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徐水良文集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楊天水刑事判決書;楊天水案的庭前幕後
·再评郭事件
·简评东海一枭的民本、人本、仁本说辞
·再谈丢车保帅等阴谋
·也评李洪宽和郭文贵决裂问题
·警惕新动向,谨防上当
·评伯夷《海外民运和郭文贵》
· 郭文贵对民运最可笑攻击:你们几十年做了什么?
·4到8月关于曝料问题小部分原则性意见
·吉歌的博客:郭文贵已和中共达成和解,网红雾亭推特销号自言雾亭已死
·郭文贵事件大致轮廓
·郭文贵当然是共产党
·转推特上网友说法和本人评论
·我的一个短评
·昙花一现的大阴谋和历史大笑料
·俞智官先生搞错了问题的焦点和性质
·我的不同意见和感想
·邮件组辩论几则:郭卫兵和郭阵营特线的逻辑等
·刘晓东反驳郭文贵视频讲话的误导
·再驳攻击革命尤其是攻击暴力革命的谬论
·郭卫兵和郭阵营的超宇宙逻辑
·再谈幼儿水平的超宇宙逻辑
·小腿疼不小心泄漏王炳章诱捕国内志士帖
·郭曝料以来一些私下评论
·几条评论
·郭卫兵用现代幼儿园水平及其超宇宙逻辑搅局
·国安会炒作郭王牌与当年公安部炒作刘无敌一个模式
·黄河边总结郭文贵十个豪言壮语
·再谈中共情报机构及特线运作伎俩问题
·驳曾节明胡安宁螺杆并与网友对话
·对夏钧先生视频《魏京生帝王梦》的批评
· 也谈郭文贵现象
·郭文贵语录并网友评论
·谈郭文贵和习近平助理联系一事
·汤显祖答井污苔:民运到底想糊弄谁?
·再谈魏京生问题
·送给2018年和全人类的最好礼物:伊朗革命开始了
·新年献辞:作好准备,迎接巨变
·对郭文贵的两个小评论
·再批马列毛
·重申几个意见
·中共远不如满清
·中共两大王牌特工邓文迪郭文贵联手搞定布莱尔?
· 评伪精英伪右派“反民粹”
·党文化及其核心和本质
·近日几条评论
·重温郭文贵讲话
· 私有制公有制都可能产生奴隶制度
·民主和专制都曾经与奴隶制并存
·谈大陆网络巨头等问题
·如何认识扑朔迷离的郭事件?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今日部分意见和跟帖
·就陈军问题再驳杨巍
· 郭文贵的意义只在于以毒攻毒
·闲聊全盘西化和战略决策问题
·近日谈陈军等问题
·在郭文贵昨日视频跟帖
·评洪秀全基督教共产主义
·评《小人才谈道德,智者只谈规则》一文
·郭曝料实为习系第二渠道曝料
·谈郭文贵春晚
·关于宪法问题的意见
·讲座稿一:中国和世界理论界都需要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关于自由主义的一个评论
·讲座稿二:中国和世界未来的道路
·2月中旬网上部分发言
·再谈孙中山和自由主义两个问题
·再评暴力非暴力
·闲谈骗子
·驳鼓吹信仰及种族歧视、迫害和屠杀的神棍
·对五一共振的初步意见
·只有基督教地区才会自发产生马列专制
·民主政权,服务机器
·全民国家服务机器VS阶级国家镇压机器
·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反人类势力
·儿戏型作秀型贸易战不会有多大作用
·习金联手,愚弄川普
·对川普近来做法的评论
·几个对比
·中国人不懂一神教,必须认真研读圣经可兰经
·实践证明自郭爆料以来本人一系列评论基本正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徐水良

   
   

   
   2016-2-11日

   
   柳岸晓风:楼猪还大言不惭说茅老学识浅薄,不懂经济,我看你就是不知天高地厚!请问你属于哪派?公有制在全世界有成功的先例吗?凯恩斯主义为什么破产?新自由主义思潮为什么能蓬勃兴起?不顺应世界时代发展的潮流,不汲取人类社会政治文明发展的智慧与成果,不承认普世价值,以中国特色为由,拒绝资本主义发展的一切优秀文化遗产和政治遗产,拒绝市场化的改革取向,就是倒退,就是走回头路,就是胡折腾!
   
   老徐(徐水良):早已多次回答过你们这种胡扯了。再说一次:
   
   我前面说过,要正确评价别人的理论水平智力水平,自己就必须高于别人的理论水平智力水平,至少非常接近,才能评论得比较靠谱。
   
   相反,幼稚的傻瓜,必定认为别的幼稚的傻瓜是成熟的聪明人,往往会认为成熟的聪明人是幼稚的傻瓜。
   
   其实,理论讨论就是理论讨论,与此类评价没有多大关系。
   
   互联网上动不动说别人是幼稚的傻瓜的,99%自己正是幼稚大傻瓜。
   
   可惜,被招集到这里来搞围攻的,几乎全是五毛理论盲,都是理论上的幼儿园小朋友。为了完成主子交给的任务,什么样的胡说八道都敢说,反正凭人多势众壮声势,凭楼上那位一样的人格侮辱、阿Q式精神胜利法取胜法,以及把真实的实际水平颠倒过来说,来取得阿Q式的胜利。
   
   笔者说过:让幼儿园小朋友去看高等数学,他们必然会说,那是什么鬼东西,连加减乘除算术算式和数字都搞得乱七八糟的,绝对不如九九乘法表水平高。
   
   其实,你不如去问问茅老自己,看他是不是敢说他的理论水平与本人差得不远,有一点点接近这类话?
   
   茅老的特点,凡是毛左这类水平低的骂他,他就大喊大叫;凡是水平超过他的把他驳倒了,他就一声不吭。从来不以负责任的态度认错纠正消除影响,包括这次他的撒谎被揭穿,他就一声不吭装死。本人许多许多次批评他,把他驳倒,他都是这次这个态度。
   
   权贵及其走卒拼命把一个不懂经济学的吹成著名经济学家,把一个理论水平很低的人吹成理论大师,实际上是吹不成功的。
   
   另外再说一遍:
   
   把私有化市场化万能论的教条当作万应灵丹,搞权贵全盘私有化的抢劫掠夺,与全盘公有化计划化一样,都是死路一条。
   
   只有实行文明的民主法治社会“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才是正路、活路。
   
   而且,正像本人三四十年来无数次强调的那样,当代最关键的关键,就是必须首先实行“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首先实现公共权力的民主化,才有合理公正的私有化市场化,才是正路、正着。否则,私有化也只能变成权贵的掠夺。
   
   枊营春试马:楼主的大脑进尿了。请瞄清楚:茅老说的是“在一个法治社会中”,这是有前提的。
   
   而楼猪却将纳粹、IS划进了“一个法治社会中”,由此判断楼猪的大脑进尿了。
   
   jianjin:没错,在“法治社会中”是茅言论的前提,也是楼主认可的,但不明白的是楼主怎么用人治社会存在的“现实”批起法治社会的现实来了?
   
   老徐:茅于轼和你们无敌派就靠撒谎、撒弥天大谎一万遍,给人洗脑呀?不撒谎你们就要死了呀?前面始终在揭发的就是茅于轼说的法治社会做前提,说明他说法治社会没有敌人是彻头彻尾的弥天大谎。再重复一遍其中一二帖的一部分:
   
   再说一遍,敌人概念是全世界约定俗成的,全世界各种语言的词典早就定义了,任何人都无权随意篡改,当然也不能由茅于轼或者由我来随便定义。你们和茅于轼非要坚持你们的定义与别人不同,那只能表明你们是别有用心篡改和狡辩。
   
   全世界词典、法律上、无数文章和人们的语言中记载得清清楚楚的敌人概念,你们要凭空撒谎,说没有敌人,以为那样就能够从全世界、包括从民主法治国家的词典、法律和语言中,把这个词和这个词代表的铁的事实,全都抹去。那恐怕做不到。
   
   至少,敌人和阶级等等词汇,我所居住的美国词典和法律中,记载得清清楚楚、政治人物和正在进行的竞选演讲中,也天天在重复,不是无敌派伪右可以凭漫天撒谎,说没有就能没有的。
   
   无敌派伪右的逻辑,就是不断撒谎,不断捏造造谣,不断歪曲篡改、诡辩狡辩,然后反咬别人不懂逻辑,以便完成混淆是非,为茅老辩护,保护全民公敌的任务。
   
   无敌派以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整理的洗脑尽头,重复撒谎说民主法治社会没有敌人,所以这里再重复我们的驳斥:
   
   美国就是民主国家法治社会,但美国的法律和誓词,都有敌人。
   
   这里先打撒谎说谎话的茅于轼和无间道无敌派伪右派五毛一个耳光,美国的入籍誓词中说:
   
   “我将支持和保卫美国的宪法和法律,反对所有的敌人,不论是外国的还是国内的”。
   
   再打茅于轼老先生和伪右派权贵走卒无间道五毛第二个耳光,美国宪法第三条第三款中说:“只有对合众国发动战争,或投向它的敌人,予敌人以协助及方便者,方构成叛国罪。”
   
   再打茅于轼老先生和伪右派五毛第三个耳光,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第三款说:“颠覆或反叛合众国,或给予合众国敌人帮助或支援,概不得担任国会参议员或众议员或总统和副总统选举人,或担任合众国或任何州属下的任何文职或军职官员。”
   
   无敌派五毛们就是带着任务撒谎,说法治社会或民主社会没有敌人,当然不是为了把他们的谬论推广到坚持有敌人的民主法治社会去,而是为了帮他们的主子全民公敌——权贵贪腐集团开脱公敌地位。无论是他们伪诺贝尔头子,还是茅老先生这类代表人物,靠的都是掩盖真相,信口撒谎。并且拼命调集力量围攻咒骂和抹黑说出真相说明有敌人的人们。这表明,伪右派,完全是带有任务的无间道五毛。
   
   不知道无敌派是不是特别贱,总是希望接受别人赏赐的一个又一个理论耳光。
   
   再重复一下前面的话,为你们画像:
   
   茅老带领的一大批无敌派伪右派——权贵的无间道走卒并权贵私有化掠夺吹鼓手——的特点,就是除了把马列全盘公有化计划化的教条倒一倒,反个个,鼓吹全盘私有化市场化,私有制和市场万能论的简单化僵死教条以外,讲不出别的道理。被我们有敌派例举的自由民主法治社会有敌人的铁的事实揭穿谎言,又被我们新人本主义“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理论把他们的僵死教条批驳得体无完肤,理屈词穷。于是就不讲道理,着重搞人身攻击,人格侮辱,污言秽语谩骂污蔑。此外就是依靠撒谎说谎话,不断撒没有敌人的弥天大谎,以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劲头,给人洗脑,来完成权贵主子交给他们的任务。
   
   主权民享:我现在再给你用逻辑分析一下茅老的命题
   
   他的表述是:“在一个法制社会里,只有罪犯或犯罪嫌疑人,没有敌人”,因为汉语的简洁,省略了许多连接词、量词和词项。
   
   将量词:任何、存在。连接词假如、并且、或。词项就是人
   
   茅老的命题的详细表述就变成了
   
   任何一个人,如果他生活在一个法治社会中,那么他一定不是这个社会的敌人而且他是罪犯或犯罪嫌疑人或是正常人。
   
   你要否定茅老的命题,那么你一定要证明下面这个命题是真题
   
   至少有一个人,他生活在一个法治社会中,他一定是这个社会的敌人而且他是罪犯或是犯罪嫌疑人或是正常人。
   
   而你举得例子,是德国人是美国人的敌人,那么他生活在一个法治社会中就是假命题,显然没有证明“至少有一个人,他生活在一个法治社会中,他一定是这个社会的敌人而且他是罪犯或是犯罪嫌疑人或是正常人。”是真命题!
   
   这就是你的逻辑错误!
   
   所以才把你归入CILA
   
   老徐:你们无敌派的基本本领,第一是撒谎,不断撒弥天大谎。第二是重复纠缠和狡辩,把别人早已无数回答和驳斥过的问题,一遍又一遍地提出来纠缠,撒谎说别人没有回答过。
   
   那就再重复其中前面早已经驳斥你这种撒谎和谬论的一二个帖子:
   
   这是上面已经引用,早已经驳斥你们弥天大谎的帖子的一部分,用民主法治社会美国宪法和法律来驳斥你们打你们耳光。
   
   再转另一个帖子的一部分:
   
   笔者再重复一遍,用罪犯概念否定敌人概念,是绝对荒谬的。在法律上,民主法治国家的法律,如美国法律,往往非常明确地写上敌人概念。因此,在民主法制国家,敌人概念,既是军事概念,也是政治概念,又是法律概念。
   
   在法律上,违反法律,必须依法惩罚的敌人,就是罪犯。对付权贵贪腐集团,目前已经有一些法律,今后还会制定法律,来惩罚这些罪犯。
   
   用法律上的罪犯概念,来否定军事上和政治上和法律上的敌人概念,是无敌派故意装作脑残弱智,来为自己的主子全民公敌作反宣传,反启蒙的彻头彻尾的诡辩术。
   
   第三个帖子:
   
   我听说有一类主子豢养的忠狗,永远向着主子;相反,对主子的仇敌则永远狂吠狂咬。
   
   没有敌人,只适用于他们的主子,他们主子不是敌人。
   
   相反,谁说有敌人,说他们的主子是敌人,那谁就是他们的敌人。他们就像对付已经结仇十八辈子的仇敌一样,马上扑上来拼命狂吠狂咬。
   
   只要有人批评无敌派伪右茅于轼那些非常低档低级可笑的理论和谎言,必定有无数伪右无敌派出来,满怀仇恨地用污言秽语进行围攻,说明茅老是受权贵集团及其走卒群体全力保护的特殊人物,说明他与伪诺贝尔无敌派头子相类似,是权贵走卒集团特殊捧抬和保护的特殊一员。
   
   这里始终以民主法治社会为前提进行辩论,我们始终说的是民主法治社会有敌人,你们还要撒谎一万遍说没有以民主法治社会为前提?
   
   你们在不是民主法治社会的地方,却坚持撒弥天大谎说民主法治社会没有敌人,当然不是为了用你们的弥天大谎,去骗民主法治社会的人们。他们不会上你们的当。你们只是要骗自己的同胞,欺骗他们说你们的权贵主子全民公敌不是敌人,如此而已。
   
   枊营春试马:楼主的大脑进尿了。请瞄清楚:茅老说的是“在一个法治社会中”,这是有前提的。
   
   而楼猪却将纳粹、IS划进了“一个法治社会中”,由此判断楼猪的大脑进尿了。
   
   老徐:原来你们极端无知,不知道一些纳粹分子进入美国,美国把他们当国内敌人。现在更令美国极其头痛的,是不少IS恐怖分子进入美国,这些IS恐怖分子,不少是在美国本土产生,甚至是美国本土出生的、以美国法律,属于天生的美国人。他们不是生活在美国国内、生活在美国法治社会的敌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