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徐水良文集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胡安宁简历及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二个电邮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修改稿)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胡说八道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关于传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民族的几篇短文
·民运早期文稿:《反对特权》
·民运早期文稿:《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再驳无敌派)


   

徐水良


   

2016-2-10


   
   
   以下是笔者与一群无敌派的论战帖,但删去他们一些纯粹用脏话谩骂的谩骂帖。辩论中,也有网友对本人表示支持。笔者汇编时,对少许帖子有少许编辑修改。
   
   主权民享:楼主是CILA的会员吧?
   
   徐水良(老徐):什么叫CILA?CILA是什么东西?
   
   主权民享:中华白痴逻辑协会的缩写
   
   老徐:有理讲理,不讲道理搞人身攻击人格侮辱,只表示攻击侮辱者辩论辩输、理屈词穷而已。
   
   主权民享:我们一般把违背形式逻辑思维方式称为白痴逻辑,先生你的思维方式显然违背形式逻辑,因此只能归结到白痴逻辑。
   
   老徐:茅老带领的一大批无敌派伪右派——权贵的无间道走卒并权贵私有化掠夺吹鼓手——的特点,就是除了把马列全盘公有化计划化的教条倒一倒,反个个,鼓吹全盘私有化市场化,私有制和市场万能论的简单化僵死教条以外,讲不出别的道理。被我们有敌派例举的自由民主法治社会有敌人的铁的事实揭穿谎言,又被我们新人本主义“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理论把他们的僵死教条批驳得体无完肤,理屈词穷。于是就不讲道理,着重搞人身攻击,人格侮辱,污言秽语谩骂污蔑。此外就是依靠撒谎说谎话,不断撒没有敌人的弥天大谎,以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劲头,给人洗脑,来完成权贵主子交给他们的任务。
   
   主权民享:茅老的文中的“敌人”和你文中的“敌人”是不同概念,由于概念不同那么茅老的文中“法制社会无敌人”和你文中“法制社会有敌人”就不是一个相互否定的命题,这是最基本的逻辑常识!
   
   你用你“法制社会有敌人”去否定茅老的文中“法制社会无敌人”不是白痴逻辑是什么?
   
   老徐:敌人的概念是客观的,全世界各种语言的词典,对敌人的定义都基本一致,茅老和本人都无权任意更改。茅老和伪右任意篡改敌人概念,公然撒谎,撒弥天大谎说没有敌人,或者撒弥天大谎说民主法治社会没有敌人,也是铁的事实,不是任意狡辩,说敌人概念不同,就可以抹杀的,就可以掩盖撒谎事实的。
   
   再说一遍,全世界各种语言的敌人概念都基本一致,全世界没有人拼命篡改这个概念,但茅老和中国无敌派伪右派却例外。
   
   茅老和无敌派伪右为什么要篡改和撒谎?显然不是为了用他们的谎言去改造一直认定有敌人的民主法治社会,民主法治国家的人们也不会相信他们的谎言,他们篡改和撒谎,其目的当然是为了曲线力保他们的权贵公敌主子。
   
   另外,劝你们无敌派别把网友当白痴。
   
   你们说:“法治社会无敌人”命题和你的“法治社会有敌人”就不构成相互否定的命题。
   
   但究竟是不是相互否定的命题,头脑正常的网友一看就知道。究竟谁违反逻辑,谁是白痴?头脑正常的网友同样一看就知道。
   
   主权民享:你至少先应该读了茅老的文章,然后再归纳出茅老的文章中“敌人”的概念!
   
   而不能用你所谓“全世界各种语言的敌人概念都基本一致”去套茅老的文章中“敌人”的概念!这也是最基本的逻辑常识!
   
   你最需要学一些逻辑学的基本原理。而不是反复的展示你的白痴逻辑!
   
   老徐:你应该至少看看前面帖子,然后再来胡说八道。否则,别人一看就是你造谣。
   
   茅老的微薄全文,我已经贴了许多次,你却造谣捏造我没有看茅老文章。这里再给你贴一次:
   
   茅老腾讯微博原文:
   
   //茅于轼
   
   这个观点我是从周孝正教授那里学来的。感谢周孝正教授。
   
    茅于轼
   
    在一个法治社会里是没有敌人的,也没有敌对势力,更没有阶级敌人。只可能有犯法的嫌疑人。所谓的敌人是统治者制造出来,用作专政对象,恫吓老百姓的。现在不跟中央保持一致的都属于敌对势力或敌对势力的嫌疑犯。逼得大家都要跟党中央保持一致,全社会只能听到一个声音。这种现象极不正常,迟早要犯错误。
   
    茅于轼
   
    在一个法治社会里是没有敌人的,也没有敌对势力,更没有阶级敌人。只可能有犯法的嫌疑人。所谓的敌人是统治者制造出来,用作专政对象,恫吓老百姓的。现在不跟中央保持一致的都属于敌对势力或敌对势力的嫌疑犯。逼得大家都要跟党中央保持一致,全社会只能听到一个声音。这种现象极不正常,迟早要犯错误。//
   
   再说一遍,敌人概念是全世界约定俗成的,全世界各种语言的词典早就定义了,任何人都无权随意篡改,当然也不能由茅于轼或者由我来随便定义。你们和茅于轼非要坚持你们的定义与别人不同,那只能表明你们是别有用心篡改和狡辩。
   
   全世界词典、法律上、无数文章和人们的语言中记载得清清楚楚的敌人概念,你们要凭空撒谎,说没有敌人,以为那样就能够从全世界、包括从民主法治国家的词典、法律和语言中,把这个词和这个词代表的铁的事实,全都抹去。那恐怕做不到。
   
   至少,敌人和阶级等等词汇,我所居住的美国词典和法律中,记载得清清楚楚、政治人物和正在进行的竞选演讲中,也天天在重复,不是无敌派伪右可以凭漫天撒谎,说没有就能没有的。
   
   无敌派伪右的逻辑,就是不断撒谎,不断捏造造谣,不断歪曲篡改、诡辩狡辩,然后反咬别人不懂逻辑,以便完成混淆是非,为茅老辩护,保护全民公敌的任务。
   
   主权民享:作者使用使用概念,要以作者给出的定作为定义为内涵,而不是以全世界约定俗成为内涵,这也是最基本的逻辑常识!
   
   老徐:没有这个道理,敌人是一个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几千年的老概念,不是茅于轼创造的新概念,要让全世界服从茅于轼,以茅于轼的敌人概念为内涵,而不是以全世界约定俗成为内涵,这个要求绝对无理。把这说成逻辑常识,纯粹是不懂逻辑或者强词夺理的说法。相反,逻辑常识告诉我们:语言中的概念,以约定俗成为准。
   
   我们最多只能分析茅于轼对敌人概念作了哪些歪曲,他的概念那些地方违反公认的约定俗成的敌人概念,而不是让全世界公认的约定俗成敌人概念的内涵,去服从茅于轼篡改了的内涵。
   
   主权民享:所以,你是CILA的代表人物!
   
   老徐:理屈词穷了。又来前面早就被揭露的这一套你们的拿手戏了?
   
   谁是什么逻辑都不懂的白痴,看了前面的表演,我想网友心中早就有数了。那个CILA就是你们和你们主子的组织,你做个组织代表,完全够格。那代表资格,你就别再到处送了。你也许还可以当个领导,再努点力,争取竞选主席。
   
   在下么,与你们及你们主子毫无关系。你那个“CILA的代表人物”桂冠,与本人脑袋绝对不合。
   
   再重复一下前面的话,为你们画像:
   
   茅老带领的一大批无敌派伪右派——权贵的无间道走卒并权贵私有化掠夺吹鼓手——的特点,就是除了把马列全盘公有化计划化的教条倒一倒,反个个,鼓吹全盘私有化市场化,私有制和市场万能论的简单化僵死教条以外,讲不出别的道理。被我们有敌派例举的自由民主法治社会有敌人的铁的事实揭穿谎言,又被我们新人本主义“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理论把他们的僵死教条批驳得体无完肤,理屈词穷。于是就不讲道理,着重搞人身攻击,人格侮辱,污言秽语谩骂污蔑。此外就是依靠撒谎说谎话,不断撒没有敌人的弥天大谎,以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劲头,给人洗脑,来完成权贵主子交给他们的任务。
   
   主权民享:任何概念都可以重新定义!只要重新定义了,其内涵就改变!这是最基本的逻辑常识!
   
   而根本就对这个常识一无所知!
   
   你给我们表现出来的不是CILA会员的特征是什么?
   
   老徐:无敌派伪右小丑真是张狂得了不得!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的几千年的敌人概念,茅于轼和你们说改就能改,就能重新定义旧概念,让新概念旧概念互相冲突,把全世界的概念语言都搞乱?
   
   大家骂无知的人不知天高地厚,你们是把自己当作天高地厚,与天地齐平了。
   
   自己不懂常识,把非常普遍、全世界都不断使用、早已经约定俗成的旧概念,当作影响不大没有约定俗成可以任意修改重新定义的新概念,还要反咬别人不懂常识。
   
   你们几个真正的CILA会员小丑以为天下可以任你们指挥,全世界约定俗成几千年的东西,说改就能改。可是,现实中,没人把你们小丑当回事,小丑改什么都只是改自己,改自己的头脑和词汇,无法把全世界的语言搞乱,没人会跟着你们让新概念旧概念互相冲突,把全世界的语言都搞乱。
   
   有网友说:佩服楼主的勇气,敢于挑战主流装逼犯而且勇于面对汪汪们的围攻。
   
   自残一下,俺只敢桃之夭夭,不敢向往铁窗日子。
   
   老徐:谢谢这位网友!
   
   其实,铁窗,地狱般的生活,谁都怕。我只是多次进铁窗,合计十好几年,习惯了,有点麻木了。现在到了他们不大管得到的地方,胆子更大点。
   
   有网友说:毛左和伪右,犹如相声表演,逗哏与捧哏,忽悠得普通大众一愣一愣地,曾经,俺也是一愣一愣地。
   
   老徐:他们唱双簧把人们搞得眼花撩乱,思想混乱,分不清东南西北,然后偷运他们的私货,以售其奸,就是他们的一贯手法。
   
   现在他们剩下撒谎造谣围攻污蔑人身攻击,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那一套洗脑手段了。
   
   柳岸晓风:私有化、市场化的改革,是现代中国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的必然价值取向,舍此,都是死路!只有民主宪政之路可以救中国和发展中国!
   
   老徐:把私有化市场化万能论的教条当作万应灵丹,搞权贵全盘私有化的抢劫掠夺,与全盘公有化计划化一样,都是死路一条。
   
   只有实行文明的民主法治社会“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才是正路、活路。
   
   而且,正像本人三四十年来无数次强调的那样,当代最关键的关键,就是必须首先实行“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首先实现公共权力的民主化,才有合理公正的私有化市场化,才是正路、正着。否则,私有化也只能变成权贵的抢劫掠夺。
   
   柳岸晓风:请问楼主是属于什么阶级?其敌人是谁?
   
   老徐:早就多次回答过了,再回答一次:
   
   全民公敌权贵贪腐集团客观存在,不是我们主观设置的。全民公敌是除了全民公敌自己以外,全社会和全民所有其他阶级的共同敌人。
   
   笔者是权贵集团定的四五十年来的“敌对势力”,大学毕业,大概也算知识阶层,因为被定为“敌对势力”,所以也成为最穷的穷人,不知道算那个阶级,从财产说来,是地道的无产阶级,但坚决反对自称无产阶级的毛左及其他左派。自认是革命民主派。努力为所有阶级的共同利益,反对全民公敌。
   
   柳岸晓风:法治社会,没有政治犯,也就是说没有阶级,没有敌人,只有刑事犯罪分子,这是明摆的事实!反过来讲,如果有阶级,必然就有政治犯和阶级敌人,这就回到文革时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