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曾节明文集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潘汉年被关到死的真正原因——兼论毛泽东强过周恩来的地方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由名字看天命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历史循环是天道:兴衰由天定,报应显善恶
·昆明“3.1”恐袭惨案映照出中南海民族政策之巨蠢
·对昆明“3.1”惨案的反思
·时局观察:克里米亚局势将震憾全世界
·痛惜MH370飞机上的239条鲜活的生命
·回教恐怖势力已成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MH370事件之评说暴露人类常见的思维误区
· 克里米亚已成为西方道义形象的滑铁卢
·俄罗斯强势崛起,中共国行将谢幕
·中共统治的最大帮扶者是美国,而不是俄国
·由俄国的强势论中国战略外交调整
·明清末帝的最后语录
·中国的头号战略大敌是日本而非俄国
·俄国收取克里米亚有利于中国民主化
· 雨夜重温《特权论》,方悟王有才转变的原因
·归途偶感:终老于美国也是一种境界
·僵硬亲美抗俄铸大错——蒋介石丢失大陆的新反思
·远隔重洋,清明祭祖悼英杰
·中共红朝的胡姓奇缘
·台湾真正的祸害在绿营而非蓝营
·马英九应汲取马士英的教训
·民族矛盾的本质是阶级矛盾吗?
·又由此想到徐水良
·后金是“组织”包办婚姻的“大成先师”
·奥巴马两线出击战略大错,大战风险进一步升高
·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国际观察:普京张弛之道堪比斯大林,东亚风暴即将来临
·由朱棣迁都北平的大错说起——北京已无久都之势
· 静夜读史悟道:从多尔衮到周恩来,报应毫厘不爽
·时局观察:中共政治危机暂未来临,经济崩溃和外战将先期而至
·支持美国共和党是最不坏的选择
·泰王普密蓬是摧残泰国宪政民主的老贼和元凶
·满清的“尊孔”和中共的“尊儒”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民族矛盾的根源暨中国民族冲突的根治之道
·“六四”岂需“平反”?血债必须偿还!
·《特权论》问世四十年,奇书蕴含“六四”和“革命”两大预见
·既主张革命,要求“平反”就属倒错多余
· “六四”教训必须汲取,但解读切忌上纲上限!
· 尼亚加拉大瀑布游记
·习近平“反腐风暴”的实质和后果
·国际观察:马航MH17航班失事腾起的巨大疑云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议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究竟谁是贼?从《雅尔塔协定》看二战本质
·时局观察:对周永康审查的公布预示中国又到历史拐点
·天命不可违:今后中国大陆兼并台湾的大趋势
·汉族人应该是古埃及人的后裔和传人
·覃夕权的真实故事暨对桂林国安的忠告
·邓小平路线是中共伪法统的底线
· 图说孤帆越洋投奔自由之中国民运第一人——覃夕权的故事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 去国前的最后一天
·中共垮台的时间表暨垮台方式
·徐文立先生印象记
·孤帆越洋的偷渡者覃夕权
·为陈泱潮前辈恪守民运人士民族底线而击节赞叹!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中共国外交部长王毅二月十二日表示,中国将会支持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让朝鲜对其近期的行动“付出必要的代价”,从而让平壤重回谈判桌。(见BBC二月十二日国际要闻)。
    这是中共国六十六年来第一次支持国际社会制裁朝鲜,意义非常,此标志着朝鲜金家政权已经日落西山、命不久矣。
    众所周知:朝鲜现政权是现今全世界最专制的政权,也是迄今为止在联合国成员中,其残暴程度唯一能与“伊斯兰国”比肩的政权。因此,朝鲜长期身列联合国会员国之列,是联合国的耻辱。


    朝鲜低效无能的共产国民经济体系,二十年前就已崩溃,又受到西方国家十多年的制裁,为什么迄今垂而不死?明白人都知道:是西边的中共国在撑扶着它——如胡锦涛时期,朝鲜百分之百的石油,九成的煤炭和四分之三的粮食,都是中共国无偿或低价供应的。
    如今中共国老大哥撒手,要撤走抢救设备、切断输氧管,朝鲜不死还待何时?
   
   
    那么,中共国对朝鲜为何要撒手呢?难道不要这个“对抗美帝国主义”的战略屏障了?这是习近平上台之后的必然。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朝关系急转直下,这首先是习近平的观念和性格决定的:
    昔胡面瘫在位时,对朝鲜独钟成癖,胡辅导员从谨小慎微的维稳心理出发,对连粮食都短缺却没有发生“六四”的朝鲜,顶礼膜拜;
   
    但今上习近平却没有此种恋朝情节,习近平崇俄拜普京,而对小流氓讹诈犯、政治乞丐朝鲜金家,根本不屑一顾。
    且“红二代”出身的习近平,为人张扬自负,不具有也不屑于有胡面瘫那种对外委曲求全、能忍自安的政治太监隐忍功夫,此从习某上台后对外明显强硬走向随处可见。
    习近平此种张扬跋扈的性格,势必与狂傲甚于金正日的“金三世”金正恩,水火不容。故习近平与金正恩两人关系越搞越差,补救调解统统无效,是必然的。
   
    其次,对朝鲜没有胡面瘫式病态心理的习近平,十多年应该是看明白了:今天的极权朝鲜,非但不是什么“战略屏障”,反是一个核捆绑中共国、穷凶极恶的讹诈犯,是一匹永远喂不饱的白眼狼,是一颗安放在中共国“鸡”头边的定时原子弹:
    从金正日到金正恩,朝鲜在拼命打造核捆绑中共国的核武库,步步逼近中国东北边境,在中南海的卧榻之侧,高悬起一把不知什么时候落下的鬼头刀。
    以现有的发射能力,朝鲜的核弹打不到美国,但是打到沈阳与北京,却绰绰有余。值得注意的是:自金正日时代开始,朝鲜的导弹瞄准的不是汉城,而是沈阳与北京!
   
    这就是核讹诈中国的真面目。
   
    而且,从心理来说,朝鲜金家对中共国的仇恨,甚于对美国和韩国的仇恨。何以故?因为朝鲜金家与中南海有杀父之仇:
    昔者1993年,邓小平不顾金日成的强烈反对,主导中共国与韩国建交,苏联解体后唯一盟友的“叛卖”,给予金日成以空前沉重的打击,翌年金日成即突发心脏病暴死。朝鲜金家一直认为:是中共的“叛变”导致了“金太阳”的陨落,此恨绵绵。朝鲜金家对中共的刻骨仇恨,于十多年来朝鲜对中共的“白眼”及变本加厉的核讹诈中,表露无遗。
   
    习近平大概看透了:继续养着朝鲜这么个大祸害,得不偿失,倒不如放弃朝鲜,拉拢韩国,共同反日,并离间韩美关系。
    最近习近平在内政方面大搞“姓党”造神运动,倒行逆施无可救药,但在外交上抛弃朝鲜是大善之举,宜再接再励。
    然王毅的表态也反映,习近平仍存重把朝鲜当战略棋子、以掣肘美国的幻想。笔者在此正告习近平:别做梦了,这是不可能的!以金正恩狂傲甚于其父、决不屈居人下的性格来看,核讹诈欲吃定中共国的朝鲜,是断无可能重返“六方会谈”的,胡锦涛用以自欺欺人的“六方会谈”早已死了!
   
   
    诚此转折之际,中国对朝鲜可有上中下三策:
    上策是与美国协商,以出兵铲除朝鲜金家政权为代价,争取美国同意,收取朝鲜作东北第四省;如美不同意,则争取部分朝鲜并入东北;如美仍不同意,则争取美同意中国铲除朝鲜后扶持亲中政权,保证对韩美停止对抗政策,开放国门;
    中策是停止对朝一切援助,坐等朝鲜内变或美韩对朝“外科手术”,但“后发制于人”,此策埋有朝鲜难民潮和金家狗急倒打一耙的隐患;
    下策就是嘴上制裁、暗中扶持,继续帮金家打造威胁东北和北京的核弹。
   
   
   
   
   曾节明 于2016年丙申二月二十九日庚寅月辛巳日于春晖陡寒上州
(2016/02/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