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冯胜平先生写了一些文章,推销他的“党内民主”和“党主立宪”,据他自己说,“文章在国内互联网上流传转载。”这种流转的情况或许是可能的,因为冯先生颇有能耐让各种人士在看他文章时产生共鸣。他写到现今社会的黑暗面:这是一个“人人要发财,个个想腐败”的国家;这是一个“全面溃败”的社会;这是一个拜金主义的‘小时代’”。因而,博得了一部分对现实不满的人群的好感。他写到对共产党的殷切期望:“希望强化共产党领导,党主立宪。……想的是千秋万代”,他还写到“共产党好,中国好;共产党亡,中国亡”。于是,让一些救党派人士投以青睐。他写到如何实施政治改革:“政治改革的核心就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实现宪政民主。”从而得到某些向往民主的人士之认同。他推崇立宪而得到宪政派的赞许,……。
   
   于是乎,在冯胜平的篮子里,什么都有,要什么就有什么,冯胜平的文章成了各种“概念”的大杂烩,当然,就显得非常混乱,而且自相矛盾。一会儿他说“取消终身制是进步”,一会儿又谋图让党的领袖成为终身领袖。一面他说“民主是时代的潮流”,一面他又说“民主只是另一种形式的专制”。此一时他说:“专制的对立面不是民主,是宪政”,彼一时又说:“党内民主成功之日,就是一党专政结束之时”,“民主成功”与“专制结束”发生了对立面的转化,……。
   

   为了给他这一堆混乱说辞提供论据,冯先生还不惜歪曲或编造了一些历史事实。例如他在谈到美国建国时期的历史时,编造了一个所谓的“华盛顿革命党”(又说是“华盛顿革命集团”),他还把当时的“美国制宪会议”定性为“一次成功的‘党主立宪’”,把美国的诞生说成是“创立了一个‘一党专政’的国家”。二百多年来美国历史、政治的文献浩如大海,可从未出现过冯先生这类言辞,冯先生这一“创举”真是够大胆的。又例如,冯先生有个所谓“蒋经国主义”的提法:“什么是蒋经国主义?蒋经国主义就是:即使搞民主,也要我来搞,不能让反对派来喧宾夺主!”蒋经国生前解除了“戒严”、“党禁”、“报禁”,为民主化进程做好了实质性的准备,让包括反对派在内的各党派共同参与政治竞争,共同开创建设民主政体的大业,没有各党派的共同参与,还算什么“搞民主”?若要说有什么“主”,那只能说人民是“主”,各党派作为人民的一部分互相平等地参与竞争,这才是“搞民主”的政治局面,哪有什么“宾”与“主”之分?再例如,……。
   
   冯先生的文章中最混乱的概念就是“民主”,看看他如何谈论民主。
   
   他写道:“文革结束之后,饱受专制之苦的国人痛定思痛,开始考虑结束专制。他们又想到了民主——民国激进自由派为中国开的药方。然而这是一剂错误的药方。之所以错,是因为开方者根本不懂得什么是民主。”
   
   冯先生自以为很“懂得什么是民主”,有一大段话表露出他究竟“懂得”些什么。他写道:“如何解释希腊的民主、法国大革命的民主、德国的民主以及中国文革的民主?”请注意,冯先生认为这四个不同时期、不同国家的政治状态都可定义为“民主”,他接着写道:“在雅典,公民投票处死了苏格拉底;在巴黎,民主导致了血腥的屠杀;在德国,民主选出了希特勒;在中国,文革大民主使数百万人死于非命。显而易见,民主不能结束专制;它往往只是专制的另一种形式。”请注意他的结论是:“民主只是另一种形式的专制”。作为一个学者,冯先生的这段文字显得很是混乱,也过于草率和武断。
   
   用语词来表达的概念,是人们思维的工具,它被用来指称某种事物,反映人们对该事物的认识。不同的概念指称不同的事物,用同一个词语来表达的概念,譬如民主,也可能用来指称不同的事物。民主这词语曾被用来指称古希腊雅典某一时期的政治体制,也被人们用来指称法国大革命时期中某一阶段的政治状况,如今常见的被用来指称现代某些国家的政治体制。所以,当同样一个“民主”词语被用来指称不同的事物时,它们所表达的将是不同的概念,人们在思维过程中必须加以识别,否则就会导致混乱的思维。上述一段文字就表露出冯先生的混乱思维。
   
   先说说“希腊的民主”。古希腊雅典的“民主”,跟现代意义上的民主,除了用词相同以外,少有相同之处。据冯先生说:“在古典政治学意义上,民主是最坏的一种政治制度。亞理士多德视民主(指古希腊民主——笔者)为暴民政治,成为两千年西方政治学主流。”而现在呢?冯先生说:“民主是时代的潮流”。的确,现代人们都知道,民主已成为西方政治学主流,成千上万个政治家和政治学者争相研究如何促进民主化,可是现代人们思想里的民主,是否就是那个被“两千年西方政治学主流”斥之为“暴民政治”的“民主”呢?显然不是,理应把它们严格区分开来,但是冯先生却把二者混淆起来,他混淆了古雅典的民主和现代的民主。古雅典这个城邦的人口有30多万,而享有公民权的三万多人只是总人数的零头。按现代民主的理念来看,人们自然会做出判断:绝大多数人被剥夺公民权的政治怎么能称之为民主呢!冯胜平可不管这些,这个生活在当代的冯胜平在论述当代的民主之时,有意把古代的民主作为论据来论述当代的民主,于是,导致他的思维出现了混乱,一会儿说“民主是时代的潮流”,一会儿又说民主“只是专制的另一种形式”。
   
   至于他说“公民投票处死了苏格拉底”,凭此一人一事来评判古雅典延续了大约三百年的政治制度,恐怕有点草率,况且这一事件也并不像这一句话那么简单。不过,这里暂且按下不谈。
   
   现代人冯胜平论证现代民主所举出的第二个例证,是所谓的“法国大革命的民主”,说什么“民主导致了血腥的屠杀”。在1793、94年的巴黎,雅格宾派掌握政权期间,把数万人送上了断头台,这是事实。但是,雅格宾派奉行的是什么主义?他们的领袖罗伯斯庇尔,自认是卢梭的忠实信徒,而卢梭恰恰是“伪民主真独裁的创始人”(由二十世纪的著名哲学家罗素在《西方哲学史》中提出),雅格宾专政正是卢梭理论的直接结果。笔者也写过二十多篇文章,通过列举并分析卢梭自己写下的文字,揭示其“伪民主真独裁”的实质。把卢梭奉为“民主先驱”,把罗伯斯庇尔的独裁统治定性为“民主”,把血腥屠杀的罪名硬加到民主的头上,是对现代民主的诋毁。
   
   现代人冯胜平论证现代民主所举出的第三个例证,是“民主选出了希特勒”。似乎他的意思是:“民主”导致了希特勒犯下的滔天大罪,希特勒是借“民主”之手实施法西斯统治。是这样吗?事实是,希特勒一上台就用阴谋与暴力,一步一步地扼杀了德国刚刚起步的民主化进程,实行独裁专制统治,正是实施了独裁专制政治,希特勒才能放开手脚无恶不作。民主政体下的选举,如若选出了干坏事的领导人,只要坚守民主政体,是可以纠正过来的。
   
   现代人冯胜平论证现代民主所举出的第四个例证,是“中国文革的民主”。他把“数百万人死于非命”归咎于“民主”,这更是莫名其妙了。“文革”的显著特征之一,就是冠以“大民主”的美名,利用个人崇拜来鼓动“革命造反”,引发了一场浩劫。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在文革期间,谁反对伟大领袖谁就罪该万死,谁跟伟大领袖的思想有异议谁就不得好死,这明明是独裁专制的特征,怎么在冯胜平的脑子里却变成了“民主”?看看他的思维真是混乱到什么程度!
   
   由上可知,冯胜平把历史上四个不同时期、不同国家的政治状态定义为“民主”,对之作出歪曲实情的“解释”,得出“民主只是另一种形式的专制”的结论,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冯胜平并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懂得民主”,真因为不懂,才导致他把“民主”二字到处乱套,除了“希腊的民主、法国大革命的民主、德国的民主以及中国文革的民主”以外,还提出什么“贵族精英民主、中产阶级民主、全民民主”等等,把读者搞得眼花缭乱。
   
   可是,尽管其文章中充满了混乱和妄言,却不厌其烦地、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唠叨,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冯胜平妄图论证“民主只是另一种形式的专制”,那么他又为什么要卖力地推销“党内民主”?按他的说法,“党内民主”岂不就是“党内另一种形式的专制”?那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总有他的目的吧,他的目的何在? 还是听听冯胜平自己怎么讲的。
   
   他写道:“身任九个组长,就像身挂九颗手雷,反腐搞到现在这个地步,习早已没有退路。他不能退,不想退,他周围的人也不会让他退。两届之后连任,基本是个定局。”这里的“连任”,就是冯胜平说的“主政二十年”,他预言这是个“定局”。
   
   “不下台总得有个说法,既不能赖在那儿不走,又不能学袁世凯称帝,更不可能天下大乱再打一次,最好的台阶便是选举。通过选举,习不仅可以合法连任,还能抢占政治先机,开展下一步宪政改革。”
   
   “民主是时代的潮流。这面旗共产党不打,反对派就会打。”
   
   什么是“主政二十年”?难道只是“二十年”?到时候继续“主政”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冯胜平的目的不是已经用白纸黑字宣告了!原来,“民主”只是一件外衣,里面包藏着一个“终身领袖”;原来,是“为了不下台总得有个说法”;原来是为了给终身领袖提供“一个台阶”;原来是为了给终身领袖冠以“合法性”。中国共产党好不容易铲掉了终身领袖这一祸根,现在冯胜平却明目张胆地再竖起这一祸根,他这究竟是要救党还是要毁党?
   
   对于冯胜平实施“党内民主”的设计,无需多加讨论,这里只要提醒人们注意一点,那就是冯胜平所写的:“政改的当务之急,是开展党内民主,把本来就存在的党内派别斗争公开化、合法化、制度化”。人们可别小看了这句话,这里暴露出一个严重的问题。当然,政治竞争的公开化、合法化、制度化,是民主化的重要内容,但冯胜平这么说有他的前提,即:在他设想的终身领袖的领导下,实施“党内派别斗争公开化、合法化、制度化”。这将造成什么样的政治局面?如今60岁以上的人对其非常熟悉,真可谓“刻骨铭心”,那就是一场十年浩劫。伟大的终身领袖发动了这场“党内派别斗争”。当时的“公开化”,简直到了大张旗鼓、家喻户晓的地步,当时的“合法化”就是“劳苦大众不受二遍苦”,当时的“制度化”就是“七、八年来一次”。冯先生在文章中也特别提到“党内民主”必须“七、八年再来一次”,真可谓是“心有灵犀”了。冯先生设计的“党内民主”这条路,倒真的是要“引进一大灾难”,他这究竟是要救党还是要毁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