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曾节明文集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中共国外交部长王毅二月十二日表示,中国将会支持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让朝鲜对其近期的行动“付出必要的代价”,从而让平壤重回谈判桌。(见BBC二月十二日国际要闻)。
    这是中共国六十六年来第一次支持国际社会制裁朝鲜,意义非常,此标志着朝鲜金家政权已经日落西山、命不久矣。
    众所周知:朝鲜现政权是现今全世界最专制的政权,也是迄今为止在联合国成员中,其残暴程度唯一能与“伊斯兰国”比肩的政权。因此,朝鲜长期身列联合国会员国之列,是联合国的耻辱。


    朝鲜低效无能的共产国民经济体系,二十年前就已崩溃,又受到西方国家十多年的制裁,为什么迄今垂而不死?明白人都知道:是西边的中共国在撑扶着它——如胡锦涛时期,朝鲜百分之百的石油,九成的煤炭和四分之三的粮食,都是中共国无偿或低价供应的。
    如今中共国老大哥撒手,要撤走抢救设备、切断输氧管,朝鲜不死还待何时?
   
   
    那么,中共国对朝鲜为何要撒手呢?难道不要这个“对抗美帝国主义”的战略屏障了?这是习近平上台之后的必然。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朝关系急转直下,这首先是习近平的观念和性格决定的:
    昔胡面瘫在位时,对朝鲜独钟成癖,胡辅导员从谨小慎微的维稳心理出发,对连粮食都短缺却没有发生“六四”的朝鲜,顶礼膜拜;
   
    但今上习近平却没有此种恋朝情节,习近平崇俄拜普京,而对小流氓讹诈犯、政治乞丐朝鲜金家,根本不屑一顾。
    且“红二代”出身的习近平,为人张扬自负,不具有也不屑于有胡面瘫那种对外委曲求全、能忍自安的政治太监隐忍功夫,此从习某上台后对外明显强硬走向随处可见。
    习近平此种张扬跋扈的性格,势必与狂傲甚于金正日的“金三世”金正恩,水火不容。故习近平与金正恩两人关系越搞越差,补救调解统统无效,是必然的。
   
    其次,对朝鲜没有胡面瘫式病态心理的习近平,十多年应该是看明白了:今天的极权朝鲜,非但不是什么“战略屏障”,反是一个核捆绑中共国、穷凶极恶的讹诈犯,是一匹永远喂不饱的白眼狼,是一颗安放在中共国“鸡”头边的定时原子弹:
    从金正日到金正恩,朝鲜在拼命打造核捆绑中共国的核武库,步步逼近中国东北边境,在中南海的卧榻之侧,高悬起一把不知什么时候落下的鬼头刀。
    以现有的发射能力,朝鲜的核弹打不到美国,但是打到沈阳与北京,却绰绰有余。值得注意的是:自金正日时代开始,朝鲜的导弹瞄准的不是汉城,而是沈阳与北京!
   
    这就是核讹诈中国的真面目。
   
    而且,从心理来说,朝鲜金家对中共国的仇恨,甚于对美国和韩国的仇恨。何以故?因为朝鲜金家与中南海有杀父之仇:
    昔者1993年,邓小平不顾金日成的强烈反对,主导中共国与韩国建交,苏联解体后唯一盟友的“叛卖”,给予金日成以空前沉重的打击,翌年金日成即突发心脏病暴死。朝鲜金家一直认为:是中共的“叛变”导致了“金太阳”的陨落,此恨绵绵。朝鲜金家对中共的刻骨仇恨,于十多年来朝鲜对中共的“白眼”及变本加厉的核讹诈中,表露无遗。
   
    习近平大概看透了:继续养着朝鲜这么个大祸害,得不偿失,倒不如放弃朝鲜,拉拢韩国,共同反日,并离间韩美关系。
    最近习近平在内政方面大搞“姓党”造神运动,倒行逆施无可救药,但在外交上抛弃朝鲜是大善之举,宜再接再励。
    然王毅的表态也反映,习近平仍存重把朝鲜当战略棋子、以掣肘美国的幻想。笔者在此正告习近平:别做梦了,这是不可能的!以金正恩狂傲甚于其父、决不屈居人下的性格来看,核讹诈欲吃定中共国的朝鲜,是断无可能重返“六方会谈”的,胡锦涛用以自欺欺人的“六方会谈”早已死了!
   
   
    诚此转折之际,中国对朝鲜可有上中下三策:
    上策是与美国协商,以出兵铲除朝鲜金家政权为代价,争取美国同意,收取朝鲜作东北第四省;如美不同意,则争取部分朝鲜并入东北;如美仍不同意,则争取美同意中国铲除朝鲜后扶持亲中政权,保证对韩美停止对抗政策,开放国门;
    中策是停止对朝一切援助,坐等朝鲜内变或美韩对朝“外科手术”,但“后发制于人”,此策埋有朝鲜难民潮和金家狗急倒打一耙的隐患;
    下策就是嘴上制裁、暗中扶持,继续帮金家打造威胁东北和北京的核弹。
   
   
   
   
   曾节明 于2016年丙申二月二十九日庚寅月辛巳日于春晖陡寒上州
(2016/02/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