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徐水良文集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的汇编修改)


   

徐水良


   

2016-2-13日


   
   
   “漫步江畔”:茅于轼这番话的语境,是指内政,楼主你却擅自扩大到国际关系。楼主你是民科吧,出洋相。
   
   老徐:迄今为止,没有敌人的语境,只有马列谈论空想的共产主义社会,才被描绘成没有阶级,没有敌人。所以,只有马列以及继承马列理想共产主义大同社会理想的无敌派,才会有这种语境。
   
   但那纯粹是幻想。你们茅于轼和无敌派骗子,继承的是就是没有阶级、没有敌人的幻想骗术,不断撒谎重复没有阶级、没有敌人的谎言,给人洗脑。
   
   迄今为止,任何社会,任何国家,都是既有外部敌人,又有内部敌人,既有外部反社会、反人类的敌人,又有内部反社会、反人类的敌人。你们可以把内部敌人称为国内罪犯,把外部敌人称为国际罪犯,撒谎说他们不是敌人,但这并不改变他们真正的敌人性质。
   
   以美国和西方为例,目前美国既有反恐战争的外部敌人,又有国内恐怖分子的敌人,包括本地出生参与恐怖主义的美国公民,也有移民美国的归化公民或其他永久居民的某些恐怖分子,这些都是内部敌人,都属于内政。由对内行使内政的FBI等部门负责打击。而不是由对外作战的军队和中央情报局为主来对付。美国不断发生的枪击案,爆炸案,绝大部分是属于内政的这些国内敌人做的。
   
   美国的宪法和法律,美国的FBI和媒体,美国的政治人物,不断在评论和抨击这些敌人,可是你们就是要撒谎,说法治社会没有敌人。
   
   其他西方国家,也是同样。内部敌人危害情况之严重,超过美国。
   
   我在前面再一次说了:
   
   “原来你们极端无知,不知道一些纳粹分子进入美国,美国把他们当国内敌人。现在更令美国极其头痛的,是不少IS恐怖分子进入美国,这些IS恐怖分子,不少是在美国本土产生,甚至是美国本土出生的、以美国法律,属于天生的美国人。他们不是生活在美国国内、生活在美国法治社会的敌人?”
   
   但看来我们怎么说都没有用,你们就是要撒谎。撒谎被揭穿了,就说你们说的没有敌人属于内政。我们说的内政就是有敌人,你们就继续撒谎,说你们的没有敌人指内政。
   
   你们的策略,就是靠“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这种逻辑,来给人们洗脑,来保护权贵主子。
   
   漫步江畔:楼主,随便看了看你的长篇大论,简单作复。你的脑子不清爽。首先,你依然在为分不清语境作狡辩。其次,你的敌我观是专制语境,在民主语境,政治对手不被称之为“敌人”。茅于轼说民主国家于内政没有敌人,无错。第三,你上纲上线,很可耻。你说茅于轼和我们为了权贵辩护,简直就是荒唐至极。茅于轼是国内外知名自由主义者,而你的思维其实很接近专制思维、文革思维。至于在下,长期抨击权贵。你的帽子让在下感到失笑!楼主你缺乏学术精神,没有对知识的敬畏,有错不改,满口胡柴。不和你交流了,浪费时间。
   
   老徐:你们除了撒谎,不断重复谎言之外,有真正的交流吗?
   
   撒谎不断被揭穿,撒不下去了,拍屁股走路,那当然是你惟一明智的策略。
   
   茅于轼装死不讲话,让你们五毛胡言乱语用人身攻击人格侮辱来代替他辩论打掩护。你们撒谎太多,辩论不下去,就走路,换个马甲或换个别人,再上,反正你们有的是人,有的是马甲。
   
   ====
   
   “长安长安”又攻击本人是毛左,说:茅于轼对毛的评价和政治观点众所周知,你批茅不是毛左是什么?是脑残?毛左与脑残区别很大么?理由是本人说"毛左和伪右都是权贵走卒"?说伪右是权贵私有化掠夺吹鼓手。等等。
   
   老徐:在年龄上,茅于轼是我前辈。但在批马列毛这一点上,我是你们包括茅于轼在内批马列毛这个事情上的祖宗。你无敌派把网友当傻瓜闭眼睛继续撒谎我是毛左吧。那只会使网友认清你们是一批胡说八道的骗子。
   
   长安长安继续长篇大论攻击本人是毛左,说(这次原文照录以保持原文味道):
   你一边自言不是毛左,
   一边又鼓吹和宣扬毛爹的"阶级斗争"论,
   这自打嘴巴举动是你等毛左辩论功夫,
   你把茅于轼期望大同世界没有敌人当作"无敌派"
   你可知道这个"无敌"论的鼻祖是谁?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思想你不熟悉?
   你非常赞同这无敌论思想?
   
   "美国发生枪击案"?
   这奇怪么?也要谴责声讨,
   要知道美国是枪支开放的国家,
   试想如果某国也枪支开放的话,
   那枪击案会比美国少?
   毛左脑残从不会换个位子思考问题。
   
   你毛左有啥资格谈"ISIS"恐怖组织?
   "ISIS"是你们的反美盟友不是敌人,
   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发展不正是你等毛左所期望的吗?
   屎报曾公开为"ISIS"辨护,
   什么"至今尚不能认定其是恐怖组织",,
   张宏良在徽博中更是直言不讳"要与伊斯兰国结成反美同盟",
   毛左都是些什么变态怪胎?竟站在世界正义对立面,
   与世界公敌站在一起,毛左为什么要这么做?
   仅仅是因为伊斯兰国反美?美国的敌人当然是盟友,
   "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毛左)就要反对"嘛。
   "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
   以上功夫你等毛儿学得最好,
   "爹亲娘亲不如毛亲"唱了几十年,
   果然迷惑愚弄不少脑残加入到毛儿队伍中,
    对毛儿而言,毛爹的话不需重复万遍,
   毛爹的话"一句顶一万句,句句是真理"。
   
   老徐:原来你是一个精神和逻辑都不正常的骗子。你攻击在下毛左,有人会信吗?
   
   你在前面承认茅于轼继承的是共产主义或大同世界的骗术,算是不小心讲了真话。
   
   在贫富对立和阶级对立快速跃居世界最前列的时候,你们拼命撒谎,否认阶级和敌人,尤其是否认你们主子这个全民公敌的存在,只能在全体中国人面前暴露你们权贵走卒的真面目。
   
   ====
   
   方寸:楼主有信口胡言习惯,马列主义有经济决定论吗?
   把纳粹列入美国的敌人?以此证明所以制度都有敌人、、、、、、.
   楼主次论,令人越听越糊涂!
   不要妄下定论!什么都是定论!结果什么都不是定论!
   
   漫步江畔:楼主有专制思维,无自由、民主常识,逻辑不严密,词汇老掉牙。连语境都不懂,瞎JB乱折腾!~~
   
   老徐:你自己才不懂什么语境。我说迄今为止只有马列谈共产主义社会时说没有敌人,你们和茅于轼继承的就是这类骗术。
   
   这两位连马列和新自由主义都主张经济决定论都不知道,竟然还好意思不懂装懂来围攻,来胡扯!
   
   从1970年代早期江苏省委派出庞大工作队,组织全省理论力量对本人进行大规模围攻批判,及到这许多年来每天总是无数五毛对本人进行围攻。你们都没有赢过。
   
   我劝这里的无敌派五毛权贵走卒,你们还是多调集一些高档力量来围攻吧,否则,尽是你们这里这些低档垃圾,如果我有兴趣对付你们,我一个人应付你们这些垃圾,毫不费力。只是你们只会最低挡次的撒谎狡辩,围攻谩骂,污言秽语人身攻击,人格侮辱,实在提不起鄙人兴趣。鄙人如果不是借你们这些垃圾废物利用,不断阐述我自己的理念,我早就不理你们了。
   
   “长安长安”继续攻击本人批评茅于轼就是毛左,说:你攻击批毛的茅于轼却称不是毛左,"有人会信么"?外加一大堆污言秽语。
   
   老徐:鄙人批毛并坐牢的时候,你们的圣人和榜样茅于轼还在体制内献媚毛思想呢。迄今为止,他对毛的批评数量、质量和和深度,都不及在下的一只角。但只要在下批判了你们的圣人茅于轼,在下马上就变成了毛派。是不是毛派,竟然要以是不是支持茅于轼为界线,这就是你们天方夜谭的标准。鄙人坐牢批毛,而你们的圣人在体制内颂毛的时候,是不是你们茅于轼是批毛英雄,在下倒是毛左呀?
   
   全世界都承认敌人和阶级存在的事实,都不断谈论阶级问题。相反,只有现在贫富差别巨大,阶级分化和对立特别严重的中国,邓左权贵及其无敌派走卒,闭着眼睛撒谎说它们不存在。
   
   邓左权贵及其无敌派走卒没有敌人,没有阶级的说法,毫无疑问是弥天大谎。
   
   茅于轼的话:“我们现在处于这样的一种状态,就是精英分子治理国家,并且共产党治理国家总的说起来还是不错的,因为改革30多年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这个成绩值得肯定。”
   
   这是茅于轼立场和观点中相当有代表性的话。完全表明他是权力的走卒。竟然要以反对还是支持这样的人来作为毛派标准,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看来你权贵主子用你这样一个权贵的五毛走卒,只会出丑,他们是花了冤枉钱了。
   
   “长安长安”继续攻击本人承认阶级和敌人的存在,就是把老毛当爹的毛左。
   
   老徐:美国和西方竞选的总统候选人、议员候选人、州长候选人、市长候选人,和其他政治人物,天天说阶级问题,强调保护中产阶级,帮助下层阶级,他们都是毛左?
   
   相反,你们茅于轼和无敌派权贵走卒,学习空想大同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的骗术骗人,撒谎没有阶级,没有敌人,倒不是伪右真左,不是邓左权贵的走卒?
   
   全世界的人、各个国家及其政治人物,都强调阶级的存在,强调防备和打击自己的敌人,没有人否定阶级的存在和敌人的存在,他们都是说谎?倒是你们茅于轼和无敌派说没有阶级,没有敌人,倒是说真话,不是说谎?
   
   实际上,恰恰是茅于轼和你们无敌派是不断撒谎,撒没有阶级、没有敌人的弥天大谎,你们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一群大骗子,独一无二的一群权贵走卒。
   
   长安长安:高层在访美时赞颂美国和美国人民:"美国和中国都是世界上伟大国家,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都是伟大人民"。胡锡进对此视而不见,与高层外交背道而驰。
   
   老徐:你不小心说了真话,你们反胡锡进这类毛左,原来是为了与邓左权贵高层一致,做邓左高层权贵或主流权贵的走卒。
   
   难怪茅于轼要不断攻击穷人仇富,宣扬“我们现在处于这样的一种状态,就是精英分子治理国家,并且共产党治理国家总的说起来还是不错的,因为改革30多年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这个成绩值得肯定。”不断宣扬“为富人讲话”,维护权贵利益,反对民主政治(民主政治也就是平民政治、美国是典型),主张专制精英政治。说中国不能由老百姓说了算,必须由精英治国。也就是不能像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那样,由老百姓说了算,(民主这个词的本意,就是人民统治,就是许多国家写入宪法的主权在民,主权属于国民的制度,也就是由老百姓说了算)。坚持只能是像专制国家那样,实行由少数“精英”治国的制度,由所谓的“精英”说了算。并且把民主说成民粹,以反民粹为名,大反特反民主政治。他和他的徒弟及无敌派,攻击民众仇富,主张廉价房不设厕所、主张共妻制等等。这些做法,都是缺乏人性、人道、人类道德和对他人的人道关怀的兽性表现,都是充当权贵走卒的表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