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悠悠南山下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一)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二)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三)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四)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五)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六)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七)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八)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九)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中國援越抗美(1964年-1965年)
·卅五年後越南人對越戰的認識
· 兩大國握手,越戰便結束?
【 越戰:紀念巴黎協議四十週年專輯 】
·越戰:驚恐的聖誕時節已是四十年
·昔日的光環不可使經濟轉好
·河內重溫抗美勝利
·越戰時期和現今的越中蘇關係
·究竟河內擊落多少架B-52型美機?
·可怕的尼克松遺產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巴黎協議:黎筍的失敗
·巴黎和談之歷程
·巴黎和談之歷程(續完)
< 紀念越戰結束四十週年文章 >
·四月三十日的代價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不要幻想美國保護”
·也許你不知道的越戰(資料)
·為何美國在越南失敗?
·美國最新越戰紀錄片:《在越南最後的日子》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美國在越戰如何戰敗?
3.第一次印度支那衝突 ( 法越戰爭 1945 - 1954 )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中國軍事顧問在奠邊府 ( 1950—1953 )
·引向日內瓦之路
·日內瓦會議之演變
·印度支那戰爭大事記 ( 1946 – 1954 )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美國試圖在印度支那移植“朝鮮模式”
·奠邊府戰役以及其他視頻選輯
·讀《1946年之越南:戰爭是如何開始的》
·關於《中國援越抗法軍事顧問團史實》所引起的爭議
·越南軍隊自從奠邊府後之轉變
·美國在奠邊府戰役中做了甚麼?
·奠邊府戰役中的德國士兵
· 1954年日內瓦協議的歷史教訓
·日內瓦會議留下什麼教訓?
【 越南縱橫 】
1.越共政務人物探討
·山姆大叔與胡伯伯初次“擁抱”
·前越南共產黨領袖呼籲民族和解
·對越共歷屆黨大會回顧與評述
·評析越共黨第十次大會前後越南的情況
·“ 共產黨視甚麼亦是反動的 ”
·越共十屆黨大會政治報告作了甚麼改變 ?
·一黨專制下越南國會的活動
·重探究前越共總書記黎筍的歷史角色與影響
·胡志明的妻妾情人們
·越共推出 “ 親民, 民主對話 ” 新招
·北越土改運動图片
·五十年前北越土改革命運動
·關於胡志明在廣州被捕之事
·胡志明曾欲娶廣东姑娘為妻
·越南的斯大林派和托派
·《胡志明:消失的歲月》作者訪錄記
·越共“路線的改變比人事的變動更重要”
·前越共總書記私宅“曝光”(圖輯)
·越共召開六中全會外界關注高層內鬥
·越共第六次中央會議進入高潮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的事務”
·黃文歡和1979年後越共之清黨
·也談黃文歡事件以及“後事”
· 越共面臨體制危機
·武元甲---越南獨立的英雄(圖)
·武元甲:鮮為人知的往事
·武元甲對越南的意義何在?
·我所認識的武元甲將軍
·武元甲將軍---反對戰爭的人
·越南多名老黨員致黨中央公開信(全文)
·越南退休將領要求公布中越成都會議細節
·廿名前越南軍官致國家和政府領導人建議信(全文)
·河內舉辦“土改”展覽但遭暫關閉(圖)
·越南土地改革回顧
·從“反黨修正主義集團案”至攻打南方
·越共黨代表大會推延皆因仍分歧?
·越南國會間接確認“接受獨立工會”?
·越共民族政策歷史:革命歷程中之民族性問題
·歷史的真相何在:《獄中日記》?
·意識形態在越南共產革命運動中所扮演的角色
2.時事動態與析評
·越南 --- 亞洲的小龍在飛騰
·越南立國六十年後的經濟
·越南經濟發展的存在問題
·“ 雅加達郵報 ” 社論﹕ 越南六十年來
·越南著名民運人士黃明政在美發表政見
·越南國內民運人士黃明政於哈佛大學的演詞
·越南民主道路新突破
·廿年越南經濟改革的原因與回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作者:Petro Times (越南)

   
   
   在我國民族千年的建國和衛國大業中諸多反侵略的勝利獲載入史冊,及每年皆有各種的紀念活動。然而,一場距今37年之久在北方邊境的反中國侵略戰爭則似乎相反,甚少提及。因此,誰已忘記這場充滿慘劇和悲壯、為捍衛神聖領土的反侵略戰爭呢?


   
   戰爭持續約一個月,但所造成對兩國人民和物質的嚴重損失,導致越中兩國友好關係長期的不良後果。
   
   為清楚的分辨那場北方邊界戰爭的本質、歷史真相和正義性,努力反駁各敵對勢力歪曲事實和是非不分的宣傳論調,我們為讀者轉述這場戰爭的幾個主要點。
   
   我們採自中國、越南和其他一些國家從1979年至2009年所發表的書籍報刊和資料,再次回顧1979年戰爭的演變和後果。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圖一:河江位川國家烈士墓園
   
   
   那是一場侵略戰爭

   
   1979年2月17日清晨五點,約12萬名中國軍隊在邊境全線( 那時分為六個省份:黃連山 Hoàng Liên Sơn, 河宣 Hà Tuyên, 高平 Cao Bằng, 涼山 Lạng Sơn, 萊州 Lai Chau 和廣寧 Quảng Ninh )範圍內進攻越南。開幕的是炮火攻擊,繼之是坦克和步兵。第42A 軍率先從龍州攻入涼山的同登( Đồng Đăng )。第41A軍進入高平和東溪( Đông Khê )。此外第55A軍從防城攻進芒街( Móng Cái )。
   
   西翼方向由第13A軍和第11A軍攻打入河江的老街( Lào Cai )市鎮。第3方向則由第14A軍的42D師從金平攻進萊州。中國軍隊總共入侵越南有26個點。在首場進攻中遭受最嚴重受損的越南民居區域的各市鎮是老街、蒙姜( Mường Khương )、高平、涼山和芒街。
   
   全體進攻路線均有坦克和砲兵作掩護。
   
   最初的幾日以人海戰術速戰,但後來中國軍隊需要減速,因為遇到地形的阻礙和落後後勤系統的困難。戰事展開最激烈的地方有八剎( Bát Sát, 音譯 )、西北的蒙姜和( 涼山 )友誼關境口的同登,東北的( 高平 )通農( Thông Nông )和老街。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圖二、1979年戰爭的中國戰俘
   
   
   越南的地方部隊與民兵、自衛隊以高度的戰鬥精神迎敵,使中國軍隊不能使用大規模的師級作戰,而需使用小隊形方式和改變戰術。 雙方皆遭受大量人數的傷亡,在頭兩日裡,至少有四千名中國士兵死亡。
   
   在同登一役,展開最激烈的戰事。 那是越南人民軍第三金星師第12西山團的防守陣地。同登市鎮則由第12團第4和第6營的軍力鎮守,從首日起便遭中國以師級力量的包圍和不斷進攻。
   
   2月22日,在同登炮台陣地,中國軍隊使用突擊方式,攻陷了正門;他們使用噴火槍、手榴彈和化學彈等射進入通氣孔,使傷兵及從鄰近地區跑進躲避的民眾均死亡。
   
   在五天內日以繼夜的攻戰後,老街市鎮和高平市鎮以及在河宣、高平、涼山和廣寧的一些地區被佔領。
   
   2月26日,獲蘇聯協助,總參謀部第二軍從柬埔寨調回來,與BM-21反擊炮的一個營被調往涼山。蘇聯的An-12航空運輸飛行團也已設立了航空線,協助運輸兵力。
   
   至1979年2月28日,中國軍隊佔領了老街市鎮、高平市鎮和一些市鎮。在此地的各經濟和物質機構均遭徹底的毀壞。越南軍隊擁有優勢的戰術,由此還可反擊,攻進了中國邊境內的( 廣西 )寧明和( 雲南 )麻里坡,以示警告。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圖三、涼山戰役的越南士兵
   
   
   第二階段始於2月27日,戰事集中於涼山。 中國再調動了兩個師作增援。在此地,越南的第三師和337師曾組織防守及在20公里長,從文浪縣紅風社( xã Hồng Phong, huyện Văn Lãng )至高錄縣高樓社 ( xã Cao Lau, huyện Cao Lộc ) 的地區上猛烈反擊。但一個營的中國兵秘密轉移後面,突攻800高地,第三金星團所設立的砲兵觀察台之處。
   
   800高地失守後,越南在1A公路西部,從菊主( Cốc Chủ, 地名 )至417高地的防守線被衝破。3月4日下午,一支中國軍越過了奇隆江( sông Kỳ Cùng ),佔領340高地並進入涼山市鎮。中國128師的另一支隊也攻佔了梅化( Mai Pha )機場,涼山市西南向的391高地。
   至此,越方也曾調動各主力師級部隊如坦克、砲兵和空軍作掩護靠近各戰場,準備反攻,解放被佔領區。 第14軍與第337、327和338師幾乎完整無損,正在涼山市鎮的周圍部署反擊。越南人民軍的主力部隊第二軍同時也集結在第14軍的後面。
   
   1979年3月5日,越南頒布全國總動員令。同日,北京宣布已 “ 達到戰爭的目標 ”,“ 勝利 ” 並開始撤軍。那時,在涼山戰場,越方已部署了精密的戰陣,各兵種互調協的戰鬥,準備作大規模的反攻。若此時不及時撤軍,中國軍隊將遭受極大的損失,後果極其嚴重,全軍遭受殲滅。
   
   3月7日,越南宣布其 “ 和平善意 ”,允許中國撤軍。1979年3月18日,中國從越南邊境撤走全部軍隊。
   
   儘管如此,沿北方六個省邊界一些地區的戰事仍然繼續,戰鬥最激烈的地方是河江的位川( Vị Xuyên )。這裡的戰事一直拖延至1984年,雙方皆消耗了巨大的生命力及多年後仍留下嚴重的不良後果。
   
   
   
   不滿之處

   
   
   誠然,1979年北方邊界戰爭獲國際媒體甚少的關注。因為兩國是近鄰,曾有長久的緊密關係,由此當戰爭爆發後,許多人感到愕然。
   
   自1989年以來,越南與中國建立關係正常化,越南的報刊也不再提及此場戰爭了。那令到國內的輿論不滿。中國曾說須 “ 教訓越南 ”,但曾直接參與1979年戰鬥的一些將領則只認為那是一場侵略的戰爭。
   
   但也從那時至今,一切皆進入沉默。
   
   每年,我們都會紀念各次反侵略戰爭的勝利,尤其是反法、反美和反波爾布特集團的戰爭,但只有1979年反中國侵略的戰爭和長沙海戰( 即中國傳媒說的 “ 赤瓜礁海戰 ”。譯者註 )被輕輕放過。
   
   那令到有愛國心的越南人極其不滿。尤其是那些有子女參與這兩場戰爭遭傷亡的家庭和參戰的舊軍人。因為都是為捍衛祖國神聖的每一寸領土而流血犧牲,但他們卻在建國和衛國的歷史進程中被遺忘。
   
   1979年北方邊界戰爭和長沙海戰必須獲寫入歷史教科書,使下一代的學生學習並每年的2月17日和3月14日須以大眾傳播方式廣泛地宣傳。
   
   如此,才可以保證歷史的公道!
   
   
   
   嶺南遺民譯

   
   2016年2月17日
   

此文于2016年02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