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二]
罗列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二

——克鲁兹在下一手什么样的棋?

    政治家往往深谋远虑,当然这常用来形容我们这里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家的,政客则往往投机取巧,这当然是指我们伟大领导人所讨厌的政治人物的——近日看新闻,说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克鲁兹提议,将中国驻华盛顿使馆门前的广场改名为“刘晓波广场”,且参议院全票通过。

    这消息传到中国后,很令中国官方和民间哗然,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此事说美国参议院这种作法是“闹剧”,《环球时报》则说美激进人士在用小伎俩恶心中国,中国在大国崛起的路上会碰到许多小人,看看网上的跟帖,民间的呼声也相当有意思,有的主张中国政府将美驻华使馆门前的街改名为本.拉登路或斯诺登路,有的甚至主张将中国男厕该为白宫,将女厕改为靖国神社——这里顺便将日本捎带埋汰了一下,反正在中国民众那里,日本美国一直穿一条裤子,在钓鱼岛问题上,美国一直帮日本拉偏架。但这些,我相信我并没有完全看到全部的事实,个中缘由除了中国的网络管制及版主的自律外,可能还会有中国官方不乐意看到的赞成观点被删掉了,那个网站的跟帖中,只有一个小心翼翼地问,“刘晓波是谁?能不能具体说说他究竟犯了什么罪?那西方给他发奖的具体原因是什么?”看到这些甚嚣尘上的东西,我禁不住又一次想起刘晓波的兄弟王小波的疑问,“那沉默的大多数此时在想什么?”

    国与国之间交往的最高原则应当是国家利益,我相信奥巴马在本届总统任期结束前,不会签名通过此提议,众议院人多嘴杂也很难达成同意的一直意见——他们和他们的下一届领导人为了和中国做生意,买中国的国债,绝不会让中国领导人觉得吞一只绿头苍蝇,因为谁也无法一下子就改变中国一党执政的局面,即使克鲁兹当选为美国总统时也不会这样,目前他的这一提议不过是他为了问鼎总统宝座时所下的一招棋,他大概是想赢得一些被中国廉价商品夺取工作机会对中国烦感的人的选票,可他似乎忘了,在庞大的移民北美有投票权的大陆华人当中,有许多是共产党员和他们的家属,他们受党教育多年,一定会听党的话,就凭这件事,他们决不会投克鲁兹先生票的!

    ——2016年2月17日

   

   

(2016/0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