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一]
罗列
·
·我抗议——为赵昕先生
·想起一首词
·谈谈林白
·催眠中的思想
·连占宋楚瑜先生,你们是否也该说些什么?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一

——如果桑德斯来中国

    之所以谈及这个问题,是因为看美国大选新闻,获悉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居然以“社会主义”口号吸引选民,而且不少选民因为这个旗帜而投了他的票,便觉“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趣味再现,返观在大陆这里,社会主义这旗号早已把普通大众弄得情感麻木审美疲劳了——美国是咱们这里定义的资本主义社会,美国的民主是垄断资产阶级的民主,是富人玩的游戏,对广大劳动人民来说是虚假的,现在再这么看似乎也不尽然。有时在我脑海里出现这种假设,如果有人——当然根本不可能是人民代表——在公众场合或其他媒体上,公开呼吁要在中国实行资本主义,会出现什么牌花呢?结果有几种我推测不出,最明显的大概有二,一是冷漠的大众视其为疯子狂人及精神不正常者,自己落得如夏瑜向大众宣传“这大清的天下事我们的”类的民众的不解和冷遇,一是官家会把你抓起来,审判起诉的的罪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或者再进一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事的现实例子不是没有,最近被中国政府判刑的浦志强王默及唐荆陵等众多人在现实中国的遭遇即说明此。

    生活在社会主义中国几十年,如果真的让我说清“社会主义”的内涵,恐怕我真的不能做到,看看周边的几个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结合自己的感同身受,我觉得社会主义国家至少应该有以下四个基本特征:一是坚持一党领导和领袖崇拜,二是坚持信息垄断和媒体管制,三是坚持拒绝欧美制度思想和价值观念,四是坚持用严厉手段镇压异己和潜在威胁者。

    这么说,如果桑德斯直接到中国当领袖,虽然他省去了许多奋斗过程,直接从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做起,但他的身心未必适应,因为毕竟有“橘生淮南和淮北”的真理存在!

   

    ——写于2016年2月14日

(2016/0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