狂屠滥杀,大杀无辜,对战俘大肆剥皮、挖眼、挖心、凌迟、甚至攻一城屠一城,疯狂屠杀城中百姓,1864年湘军攻占南京,疯狂烧杀掳掠,杀害南京老百姓三十万以上,并烧毁明朝故宫,制造了湘军版的“南京大屠杀”,比侵华日军还厉害(日军至少没破坏古迹)。
   
    曾国藩叫嚷:“无惑于妄杀良民恐伤阴陟之说,斩刈草菅,使民之畏我远于畏贼!”(《曾国藩致李元度书》),以之为其滥杀无辜辩护,赤裸裸地暴露他草菅人命、邪恶残暴的“大儒”嘴脸,拿老百姓当根草,这就是他的“爱民”的真实态度!
   
    孔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 《论语·尧曰》);孟子曰:“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為也。”(《孟子.公孙丑上》)。
   
    对于以上重大的儒家教条原则,曾国藩置若罔闻,完全反其道而行之。不知被国人缪托为“大儒”的曾国藩,算谁家的大儒?
   
    中国古话说:“人命关天”。单凭对人命的极端鄙视态度,曾国藩就不仅不是什么“圣人”,而是中国道德史上永恒的污点。
   
    诸葛亮相貌堂堂,曾国藩形容猥琐。《三国演义》中描述:孔明身高八尺,面如冠玉。从遗留的画像看,诸葛亮羽扇纶巾,大眼明亮,坦诚雍容自信。
   
    而画像上的曾国藩,眼斜腮削,面容晦暗,三角眼的余光中,充满小人奸贼造业深重的惴惴不安惶恐态,诚可谓相由心生!
   
    曾国藩十多年前曾在中国沉渣泛起,红极一时,形成了所谓“曾国藩”热,如今随着对历史的还原,“曾文正公”的形象二次倒塌了,有人搬出蒋介石对曾国藩的崇拜,作为挽救曾国藩形象的最后救命稻草。但曾粉们却选择性地忘记了蒋介石在日记中对曾国藩最具份量的评价:“曾国藩近于伪。”
   
    真正对曾国藩五体崇拜的是毛泽东,毛泽东说:“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观其收拾洪杨一役,完满无缺。使以今人易其位,其能如彼之完满乎?(摘自毛泽东1917年8月23日致黎锦熙信,见《毛泽东早期文稿》)
   
    毛泽东对曾国藩的五体崇拜,而对诸葛亮的大不以为然,恰恰反映出曾国藩是何等人,而诸葛亮又是多么的可贵!
   
    曾国藩其实就是一个负面的样板,他集中反映出:1949年之前,在外来势力的长期摧残下,中国的知识分子可以扭曲到什么程度。
   
    诸葛亮和曾国藩的对比,其实也是三国时代和满清时代的对比,相比之下,可以清晰地看见两汉三国时代一个民族失落的东西,那是一个从来没被外族征服过而自然流露的自信和雅致,它迄今仍然能清新地流淌于古琴声中,古琴的古朴、清雅和劲朗,伴着《梁父吟》改写过来的《待时歌》,生动地表现出那个时代中国士人的自信和优越感,歌曰:
   
    “凤翱翔于千仞兮非梧不栖
   
    士伏处于一方兮 非主不依
   
    乐躬耕于垄亩兮 吾爱吾庐
   
    聊寄傲于琴书兮 以待天时
   
    鹏奋起于北溟兮击水千里
   
    展经纶于天下兮 开创镃基
   
    救生灵于涂炭兮 到处平夷
   
    立功名于金石兮 拂袖而归”
   
    曾节明 于民国105年春节晚
(2016/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