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时评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7)(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8)(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9)(章怡和)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灵山-高行健(3)
·灵山-高行健(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5)
·灵山-高行健(6)
·灵山-高行健(7)
·灵山-高行健(8)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9)
·灵山-高行健(10)
·灵山-高行健(1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类-弋夫(二十)

五十四
   
   
     “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三岁两岁没了娘呀…亲娘想我一阵风呀,我想亲娘在梦中呀,亲娘呀,亲娘呀…”是个女人在唱,唱得像鬼哭,酸楚不忍心听,么哥惊醒了。“闹鬼啰。”荒郊野外,这里原是乱葬岗,建厂时不知挖出过多少棺材来,其中一口朽木,骷髅额头上竟有根巨钉直贯棺材底,都说是厉鬼、邪祟,那钉子正是降魔杵…子夜荧荧,么哥虽不信鬼神也不免心中发怵。隔一会,歌声重新响起,“说起来,想起来,媒人杀人没深浅呀,苦连天…”“呃,这是啥子小曲?不是我们巴蜀的,倒有点像“秦腔”又有点像“信天游”,咋回事?”想起了傅老师,她曾专门讲过贺绿汀谱写的《白毛女》,分析过主弦律和信天游、花儿、小白菜之间的关系,正因为如此,《白毛女》才有这样强的人民性。“这地道的西北腔,和本地人的腔调大不相同,那吐字、那土腔可不是学得来的,那是长在她肉里头的,走,去看看。”爬起来穿衣服,“哼,雄者我有利剑,雌者开门纳之。”想起《聊斋》上那些女鬼、狐狸精多么可爱,忍不住笑了。深秋,早晚凉,外面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一阵秋风刮来,倏地打个寒战,鸡皮疙瘩冒得浑身都是,抖两抖,揉揉眼,么哥顺歌声往前摸,去到树脂车间门口往里一张,那里只一盏昏灯,过堂风吹来,晃得鬼影幢幢,一个女子靠在操作台的围栏上,工作服由头笼到脚,背对么哥看不清,“是谁呢?也,转过脸来不会是张大白脸吧,眼睛鼻子都没有,嘿嘿嘿嘿。”刚跨进车间,那女子一下子回过头来,“咦,小师傅。”“咦,大班长,你一个人上班?”“他们在休息室,这样晏啰还不睡?”顺手除下帽子,一把乌黑的短发橛在头上。么哥抬头望,这才第一次看清楚她的脸模子,尖尖的下巴,挺挺的鼻梁,深潭般的眸子,她笑得那样甜…倒吸口寒气,一个冷噤打上来,赶快低下头,“我、我来查下电。”像只打慌的鸡,立刻从另一道门溜出去。“不坐下?”“不、不啰。”
   

     “啊,乔班长、乔班长。”么哥象贼一样跑出来,长嘘一口气。“她像谁?娇娜?小翠?聂小倩?蒲松龄笔下的女子无论是鬼是狐,个个都动人。她好像有啥子冤屈啊,呃,听说她是孤儿,从童教院来的,后来嫁给个残废,是哪个厂的干部。她这个孤儿恐怕有些来历,一下子想起了龙俞升,唉,球管她的。她不凶嘛,啷个厂头的工人叫她母老虎,哦,说她态度冷峻,眼睛有点朝上吊,可以唱大戏,哦,吊睛白额虎啊,这样来的,嘿嘿,真会逗。又叫她啥子?酸菜脸,嘿嘿嘿,她从无笑容,刚才对我算客气的啰…”
   
     号外!号外!咦,大清早,城边边上都有报纸卖?喔哟,红字通栏大标题,《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梅厂长抓起报纸从办公室冲出来站在厂坝子当中振臂大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同志们,同志们!咱中国有原子弹啦!咱们有原子弹啦!看看这蘑菇云,看看这蘑菇云!走!游行到区里去。”工会主席吴二恒拿出锣鼓,派人跑步出去买鞭炮,全厂工人走出车间,走出厂门,公路上已有几支游行队伍出来,整个巴城沸腾了。么哥走在队伍中,拿起报纸读了一遍又一遍,泪水一滴一滴掉下来,强国梦,中国人心里的梦。
   
     自发的庆祝会开了没多久,区里通知,全市将组织一次大游行来庆祝,梅厂长于是决定就地散会,下午休息,么哥立刻赶回家。父亲躺在床上,精神似乎不错,他已经知道原子弹的事了,是母亲告诉他的,么哥坐在床边将公告再读一遍给他听,“好、好,下一步就是氢弹了,那个更、更厉害…”外婆赶快去烫饭,母亲轻声告诉么哥“你爸爸慢慢不能动了,连翻身都翻不了啦,你得经常回来看看…啊?呃,抽屉里有你的信,好像是棒子来的。”
   
     棒子在交大读应用力学,功课不错,但凡疑难问题每能先一步解答,他的确是搞科学的好料子。一年前体育系一位名教授又看上了他的两条腿,要他练举重,这教授是中国的举重权威,解放前喝过洋汤,在上海开过健身房…棒子刻苦训练一年,今年以推举87.5公斤、抓举82.5公斤、挺举115公斤,获得了陕西省最轻量级举重冠军、大学生运动会冠军,打破了陕西省记录,一举成名。真了不起,业余运动员,又没啥吃的,是在粮食困难时期哪。教授说他见过两个人的腿,一个是世界冠军陈镜开,一个便是他…希望他将来当专业运动员…棒子正犹豫。望住照片,棒子铁塔般的身躯、当冠军的荣耀让么哥羡慕得合不拢嘴。
   
     中午,秦昭基突然来了。穿一身蓝布对襟衣,挎了个黄布包,袖子上套了黑袖套,中间布纽子上有一小束,人瘦得厉害。“来啦,大哥哥,坐、坐,吃过没有?呃,昭基,出啥事啦?”李太太连忙招呼。“吃过了,谢谢伯母。我父亲走啰。”“哎呀…”李太太拿出茶杯沏茶。么哥赶快站起来,“好久?”“半个月啰。”“都没人告诉我,对不起。”“没啥。他病了好多年啰,走了也是种解脱。我收到电报从龙口县区里赶了八天才拢屋,早都火化啰。”“哦,是,你那里是太远啰。”“一天走几十里山路,牛车、马车,啥车都搭过,一个星期才拢江边。呃,听说伯父病了?”“呃,年把啰。”“我去看看。”去到前屋,“伯父。”“噢,昭基,来啦…”李先生像是有些困了,提不起神,昭基轻轻走回里屋。“听说你当电工啰,么哥。”“不是,厂头喊起好耍的,实际是普工,做电工活路就是啰。”“将就点,慢慢来…”正说,大头弟弟老四突然推门进来找么哥,“么哥,我妈妈请你去下。”“你妈妈回来了?呃,昭基,我去下就来,这是棒子的信,你看看,棒子已经是陕西省最轻量级举重冠军啰,崽哟!”“啊哟,这矮脚虎…”原来教师农场今天开恩,放全体劳教人员半天假,赵太太拎了些蔬菜回来,旁边还有位中年女士和沈蔚林站在一起,面前也有一捆菜,虽然形容枯槁,态度不减温文尔雅,一看就知是教师,沈蔚林该是她的女儿了。么哥朝沈蔚林笑笑,他们早就认识,这几年,沈蔚林这女孩子经常来找大头,请大头带东西给她母亲,也就熟了,两家母亲以前都在幼儿园教孩子,一起打成右派。沈蔚林团团的脸,弯弯的头发,秀秀气气的。“么哥,想麻烦你下,你知不知道大头上班的地方?有莫得电话?我今天下午七点要赶回农场,他要到七点半才能回来,我有好多事想跟他说…”赵太太憔悴完啰,急得像啥。“知道,仓库没有电话。呃,现在一点过,哦,时间好紧,要看运气啰。”么哥赶快下楼,将事情告诉母亲。“我和你去,我几年没见到大头啰。”秦昭基站了起来,从包里拿出两个盒子一本书,“这副围棋送你,玻璃子子,乡下没人和我下,太忙,静不下来,这是我从前抄的《玄玄棋经》,你慢慢学,调养下心性。”两人急步出门,么哥路熟,知道在哪儿找便车。一路上两人从罗布泊原子弹试爆说到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说到广岛、长崎,说到美国处死的卢森堡夫妇,说到赫鲁晓夫,说到棒子的性情、本事、冠军荣誉,“龟儿说,每回比赛他不敢吃东西,连水都不敢喝还要穿起大棉衣去锅炉房烤十斤汗水出来,真捱得…” “呃,么哥,我这次来找你有好几件事,第一件事是告诉你,我结婚啰、当爹啰,生了个女儿。”“哎哟,你龟儿稳得起,弄到现在才说,好久结婚的?”“去年春节,娃儿都有三个月大啰。我爱人姓谢,和我一起教书,腿不大方便,有点瘸,是她们家的遗传病,不晓得我女儿将来会咋样…她母亲生过好几个,都不能到成年…”昭基又高兴又心忧。“要是有个长假,到你那儿耍下,看看你的小崽崽。”“那就太好啰,不过没啥东西招呼你,也不怕说给你听,你们住在城里头,只晓得我们那里穷,吃三大砣,就不晓得我们那儿会穷到啥地步,有的人从没见过汽车,走拢去,摸下、看下,嘴里念念有词,“这是鼻子、这是眼睛…哦哟,长大啰啷个得了…”最后抓把草喂汽车。这还不算,山里头有的人从来没穿过衣服,不惯用碗筷,睡觉就拱到草堆头…我在那里干了三年,雄心壮志早都没有啰。唉,穷到这个份上,还要搞四清,把那些生产队长、会计弄来斗…我在乡下好为你耽心,共产党的把戏我啥子不懂,你这种阶级成份本来就跑得脱初一跑不脱十五,你还一副臭脾气…送围棋给你,就是要磨你的性子,莫说围棋有文经武纬之德,里头好多人生的道理就够你学啰,《玄玄棋经》虽然太古老,但是如情如理,涵盖天人。你踏进社会了,万不可像从前那样剑拔弩张的…最后还有一件事,今天看来是办不成了,就是将你那些强放管、大功率管一起收了,我拿去砸烂,万一哪天弄你个敌特,通匪,哦,现在叫通帝修反,你就死定了,你自己拿去甩啰,要得不?”“嗯。”“舍不得,是啊?你慢慢想。”“嗯…”“喂,田慧芬咋个些?还在耍起的?”“呃。”“我还以为吹啰,我觉得不会是她,反而是你,你这种脾气…”“始终心头有点凉,唯有听其自然啰。”“我说是嘛,你又自卑,又大男子汉,当然啰。”“呃,是有点…如果好不成啰,心头当然不住,好下去,又不晓得啷个做…”“管球啥子社会地位啊,抬起脑壳做人,你又不是啥子撇角子。”“呃,是…”正说,卡车已经开到轻工仓库了。“展劲!展劲!板下去!板下去!压死!压死!”一大群联社搬运工人干完活路在看板手劲(拗手瓜),恰是大头斗史昭雄,这史昭雄虎背熊腰,为人仗义,在运输界颇有名气,号称十万棒棒军教头。昭基、么哥不动声色站在外围看。只见两人筋脉暴张,气血上冲,卯足吃奶的力气,呀、呀、呀,哧、哧、哧,你压过来我翻过去,台子扭得嘎嘎响,僵持了好长时间,“撑起!撑起!”史昭雄慢慢支不住了,大头的巨灵之掌先胜一回。“来,板左手。”史昭雄边喘气边道。实在他左手更不济,大头只一下就搧了过去。“来,来,抠磅秤!”史昭雄还不服,走过去站到磅秤上两手抠住磅秤底部,对仓库管理员道,“来,把秤陀加到三佰五十公斤!”他心中有数。这种玩法最公平,没有技巧,力气问秤要,去掉体重便是,向上猛一发力,磅秤打到三佰七十公斤。“喔哟,七佰四十斤啊!以前几个班的人来这里都校过,最狠的也才六佰斤…”管理员一阵惊叹,这里的搬运工人哪个心头都有数。轮到大头了,只见他往磅上一站,从容弯下腰去使劲一挣,刻度尺立马往上翘起。“哦!八佰斤旺旺的,怕要加砝码啊。”最后抠到四佰零六公斤。“喂哟,八佰多斤哪,天!”史昭雄上前拍住大头的肩头,伸出大姆指,“好,兄弟,你要得。”大头一下子成了十万棒棒军教头,以后当然要喊大哥啰。么哥二人看得个惊心动魄,这才松下一口气。喂哟,周家祠堂冒出了两个大力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