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喻智官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喻智官]->[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三)]
喻智官
长篇纪实作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目录和代序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二)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三)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四)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五)
·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七)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八)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九)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一)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十二)
部分中短篇小说
·域外生活小说集
·短篇小说 生存
·短篇小说 乌鸦
·中篇小说 门外
·短篇小说 怎么都不是味
·短篇小说 一封不能发出的信
·短篇小说 乡情
·短篇小说 牺牲
·短篇小说 都市之梦
日文翻译作品
·短篇小说 夏日的来客
·中篇小说 披头士乐队的孩子
部分散文和评论
·有关文革的真相、反思和忏悔──从罗瑞卿倒台“谜案”说起
·文革“草包司令”吴法宪
·文革“刘盆子”王洪文
·谁更惧怕“文革”?
·文革“小小老百姓”陈伯达
·千古恨,何须兴文革? ——从徐景贤回忆录谈文革起源
·文革“功狗”戚本禹
·十年浩劫和一部“禁书” ——我的文革记事
·思胡耀邦,念王若望,看习近平
·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 谁是你党的人民?
·习近平的暴力肃教运动 ——拆不了的十字架
·日本大米成中国人的奢侈品
·是谁拆散中国的亿万家庭?
·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
·老上海的最后一阕挽歌
·香港挺住!你是不能后退的中国柏林墙
·医生的尊严哪里去了?
·反“反服贸”和茶叶蛋争议
·愚智又骄狂的“病狮”
·谁来回答聂元梓的质疑?
·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从朱镕基出书不避六四谈起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莫言“宣言”——我是犬儒我怕谁?
·莫言凭什么得诺贝尔文学奖?
·自相矛盾的马悦然
·丧失道德底线的中国人是韩寒“不倒”的基础
·一位北京市民的六四情结
·从卡夫卡遗言看韩寒“代笔门”
·从“韩寒事件”看“公共知识分子”
·是谁把医场变成了战场?
·一路跋涉,走向心灵的家园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金家王朝是如何建成的?
·人杰鬼雄王若望
·王若望为什么独一无二?
·纪念一位伟大的反共先驱
·文革大赌盘上的一个骰子
·温家宝自解温谜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三)

   
   
    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
    给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
    灭,但他的精神是不可战胜


    的。
    ——海明威《老人与海》
   
   第一章(摘要)
   
   人生的峰巅和深渊
   
   一 全国广播开除王若望党籍
   
   一九八七年一月十五日。
   这是一个必将载入中国史册的日子。
   那天早上,王若望和往常差不多时间醒来,他慢慢地坐起,然后披上一件羽绒衫倚在墙上。不一会儿,五斗衣橱上的三五牌闹钟响了,时针指向七点。床边床头柜上有台“凯歌牌”半导体收音机,他熟稔地伸手拧开旋纽,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播早新闻,这是他每天必听的节目。
   男播音员导播新闻提要:《人民日报》今天刊出重要文章“关于王若望反对四项基本原则、鼓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错误事实”;“上海市纪律检查委员会通过‘关于开除王若望党籍的决定’”。
   “《决定》指出:王若望鼓吹资本主义道路;否定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把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说成是抹上马列主义、社会主义油彩的封建、半封建的落后社会。他认为中国要补资本主义的课,主张引进资本主义的思想、理论、意识形态;他诬蔑共产党就是喜欢权力斗争,共产党的书记什么也不懂,靠整人吃饭;他反对党对文艺的领导……”
   正值三九严寒,上海独有的冷湿阴风从钢窗缝隙钻进来,王若望紧了紧在胸前对折的羽绒衣,随后,拿起床头柜上的一包“大前门”香烟,慢慢地抽出一支静静地吸起来。他好像在听播音员说别人的事。播音员语意铿锵,一字一句声声出力,透出那股令人生厌的文革遗风。后面说啥他不用再细听了,因为这些内容三天前他已经知道了。
   一月十二日上午,市委组织部的电话就来了,要王若望下午三点半到组织部。
   王若望揣测着走进组织部会议室,赵部长已坐在那里等他了。待王若望入座后,赵部长从公事包中取出两张纸,态度温和而严肃地说:“你的许多行为早就不符合党章了,组织上几次找你谈过,提醒你,你总是听不进去,如今只能照党章的规定办事。今天请你来,就是当面告诉你,组织上决定解除你的党籍”。
   王若望问赵部长:“这么严肃的事情,为啥不经过党支部开会讨论?我认为我的言行不违背党纪。”赵部长说“这是党的决定,没有讨论的余地。”尽管王若望不在乎这张党票,但珍惜自己的发言权。他试图做最后的努力:“我想当面向邓小平同志检查自己,聆听他老人家的批评。”赵部长毫不通融:“我们可以转达你的要求,不过,恐怕难以满足你。”
   王若望明白,这样的大事,赵部长根本决定不了。
   王若望推着脚踏车出组织部大门,在跨上车座的一霎间,他感到身下的车轮少有的滞重,又兜头扑来一阵扎人的西北风,他不由打了一个冷战。他用尽全身力气蹬踏脚板,顶住逆风往前冲,脚下的轮子渐渐地轻了,他思路也随之理顺了。他已几次被打入冷宫,几度成为这个政权的敌人,已被开除过一次党籍,再多一次也无所谓了。
   那天晚上,妻子羊子下班回家,王若望不提这事,却催她说:“赶快吃饭,今晚听评弹去!”
   
   播音员还在声嘶力竭地宣读,王若望长长地吐了口烟,他明白,中央向全国通报开除他党籍,是一个信号和风向标,试图借惩治他达到杀一儆百目的,以此封杀任何主张政治改革的言论。这次重罚来势汹汹非比等闲,中国的改革开放确凿无疑地进入严冬了。
   对他本人来说,广播一响,他言说的舞台给釜底抽薪地拆除了,他将不能在国内的媒体发表任何文字,也不再有单位敢邀请他去演讲,他将在中国社会上消声,作为一个作家,最难忍受的莫过于此了。
   这就是生活在专制制度下的情状,如果你想用言论争取自由,你就率先被剥夺言说的自由,这是先驱者必须付出的代价。
   王若望就像啥事也没发生,兀自起床梳洗,然后和羊子一起吃早饭。
   那天听完评弹一路走回家,王若望向羊子通报了这事。羊子了解自己的丈夫,他是“老(政治)运动员”,几度挨批,几番遭难,恰似一艘历经海啸惊涛航行万里的老船,如今已靠近港湾,再起点风浪也毁不了他。不过,羊子还是想给丈夫“压压惊”,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话,就在出门上班前无话找话地叮嘱一番:“外面西北风刮得凶,不要开朝北的窗户,羽绒衣不要脱,坐久了起身活动活动。”
   王若望懂得妻子的心意,淡淡地说了声:“侬放心。”说着便哼起了京戏:“恼恨贼,吕子秋,为官不正,仗势力,欺压我贫穷的良民。原被告,他那里一言不问, 责打我四十板就叉出了头门。……”这是“打渔杀家”中的西皮散板段子,是他最喜欢的老生马连良的保留剧目。
    “你这个人啊,真是的,倒还唱起来了?”羊子嘴上叹着,一颗忧忡的心算是放下了。
   王若望目送羊子的背影出门,然后在沙发上坐下,又点起一支“大前门”吸起来……
   
   二 一九七九年后的反思
   
   王若望明白,这次中央开除他的党籍,由头是一个月前上海的学运,实际是对他近十年来言行的总清算!
   
   三 反击极左势力
   
   这十年来,王若望在演讲中反思文革,公开批判毛泽东,还写文章反击极左势力,支持胡耀邦改革政策,大胆提出不资本主义的课,结束一党专制,这些都是邓小平制定的四项基本原则的禁区,他无所顾忌的突破,还公开和邓小平商榷,当然为邓小平所不容。
   
   四 激荡岁月
   
   一九八六年底中国进入了激荡的岁月。
   十一月三十日,方励之担任副校长的中国科技大学率先起事,学生不满区人大代表候选人名单,纷纷张贴大字报,要求按照选举法接受学生选民的提名。十二月五日下午,科大学生第一次上街游行,随后引发全国二十九个城市一百五十六所大学学生游行,其中上海和南京的规模最大。
   
   五 总书记的下场
   
   王若望有一种不祥预感,开除他的党籍只是开始,还有更大的事情将要发生。
   结果,说来就来,还超过他的料想。
   次日,王若望在早新闻上听到更吃惊的消息,中共中央宣布胡耀邦辞去总书记职务。
   
   六 人生的峰巅和深渊
   
   事态还在进一步发展,一月二十日,公布中共安徽省纪委决定,开除方励之的党籍;一月二十五日,中共《人民日报》机关纪委决定,开除刘宾雁的党籍。
   不过两年时间,邓小平就露出压制学生运动的暴君嘴脸。如果说,一九八六年底的学运是一九八九年民运的预演,那么,邓小平处理王若望等人,就是六四屠城的初试和前奏。
   邓小平还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对点中他死穴的魏京生是如此,对劝他退休的胡耀邦是如此,对公开与他商榷的王若望也是如此。
   一九八七年成了邓小平的滑铁卢,是他一九七七到一九九七年堂皇生涯的分水岭,一九八七年前,他为自己夺权和保党,以改革者的形象出现,蒙骗了中国人;一九八七后,从整肃胡耀邦和王若望等人开始,他的暴君形象愈益清晰。
   一九八七年初的那一刻,邓小平把王若望判入深渊,让人们看到王若望的高贵人格和闪光人性。“失败”的王若望胜利了,他由此到达了人生的峰巅,而俨然大判官的邓小平弄巧成拙,被民众剥下“改革总设计师”的伪装,看清他内心深处的卑下和凶蛮,“胜利”的邓小平失败了,由此从峰巅滑向深渊。
   
   读者可网上书店邮购《王若望传》
   台湾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版 定价:新台币 430元
      网路订购 秀威网路书店:http://www.bodbooks.com.tw
       国家网路书店:http://www.govbooks.com.tw
(2016/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