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李光耀和他的學生(外一篇)]
悠悠南山下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越南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光耀和他的學生(外一篇)

   

作者:蘇賡哲 (加拿大)

   
   [2016-02-09]溫哥華星島日報
   


   
    鄧小平是李光耀一個不及格的學生。也許有人要說,鄧小平被十多億中國人尊為「一代偉人」,怎會以蕞爾小國新加坡的李光耀為師?
   
    如果獨裁者不想把自己的國家搞得一團糟以致危及那張金交椅,則李光耀絕對足為他們的師表。可是,鄧小平再怎樣努力向李光耀取經,也只能做到令中國人小康有望,和新加坡的人均富裕差距甚遠;中國全境雖無大亂,各地小型騷動、抗議、上訪無日無之,社會的治安及安定性、和諧性、穩定性亦和新加坡沒得比;中國最惹人詬病的是貪污腐化橫行,而新加坡政府的廉潔度一直高踞世界廉政榜前列。
   
    不少人說,中國之成為貪腐大國,皆因沒有反對黨、沒有新聞言論自由,掌權者沒有監察,但這些東西新加坡也沒有,有也只是象徵式點綴。即是同樣的客觀條件,李光耀做得到,鄧小平和他的繼承者就做不到,所以不及格,也所以李光耀經常以國師姿態出入中國,口沒遮攔,指點江山。
   
    至於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這些李光耀在香港的「粉絲」,只是北京老大的馬前卒,老闆做不來的事,伙記雖然付出學習的熱情,成績卻是免問了。
   
    鄧小平出身軍旅,殺人不當甚麼一回事,李光耀不殺政敵,但其狠不在鄧之下。他的做法是不經審訊就把政敵投牢。林福壽醫生、謝太寶、賽札哈利、傅樹介醫生都因政見被他抓去坐長期監獄。謝太寶監禁加軟禁共32年。2008年1月,李光耀自己說:「給予一個人最大懲罰是完全隔絕在地牢裏,陰暗,完全沒有任何的生命激勵因素,這是一種真正的酷刑。」他知道這種痛苦甚於被殺死。
   
    李光耀在1959年10月4日的立法會,向首席部長馬紹爾說過:「鎮壓,是一種日益成長的習慣,我聽說幹這事就像做愛,第二次肯定容易些。第一次有些良心上的創痛呀,負疚感甚麼的,但是一旦搞上了,重覆搞幾次,就會愈來愈厚顏無恥,放手大搞了。你要做的全部工作,無非解散各類組織協會,驅逐拘押這些協會中的骨幹人士。然後社會表面就奇跡般平靜了。於是,被脅迫的報章、政府掌控的電台,開始天天歌功頌德,慢慢地人民就將你幹的這些邪惡勾當忘光了。如果居然還有人提起這些事,你儘管歪曲事實辯解吧,沒有不良後果,因為根本就沒有反對黨出來跟你辯白。」
   
    這是他33歲時的表白,後來數十年實踐,都遵循同樣的精神軌跡,而且操作得愈後愈見順暢。
   
    控制報紙和電台,令人民忘記統治者做過的邪惡勾當,這在鐵腕治民的鄧小平及其繼承者來說是毋須學習的,但也因為不學,才會弄出香港銅鑼灣書店這種令自己下不了台的事。李波失蹤後,香港有人說,倘若北京領導人認為他出版的書有誹謗成分,應該訴之法律,不可以用「強力部門」規避法律的形式押人上大陸。
   
    香港有建制派女議員嗤之以鼻說,北京不會這樣做,因為訴之於法太抬舉李波了。李光耀就願意抬舉那些異見者,訴之以《誹謗法》、《煽動法》、《內安法》而百戰百勝。說到底,不是抬不抬舉的問題,關鍵在於他們沒有把握控制法庭。
   
    不過,香港對箝制異見也做出成績了。去年,「無國界記者」的「全球新聞自由指數」,中國大陸在180個國家中排倒數第5位;新加坡是153,而香港居然由2002年的第18位跌到第70位,它在向新加坡師傅急追猛趕。
   
   

***


   
   

為何韓國能捧出一個周子瑜?

   

作者:Terence Yun (香港)

   
   
   周子瑜事件發展至今,已經成為國際笑柄,但最搞笑大陸的五毛還要繼續衝出中南海出醜人前,繼續所謂的打仗,真的是無知的經典範例。
   
   但事已至此,反而想討論是為何一個並不是說華語的地方,能夠成功捧紅一位來自台灣的華人歌手,當中為什麼兩岸三地都未能夠做到,卻要找外國人成功做王?
   
   只因簡單兩個字,「開放」。
   
   中港台今天的敗筆,是因為三地被大陸這個強力劣質磁石吸入去,再沒有創意,只有人民幣,導致今天的軟實力文化仍然被南韓、日本牽著鼻子走。
   
   香港曾經是亞洲最篷勃的娛樂產業地區,當中輸出娛樂文化更是除了日本以外,最成功的亞洲地區,但這些輝煌歷史已經是上世紀的古老事情,當中因由除了不思進取,放棄昔日向外形的文化策略,轉移貪圖方便的大陸市場,並因為其龐大市場的吸引力,放棄多年來經營的手法,拱手讓給韓國。昔日韓國要看港產電影、香港歌手,今天卻倒轉過來。
   
   同樣地台灣其實近年來一樣面對同一種問題,就是當地的如娛樂公司、歌手、藝人都紛紛放棄本土市場,走進大陸,認為同種語言的優勢可以更有利打進大陸市場,無可否認是頗成功,但同時間便失去了本身的優勢。在十多年前,香港開始落後時,台灣因為文化基礎強勁,成功造就了不少歌手和演員,而且偶像劇更是三地中最成功,但是近年台灣雖然比起三地中仍然領先,但已比不上昔日的成功,試問近期有沒有極為成功的台灣演藝人能夠在你眼中出現過,紅的一批其實都上了年紀了。
   
   今天找不到一個國際級的華人演藝人,還是周潤發、張曼玉嗎?
   
   而且更加留意是不論是三地中,並未能夠成功出現到一個衝出國際市場的演藝人。如果單看票房或者市場,無疑大陸是很大很成功,但是這些只是內銷,有點像昔日的印度市場,龐大的內需造就不少名藝人,但是在外面卻不會有人認識,只能夠屬於區內文化的成功而已。近年兩岸三地的電影並未見一套是真正算得上成功打進國際。即使李安「色戒」其實是李安的國際眼光的放眼和著眼點不是針對大陸市場,才能成功做到一套國際級數的電影。反觀其他三地的製作人,全無創意和膽量,因為他們都為遷就大陸市場的需要,從而多面考慮,最後題材和眼光也窄了,所以製作出來的成品可以是用高成本但卻是低質素。
   
   香港曾經主打海外市場,如電影《家有囍事》的韓版便成為今年所謂的復刻版賀歲片上畫,要吃老本來賀歲真諷刺。但今天中港合拍片是做死香港電影的禍首。
   
   但韓國卻沒有這種考慮,而且還針對不同市場去適應,所以才會有道歉事件出現,但這並不是代表著他們限制了他們的創意,這可以是兩回事,因為他們可以遷就大陸市場而走到其他市場又是另一番景像,但香港和台灣近年卻沒有望其他市場,只是北望神州導致今天不思進取的結果。
   
   柯P說得對,今天人人只看中國佔全球八分一市場,但大家卻沒有看另外八分七的市場。香港和台灣便是中了這種毒。
   
   而這種毒是很嚴重防礙到華人在文化上的進步。舉例近期大陸人看網劇成為主流,因為互聯網的龐大資訊,網民看網劇比看電視劇更投入,而且網劇沒有時間的限制,這樣更加速網劇的成功。近日大陸有數套網劇下架,因為被指這些劇目內容違反法規,當中不少人看的《太子妃升職記》。這種情況有點似曾相識,去年武則天便是因為露胸最後變了大頭嬰。
   
   大陸當局干預製作人的題材、內容,這樣其實是阻礙了製作人的想法,握殺了他們的創作意欲,每每拍一個鏡頭怕會有下架之嫌,這樣心理上的包伏便難以再推新的題材,這種惡性循環最後便做不到新內容,不進則退。結果是重覆拍舊東西,觀眾厭倦不看,便唯有看海外的東西,眼見人家又有新意念、新產品、新文化,當然會看、去聽,人家的軟實力便成功佔領。
   
   而所謂的大中華文化便被人趕過來,還說中國夢?沒有錯,發了夢但並沒有實現。
   
   倘若香港和台灣還繼續依賴大陸的所謂龐大市場,最終大中華文化沒落而失了光輝。還想走出去?妄想。
   
   
   2016年2月13日轉載
(2016/0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